「真好吃。。。」稀里吧啦的把這些都吃的一乾二淨,一個東西都沒留下來,我吃飽了就躺在床上,看著這個天花板,是那麼白,那麼純潔,而我卻已經用爆炸殺死太多人了!應得的。

「真好吃。。。」稀里吧啦的把這些都吃的一乾二淨,一個東西都沒留下來,我吃飽了就躺在床上,看著這個天花板,是那麼白,那麼純潔,而我卻已經用爆炸殺死太多人了!應得的。

閉上眼,腦子裡也是空空如野,簡直就是一片漆黑,然後開始睡覺,好好睡一覺,讓睡覺洗去我的疲憊,身上的傷真的巨疼。 睡了一覺感覺棒棒的,起來就是生龍活虎,可是食物沒了,算了方正肚子也飽飽的,無所謂,坐起來發獃,也睡不著,周圍的乞丐也無動於衷,連個聲音都沒有,我探出門上的小正方形推拉窗,想看看外面是怎麼了,是不是他們也在睡覺,不過我看到的只是門而已,也沒有任何動靜,應該是在睡覺吧

「等下!別急哈!」

我突然被這個聲音給嚇到,由一組腦電波,進入我大腦,他的這句意思我不懂,想想他應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身上衣服應該也是破破的臟髒的,跟我也差不了太多,我的想象就到這裡,只可惜我們不是同一個時間進這裡,而且我在這裡是第一次有人跟我交談,不對,跟我說話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人,於是,我就坐在那裡,不知道要幹什麼,到頭來還是閉上眼睛

可是我閉上眼睛沒多久,一堆乞丐就在我房間門口上的小窗戶看著我,好尷尬,搞什麼!我不是動物園裡的動物,不過我也是動物而已,但是。。。額好像他們還在看我!

「我說哥么!你快點出來啊!別在坐裡面了!該走了!」一群乞丐比我還著急,就順手抓著我的門,一拉就開

「有沒有搞錯!這裡難道連個守衛的人員都沒有嗎???」

我無語還是無語,真垃圾的地方,還以為是監獄,就連出了這棟樓的外面,都沒有一個守衛,我們只好破大門而出

「忘了告訴你!你昨天吃的是放了好幾天的飯!看你挺乾淨的,怕你不習慣!走了!快點!」

我聽了,感覺應該沒事,只好硬著頭皮離開這裡

出來之後,集體走在山裡,陽光從樹葉之間透入出光線,一點點零碎的打在我身上。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當然是回無量地區了!」

我的天哪!我可不認識路只能跟著他們了,最起碼有個照應,步伐緊湊,不敢掉以輕心,穿過叢叢茂密的樹林,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條馬路,我們走上馬路,踉踉蹌蹌,突然

「好像有人不見了!」

一個人發現自己身邊的人少了,就發出尖叫,生怕這周圍有什麼東西

「噓! 總裁大人,別傲嬌! 不要管他們!走丟的人就不要再去尋找!我們繼續走!快點!」面目有點猙獰的乞丐,制止了其他人去尋找消失的人的念頭

我也挺好奇的,方正我現在也無所謂,只要找個去處便可,我依稀看到不遠的地方有個城市,好像快到了,可我就是納悶那群人為啥要抓這些乞丐,而且我為啥也被抓進去了,關鍵更奇怪的是我們還能進出自由,總感覺怪怪的,就在我們走動的一分一秒,就又有幾個人不見了,而且還是在我們肉眼能看到的範圍內。 「這是什麼!」

我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有點像人影,它經過的時候地上流了一點血,這血的周圍呢,就是我們這群人,氣氛凝聚無法感覺到它的恐懼,到底是為什麼,一聲聲刷刷的聲音,從我們每個人的耳朵劃過,就是覺得這些應該是走獸,或者說怪物在我們周圍徘徊,指不定下一個就是我,可是它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總覺得我們是來搞笑的,自尋死路,而我的選擇是用大拇指猛戳額頭,希望它能救我們一命,可是我的指甲都快進入皮膚了,還是一點作用也沒有,我可能有點激動,抓著那個帶我們離開監獄的人

「你賠!你賠我們所有人的生命!你賠!」

斥責聲從我而起,從人丟而落,我轉眼就是一個接一個的消失,而那個領頭人也沒有辦法,抱頭就哭,傷心啊!

「傷心啊!你說我,我有什麼辦法!我就是想帶你們出去!恢復自由嗚嗚嗚。。。。!」

就在大家擠在一起時候,從而看到四周是那麼安靜的樹林,人心惶惶,我的心跳的好快,因為我不想出監獄,可是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剩下一個我了

可怕的消失,讓我坐在地上,又突然鎮靜下來,我覺得這也沒什麼的,我現在就算死了,能死在這麼美的地方,我也不後悔,值了

「來吧!啊!!!!來啊!」

我堅定的眼神,在加上飛舞的長頭髮下,氣勢洶洶,於是出現在我面前的東西,竟然是個女的,女人,而且她。。。全身都是黑色衣服,猶如刺客,關鍵她也沒戴口罩

「你為啥不怕死!」

她瞪著大眼睛看著我,好奇的不得了,還在我身邊轉了一圈

「你要殺就殺吧!我要是怕!就不會跟你廢話!」

還真的來勁了,她一把匕首直接刺進我肚子

「咋樣?滿意了嗎??」她垂落著長發,櫻桃小嘴唇,上下在我耳邊吹出話語之聲

我跪在地上,雙手緊握著匕首,只知道匕首在身體里,刺進去不知道是胃還是大腸,就像流水一樣,從裡面往外流,而且我動一下,就覺得一種比撕裂還疼的感覺,我顫抖的抓住她的腳踝

「那。。。那些。。人呢?」我每說一個字,身體里的血就會往外多留,這時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支撐著我問她這句話,這應該就是信念吧!

「額!你都是死人一個,他們跟你一樣!這還用問!」

當我聽完她這句話的時候,就猛的站起來,舉起揮動的手,想用盡身上下所有的血,全力挽回那些乞丐對自由的渴望,而且我也說不了話,因為肚子插著匕首,一說話,這疼痛就帶領著血液衝出我的皮囊之外,我不顧一切的握緊拳頭打過去,甚至還拔出我肚子里的匕首,刺向她,而血直接就從我肚子里流出來,搞的我衣服都是血,而她只是一直抵擋我軟弱的捶打和攻擊 「就你這垃圾。。呵!無力的攻擊!」

她高傲的順手一下子把我拌倒,我重重摔在地上,鮮血從我嘴裡一涌而出,暈過去

當我昏迷的這個時間內,身體也沒有什麼不好的感覺,只是覺得我心裡痒痒的

「沒錯!你看到我了嗎?你好!第一次見面!」

在我內心世界里,彷彿出現一個影子,而這個影子越來越清晰,我能看到他的臉,跟我一摸一樣,我簡直怒了

「都是你!你害的我死掉!你害的這個地區水生火熱!我要打死你這個混蛋!」我直接挺拳打過去,而那個我抓住我的拳頭,眼神對著我,好像在跟我說話一樣,他開了口

「我不是你之前生活里的那個我!我是他弟弟!我哥哥的罪行我知道!我替他向你道歉!不過我剛才上了天!我哥哥的元神其實還在雲頂之墳里!而製造死亡晶元,和害死那麼多人的其實都不是我哥哥本體!所以我剛才幫不了你!」

「那會是誰?肯定是你們中間的一個!看拳!」我無法冷靜,不想聽他說這麼多話,又一拳直接打過去

「你能不能冷靜點!我要是騙你!我早就死了!你身體里可是有極強的排斥能力,不止我這個巨人能量那麼簡單!」他用話語讓我明白他沒有惡意,而我也不想在多追究那麼多東西,既然他說明白了,也就算了,因為追究再多也沒用!又不是他!

「行了!我告訴你!你現在有著我的巨人能量!目前有好多人都開始注意到你!所以我不得不跟你說!要小心」

「轟!」

——強大的爆炸,使得我炸毀剛才那個女的,因為她把我帶回老窩,於是我直接炸平這裡,再也沒有人能威脅我!

「這也是你的能量嗎?」我問著內心的我,他的回答讓我緊張,他說這個能量不是他的能量,因為他是巨人能量

這時,一句話出現

「你好啊!我們的事情要好好解決下!你炸死了我的手下,你今天就別想離開這裡!」

一個人小小的站在石頭之上,而我正被他圍在下面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啥無緣無故抓我和那些乞丐?」

我擺著姿勢,準備好防禦這些刺客

「告訴你!我們是不能暴露我們的身份!因為我們只知道,這個地區沒用的人都可以拿來練手和殺戮!上!」

一群野蠻的刺客衝擊著匕首,全部命中我的身體,我一動不動,也不想動,因為我覺得沒必要,身體里有一股熱流就是不能展現在他們眼睛里,因為他們的身份我還不明確

「我怎麼爆炸不了!剛才還能爆炸的啊!。。。 八尺之門 好痛!」

鮮血流出我身體之外,在我面前的刺客個個都是美女,刺進我肉里的時候,她們的眼神是惡狠狠的,不管我怎麼努力讓我身體發生爆炸,我身體就是不聽我使喚。 「有沒有搞錯!我現在危在旦夕!你這麼不給面子???」我目睹著眼前美女刺我的姿勢,在低下頭看看我身體都是血液

「哈哈哈哈!爽不!這就是你弄死我手下的下場!垃圾人!」那個小小的人在我面前裝逼,卻因太矮小,而不能跟我平起平說,於是他努力蹦噠的上下上下跳著

「我幫你吧!」

這時體內的巨人能量,直接從我額頭劈開一道裂縫,這道裂縫直至腳下,我的體內不知道那裡來的氣體,讓我變得越來越大,巨大的身體上還多了副鎧甲,這個鎧甲是灰色的,閃閃發光的外表讓我瞬間在這堆凡人當中脫穎而出

「哈!——

哈!

哈!。。。。。」

我高傲的從最高處傳下聲音,震耳欲聾的把她們的耳朵震碎,其實也只是嚇唬嚇唬他們,誰讓他們殺了那些乞丐,況且我身體這麼巨大也不靈活,就像現在,我抬著腳都覺得吃力,巨大的氣壓,壓抑著她們,她們見到我從她們眼前變大,都嚇的不敢動!

「快跑!他要踩死我們!」

強大的力量衝擊著空氣,讓我情不自禁的想踩死她們,賤貨,太瞧不起人了,都是賤貨!

轟!——

我一腳下去就是巨大的坑,這個坑夾雜著我對她們的仇恨,使得我踩下去的瞬間,塵土飛揚

嚇得驚慌失措的她們躲在石頭後面

「首領怎麼辦!」

一個美女對著首領呼喊,可首領呢???竟然早跑了,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有沒有搞錯!」全體美女刺客都驚呆,無奈之下,她們向我發出投降信號,我也是看到她們發的信號彈,才注意到她們,只見渺小的她們跪拜在地上,求我不殺她們,見到她們都投降了,我也緩慢的吸食雲朵和空氣,告訴內心的我,於是,身體開始石化,周圍狂風陣陣,讓這個樹林捲起瀰漫的塵埃,高高在上的我,也隨著狂風零零碎碎的吹散了,於是,我在這狂風之下緩慢走出,而她們刺在我身上的傷口,也理所當然的恢復了,可是我。。。我好像又失憶了

開始對著這一堆美女瞎叫:「啊噗噗略嘎嘶啞。。。。」

他們聽不懂,而我自己就從她們中間,自言自語的走出去,我順著這個樹林開始亂走,而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我的腦子空空白白,啥都沒有,一點自我的思維也沒了,等於零。

我走在茂密的樹林中,看到花花草草,還有一些動物,有的見到我就跑了,而我也不知道它們是啥,就對著它們發出奇怪的叫聲,便去追逐那些被自己嚇跑的動物,當我跑的時候,偶然之間被一棵樹木的根,給拌倒了,重重的摔在地上,額頭在地面上敲出一個血口,而此時的我正注視著眼前淺淺坑窪,裡頭有著一隻只小小的蝌蚪,我開始傻笑起來。 笑著笑著,就看到它們的媽媽來找小蝌蚪,一隻巨大的青蛙,比我人都大,它是只癩蛤蟆,它呢。。。它想吃我,我害怕!傻子才被它吃呢!你說呢

趕緊跑,這癩蛤蟆跳的真快,蹦噠蹦噠一次又一次,速度就是我的好多倍,飛過額頭跳到我面前

「別追我啦!!我不是想殺你的孩子!!」我痛苦不堪的大叫,可誰知道就是在這緊張的環境下,記憶也慢慢的恢復過來

轟!

轟!

——

我靈機一動,躲在一根樹後面,果然它也就傻傻的直衝我面前而去

呼。。。

這裡到底是哪裡啊!一隻癩蛤蟆都那麼大隻,那。。。。。那我的身後這滑滑的又是什麼??????

我麻木的轉頭掂量著小眼神,看到我背後確實是根樹,但是這樹根是一隻大蟒蛇,亮閃的黑鱗片,洶湧的身體夾雜著它的雙目,從而展現在我眼前,可能人在它面前只夠塞牙縫的,我看到這麼可怕的動物,撒腿就又跑動起來,救命啊!這裡到底是哪裡???

而且更牛的是那蟒蛇會跳著追我,導致地面一陣一陣的抖動,不過它呢。。有點不幸運,一下子被一隻巨大的猩猩給抓起來,撕破皮囊,它捶擊著胸口,表現的很霸氣,但是我不能傻傻的還在這裡看戲,因為那隻猩猩的實力可能比這蟒蛇強好多倍,趕緊跑,不然我也有可能成為猩猩的一餐

跑著跑著我就出了樹林,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片廣闊的草地,周圍卻被樹林包圍,成了個圓形,我好奇的看著四周

藍藍的天

微雲幾朵

優柔的風拂面而過

飄香的大草地

萬物一片生機光輝,

趕緊跑,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我也不知道咋滴了,肚子超級疼,就看看周圍應該沒有動物在看我,我一蹲下去就拉大便,肚子巨疼,臭臭的味道熏走了這草地里的一堆蟋蟀和螞蟻,這樣我就可以確認這裡已經安全了

但是我要解決的是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怎麼擦屁股,不過我也是有辦法的,抓起周圍的雜草,對準屁股戳著,那酸爽簡直你懂得,哎處理完這些,我也該跑路了,生怕後面又出了只什麼奇怪的物種,我開始邁開腿跑了起來,跑的速度還挺快,但是不管我怎麼跑動只才跑了這個草地的4分之一都不到,自己已經累夠嗆,於是我緩慢的抬腿,就是想儘快離開這裡,往往就是這樣,我也沒了力氣,因為我是人,不是神,一開始自信的那股勁也沒了,留下的只是我累的快倒下去的景象,周圍的溫度開始逐漸升高,溫度越高我體內的水份就開始蒸發,我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我。。。快。。。熱死了!誰。。。。幫幫我!」踉踉蹌蹌的話語,讓我不經意間直視這可怕的草地,倒在地上,喘氣著

呼。。。。

哈!

呼!。。。。。

哈!

迷糊的眼睛快要閉起來了,我可能這回真要死。。。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讓我無法面對這險峻的世界,我要怎麼辦。。。







么辦



一顆淚水滴在內心的黑暗裡,綻放波紋,這波紋觸碰到漆黑的黑暗,帶給自己的是絢麗多彩的世界

「這是。。。。」我正處在內心的炫彩空間內,清風徐來,涼雨綿綿,花草飄柔,樹木叢生,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而我卻久站在這裡,看著我面前的可怕世界,頓時眼睛晃動,出現了個人,這個人把我帶走了。

無奈的我,也不反抗,因為無力反抗,反正是生是死也不是我能決定的了的,天算不如人算

「好一個天算不如人算!」張開迷糊的眼睛,這人正在我面前,還夾雜著亮光,這個人。。。長的帥帥的,性感的鬍渣使他魅力讓我陶醉,在加上一件凄涼的披風,烏黑的他蹲在我面前,就跟神一樣,而我就真的跟個垃圾一樣,趴在那裡舉起手伸向他,然後他笑了笑,指了指下面是個床墊

我仔細看了看下面,一張暖和的床墊

緊接著腳踏聲傳進我們耳朵里,他讓我安靜,他出去看看,我便捂住嘴巴,靜靜的看著他,只見,他打開門,外頭的炎熱卻夾雜著涼爽,風吹著他冷靜的身體,他踏出一步,整個氣場都不一樣了,那是凝聚著力量的感覺,關上門,我有點好奇,就弄開窗帘,看著窗外的他

而他就手無寸鐵的站在哪裡,周圍的那是什麼人,感覺好像古時候的官兵,手舉刀槍棍棒,指著這個霸氣的男人

「你快交出年輪石!不然大帝可不會放過你!」

這群官兵裡頭走出個精神煥發的男人,眼神出現洶湧澎湃般的熱血

「我說過了!我要拿著他去救這裡的人!這裡是無量地區最可怕的空間混亂禁地!如果它落在大帝手裡這裡的人可能不會這麼好過!!」於是他沒有扒去披風,而且直接用非常強大的力量進行了踢打,攻膝盤腕,腳如水一般讓一個人在空中旋轉,而且速度基本快進快出,而那個在他們官兵裡頭的,還算高手,臉上的眼睛里怒焰灼出,整雙手臂舉起,抵擋著這腿的踢打,他連忙翻跟斗而出,於是他的手下都倒了,大叔便拋了句話

「願緣鳥巢穴字歸,不從人心難測魁!」

就唰的一下將我從房間里抱出去,衝破了玻璃,留下了錢財,賠償於人,逃逸明路去 「廢物!飯桶!一個人你們都抓不住,我還留你們幹什麼?!!!!!拖出去廢了!」一聲高高在上的大帝訓斥,讓底下跪著的那群官兵紛紛求饒

「走吧!各位!」一個個帝宮身邊的侍衛對著那些官兵說話

「你要敢對我大哥咋滴!我要你好看!」一個掙扎在這堆官兵內的官兵無比激動,激動的想打人

「趕緊的!把他們都給我搞出去!」憤怒的大帝拍著桌子,數落著在場的官員

被壓著的官兵,無奈之下咬舌自盡了,因為一邊是自己的兄弟,一邊是上級的任務,完全無法辦到,所以自我結束是最好的辦法,省得被大帝用刑,忍殘肉之苦,緊接著剩下的官兵也都倒了,全部咬舌自盡,場面集齊悲烈

「額!自尋死路!看好了!你們想跟他們一樣就別當我的臣子!哼!」於是,大帝退下帝議廳,而在底下的官員紛紛擾擾的走了,留下的是這些自盡的忠義之仕

激動的我看著周圍的洞穴,而那個大叔則脫下披風,露出跟之前刺客一樣的衣服,我的腦子依稀出現了點映像,這個人難道是刺客,但是當他走過來時,用意念的想象之力,點著了木頭燃起火焰。

對著我說:「你知道嗎!我的兄弟已經死了!」

「????」

我一臉懵逼,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東西,他自己的兄弟關我屁事,可是當他說用那顆什麼石頭治療了我記憶的時候,我就頓時煥然大悟

「在你失憶出現的時候,我用了那些兄弟的年輪石,把它磨成粉讓你吃下!現在的你已經痊癒了,但是我搭上了數名兄弟。。。」說著說著他拿起一塊小紅布痛哭,上面綉著個死字,看起來挺酷的,但是這塊布卻是場可怕戰鬥的標誌

——紅血死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