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行了,小王不敢不聽爸爸的,我明天一早陪你去!」

「老公行了,小王不敢不聽爸爸的,我明天一早陪你去!」

「大小姐不行!」小王突然喊了出來。

「您懷著孕身子嬌貴,對方來頭很大,心狠手辣太危險,千萬不能過去。」

「少在這兒危言聳聽,我知道爸爸要買什麼貨。」

「嗯?小雪你知道什麼!」陳浩真不希望,她說出那兩個字。 隱婚萌妻:錯惹天價老公 「第七個……」雖然自己的話說的很硬氣,但是這並不代表困難沒有了,剛剛是第七個能量點的位置,趙信就覺得自己面對的是一片汪洋,激涌的海浪,讓自己寸步難行。

「咔咔」等到趙信走到第十個能量點的時候,全身的冰骨發出陣陣脆響,趙信不由得不停下了腳步,開始補充休息,對即將要走的路感到漫長。

…………

罪孽城,罪孽學府,一間寬敞明亮的大廳內,一群人正在進行著會議。

「關於這一次七大鬼族的做法我覺得我們要表下態了」會議桌前,一臉傲氣的拓跋皋傲站起身體,發表著自己的言論。

在拓跋皋傲的對面坐著一個身材魁梧的朗逸男子,正是魔王赤岸啼,只見他冷冷一笑「小子,你有資格表態嗎?」。

妖尊玉琉璃則一如既往的坐在赤岸啼身邊,撇了拓跋皋傲一眼提聲嘲諷道:「一些不知所謂的人總是喜歡這樣」。

而這一回,人聖拓跋皋傲一返常態,不僅沒有出聲反對,並且好像是怕了對方一樣,坐在一旁沉默不語。

「這件事你是怎麼想的?」鬼帝無痕依舊是無喜無悲,一臉淡然的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副府主修朗。修朗見狀只是笑笑,並低聲在無痕的耳邊交談。

位於上首的依舊是那三個人,中間的人渾身被刺眼的強光籠罩,而兩旁的人也是籠罩著黑如墨汁般的華光,其中右側的罪孽城主點了點桌面,震醒眾人「目前已經可以肯定七大鬼族已經和魔族餘孽合作了,而鬼族的人顯然已經默認了這種行為,我估計蚩尤復活這件事已經是再說難免了,這麼久了還沒有找到魔族餘孽的基地,上一次的大戰的損害讓人族很不願意提及這件事,而魔族也保持中立的態度,蚩尤復活對魔族來說沒有任何的壞處,而妖族雖然持以反對的態度可是卻不肯與我們合作,所以我們的決定是祭出死亡軍團」。

「嘩……」罪孽城主的話說完之後,全場嘩然,上一次罪孽學府收到了那麼大的衝擊,都沒有祭出軍團,而現在居然要祭出死亡軍團,可以想象的是,目前四界的狀態已經失控了。

「但是據我們的情報所知,蚩尤也有自己的九黎軍團,並且這個軍團的數目之巨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害怕蚩尤的復活」。罪孽學府的副府主這時接過話「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這些年來所有的人都在尋找蚩尤的兵團,並且已經秘密毀掉了五個點,不過我們還知道蚩尤最大的一個軍團是在天界。雖然天界現在固若金湯,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我們打算派人過去毀掉那最大的點……」。

「什麼?」接連而來的兩個消息讓原本還自以為活在安全世界中的眾人反應不過來了。

「但是現在的天界又辦法進入嗎?」鬼帝無痕還是較為冷靜的,提出了一個冷靜的問題。

「這個我們考慮過了,雖然人族害怕出現狀況,但是我們自有辦法可以進去,而現在我們打算讓人去天界」罪孽城主緩聲說道。 龍珠之武天宗師 而在旁的罪孽府主一直都沒有說過話,渾身上下都有烈光圍繞,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不過不說話也能讓人知道他的態度,是支持身旁兩人話的。

「那你們想要讓誰去?」赤岸啼說話倒是不卑不亢,雖然面對的是抖一下四界古都跟著顫抖的大人物。

「當然是你們四個了,難不成是我們這些老人啊」這時,桌中的一個老者輕笑看了一圈,妖尊魔王鬼帝人聖。

「不會吧」妖尊玉琉璃頓時看向上首的位置,等待著他們給做最後的決判。

「當然,這次的決定就是讓你們四人帶隊去」罪孽城主似乎要斷掉他們的念想,十分狠心的下著決定。

「我就說逃不了了」鬼帝無痕閉上了眼睛,看不出他對比到底是怎麼想的,不過從其他三人鬱悶的表情可以看出,這次他們沒有一個想去的。

「這次的任務很艱苦,你們可以挑選同行人員,我會給你們毀掉那藏有軍團地點的辦法,但是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在你們進入天界的時候就不再屬於我們罪孽城了,直到你們完成任務,明白了嗎?」罪孽副府主再次強調道。

「我們還有選擇嗎」拓跋皋傲將手一攤,滿臉無奈的說道。

「你猜呢?」另一個老者打趣道:「你們每個人有一天的時間去挑選五個衷心的侍衛」。

「唰」說話間,四人頓時消失在了原地,叫聲招呼都沒有打。

「真沒有禮貌,真不知道有幾個能活著回來」修朗搖了搖頭,似乎為他們而感到擔心,但是卻又無能為力。

「在蚩尤復活之前我們能做什麼就做點什麼吧,至於蚩尤的實力初步估計應該在期頤境界,有點期待這個讓人聞風喪膽的魔神,這輩子居然還有機會和他交上手」罪孽城主轉頭看向身旁的罪孽府主,看樣子這話是說給他說的。

…………

虛無中,趙信依舊在努力的前行著,在第二十個開始,趙信每走一步,全身的骨頭就會因為巨大的壓力而被壓斷,之後趙信又用血脈力量恢復過來,就這樣周而復始等走到第四十能量點的時候,趙信居然已經適應了這種感覺。

人是四界中最完美的一個種族,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人族有很強的適應能力,有了這個適應能力就讓人族有了無限的可能,有了巨大的潛能。

趙信在這個時候才深刻的體會到人族潛能的強大,隨著身體的每一次修復,趙信感覺自己的**力量又強大的很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自己的骨骼,之前是冰晶的模樣,而現在光澤就比之前要亮了許多,除此之外還有就是骨骼的強度,就算是在虛無之中,壓力越來越大,趙信已經能完美的適應了。

「呼」趙信大聲喘了口氣,抬起頭前路漫漫,但是自己已經充滿了信心。 陳浩問了一晚上,也沒問出來什麼貨。

幸好他心態夠好,只要暫時沒結果的,那都算是好結果,至少還有變成好結果的可能。

因為。

他越發的懷疑蘇爺,這次讓自己來出差,很有可能跟毒品有關係。

如果小雪她事先知道,那十有八九有可能……蘇墨雪,也參與了毒品交易……

「小雪,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陳浩躺在被窩裡,低頭看著懷裡像個孩子一樣的蘇墨雪,扭頭看看拉著窗帘的窗戶。

他第一次害怕天亮。

因為天一天,小王要帶自己去「拿貨」,蘇墨雪是不是犯法就要有了一個結果。

這時。

陳浩深吸一口氣,拿胳膊摟緊些懷裡的蘇墨雪,關掉床頭等閉上了眼睛……

砰砰砰。

砰砰砰。

陳浩聽見有人敲門,他迷迷糊糊睜開眼,見窗外已經有了亮光。

「誰啊,大清早的!」陳浩輕捂上蘇墨雪耳朵,生怕把她吵醒了。

「陳總說是我,小王。」

「大王,也不能吵著我老婆睡覺。」

陳浩沒把這話說出來,蘇墨雪卻睜開了眼,睡意朦朧的抿嘴笑著輕喊了聲老公。

「老公,你要去哪兒呀,不可以丟下我!」

「傻媳婦兒,你肚子里有我兒子,我不捨得把你弄丟。」

「笨蛋呵呵,就知道你兒子,我還是你老婆呢!」

「放心吧,你倆就是我的命,乖聽話繼續睡會兒吧,我去開門。」

陳浩探身輕吻下他額頭,隨手穿上見衣服,光著腳丫子來到門口推開房門……

「陳總,大小姐呢?」小王站在門口,探著腦袋往房間里看。

「哎哎哎,眼珠子往那瞄呢!」

「哦對不起,對不起陳總,我沒有要偷看大小姐的意思,就是……」

「行了,趕緊說什麼事。」陳浩多看他一眼就心煩。

「是這樣的陳總,我昨天晚上給您彙報過,咱今天一早得去拿貨。」

拿貨?

這詞兒,聽著就像毒品!

陳浩打從知道他在敲門,就想到了拿貨的事,只是看小王不爽才沒開門見山。

「在外面等著,我換件衣服。」陳浩話沒說完,哐當揣上了房門。

「老公,你要跟小王去拿貨?」

「可不是嘛,這大早晨的,怎麼看小王怎麼有點欠揍。」

陳浩說的實話,可他站在床邊穿衣服時,見蘇墨雪也跟著起床……

「小雪天還早,你接著睡會兒,回頭讓酒店把早餐送到房間來。」

「不用,我要跟你一起去拿貨!」

這時。

陳浩猛的一愣,見她不像在開玩笑,還換掉睡衣穿上了件火紅色的套裝……

「不行不行,小雪你不能去,太危險了!」

「男人說話得算數!」蘇墨雪微皺眉頭,快速抱上了他胳膊,「老公,你剛才都答應我的。」

「說不把我扔下,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反正我得跟你去。」

「啊?小雪你……敢情剛才,在個我下套呀!」陳浩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因為。

他剛才的確答應過,當時還以為蘇墨雪在撒嬌,誰知道在這兒等著自己呢。

「小雪,真的不行……」

「嗯對,我不去真的不行!」蘇墨雪捂嘴咯笑著,看他眼睛道。

「乖聽話,小雪你真不能去。」

「哎呀老公,你看你……這裡是國外,他們都說英語你又不會,但你老婆會說英語而且還說的很好!」

「老公你想想,萬一你去拿貨的時候,別人說話你聽不懂,你說話別人聽不懂肯定不行。」

「所以老公,就這麼辦了,咱快點兒出發吧!」

蘇墨雪一口氣說完,都沒等陳浩答應,就抱他胳膊走出房,剛好小王還等在門口。

他見蘇墨雪要跟過去,頓時心頭咯噔了下,也沒敢多說什麼。

但與此同時。

陳浩擺弄著蘇墨雪小手,肩靠肩坐在後排座位上,看小王時不時抬頭在後視鏡里喊蘇墨雪……

「小王,我老婆好看嗎。」陳浩直接戳破道。

「啊?哦陳總您別誤會。」小王猛的一個尷尬,慌忙坐直身子繼續開車道,「我對大小姐,絕對不敢有非分之想。」

「就是陳總,您真的確定,讓大小姐跟著一起過去嗎?」

「什麼意思。」陳浩聽出了點什麼。

「小王,是不是爸爸知道我過來了,叮囑過不讓我跟你們談生意?」

蘇墨雪一下子,就想到了這些。

因為。

她總感覺爸爸這次,派陳浩一個人來國外出差,就是在考驗他能不能撐起家住的公司。

她偷偷跟過來,現在還要一起去拿貨,就是想盡量幫老公一把……

「大小姐您放心,蘇爺沒問您的事,我也沒有提。」

「那你為什麼,不想讓我跟著過去!」蘇墨雪冷聲道。

「因為……因為……哎呀算了,我還是實話給您說了吧,咱這次拿貨非常危險,弄不好都得出人命。」

「大小姐您現在有身孕,還是蘇爺的掌上明珠,萬一您有個三長兩短,那我死八次蘇爺也饒不了我。」

小王說的是實話。

蘇爺雖然有倆女兒,一個是她蘇墨雪,另一個是蘇菲菲。

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蘇爺是真的很器重蘇墨雪,對蘇菲菲雖然也好,但也只是寵。

不像對蘇墨雪一樣,一直都是拿家族加班人來培養。

「小王,我老公可是兵王,再危險也沒事。」

「大小姐沒用,他們人手眾多,做事心狠手辣,對方還是巴達拉的族長!」

族長?

陳浩猛聽到這個詞兒,頓時在心頭咯噔的下,還真就感覺有點棘手。

他前幾年,在這裡待過一段日子,知道巴達拉被兩個家族控制著,這兩個家族常年爭鬥。

不是你給我一拳,就是我還你一腳,把巴達拉弄的怨聲載道。

「小王,你確定今天要見的人,是巴拉達的族長?」

「嗯是,千真萬確。」

「那蘇爺,是怎麼跟人族長做上生意的?」

「蘇爺人脈廣,和一個族長做生意不算什麼,再具體的我也不知道。」

陳浩聽他不像說假話,也深和族長接觸有多危險,想都沒想就扭頭朝蘇墨雪看了過來。

「小雪,你不能跟過去,現在就送你回酒店。」

「老公我不怕,只要有你在……」

「陳總,大小姐你倆別爭了,已經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瞬間映入眼帘的畫面,陳浩知道真來不及了。 眼瞅著半年過去了,在趙信的努力之下,路途過半,期間趙信沒有發過一言,爐靈也像是過冬了一樣,沒有回了一聲。經過了這半年的淬鍊趙信的**較之幾年前來說,可謂是天上地下,可以說是收穫頗多。

這一回趙信心中想的並不是趕緊離開這裡,而是想要藉助這裡來淬鍊自己的**,傳承者從來都不屑用外力,而趙信則不然,從剛一開始就喜歡藉助於外力,可是也因此而有些忽視了自己的**力量,加上也沒有機會。而現在有了這麼一個機會,趙信自然也不會放過,藉機來淬鍊自己的**。可以說在這半年的時間中,趙信對**的提升勝過於原來所有的時間。

趙信現在每走一步身體都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可以說趙信光憑自己的**就能夠應對不惑境界以下的傳承者,如果將所有的能量點走完之後,趙信估計自己能夠憑藉**對抗花甲襁褓以下的傳承者。

「繼續……」趙信汗如雨下的走在虛無之上,回頭看著來時的爐,其實也沒有多遠,可是卻十分有成就感。

在一神秘的山洞中,中間有一個圓形大方盤,圓盤是用石堆砌起來的,石頭上雕刻著一些奇怪的圖案,像花鳥又像是人獸,人群一共有十多個,為首的是一個身著金邊的黑衣青年男子,在他身側站著一個身著長裙身披絨毛白皮披肩,一張足以迷惑眾生的臉,身材也是窈窕可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