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一句話,我什麼都不如你,你覺得我心裏會是什麼感覺?」

「總之一句話,我什麼都不如你,你覺得我心裏會是什麼感覺?」

馮修竹緩緩說道。

「就因為這樣,你就對我不爽?」孟智明問道。

「沒錯,你處處都比我強,我妒忌你。」馮修竹道。

「真沒想到,你會這樣。」孟智明無奈道。

「你知道我對你的不爽,是什麼時候加劇的嗎?」馮修竹問道。

「我以為我們一直相處的很好,又怎麼會知道。」孟智明道。

「從你主動幫助我的時候。」馮修竹道。

「什麼,我幫助你,還有錯了?」孟智明驚訝不已。

「哥馮修竹就是個心胸狹隘的小人,你幫了他,他反而還怨恨你,正是應了那句話,升米恩斗米仇。」孟嬌嬌冷哼道。

「我記得,去年冬天,我得了一場大病。」

「你知道,我是靠獎學金生活的,平時也會勤工儉學,能夠賺一點生活費。」

「一直以來,我的日子都不太好過。」

「你家境好,不用為生活發愁,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你看到我為治病花光了所有錢,就主動幫助我。」

「你的舉動,讓我覺得是在羞辱我,雖然我表面上感激你,但我心裏卻恨你。」

馮修竹帶着回憶的語氣說道。

「馮修竹,我實在想不到,你的心靈扭曲成這個樣子。」

孟智明嘆氣,沒想到自己好心幫忙,反而讓對方怨恨。

「你知道讓我真正恨你入骨的,是因為什麼嗎?」馮修竹問道。

「不知道。」孟智明實在無法理解馮修竹的心裏,又怎麼會知道。

「是袁雪。」馮修竹語氣帶着恨意。

「袁雪?」孟智明等人都是吃了一驚。

「沒錯,就是袁雪,袁雪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天使,是照耀我未來的太陽,是我的生命之光。」馮修竹道。

「我知道你暗戀袁雪,作為你們的好朋友,我也希望你們在一起,可是袁雪不喜歡你,誰也沒辦法。」孟智明嘆息道。

「如果不是你,袁雪怎麼可能不喜歡我?!」

「就是因為你比我優秀,我喜歡袁雪,袁雪卻喜歡你,即使你有女朋友,她依然喜歡你!」

「袁雪喜歡你,卻對我不屑一顧,你知不知道,這對於我來說,有多痛苦?!」

馮修竹怒聲咆哮道。

孟智明沉默不語,周秋彤眼神複雜。

方井然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這事情還牽扯出一樁三角戀。

「後來你研究出了碳納米技術,這讓我萬分妒忌。」

「你都已經擁有這麼多了,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好的運氣,為什麼研究出碳納米技術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好在你的好運氣很快用完了,斯蒂芬教授想要將你的碳納米技術強行佔為己有,就對我們進行各種打壓,我們只能東躲西藏。」

「那段時間,袁雪對我的態度,比以前好了許多,那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

馮修竹道。

孟智明嘆息一聲,沒有說話。 黑暗潮濕的地下室,蟑鼠橫行,污水漫流,空氣中瀰漫著腐爛的氣息。

在這深秋里,地下室的空氣比地面上要涼爽很多,但儘管如此,宋承宇的額頭上還是滲出了點點汗珠,後背已被冷汗侵濕。

蘇羽是天家遺孤?還是殺手之王?

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看著一臉戲謔的雪昊,故作鎮定的哼道:「你看多了吧?」

「你不信?」雪昊輕笑:「要不要我給趙忠打個電話,讓他親口告訴你?」

宋承宇抿了抿唇,低喝著問道:「就算他是你說的什麼天家遺孤,你告訴我這些,又跟我有什麼關係?」

以他的聰明,自然猜出了雪昊的目的,但他不相信,他要等雪昊開口。

雪昊同樣知道他的想法,順著他的意思說道:「我想邀請你加入獄門,成為獄門在洛陽城的負責人。」

果然!

他們想拉攏自己!

宋承宇臉色一沉,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對方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他還有拒絕的權利嗎?

這哪是邀請啊,這是威脅!

宋承宇緩緩抬頭,看著雪昊那張冷峻的臉龐,獰笑道:「這是他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

「重要麼?」雪昊問道。

「當然,我總要知道,我到底是你的狗,還是他的吧?」宋承宇陰沉著臉問道。

「好吧,我的意思。」雪昊回道。

就在宋承宇失望的時候,雪昊卻接著道:「是打算直接用你去交換人質,但老大覺得,若是你成為我們的人,不但可以救出人質,還能收服宋氏集團,兩全其美。」

「……」

宋承宇無語的看了一眼雪昊,後者話說一半,還真把他嚇了一跳。

不過,就這樣就想收攏他,豈不是太便宜了。

他咧嘴笑道:「這事我需要考慮一下。」

雪昊瞥了一眼這傢伙,淡笑道:「你想談條件?」

啪!

堅固的手指死死的鉗在宋承宇脖頸上,雪昊獰笑道:「你或許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你的選擇只有兩個。」

「一,幫我們救人。二,成為我們的人。」

「嗬~」宋承宇翻著白眼,幾乎要喘不過來氣,他雙手用力的握著雪昊的手腕,艱難的回道:「你,你不敢殺我,嗬嗬嗬嗬。」

嘭!

雪昊隨手將宋承宇丟在地上,冷笑道:「看來你還是沒看清局勢。」

「你大哥已死,我放你回去,你就是宋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我也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宋現活不了多久了,屆時,你將全權接管宋氏集團。」

「以宋現和陳虎的關係,想必宋氏集團最後還是會和陳虎聯手,這可不是我們老大希望看到的事情。」

「如果你不答應加入我們,你回不去,宋家,也

不可能繼續存在。」

聞言,宋承宇臉色頓時陰沉如水,他看著雪昊,一字一頓的道:「那我選擇救人呢?」

雪昊笑了,他看著宋承宇,戲謔的笑道:「我也不怕告訴你,你會再次被抓回來,成為我們的人質,直到龍千鈞和陳虎分出勝負,你才有機會重見天日。」

外在的含義便是,如果陳虎勝了,而你還不願意加入我們,那就沒必要留你了。

宋承宇黑著臉,冷冷的看著雪昊:「所以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的權利,對么?」

「你一介階下囚,想要什麼權利?」雪昊冷笑道:「你別忘了,你的命還是我們救的。」

宋承宇咬了咬牙,低喝道:「如果我加入你們,陳虎那邊,還有趙家那邊,我都沒發交代,你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雪昊微微搖頭,譏笑道:「宋二少,你真可憐,明明有那麼高的智商,卻因為眼界而受到了限制。」

「你什麼意思?」宋承宇問道。

「龍千鈞乃是龍家三爺,雖然被逐出了族譜,但也是龍家的一員,你覺得龍老爺子,會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在陳虎手中嗎?」雪昊冷笑道:

「這場戰爭,龍千鈞的勝利,不過是早晚的事。而趙家,呵呵,或許你不知道,你所接觸的趙忠,不過是趙家編外的一條狗罷了。」

「他的目的,至始至終都不是幫助宋氏集團,而是利用宋氏集團地頭蛇的勢力,幫他達成目的。」

「你知道你大哥怎麼死的嗎?我老大當著趙忠的面,將水果刀插在了他的喉嚨里。而趙忠,就在一旁無動於衷的看著,甚至,現在還和我們老大達成了合作,勸言莫良峰參與研製。」

雪昊嘆息道:「真是不知道宋現那老東西怎麼想的,竟然會選擇成為趙家的附庸,哪天被人賣了,怕是都不知道啊。」

「不過還好,我們老大心慈手軟,願意給你一個拯救宋氏集團的機會。加入我們,此事過後,洛陽城商界將由宋氏集團和龍騰集團共同壟斷,而你,也將成為獄門在洛陽城最大的負責人。」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么?你可以掌管數十上百個,你哥哥那樣的ss級強者,同樣,宋氏集團也能享有獄門百分之三十的支持,我指的是各方面的支持哦。」

這番話下來,宋承宇的原本憤怒的情緒緩解了很多,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在趙家和天家面前,應該怎麼選擇。

只是……

「你拿什麼保證?」宋承宇質問道:「保證龍千鈞必贏,保證陳虎不會敵對宋氏集團,保證趙家不會對我,對宋氏集團出手?」

聞言,雪昊詫異的看了一眼宋承宇,如同看一個白痴一般譏笑道:「宋二少,你覺得不冒一點風險,就得到如此龐大

的利益,合適嗎?」

宋承宇臉色一滯,雪昊的話,讓他無法反駁,但就這樣讓他做出選擇,一時半會他還真不好回答。

不過雪昊也不著急,他淡淡的笑道:「我時間有限,只給你兩個時辰考慮,我相信宋少是個聰明人,會想開的。」

「話我已說完,怎麼抉擇,便取決於你自己了。當然,若是你覺得加入宋家沒有什麼風險的話,我待會就可以送你上路!」

說著,雪昊緩緩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等等!」背後的宋承宇面沉如水,死死的咬著牙,似乎在做一個極其困難的決定。

「這麼快就想好了?」雪昊站在原地,頭也不回的笑問著。

宋承宇深吸一口氣,回道:「我沒有其他條件,但有一點,獄門必須保證我的安全。」

雪昊嘴角微微上揚,邁步走出地牢,悠然的聲音從隧道里傳了過來:

「合作愉快!」

(本章完) 不過,這鬼倒是挺清楚啊。

我問道:「你這下恢復正常了,可以說一下自己的身份了吧?還有這關於這個野豬的事情。」

鬼搖搖頭,臉上竟是顯示出一絲的害羞,然後說道:「這個野豬的事情,我也是偶遇,他不是這裏的,是逃過來的,我是追着過來的,還是這個野豬化形渡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