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師父!我還沒行拜師大禮呢!」

「等等我,師父!我還沒行拜師大禮呢!」

「去你的吧,還臊不臊,牛勁又來了。」

這時,石紅雲已經刷開了一級醫師預備模式,系統顯示:

骨科總進度:87%,還差11000例。

普外總進度:10%,還差186000例。

當前模式:一級醫師預備模式(備註:取得執業醫師證,才能打開一級醫師模式)。

石紅雲大喜,操,收了個挂名弟子,救了一個人,普外減少了400例。 丫頭三人在她們的專用煉丹室,一呆就是三天。

頭一天讓丫鬟完成丹院任務,冷風兒打下手!丫頭煉製自己和丫鬟所用的丹藥。

沒想到丫鬟半天就做完了,丫頭乾脆讓丫鬟打下手,自己一次控制六鼎丹爐,各種雜亂無章的所需藥草丹方,開了出去……

也是怕丹院有心人算計丹方,看似六張丹方,實則是打亂的草藥配方,記了也沒用處。

就三天…為丹院煉製了大量的四級丹藥,還有一部分五級丹藥,低級的也有不少,為的也是量大出丹快……

這也使得事務處的長老們一度震驚,他們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煉出五級丹藥的技能。

更別說這麼快?同時,也招引來了更多的長老觀看……

以丫頭三人這三天的成績,把她們三年的丹院任務也做完了,而且還打破了丹院的多項記錄。

在這三天中,丫頭煉丹室的門外,排了一長溜的執事,拿瓶的、傳遞方子的、準備藥材的……

各種藥草,一刻鐘就得送進去一次,冷風兒把門渾身見汗……

傳遞所需草藥丹方,再送出煉製好的丹藥,還得結算利潤提成,外面甚至還有不忙的丹藥師,放下手頭的工作過來看熱鬧。

至於還在學習期的丹藥師,卻是讓丹院的長老們攆了回去。

就這…丹院大廳也是人山人海,都要一睹神奇丹藥師,丫鬟的真容……

所有的人只知道丫鬟是丹藥師,丫頭是武道高手,執法院手持金令的執事。

三天下來,丫頭三人都有點虛脫,冷風兒提前傳話停止了煉丹,讓眾人散去……

這一次煉丹,三人整理了一下靈票,算上五級丹藥的賞賜,一共得了兩萬六千兩中品靈石。

再要多煉製一天,丹院的靈石現存量,就不夠支付丫頭三人的報酬啦。

三人整理妥當,在丹室里睡了一覺,外面是長老把門不讓任何人來打攪。

他們不進去,也知道丫頭三人在休息,因為這個煉丹室,連續三個晝夜在出丹……

當三人醒來,冷風兒伸著懶腰去開丹室門,「砰」的一聲又把門關上了。

「姐姐,外面全是人!」

丫頭三人趕緊的整理衣衫,丫鬟草草的洗了把臉。

再次開門,丹院的二十七位長老,全在走廊等著……

全部躬身笑臉相迎,法林為丫鬟準備了丹院長老令牌,冷風兒是丹院執事令牌。

應丫頭的要求,她不在丹院擔任職務!但是在場的長老,都是心知肚明。

唐蓮悄悄的貼進丫鬟,媚眼卻是盯著丫頭說道:「丫長老多會兒,騰出一點點的時間,給我們開個小灶啊?講講丹道什麼的!我們是二十七人,五千四百兩中品靈石怎麼樣?」

丫鬟看小姐的表情……

丫頭微微點頭,不等丫鬟回話眾長老已是感激涕零,雙拳發抖。

丫頭見狀,自己在這些人當中,也是隱瞞不了的。

便低低說了句:「就今晚上吧!選好了地方通知我。」

法林也是激動,驚道:「呀…一高興差點誤事!丫長老,陳院長想見你們,請跟我來吧!」

當法林從後門帶著丫頭三人離開,後面傳來一陣歡呼……

大廳的執事們卻是白等了!聽說丫鬟三人被院長邀請,眾人才依依不捨得散去。

院長辦公的地方,在丹院大殿的後面,朝陽峰東…沿邊的小閣樓,雖說不怎麼起眼,卻是利用峰體修鑿出來的。

陳葆初是鸞鳴書院,最高級別的丹藥師,苦心專研丹道四十餘年!丹藥師六層,差那麼一點點升丹藥師七層。

他要見丫頭,也是抱著一絲幻想,看能不能得到一點機緣……

法林在院長門前輕敲了兩下,就聽裡邊說話:「進來吧!」

法林推開了虛掩的木門,讓丫頭三人進去,自己卻在外邊把門拉上了……

她要為陳院長守護,不再讓其它人進去。

陳葆初年紀不是很老,卻是一臉的滄桑,衣袍極為樸素。

桌上堆滿了丹方,以及推算丹藥配方的廢紙。

「老夫如果沒認錯的話,你就是丫頭吧?」

陳院長率先開口,和藹地看著以丫頭為主的三人。

「弟子丫頭」

「弟子丫鬟」

「弟子冷風兒」

「見過陳院長……」

三人給陳葆初躬身行禮。

「免了免了,哪有那麼多的俗禮?快來坐吧!」

陳葆初親自為三人沏了茶水,沒有大小尊卑之分……

「丫頭啊!老夫和你也直言講吧!繞彎彎對我們丹藥師來說,不是什麼好的習慣……」

丫頭點頭也認同陳葆初所說,這也是人無完人的定論,把一行做精就好。

「我呀!已經在丹藥師六層卡了八年,七級的丹藥理論古方也知道不少……」

「嗯…不怕晚輩笑話,七級的丹藥沒有煉成過一次,唉!」

「這次請你們過來,一是想見見這麼年輕的高級丹師!二是想從你們身上,找到點靈感或是啟發……每一個丹藥師煉製的手法,終是不完全一樣的!我們可以相互探討一下,你覺得如何?」

丫鬟喝了口茶水,一摸小嘴說道:「嗯,探討吧!」

冷風兒噗嗤一聲笑道:「丫鬟姐?你那叫聽課,還…還跟人家院長探討?不知羞……」

「我好歹也是叄級丹藥師啊!」

丫頭聽了丫鬟的話,倒也沒生氣,丫鬟本身就是這樣,反而提醒了自已。

丫頭打量著這個專一的老人,突然問了一句:「不知陳院長,現在的武道修為是多少?」

陳葆初一聽丫頭的問話,差點跳了起來,自言自語道:「哎呀…腦袋裡注了八年的水,還自認為是丹道大師呢?我就是一個活了八年的豬頭呀!」

「陳院長?」

「嗯?喲…對不住對不住,我成了老不羞!多半輩子,儘是研究丹藥配方了,把武修忘死死的,鬧了這麼多年的笑話……」

「哈哈哈…這要是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死,丫頭要為老夫保密啊!」

「唉…老夫八年前,就已是武士九層!因為煉製一種六級丹藥卡住了,所以就停止了武修,專研丹藥配方,倒是把煉製七級丹藥,需要把武道修為也的跟上,忘了個一乾二淨……」

「做夢到應該夢到的方法!丟人啊……」

丫頭倒沒有失笑陳葆初,這樣的問題並不是個例,有的人是懵一時,有的人會懵一生,也是不下少數…… 說起這事兒來。

薛婆子也說到:「先前我似乎從哪裏聽過,咱們這農莊另一邊山頭要賣呢,就是咱們對面那邊,都種著滿山果樹呢!」

春紅對此也有所耳聞,便也附和到:「這麼說來我也有點印象,那戶人家專門做果脯的,平時那些好果子也會賣賣。」

薛婆子立即擊掌說到:「對對對,就是這家,姓張好似,喜鵲姑娘若是咱們手頭有銀錢,其實也能吃得下來,那地聽說是私有地,不是朝廷的,子子孫孫都能傳下去,和咱們這邊一樣,要買也得趁早嘞,聽說京都那邊土地都不能買全了,只能買多少年!你瞧瞧這多虧啊!」

春紅對此也點點頭,對着陳喜說到:「喜鵲姑娘您自己好好想想就是,若是如今還算夠用就暫時不用,日後再做打算,那地方是划算可不算便宜了,還是慎重考慮。」

陳喜思來想去,覺得這地方真要賣的話也是很好的啊!她正好都是黃鶴立給的分紅,自己都還沒買多少地呢。

若是有自己的一塊地,想想也是挺好的嘿,掛自己名下,只是為了不能讓老太太驚到,還是得將名字掛黃鶴立那邊先,她還是信得過他的,所以也不用打什麼借條。

認識那麼久了而且還是曖昧關係,她到底知道他的為人。

所以才那麼相信她。

要不是真的好。

她也不會腦子蒙蒙的,直接開口答應他,要是他願意等自己,自己就跟他成親的,現下想想真的尷尬又窒息。

但想到他那高興的模樣,心裏又絕得暖烘烘的也沒那麼尬了。

陳喜胡思亂想一通,知道對方如今很是信任自己,正把自己當成寶,她這種時候但凡開口要東西,無論什麼怕是他都給,但縱然知道他會這樣,但她覺得還是得有自己的家業,當然,她如今拿的分紅也是幫他管理生意應得的。

她思索着手也不受控制地摸了摸手背上的那點硃砂痣,腦海中立馬浮現出一個一米五的布偶大小的空間來。

裏面堆滿金銀珠寶,以及那些銀票還有碎銀子那些東西。

陳喜最初還嫌棄這個空間太小也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功能,但如今能將自己重要的東西都隨身帶着,心裏別提多舒坦。

只能這麼說。

如今她最值錢的最重要的武器啊證件啊什麼的都在那裏邊了呢。

外加一些吃食。

陳喜哪怕想要離開這邊,真的可以拍拍屁股就走人,完全不需要收拾行李的,哪裏像福珠和玲瓏她們倆啊,成天拱來拱去地藏東西,哪怕給買了百寶箱裝寶貝回頭也會賣力地藏鑰匙,看着她們倆折騰那可真真是有意思極了呢。

她想想都笑出聲,而後摸著自己溫潤染上自己體溫的粉玉鐲,笑着說到:「那地方怎麼賣的?可有標什麼價位了?我回頭找找少爺,看他有沒有那個意思買下來。」

陳喜心想那麼寬闊的地點農莊,不要真的就是白不要,她正想着說農莊裏頭人越來越多了,正愁加工坊沒地方開呢,也擔心以後人口爆滿,如今正好一塊解決了。

那邊既可以炮製果乾,也能開更多的加工坊啊,例如果子不單單隻能用了做果脯,它還能釀果酒啊!而且還能提煉出來做美容,還能提煉出香味做果香味的護膚品和化妝品,那麼寬闊的地方簡直可以隨便她折騰了。

陳喜是很心動的,所以才會在薛婆子開口說那麼一句就惦記上來,直接就開口詢問她們到底是怎麼個買法什麼價位。

薛婆子聞言倒是擺擺手說到:「這位就是聽那麼一嘴,更多的也不清楚若是少爺和姑娘有這意思,我就去打聽打聽。」

春紅也趕緊表示到:「欸,我也能幫忙的,喜鵲姑娘您要準備怎麼辦就儘管吩咐,我們能做的一定給您辦得妥妥噹噹的呢!」

陳喜見她們倆可靠的模樣也很欣慰,笑着說到:「成,那你們倆就幫我去打聽打聽,我也先回去跟咱們少爺談談,若是你們倆問出來,就讓他給咱們先留着。」

如果農莊本身沒有出什麼事情,她估計是十成十地會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