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黃鳴將軍有要事請你過去!」

「老師,黃鳴將軍有要事請你過去!」

小新何嘗不知道侯輕語在裡面,可他也是沒有辦法的,得罪了侯輕語,只能日後慢慢道歉了。但是黃鳴的話,可是命令,身為軍人,命令還是要服從的。

「侯老師,有要事,要事!不如先放我離開?」

侯輕語眼神裡面很是渴望,她也好久好久沒有沾過葷腥了,可她也知道軍隊裡頭沒有小事。只能惡狠狠的將身體里的那股火苗壓下,狠狠的在唐玉的鼻子上掛了一下。

「臭小子,算你走運,下次一定要吃了你!」說完話,侯輕語直接轉身離開。唐玉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這才呼喚小新進來。

「老師,您要是能去的話,我找人抬你過去。」

……

大帳內。

黃鳴兩道眉毛倒擰著,嚴肅道:「最近,我們接到了幾股偷襲。來人實力強勁不說,而且下手狠毒,當時只是輕傷的人,可不久之後,就會毒發身亡。」

「我叫你過來,就是想問你,你們去襲擊孔鬆口當夜,有什麼意外的人或者是什麼事情沒有。關於用毒的方面。」

唐玉想了想,搖了搖頭。

「可是,有個人很是奇怪,他在跟我戰鬥的最後,變成了半人半獸的東西,而且跟蛇有關,說不定有毒……」

「半人半獸?你仔細說來。」

隨後,唐玉將整個事情說給了黃鳴,越說,黃鳴越是眉頭緊皺。

「好了,此時涉及機密,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回去好好養傷吧,很快應該又要有一場大戰了。」

黃鳴揮揮手,沒有再跟唐玉說話,轉而是看向了地圖。

唐玉把帳外的小新喊進來,離開了大帳。

「老師,您厲害啊!沒想到那侯小姐,也跟您有一腿!不過,您這時間,是不是短了點?我老家有一個土方子,專治男人不夠持久,能夠有效的增強戰鬥力……」

「滾!」唐玉沒好氣的直接喊道。

「老師,你別不高興,男人出門在外忙事業,那方面難免不太行,你別放棄。要正確面對啊……」

唐玉已然無言……

而此時在大營外不遠處,天水鬼鬼祟祟的從大營出來。

來到一棵平平無奇的小樹旁邊,神色匆忙的說道:「快出來,別讓人看見!」

「堂堂麒麟統領,急什麼。」

忽而間,在天水面前出現了一個人,那人穿著的,赫然是西林的軍服。

「計劃都寫在這個上面,你看看,有什麼問題么?」

那人遞給了天水一張紙條,天水伸手接過,很快的看了幾眼之後。驚恐的說道:「這?到底是要幹什麼?」

「上峰的意思,你只管執行就好了,問那麼多幹什麼?」

天水瞪大了眼睛,嘴巴一時間都合不攏。

神情變了好幾種,才緩緩的回過神來。

「好吧,我知道了。」天水手上閃過一道紫色的閃電,那張小紙條瞬間被高溫所消滅,化為了灰燼。

「我等著你的好消息!這事情完成了,絕對是大功一件!」

天水沒有回應,轉身就走了。

走到中途,天水停下了腳步,站在一棵樹前開始來回渡步。

神色猶豫而陰沉。

「一將功成萬骨枯!」

「成大事,怎麼會不死人,既然要死,不如就死的徹底一點吧!」天水眼神露出了一絲殘忍,隨後先前的那股猶豫也徹底消失,進而完完全全的被陰狠所取代。

「寧願我負天下人,不願天下人負我!」

天水一掌狠狠的拍在一棵樹上,樹應聲而斷。而天水也收起了剛剛的一切神情,那股大將風範的成竹在胸,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臉上。

不多時之後,天水出現在了黃鳴的大帳之中。

「黃將軍,依我之見,要儘快解決孔鬆口之亂,不然,等到西林的後續人馬趕到,我們就更加的為難了!」

「話是這樣說,可打仗這種事情,著急不得!」黃鳴從軍多年,心態非常好。

「可我聽說,近來已經有不少人被某種奇異的毒,給毒倒了。據我推斷,很有可能是一些宗門勢力也插手了進來……」

「宗門勢力?」黃鳴眉頭一皺,有些好奇。

「沒錯,雖然天下有公約,宗門不能直接參与戰爭。可宗門可以用一些其它的方式來參與,比如靈器啊,毒藥等等。」

「就像我們這些世家子弟一樣,哪個沒從宗門學習過,就算不是直接去宗門學習,也多半是從宗門請來的老師!」

天水款款而談,很有說服力的樣子。

「那,依你的意思,現在應該怎麼辦?」

「主動出擊!」

「第一……」天水指著沙盤開始一條條的說了起來。

黃鳴在一邊聽著,心裡卻是一陣驚奇。

「此子年紀輕輕,心計兵法之深,著實不簡單啊……」

不多時,天水說完,自信滿滿的看著黃鳴。

黃鳴對於天水的一些想法認同,也有不看好的地方,思索了片刻。

「這樣吧,畢竟關於眾人生死,半個時辰之後,我們著急所有人來,我們共同商量商量。」

半個時辰之後,唐玉、尤鐮、侯輕語等江州系的人,以及芙蓉、天水等柴江王城系的人都到齊了。

「諸位,就目前孔鬆口的形勢來看,不是很樂觀啊!」

「先前多次進攻,雖然也有所收穫,可並沒有能夠攻打下孔鬆口,可我十萬大軍每天消耗的糧草,都非常巨大。」

「因此,有人提議說要儘快做出決斷來!」

「不知道諸位有什麼看法?都說出來,相互討論討論!」黃鳴在上頭主持著,底下眾人相互看著,想知道這事情的因果。

正當眾人都不知應該怎麼辦的時候,芙蓉突然站了出來。

「諸位,我覺得儘快進攻是對的,即便不能拿下孔鬆口,也能夠給西林製造壓力,也便於從我們後方調動軍隊來支援!」

芙蓉跳出來這麼一說,天水暗自點頭,顯然,芙蓉這麼說,是經過天水示意的。

「我同意!」

「我也覺得這樣沒問題。」

很快,在芙蓉郡主的帶領下,已經有多數人都表了態。

尤鐮雖然地位比較高,可是對於大規模的作戰,其實她並不擅長,於是她將目光轉向了侯輕語。

而侯輕語面色不善,有種欲言又止的意思。 唐玉也發現了侯輕語似乎想說什麼,便站出來對黃鳴說道:「黃將軍,我認為此事事關重大,如果拿不出一個好的方案來,只怕是白白犧牲兄弟們的性命啊!」

侯輕語在一邊點頭表示認同,而鑒於侯輕語之前的許多決策,和意見,黃鳴把目光轉向了天水。

天水笑著說道:「我知道,這種大行動,必然有很多細節要準備。」

「不過,我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方案,只要大家群策群力補充細節,我覺得沒問題!」

權臣家有神醫妻 隨後,天水當著眾人的面,又講述了一番。

因為之前天水以一己之力救了麒麟眾人,加上之前又是總隊長。而且說話又比較靠譜,在一番溝通和交流之後,算是把這件事情確定了下來。

即便唐玉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可眾人都同意的情況下,他一個人也沒有什麼不同。

會議結束之後,侯輕語還站在沙盤地形面前,觀望著,眉頭輕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而天水,則是直奔侯輕語而來,柔聲道:「輕語姐,想什麼呢?不如跟我一起去吃個飯?我正好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你。」天水神色淡然,極容易給人好感,加上不錯的模樣,恐怕一千個女人,只有一個人會拒絕。

可偏偏,侯輕語就是那一個。

「抱歉,我還會還有事!」

侯輕語淡然說道,甚至連天水都沒有看一眼。

這突如其來的拒絕,讓天水臉上一陣尷尬,因為之前一段時間,侯輕語總是答應他的。

本來看著天水來找侯輕語的芙蓉,心裡有些絕望,但是看到侯輕語拒絕了天水的時候,芙蓉眼前一亮。

「難道,唐玉已經得手了?」

隨後,唐玉出現在了侯輕語的身邊。

「輕語,走吧!」

隨後,侯輕語的舉動,讓天水和芙蓉震驚的都合不上了。

之前冷若冰山,高貴若女神的侯輕語,居然乖巧的挽起了唐玉的手臂,身子還朝著唐玉靠了靠。

「輕語姐!」天水心有不甘,似乎還想挽留。

侯輕語轉頭朝著天水說道:「抱歉,我對你這種小男生並不感興趣!」

隨後,跟著唐玉就要離開帳篷。

「小男生?」聽到這個稱呼,天水很是難受,自己怎麼看起來也比唐玉要強啊,可侯輕語居然說自己是小男生,那比天水看起來還要年紀小的唐玉算什麼?

「等等!你說我是小男生?那他算什麼?」

天水指著唐玉,質問道。

天水倒不是無法接受侯輕語拒絕自己,而是難以接受侯輕語用這樣一個理由,更無法接受侯輕語是因為唐玉這樣一個人。雖然唐玉也非常優秀,可是天水絕對不認為唐玉比自己強。

「他?他可是大男人!」侯輕語說著,邪魅一笑,尤其是在那個大字上用了特別的聲調。

既然唐玉是「大」,那麼言下之意就是說天水不夠「大」。

天水瞬間明白過來了這話里的別有用意。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可之後,唐玉的一個動作,卻讓天水整個人都炸鍋了。

唐玉把侯輕語挽住的那隻手輕輕抬起,一巴掌打在了侯輕語的翹臀之上。

那驚人的彈性,簡直看的人神魂顛倒。

「調皮。」

可即使是這樣帶有一定輕蔑性的動作,侯輕語仍然不惱,反而是嬌羞的抱住唐玉的手臂,嬌滴滴的說道:「討厭,這麼多人看著呢!」

轉而,唐玉和侯輕語離開了帳篷。

天水看著二人消失的場景,神色陰沉而慘白。

天上星辰地上沙礫 芙蓉在一邊簡直有些欣喜若狂,她當初找到唐玉,不過是病急亂投醫,逢廟就燒香的表現。

在她看來,天水比唐玉方方面面都要強出不少,斷然沒有想到,在天水心裡高高在上的女神,只能夠言語交流的侯輕語。

在唐玉手上,簡直就像是被親密接觸到,很熟悉了的已婚婦人。又像是一隻乖巧的小貓……

「天水哥……」芙蓉抓住了時機,走到了天水跟前。

天水在侯輕語身上失意,卻有芙蓉自己湊了上來,不由得對芙蓉溫柔了幾分。

「要去吃飯嗎……」

芙蓉模樣也不賴,只是比起侯輕語來,不是一個類型的,而像是侯輕語那種風情萬種的女人,更能夠吸引天水這種年輕的男人而已。

「好!」有了替補的天水,很快答應了芙蓉的邀請,二人也結伴離開。

可天水雖然臉上已經歸於平靜,可心裡卻對唐玉,有了記恨。

侯輕語的營帳之中。

「侯老師,剛剛可多謝你了,配合的真好!嘿嘿!」唐玉有點憨厚的笑著。

後面還有一句彈性也很好,不過唐玉只敢在心裡想想,沒敢說出來。

侯輕語神色一變,原本的嬌媚變成了玩味,一把抓住了唐玉的手。

「剛剛拍的動作很嫻熟嘛!一點也不像是害羞的男孩子,現在怎麼裝起傻來了?」

「不如,趁著現在沒人,讓姐姐我好好教一教你,這女人的屁股,是怎麼打的?」

看著侯輕語狡黠而媚惑的眼神,唐玉敗下陣來。

連忙求饒,這才逃出生天。

隨後,侯輕語也不再開玩笑,正經的說道:「你也感覺到了,天水突然要這麼搞,要發動總攻,的確有點問題!可我一時間,想不出問題在哪。」

重生之緣來如水 唐玉點點頭,收起了剛剛玩笑的表情。認真的回道:「急躁是急躁了些。不過,既然黃將軍,包括這麼多謀士都同意了的事情,也應該沒什麼大問題,關鍵還是看具體怎麼執行計劃。」

隨後,二人關於這次進攻的事情,又商量了一陣,商討了不少的細節。隨後才去找地方吃飯。

為了讓天水死心,侯輕語和唐玉,故意在人多的地方顯露親密的關係,顯得很是高調。

可正是如此的高調,卻讓尤鐮也注意到了侯輕語和唐玉的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