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子咽回去!」

「給老子咽回去!」

姜亢瞳孔一縮,腳猛地一跺,槍尖向前,口中大喝一聲:「無畏衝鋒!」

一道淡金色的流光出現在姜亢身上,一股無匹的力量充盈著全身,以勇往直前破釜沉舟之勢衝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正要低頭吐息的蔚然石像身上。

在王昭君的驚呼聲中,姜亢那相對於蔚然石像而言渺小無比的身體竟然推著蔚然石像往前沖了出去。

巨大的身體,在金色的光影面前,似乎正在經歷著一股不可匹敵的神力,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後退去。

「天。。。天啊。」

良久,那張性感的小嘴才慢慢的合上。

無畏衝鋒,強制性讓敵方後退。

即使是重若泰山的蔚然石像,也無法阻擋這股一往無前的力量。

驚呼聲還不曾停下,姜亢用槍頂著蔚然石像已經撞出了十米開外,而後一聲沉沉的大喝,手中的鋼槍猛地往上方一挑!

鋼槍劃出一道金色的軌跡,將蔚然石像聲聲挑了起來!

雖然大腳離地不到兩米,但還是被姜亢給挑了起來,這讓王昭君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蔚然石像的身體可以用龐大無比來形容也不為過,全身上下又是由晶石構造而成,質量可想而知。

吼!

蔚然石像怒吼了一聲,沒想到他眼裡的蟲子竟然有力量將自己掀飛起來!

最為要緊的,大傢伙手腳不是特別靈活,讓姜亢如此一挑,竟然仰面栽倒在地!

「好!」

王昭君忍不住雀躍。

姜亢此刻卻是氣喘吁吁,剛才那一槍上挑,差點被把他直接給累死。

大敵當前,即使再累再苦,也得咬緊牙關再給他一槍!

手中鋼槍猛地探出,又卻才停住。

剛才那一下,竟然將這把純鋼打制的槍弄彎了!

「我靠!現在打個毛啊?」

姜亢愣神至極,蔚然石像卻猛地出腿,沖著他臉上就蹬了過來。

蔚然石像那半人高的腳直接踹向姜亢的大臉,姜亢讓它嚇了一跳,慌忙之中舉起了手中的鋼槍,迎著大腳攔了上去。

轟!

蔚然石像力量何其之大,這一腳之威,讓剛剛用儘力氣的姜亢覺得一陣脫力。

巨大的力量就像是掘開堤口的洪水,宣洩而下!

那股力量壓在彎曲的鋼槍之上,直接傳到姜亢身上,讓他腳步難停,往後拖了一段距離,腳步才堪堪立住,踉蹌後退。

砰的一聲,撞在了牆壁上。

「凝!」

王昭君看到姜亢吃招,心裡大驚,提著宮裙就走了出來,單手往外一抓,一道旋風就在蔚然石像腳下形成,慢慢的往裡迴旋,凝結成一個冰塊。

「有用!」

王昭君喜道。

接著,那塊冰又以更快的速度融化了。

「再凝!」

王昭君臉色一慌,不明所以,再度出手。

這一次旋風一轉,壓根就沒有結冰的意思。

「快後退,你的法術對這個冰人沒用!」

姜亢吼了一嗓子。

「我走了你怎麼辦啊!」

「你在這我才不好辦!」

姜亢苦笑一聲,王昭君在這,自己難免投鼠忌器,很難施為。

「那好吧。」

王昭君有些擔憂的點了點頭,但還是聽話的退了回去。

此刻,蔚然石像再度發難,已經來到姜亢面前,它提起了拳頭,直接砸了過來。

「我艹!」

抱住彎了的長槍,姜亢就地一個驢打滾從他胯下鑽了過去,未及立起,一槍往它胯下的位置砸了過去。

當的一聲,火星直冒,卻沒有半點反應。

「竟然沒有性別!」

姜亢一臉喪氣,狼狽的躲過了蔚然石像踩踏而來的巨腳。

不等他再有動作,又是一拳頭落了下來,自己活脫脫就變成了一個地鼠,只能東西逃竄。

終於,一拳頭又砸了過來,姜亢躲無可躲,只能翻身跳進了溫泉當中。

吼!

蔚然石像一跺腳,沖著姜亢怒吼了一聲,卻沒有下來。

「恩?它怕溫泉?」

姜亢微微凝眉。

此時蔚然石像卻一仰脖子,使出絕招寒冰之息。

「我躲!」

姜亢一縮脖子,直接將整個身子藏入溫泉當中。

凜冽的寒氣吹來,將水的溫度都吹下去了不少,但還好沒有結冰。

嘩然一聲,姜亢破水而出,信心十足。

這玩意居然怕這滾燙的溫泉,那就不是沒有辦法對付他了!

直接將鋼槍插在了水中,兩手合起一點熱水,沖著探頭探腦的蔚然石像就潑了過去。

噗呲!

熱水潑在蔚然石像冰冷的身體之上,立馬冒起一陣青煙,就像是人的皮膚沾染了硫酸似得,疼的大個子在原地不斷的啊啊大叫。

「哈哈哈!今天老子澆死你!」

姜亢樂的嘴都要歪了,一個勁的潑著熱水。

然而蔚然石像也不是傻子,立馬就往後退開,姜亢便往前逼去。

神尊大人,饒命啊! 姜亢死皮賴臉的潑了一些水上去,但也有多大用處,雖然疼的對方啊啊大叫,但是並沒有實質性的傷害。

「這樣不行啊,還是解決不了這個大麻煩。」

姜亢搖了搖頭,目光落在溫泉池邊上的絆馬索上,眼睛驀然一亮。

這種繩索極其牢固,在敵方衝來的時候,如果不夠牢固的話,會被奔騰的萬馬直接給踢斷了!1

此刻,正好派上用場。

姜亢提起了拔起了鋼槍,直接衝出了水面。

「躲在裡面啊!」王昭君喊了一聲。

蔚然石像見姜亢衝出了水面,激動的吼了一聲,奔著姜亢就去了。

「嗎的,你到也不慢!」

姜亢罵了一聲,這傢伙的動作雖然不快,但是勝在腿長,一步跨出等於自己三步,緊緊的跟在了後面。

軍婚,就是要寵你 「無畏衝鋒!」

沒辦法,只能用技能來趕路了,往前衝出了一段距離,姜亢成功的抓住了絆馬索,往前方的一頭大樹邊跑了過去。

一個結,兩個結,三個結。。。

轟!

蔚然石像跑了過來,踢起一個巨大的石頭撞了過來。

「我靠!」

氣的差點跳起來,姜亢往大樹後面一躲,一人橫抱的大樹,直接讓這傢伙給沖中間砸斷,木頭從姜亢頭頂嘎吱一聲倒下。

抓住了絆馬索的一邊,姜亢迅速飛奔,直接跳入了溫泉當中,無奈的蔚然石像只能看著這討厭的傢伙乾瞪眼,一方面搜羅著東西進行投石發射。

「娘的,待會有你受的!」

絕戀情遊 姜亢怒罵一聲,險而又險的躲過了一塊大石頭。

跳出水面,頓時就傻眼了。

懸崖邊上,沒有大樹!

後面的蔚然石像已經追了過來,鐵鍋大小的拳頭砸在山壁上讓整個山洞都抖了抖,劇烈的冷風擦的姜亢一陣臉疼。

一個鷂子翻身,直接到入水中。

姜亢迅速將絆馬索綁在了鋼槍上,用力的扯了扯,而後微微弓起身子,沖著山壁猛地擲了過去。

噗!

一聲悶響,借著霸王之力成功的將鋼槍插入了一大半!

「成了!」

姜亢大笑一聲,縱身跳出水面,來到了蔚然石像後方,沖著它招了招手,咧嘴道:「兒子,爹在這!」

玩昭君緊張的看著,此刻卻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蔚然石像一聲怒吼,奔著姜亢就去了。

往前跑了一程路,看著距離差不多了,而蔚然石像也到了自己身後,猛地一轉過身去,又做了一次胯下之夫,彎著腰鑽了出去。

瞬間到了蔚然石像後面,姜亢滿意一笑,邁開腿往絆馬索的方向跑了起來。

蔚然石像怒吼連連,不斷的噴著寒冰之息,但是沒法掃中高速移動的姜亢,只能迅速來追。

咚咚咚!

腳步極快,蔚然石像也將速度提到了最快。

終於,來到了絆馬索前,姜亢故意慢下速度,讓蔚然石像堅定追趕之心。

近了!

蔚然石像似乎有些興奮,腳步猛然一提,而面前的姜亢卻突然縱身一跳,穩穩噹噹的跳了過去。

轟!

鋼槍被巨大的力道拖拽了出來,同時蔚然石像一聲怒吼,上半身栽進了溫泉當中! 呲呲呲!

蔚然石像的腦袋栽進了水裡,瘋狂的往外冒著濃煙,同時,它在水裡啊啊大叫,掙扎著就要起來!

「想走?」

姜亢獰笑一聲,整個人一躍過來,直接跳在了蔚然石像面前,兩手將之狠狠按住。

「姜亢小心啊!」王昭君見姜亢佔了上風,心中喜悅,但此時又急忙走了出來,口中驚呼。

「無妨,趁他病,要他命!」

姜亢嘿嘿一笑,兩手按住那個巨大的頭顱,使盡渾身力氣,就是不讓蔚然石像掙脫。

「吼!」

蔚然石像的腦袋在水下發出一聲大吼,這樣只會讓溫泉灌入它的口中,給它帶來了更大破壞能力。

受到傷害的蔚然石像掙扎不止,可是由於頭低腳高,又身體笨重,一時之間根本就無法用力起來。

再加上姜亢使壞,它就更動不了了。

畢竟是石頭人,腰部沒有韌性可言,無法完全使頭部抬起。

就這樣,冰冷的身體被火熱的溫泉不斷的消耗著,凄厲的吼叫聲也逐漸微弱,而後身體慢慢變得鬆軟開來。

轟的一聲,徹底炸開!

紛紛撒撒,落得到處都是冰粉,原地還堆積著一些亮晶晶的東西。

「在王者大陸擊殺強大的生命體的時候,他們體內的能量會有一部分消散,還有大部分會化成王者水晶或者其他罕見的寶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