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它的,抓住前面那小子,奪取到夢幻神髓,延續壽命才是首要目的。」

「管它的,抓住前面那小子,奪取到夢幻神髓,延續壽命才是首要目的。」

荒古神符雖然讓陰陽教老教主吊上了周峰,但他也始終無法接進,前方不停,他只能就這樣秏著。

「那是……葬在秦嶺中的皇主?」極速飛行中的周峰,看到百里之外的一道山嶺之上,有數位穿着古老皇衣的人物,正拉着一輛戰車在山嶺中穿行。

「皇主拉車,怎麼可能?」這讓他有些驚訝,各大神朝的皇主是何等人物,流落到與人拉車的地步,太不現實。

「那是……原來如此!」靠近了一些,周峰才看清,那些皇主面目枯瘦,猶如死屍,並非活着的人。

而那輛戰車上面,也立着一個半米來高的白玉小人,身上有璀璨的神環籠罩,發出強大的威壓,如一尊神靈在巡視。

「一尊九天白玉壁成精,在驅使皇主屍體拉車,還是一個王者境界的玉精。」周峰的武道天眼,在極遠依然能看破虛妄,直視本源。

「刷!」

他快速奔向那個強大的玉精,要藉此擺脫後面的老教主,此人雖然對他夠不成生命威脅,卻始終是個麻煩。

「小子,任你怎麼逃也是沒用的,交出神髓和仙珍,本教主放你離去。」

緊追不捨的王戰陽也是感到棘手,他再有滔天法力,打不到人也沒用,現在他只盼搶到神髓續命,再談以後。

「你做夢吧!早晚滅了你陰陽教!」周峰加快速度,很快就靠近那個九天白玉壁化成的王者玉精。

「砰」

他拿出誅仙就是一劍斬出,粗大的玄黃劍氣劈向千丈外的皇主屍體,立刻就驚動了那個玉精王者。

「大膽!」

那個看似只有半米高的白壁玉人,卻發出了威嚴的喝聲,震散了天空白雲,它伸手一揮,發出一道璀璨的白光,就將玄黃劍氣消散於無形。

「小子,你……」

後方的陰陽教老教主臉色微變,感受到了那個玉精的強大,秦嶺自古以來就有很多神秘存在,就算各方皇主、教主也是惹不起,沒想到這裏就碰到了一個。

「死!」

那裏玉精駕馭著戰車向兩人衝來,小小的玉手一壓,天空中就出現一隻晶瑩剔透的大手,像山嶽一般巨大,散發着滔天的威能按了下。

這些秦嶺中的異類存在,對人族可沒有什麼好感,既然冒犯了它,就一併拍死。

周峰立刻爆射橫移而出,躲避王者神威,而王戰陽也只能暫時放棄鎖定他,不然真會被拍死。

「轟!」

下方的數道大山被那隻玉掌拍的粉碎,大地上呈現一個巨大的五指深坑,黑洞洞的一片。

「刷!」

周峰再次將行字秘施展到極致,瞬間遠去,而陰陽教老教主也想再度追來。

可那個王者玉精的攻擊再次來臨,它伸手點出兩道恐怖的白色光柱,輕易就洞穿了虛空。

周峰立刻祭出離火神爐,化為房屋大小擋在身前,抵擋王者攻擊。

「當」

恐怖的光柱射到神爐上,發出了震天動地的顫音,數十座山嶽直接化為煙塵消失不見。

銅爐也被擊數里之外,後方的周峰一口鮮血噴出,那一擊的於威還是震傷了他。

「碼的,仙三王者比大能、聖主都恐怖多了。」

此時,陰陽教老教主也不好過,雖然他已經到了仙二絕顛,臨近仙三斬道之境。

但真面對一尊王者根本不夠看,祭煉三千多年的本命法寶一擊被碎,蒼老的身軀也幾乎殘破,只能陰狠的看了一眼遠處的那個小子,亡命飛遁。

「哼!兩隻螻蟻,居然還沒死!」幾個皇主屍靈拉着戰車,立身上面的王者玉精發出冷漠的聲音。

「走!」

數裏外的周峰,終於有機會拿出一座玄玉台,勾動道紋,橫渡虛空而去,通道關閉的那一刻,他看到一隻浩大的玉手拍了下。

萬里之外,空間一陣激蕩,一個漆黑的虛空域門打開,周峰快速的從裏面跨了出來,心有餘悸的看了看後方。

「仙三王者與仙二境界,果然有巨大的鴻溝,斬道!怕是連絕頂天驕也會無比艱難的一道坎。」

感嘆了一句,他快速飛向了遠處,準備找個地方消化這次化仙池所得,現在的資源足以讓他進入仙台秘境。

現在北斗的局勢,越發的波濤洶湧了,隨便一次事件都有仙二大能以上的強者出現,沒有那樣的戰力,再有什麼行動就會舉步維艱。

……

時間匆匆,風雲變幻,轉眼距離化仙池開啟已過半年之久,周峰依然還在秦嶺之中,找了一地脈精氣濃郁的古洞閉關。

半年時間裏,他將一百零八滴赤龍髓和化仙池搶到的夢幻級神髓全部煉化,終於進入了化龍秘境的極顛,仙台秘境的臨界點。

「咔嚓!」

天宇深處降下了恐怖的雷電,淹埋無盡的山嶺,滿天的雷霆如汪洋,無邊無垠,讓人驚懼,這是一場浩大的天劫——仙台之劫。

周峰衝出了閉關半年的古洞,直接飛上高天,迎向壓落下來的雷海。

熾熱的閃電,刺目的光華,成片成片的降落下來,將方圓百里的山裏的山嶺擊成飛灰。

恐怖的景象很快就引來了修士的注意,秦嶺雖然浩大,卻不是沒人,長年都有人在裏面尋寶,挖龍髓。

「那是天罰!但凡渡這種劫罰的人都是遭天妒的逆天妖孽。」有老輩的修士驚呼。

「轟」

閃電雷海從未知高處壓下,巨大的聲音劈的人耳骨劇痛,很多人根本不能站在原地,快速遠去,站在天際遠處觀察著天劫。

在那萬丈電海中心,周峰全身閃動無盡的神輝,誅仙四劍跟着歷劫,脊椎骨化為一尊金色的真龍,吐出一刻璀璨的龍珠化為仙台,與識海重合。

人體大龍養成,一躍而起,九步登上天台,進入最後一個秘境,玄而又玄,神秘玄奧。

他化成了一道永恆之光,照耀虛空,回歸初始,有開天闢地的玄機。

雷海中有宏偉的宮闕現顯,氣勢磅礴,在恐怖的雷海中若隱若現。

「神話傳說中的天庭!」

「不可思議,古來傳說中古天庭真的存嗎?」外界有人震驚。

眾人心驚膽戰,在那無盡閃電中,一座又一座古老的建築物出現,全都是電芒凝聚而成,而今正在慢慢成型,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經歷了一天後,真龍躍起,他的識海與龍頭相合,演化仙台。

「轟!」

盤坐於眉心前的那個元神小人快歸位,兩者合一,他成功登臨人體最後一個秘境!

與此同時,天罰真正引動,全面爆,電海將他淹沒。

各種神光,無窮紫宵,大衍神雷,五行元電,九劫雷霆無窮無盡,全部打了下來!

這是一片沸騰的汪洋,屬於劫罰的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少種雷劫一同降世,一個個恐怖無比。

整整三日時間,周峰終於度過一個恐怖的大天劫,正式成為仙台秘境的修士。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小茂坐在吼吼鯨的背上把自己的神奇寶貝們都給放出來,然後對吼吼鯨開口:「吼吼鯨,你可以不用那麼快的帶我們去金柑島,我們不急的。」

「吼!」

吼吼鯨恢復原來的速度后小茂便發現他們四周水面上又有幾道巨大的陰影浮上來。

隨即小茂便看到了許多吼吼鯨和比吼吼鯨體型還要巨大的鯨魚。

拿出圖鑑,震驚的查找著資料,「吼鯨王,浮鯨神奇寶貝。目前為止發現的寶可夢之中,最大的一種寶可夢。追逐獵物,在海面上飛躍的模樣,非常具有魄力。」

「吼!」

小茂抬起頭,便看到吼鯨王們噴射出一道道的水柱,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還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彩虹,非常的漂亮。

瞬間,小茂低下頭看著自己衣領里的伊布開口:「伊布,出來看看哦,很漂亮的。」

「布伊」伊布抬起腦袋,下巴抵在小茂的胸膛處可憐兮兮的看著小茂。

小茂抬手揉了揉它的腦袋輕聲的開口:「放心,我們不會掉下去的,出來看看,真的很壯觀漂亮哦,錯過了就可惜了。」

「布」

伊布同意后便悄悄的露出腦袋看著四周。

在海面上,它們乘坐的吼吼鯨被其他吼吼鯨和吼鯨王圍在中間,四周的吼鯨王還時不時的噴射出一道又一道的巨大水柱,天空之上還有一隻又一隻的海鷗繞著他們飛行,此時的場景既壯觀又漂亮,簡直就是難得一遇的場景。

伊布看著這個場面也是十分的震驚,黝黑的雙瞳里全是光芒。

小茂看著伊布亮晶晶的雙瞳開口:「伊布,是不是非常的壯觀啊?」

伊布點了點頭看著四周的場景,「布!」

隨後小茂便給神奇寶貝們餵了一些能量方塊,這種能量方塊是在芳緣地區發現的,小茂嘗試著做了很多能量方塊,就是為了讓神奇寶貝們能夠迅速的補充它們體內需要的能量、營養和飽腹感。

畢竟他現在必須得是輕裝上陣,許多裝備都是輕便攜帶的。

等到了金柑島時,小茂再次給吼吼鯨四塊能量方塊,然後揮手朝它告別,「吼吼鯨,真的多謝你啦!我們下次再見!」

吼吼鯨從水面上跳躍而起,隨後大吼一聲像是朝小茂道別,「吼!」

小茂把神奇寶貝們收回到神奇寶貝球里,隨後準備離開海灣,這時伊布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一樣瞬間掙脫了控制。

小茂看著伊布的反常詢問道:「伊布,你剛剛是怎麼了?」

「布伊」我剛剛感覺到有一股電波想要控制我對你攻擊。

小茂吃驚的開口:「什麼?!這是怎能一回事?」

「布,布伊」我也不清楚,還好因為我體內有比這更強大的力量,不然我也會被控制,小茂,你別把它們放出來,免得它們被控制。

「我知道了,我們先去神奇寶貝中心了解一下情況再說吧。」說罷便兩忙朝神奇寶貝中心走去。

小茂向喬伊小姐了解了以後便諾有所思的住進休息區。

小茂住進神奇寶貝中心,拿下別在自己衣領處,像是扣子一樣的錄像盤,隨後打開電腦,把USB插頭插進電腦里連接好。

隨後小茂便把他們當時錄下來的場景導進電腦里備份。

「布伊?」小茂,你在做什麼?

小茂看著電腦上回放著的片段,笑著開口:「我想把我們所經歷的開心的片段錄下來當做是紀念。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險,把這些美好的事情記錄下來,在我們累的時候拿出來看看,多好。」

伊布看著電腦里顯示的畫面微微出神中,這是屬於他們的回憶,是他們走在布滿荊棘的道路上美好的回憶。

等弄好了以後小茂嚴肅的開口:「我們得想辦法找出伊布你剛剛所說的那道電波。」

利歐路突然出聲,『小茂,你嘗試著用波導找找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