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給我讀檔!」

「系統!給我讀檔!」

……

「行了,練吧!」

老處女一臉的不耐煩。

陳鵬心底冷笑,整個人正氣凜然的問道:

「敢問五位前輩,晚輩練到第幾招,才算是能夠通過?」

「這?」

上方几人聞言,皆是一愣。

紛紛你看我,我瞅你,一臉的驚訝不可思議!

靠,這種事情以前可是還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中年老處女迫不及待想要打發陳鵬,於是冷聲道:

「你若能練足了十招,便算你通過!」

「那我要是練到二十招呢?」

陳鵬凌厲的視線,直逼上方的五人。

「小子休要猖狂!二十招?你可確信自己有這個本事?你若能練到二十招,即便你體質差些,我宗也是能夠收你!」

中年人聞言,內心裡冷笑不止:

二十招?這小子絕對是個瘋子,自己在凌雲宗收門徒這麼多年!就從來還沒見識過,有哪個能夠在屁大的功夫內,練足十五招! 陳鵬懶得再跟對方去解釋,目光如炬的再次翻了一遍猿魔拳。

他那一臉自信無疑的樣子,使得上方的五人都微微感覺有些驚訝、不解。

然而沒多久,他們便驚呆了!

只見陳鵬將功法往旁邊隨意的一拋,便開始有板有眼的練起了招式……

一招!兩招!三招!四招……十八招!十九招!二十招!

轟!

整整二十招!

上方的五名長老直接被震驚到了無以復加!這小子,竟真得連了足足有二十招!

而且更可怕的是……

他拳腳的每一招都非常的標準!

這是天才!這絕對是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人物啊!

「猿魔拳這般上乘功法,此子竟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整整練出二十幾招,這等天賦實力,已然是卓越超群!」

「此等這等實力天賦,若能入我凌雲宗,將來必可成大器!」

上方的幾名中年人,心裡各自尋思道。

而存心不想陳鵬入宗的那名中年男子,以及可惡老處女,卻是面色鐵青,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

他們倆做夢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子,居然天賦如此可怕!

這可如何是好?

挑不出毛病,不把陳鵬趕走,那陽家小子的家,可不能白拿啊?

二人轉身看看其他那三個人,那三道目光皆是帶著慈祥與親切……

就在中年男子與老女人互相愁眉不展之際,陳鵬突然停了下來,嘴角露出一陣微笑。

「別停下!繼續練……讓我等瞧一瞧你得真正實力!」

上方另外那三人眼睛皆是大亮,看陳鵬就像是在看寶物一樣。

陳鵬並未理會,而是對著那名找自己麻煩的中年男子,大手一指,喝道:

「我得兒!你爹爹我口渴了,還不速速去給爹爹倒杯水來喝?」

轟!

這句話,直接驚呆了殿內所有人!就連門外的守衛,也都是眼珠子瞪得牛大……

「幾頭臭豬!別傻愣著了!喂?」

陳鵬嘴裡喝道,又指著那個可惡的老女人,呼喊道:

「說你呢!別跟死了親人一樣,拉著張驢臉,給你爹爹看吶?怪女兒,快來給你爹爹我揉揉腳丫子!」

說著,陳鵬還真得的脫下了鞋子,抬起腳對著那名那可惡的老女人晃了晃……

世界!安靜了!

殿上那五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要確認一下,這究竟是不是在做夢!如此奇事,幾百年可都未曾聽說過!

陳鵬卻笑了:

哈哈哈……爽!爽啊!

敢戲弄我?這下讓你們嘗嘗厲害!

陳鵬從開始就憋的這口氣,終於算是發泄了出來。

而那名老女人,反應過來以後,臉都氣綠了!飛機場一般的身材,不停顫抖著,說話都在哆嗦:

「你……你!你!你……!」

陳鵬大笑著重複:

「來!來!來!來呀?還不快給爹爹過來揉腳趾?乖!聽見了沒?」

那上方的另外四名中年男子,如今看陳鵬的簡直就跟看見了神人一樣。

而門外的那些守衛,則是忍不住心裡暗爽,他們平時可也沒少受到屋裡那些人的欺壓,恨不得都轉身衝進來,朝陳鵬豎幾個大拇指!

「我要殺了你!」

那名老女人,氣得面色鐵青,額角上青筋暴起,一抬手,張開手爪!便準備抓向陳鵬!

「你爹爹我有事回見!」

陳鵬大笑說道。

「系統!讀檔!」

伴隨一聲命令,陳鵬的身子,詭異的消失不見。

……

陳鵬一臉倨傲的邁步走進大殿。

一眼就看到了上方那對狗男女,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

「測試就只有一關,把這套功法看一看,再給我們練練!」

老女人隨手一拋,功法小冊子落到陳鵬手中。

陳鵬隨手接住,心中卻冷笑:

「這次老子不跟你們啰嗦了!」

隨後,看都不看那功法一眼,陳鵬便大笑三聲,語出驚人道:

「什麼狗屁!區區一套垃圾武學,看這等玩意兒,簡直是髒了老子的神眼!」

這等放肆狂妄不羈的言論,使得上方五人,全部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此子是何來歷?竟出口如此囂張?!

凌雲宗這套功法,雖算不得絕世秘籍,但也屬上乘經典了!

這本功法,即便是宗內許多弟子,少則幾天,多則半月的功夫,才能勉強吃透其中的些許神韻!

而這,僅僅不過只是個開始。

這少年竟能如此口放狂言!實在是無禮!

盯著上方面色都不太好看的五人,陳鵬一笑。

然後繼續話語驚人:

「這破功法,小爺只需掃上兩息時間!便可整套練給你們看!」

此話一出,滿殿震驚!

陳鵬傲氣凜然的聲音,如同洪鐘一般,也傳到了大殿之外,門外幾個守衛,皆是竊竊私語,面色上帶著震驚:

「這小子牛皮吹得上了天吧?兩息時間?放個屁的功夫都不夠!」

上方五人滿面難堪之色,全部眼神冰冷的緊盯著陳鵬。

而那名中年男子,則是內心冷笑,他本就想轟走陳鵬,眼下更是趁機喝道:

「哪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瘋子!竟敢在我凌雲宗撒野?守衛!給我把他打出去!」

陳鵬理都不理他,一臉傲然道:

「慢著!不試試怎麼知道?」

「試?你特娘的要是能成功,老子跪下給你磕十八個響頭!」

那名中年男子氣聲吼道。

噁心老處女,也是冷笑跟著說道:

「兩息時間!別說你能全練一遍,就算你走上五招,老娘也給你磕響頭!」

「MD!記好了!這響頭,你們兩個孫子磕定了!」

陳鵬忍不住大笑三聲,傲聲叫道。

說著,陳鵬隨手攆了一下手裡的猿魔拳。幾乎都沒徹底的打開書頁……

因為,他早就記得滾瓜爛熟了。

攆過之後,陳鵬冷笑著將功法隨意一丟,微微閉起眼睛,雙腳划圈,擺出一副姿態,隨即,開始閉起眼睛修鍊猿魔拳!

這小子?閉著眼睛練?

上方那五人,見到這一幕,簡直是要驚呆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陳鵬這樣囂張強悍的人物!

陳鵬腦海中,將功法的一幅幅清晰畫面,一個個完美招式,行雲流水般閃過。

伸手便比劃了出來!

而在這等狀態下,所練出的拳法,更是境界提高了一個層次!

從第一招!猿魔上樹!

一直到第二十五招!天猿神掌!

只見陳鵬華舞得是虎虎生風,周身散發著元氣力量,滾滾轉動。

上方五人,面色盡皆劇變!

「元氣御身!他竟能達到如此地步!這!是已經將招式給達到了化境呀,恐怖!此子……實在是太恐怖了!」

「第二十五招!天猿神掌!」

嘴裡一聲爆喝,陳鵬高高躍起。

宛如神明飛天,卻又從天而降。大手對準地面……

轟!

一聲悶響,青石地面直接被砸出了一塊大坑!

殿上那五人已是張大了嘴巴,眼神中狂閃不已!

「難道……難道這少年……是個蓋世……奇才?!」

那五人死死盯著陳鵬,全都呼吸急促了:

「奇迹!真乃當世奇迹也!」

「兩息時間,竟真得將我凌雲宗不傳世之功法,已化境全部練出!」

「你這等恐怖實力,早已遠超宗內那幾名天才!」 在這等狀態下,陳鵬感覺,全身都不由為之興奮了起來。看著那些老傢伙們震驚的目光,誇讚的講話,呵呵……一個字!爽!

而且,陳鵬的每一步動作,都行雲流水、絲毫不拖泥帶水!

說實話,陳鵬如今的學習以及領悟領悟能力,也是隨著附身系統的多次變異,達到了一種很強大的地步!

各種系統的加持,在一陣互相掐滅后,所剩餘的,都是一些優質的升級能力,以及牢固的基礎能力!

陳鵬現如今的學習狀態,能夠達到他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以及全身心投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