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哥哥,你要去哪?」林靈兒見紀羽站了起來,小丫頭也跟著站了起來,好奇的問道。

「羽哥哥,你要去哪?」林靈兒見紀羽站了起來,小丫頭也跟著站了起來,好奇的問道。

微微一回頭,朝著林靈兒微微一笑,「那個地方靈兒還不能去哦。」

帶一個小丫頭進賭場,紀羽還真的沒想過,也不會去想,這樣未免也有些太亂來了。

林靈兒看紀羽似乎沒有意思要帶自己去,小嘴微微一撇,但最後還是無奈的噘著嘴道:「好吧,那靈兒不去了……」

紀羽苦笑著揉了揉這丫頭的小腦袋,忽然,他神色微微一變,看向了不遠處。

「林磊?」一個人影朝著紀羽的方向走來,正是林磊。

此刻林磊一聲白衣,手持一把配件,看上去非常的乾淨,英俊。

「呵呵,紀羽兄原來你跟靈兒這丫頭都在這裡啊!」林磊帶笑朝著紀羽迎去。

對於紀羽,他也是有些佩服的,紀羽在意念師公會的事情已經傳遍了,他們林家在收到這個消息之後幾乎要大地震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距在了這個少年的身上……紀羽,潛力實在太過可怕。

林家要拉攏紀羽,此時也是一個好機會,林磊跟紀羽關係本身並不算好也不算壞,現在他自然要對紀羽表示得親近一些。

「嗯,不知林兄有何要事?」紀羽點了點頭,他可不會認為林磊是跟林靈兒一樣是來跟他玩的,那未免也太扯了點。

「我們邊走邊說。」林磊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紀羽點了點頭,林靈兒跟在後邊,皮皮跟小狐狐便安靜的在後院玩耍。

幾人一邊走著,一邊交談著,此時,紀羽神色忽然微微一變,露出了幾分驚訝。

「哦?嵐紫山會長要找我?」紀羽發出了一聲驚疑。

林磊是給他傳消息的,意念師公會的會長嵐紫山來見他?

這紀羽倒是沒覺得奇怪,昨天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最後嵐紫山也親自出面了,現在他要見自己並不奇怪,只不過沒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快。

看向紀羽的時候,林磊發出了一聲嘆氣,嵐紫山啊……那是他們天幽城意念師公會的會長級別人物,地位非常的高,沒想到這樣的人竟然也要見紀羽,可見紀羽的潛力有多大,相比之下他倒是發現自己有太多的不足了。

在天幽森林回來不久后,他便已經突破到了戰士九階,不過紀羽很快便隨之突破了,要知道紀羽才十五歲而已啊……這潛力到底有多可怕他心中非常的明白。

聽到紀羽的疑問,林磊微微回過神來,他神情恍惚一陣,旋即答道:「沒錯,今天一大早意念師公會便有人來找你了,說嵐紫山會長要見你。」

頓了頓,林磊接著道:「紀兄,我覺得你應該抓住這一次的機會啊!」

紀羽微微一怔,露出一絲疑光看向林磊,林磊的意思是自己要抓住交好意念師公會的機會?

他笑了笑,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一路無話,林靈兒也非常乖巧的跟在紀羽的身後,她沒有什麼要求,羽哥哥厲害,她便開心了。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林家的大廳當中。

意念師公會來人是一名出世級別的意念師強者,本身的修為便是天空戰師級別,有這兩層關係,林家自然是不敢怠慢,甚至林奇此刻都已經開始接待來人了。

「哈哈!虎大師竟然親自來我林家,我林家蓬蓽生輝啊!」林奇笑道。

其餘幾位長老同樣在一邊笑著答應著,只有那大長老他們的臉色不太好看的,他們知道,這虎大師是來找紀羽的。

這些意念師平日里便是高傲,因為他們的地位尊貴,即使是大勢力也不會無故去得罪他們的,而嵐紫山會長便更是可怕,據說是要接近戰王級別的人物,意念之力更是出神入化,幾乎要成為天幽城的第一人了,這樣的人,卻要召見那小小的紀羽!

這讓他們心裡非常的不平衡!

「呵呵,林家主客氣了,林家本身便是四大家族之一,實力之強豈是我一個小小意念師可比?在下此次前來還勞林家主親自迎接,倒才是有些過意不去啊!」那虎大師此時微微朝著林奇點了點頭,謙和的笑道。

他知道紀羽跟林仙兒的關係不太一般,而會長對紀羽可謂是非常的重視,他自然也不會無聊到做一些太過分或者驕傲過頭的事情,再說,林家的實力本身便是強大。

幾人談笑一陣,紀羽他們便已經來到了。

紀羽一步踏進大廳之中,林磊拉著林靈兒走到了一邊。

微微環視了一邊大廳,紀羽便發現了一名身材魁梧,面色頗為深沉的中年男子,這應該便是意念師公會的來人了。

「呵呵,紀小兄弟,這是意念師公會的虎奔大師,此次便是他要來找你的。」林奇站了起來,朝著紀羽說道。

虎奔此時的目光也凝聚在了紀羽的身上,他身上那強大的意念之力忽然衝出,像是那無盡深淵一般朝著紀羽衝去。

紀羽淡淡的站在原地,同樣直面虎奔,等得那意念之力近身之時,他微微後退了兩步,眼色微微一凝,道一聲:「破!」

瞬間,虎奔的意念之力便徹底的被他化解而去。

「哈哈!好!好!不愧是最年輕的的問世級別意念師!不過十五歲就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意念之力,恐怕即使是問世中期的意念師都不一定能輕易戰勝你了!」虎奔此時站起來拍掌大笑。

對於紀羽,他這才算是非常滿意了,紀羽他,值得被會長如此重視!

紀羽無奈苦笑,這些意念師怎麼老是喜歡第一次見面就這樣測試呢?好在他習慣了,否則的話就真的要丟臉了。

「呵呵,紀羽見過虎奔大師,大師你也不用再誇我了,我的斤兩有多少大師想必也是清楚的。」紀羽微微躬身,道。

虎奔此時露出了一分奇異的目光,他自然是清楚紀羽的斤兩,不過那都是道聽途說,並沒有真正試過,沒想到紀羽竟然還就一眼看出了自己的用心,好機智的傢伙……

「哈哈!沒想到倒是老夫有些魯莽了,紀小兄弟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他大笑著說道。

輕聲一笑,紀羽表現得不驕不躁,「不知此時虎大師前來所為何事?」

「呵呵,其實這一次也並不是我要找你,而是嵐紫山會長大人讓我來找你,他想要見你。」虎奔笑著朝著紀羽說道,說到嵐紫山的時候,他神情有一抹嚴肅。

「嘿嘿,紀羽,這一次嵐紫山會長親自見你,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啊!」這時,林奇在一邊也含笑著說道。

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紀羽便道:「敢問……是為何事?」

聽到紀羽的問題,虎奔神色微微一凝,不禁露出了幾分疑色,這個紀羽,怎麼還會問這種問題呢?

之前會長會出手幫他就已經明顯是要站在他這一邊了,找他自然是幫助他的,現在聽紀羽的語氣,怎麼他倒是感覺紀羽是有些拒絕的意思呢?

「紀小兄弟,會長找你自然是為了對你非常有利的事情,你此問是何意?」虎奔疑惑的問道。

林奇此時也有些好奇,如果他是紀羽的話,肯定會馬上同意了,哪裡會問這麼多,難不成紀羽還不想見嵐紫山不成?

紀羽微微一怔,他這才明白自己的話似乎使得他們產生了誤解,旋即解釋道:「虎奔大師不要誤會,只是因為這些天我的時間有點緊,若是會長大人找我是需要我很長一段時間的話,那我便打算先將自己的一些事情完成之後再去找他。」

在不久前紀羽還打算著要去銀鉤賭場一趟,他自然是不能拖太久的,因此對於嵐紫山的邀請,他還有些不確定。

「呵呵,紀小兄弟多心了,此次會長大人找你並不會要你多少時間,而且,你會得到的好處,也絕對是你意想不到的……」虎奔輕聲一笑,旋即說道,話語之中,竟然還有些羨慕之意!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額……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去吧。」紀羽微微一怔,旋即說道。

虎奔的聲音之中有一種激動與羨慕的意思,紀羽自然是聽得出來的,他雖然不知道其中到底會有什麼好處,但心中倒也是頗為期待的。

嵐紫山已經擺明了想要拉攏自己,那他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拒絕。

「好!那我們這就走吧,會長大人他可是要等不及了呢!」虎奔當機立斷,站起來說道。

這反應甚至出乎了紀羽的意料,這麼激動?跟他虎奔有什麼關係嗎……

「羽哥哥我也要跟你一起去!」這時,林靈兒忽然站了出來,說道。

「靈兒,不許胡鬧!意念師公會豈是你能隨意去的地方!」林奇輕聲呵斥道。

他自然也是擔心虎奔心生不悅,畢竟虎奔此次前來主要是為了紀羽,而不是他們。

林靈兒聽到林奇的話,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高興,她跑到紀羽的旁邊,可憐兮兮的扯著紀羽的衣裳。

看著林靈兒那樣子,紀羽微微一笑,抬頭對虎奔道:「我帶靈兒一同前去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虎奔微微一怔,旋即點頭道:「沒問題。」

「林家主,這樣是否可以?」紀羽又對林奇說道。

林奇同樣是微微一怔,沒有想到紀羽會對林靈兒這麼好,意念師公會本是一個神聖的地方,更何況這一次紀羽是直接去見嵐紫山的,說不定林靈兒去了也會有什麼好處,他自然是非常的樂意,當即點頭道:「既然虎奔大師都已經答應了,那老夫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靈兒,你要好好聽話。」

林靈兒小臉上洋溢著笑容,她高興的抱著紀羽的手臂,朝著林奇點頭。

看著林靈兒的神情與舉動,林奇心中有一抹暗嘆,生起一些想法,但最後他還是將那複雜的思想壓制了下去,這樣也是不錯的。

虎奔帶著紀羽跟林靈兒離開了林家。

紀羽跟金三胖與林仙兒打了一聲招呼,此時,金三胖與林仙兒已經是開始兵分兩路,準備為那兩種材料想辦法了。

「你們就先擾亂其他幾個家族的視線吧,至於九陽蓮心跟玉心參,我回來之後會想辦法弄到的。」紀羽走時,交代道。

林仙兒與金三胖兩人對紀羽都是信任的,自然也不會多說些什麼,直接便是答應了。

走在大街之上,紀羽的名字似乎已經成為了所有人飯前飯後都要談論的事情了,滿大街都是關於紀羽的事情。

這倒弄得紀羽有些意外了,他甚至都不敢直接說出自己的名字了……

「呵呵,怎麼樣,很意外嗎?」虎奔看到紀羽這個表情,打趣的問道。

「額……是有點。」紀羽怔怔的點了點頭,太意外了……

「哇!羽哥哥你真厲害,都要比我爹更有名了!」林靈兒這丫頭在紀羽旁邊蹦蹦跳跳,非常的激動。

紀羽有些無語了,他沒有做什麼太厲害的事情吧……怎麼就會變得這麼出名?

聽著這些傳言,越來越離譜……

「哎你聽說了嗎!紀羽昨天晚上跟一名天空戰師強者大戰,以戰士級別取勝啊!」

「咳你這叫什麼消息啊!都已經過時啦!紀羽那種妖孽,區區一個天空戰師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那也是,不過我真想不明白,為什麼他會這麼厲害……」

「據說他背後有一個蓋世強者,人家吹一口氣就能將我們這天幽城給吹崩了!」

「呵呵,那就不奇怪了,名師出高徒啊!」

「不過話說他的師父是什麼人呀?」

這些謠言越傳越厲害,不過這都只限於普通人之間的,修士們自然不可能會相信這麼誇張的話,戰士級別要戰勝天空戰師,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不管你再妖孽,也不可能完成這種跨度的戰鬥。

「你已經打破了我們西北有史以來最厲害的記錄了,靈魂力量十倍,十五歲的意念師,我們整個西北域都不曾出現過這種妖孽,他們會傳得這麼瘋狂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虎奔一邊走,一邊笑著解釋道。

紀羽有些哭笑的點了點頭,人言可畏,現在傳到這個地步,他也不可避免了,只希望不要有些修士聽到不爽來找自己算賬就好了。

自然也有人在大街上注意到了紀羽他們,但由於並不是太多人見過紀羽,他們也並不熟悉,有些修士也只是絕對這少年非常不簡單,但也沒有多做些什麼。

很快,紀羽一行人便來到了意念師公會。

還是那兩個守門之人,他們一見到虎奔,便非常恭敬的鞠躬道:「虎奔大師。」

此時,他們發現虎奔大師後邊的少年朝著他們微微一笑,不由心生幾分疑惑……這少年是什麼人?好熟悉啊?

這意念師公會每天出出入入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們根本就記不清紀羽是哪一個了。

「紀羽,跟我來吧。」虎奔大師轉頭朝著紀羽說道,旋即他便步入了意念師公會當中。

紀羽拉著林靈兒的小手,也跟著走了進去。

此時,那兩個守門之人方才反應過來,他們站在原地一怔一怔的……他們,似乎想起了不久前的少年,這幅面孔……似乎就是紀羽吧!

他們心中驚訝萬分,紀羽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走入意念師公會,裡面依舊有不少的意念師,不過已經不再像考核那天那麼多了,而且這裡多數也只是一些問世級別與入世級別的意念師。

他們看到紀羽的時候臉上都出現了一抹訝色,這少年是什麼人?小小年紀竟然會有這麼可怕的意念之力。

紀羽有意念師的徽章在身,當他們看到那意念師徽章的時候,皆是大吃一驚,太年輕了,問世級別的意念師?

「他該不會是紀羽吧!」

「不會吧……不過好像真的是他……這麼年輕,這麼強大!」

「哇他好英俊哦!」

「得了你別犯花痴了,好好修鍊吧!」

意念師公會大廳之中一陣混亂。

紀羽的腳步不由加快了一些,他越來越無語了,怎麼連這裡都這麼這樣了……

「呵呵,你的名字現在已經在公會裡面傳遍了,畢竟你年齡這麼小就已經有這種成就了,我們才決定要借你之名來打擊一下這群傢伙,你不會介意吧?」

紀羽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我介意?我介意又有什麼用?

意念師公會真的很大,第一次來紀羽根本就沒有這種感覺,不過現在他算是感覺到了,大!非常的大!

等得上了一個樓層之後,來到一間比較大的房間,虎奔帶著紀羽跟林靈兒,推開了大門。

一個人影映入紀羽的眼帘,非常的熟悉……

「會長大人,紀羽來了!」虎奔非常恭敬的鞠躬道。

紀羽自然也認識,眼前之人正是之前幫過他的人,意念師公會會長,嵐紫山!

「會長大人!」嵐紫山於自己有恩,而且實力也比自己強大,紀羽自然不會吝惜那麼一聲尊稱。

林靈兒也同樣在一邊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雖然她還小,但也是聽過嵐紫山會長的名字的。

嵐紫山轉過身來,那有些威武的面容看向了紀羽。

此刻,紀羽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看透了似的。

他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嵐紫山的修為,非常的恐怖!

「哈哈,你終於來了啊!虎奔,你先下去吧。」嵐紫山朝著紀羽大笑,旋即又對虎奔揮了揮手。

「是!」對於嵐紫山,虎奔似乎非常的尊敬。

此時,整個大廳之中,也就剩下了紀羽,林靈兒與嵐紫山三人。

這個大廳充滿一種古典的味道,布置上非常的優雅,非常的大,甚至有一個地方非常讓紀羽注意的,紀羽的眼睛一看到那裡,竟然便感覺目光都有些移不開了。

那是一個紅色牆磚做出來的池子,那池子之中有些古怪的液體,液體之上,瀰漫著非常可怕的意念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