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君上已經秘密離開都城,只身前往前線,準備一戰定乾坤了!」

「聽說君上已經秘密離開都城,只身前往前線,準備一戰定乾坤了!」

「原來十五諸侯國早已有誅我許國之心,各國兵馬如今都已經聚集在誅許城中。」

…………

……



城內消息滿天飛!

忠義堂散布消息,都是三分真七分假。

只要有人印證到一條消息是真的,那麼其他九條消息的真實性就大大提升了。

再加上忠義堂安排的那些人手,足夠以假亂真!

這段時間來,忠義堂的門檻幾乎都要被城裡那些達官貴人踏破了。

也因此,這段時間是忠義堂業績最高的一次。

大家都很忙,可是有錢賺,忠義堂那些弟子自然是拼了老命的散布消息。

王宮內,許龍潛此時大發雷霆。

「混賬東西,寡人這邊還沒有動手,柳國等人就敢犯我邊境,肆意屠殺我子民!」

君上一怒,下面站列的諸多臣子都是心中一抖。

「寡人決定御駕親征,帶領百萬大軍前往誅許誠,列位臣工準備做好自己分內之事吧!一個月內,寡人要看到大軍和物資!」許龍潛一甩袖袍,帶著一股怒火下了朝。

「遵旨!」

下方臣子恭敬一禮,然後各自退朝做事去了。

許純潔住處。

石柱和少仲謀正在收集這段時間資料,分析南方十六國局勢。

「忠義堂的辦事效率還是挺高的。如今城內已經謠言滿天飛,相信要不了多久許國君臣就要忍不住出手了!」少仲謀說道。

「嗯,只要許龍潛一走,咱們的機會也就來了!」石柱點頭道。

「對了,小嬌那邊最近怎麼樣?這都快半個月了,連個消息都沒有。」石柱看著少仲謀問道。

「祝供奉這段時間可是威風了,在那個諸侯使者家裡混得風生水起,想必背後是有什麼高人指點吧!」少仲謀笑道。

「哦?小嬌背後那位高人,不就是先生嗎?」石柱疑惑道。

「非也,祝供奉身後應該有一支龐大的勢力支撐!想必是祝供奉去了柳國之後,在那兒找到的合作夥伴吧!」少仲謀搖搖頭道。

「唉,隨她去了,只要人沒事就好!」

石柱嘆了口氣,擺擺手道。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該放祝嬌出去了。

這不剛一出去,對方就開始放飛自我了!

奈何此時這邊有大事要做,石柱騰不出手來。

一切,只能等這次收服南方十六國再說了。

就在此時,許純潔、許純劍兩兄弟走了進來。

二人迫於毒物控制,只能聽命於石柱。

此刻一下朝回來,二人就趕緊來石柱這裡報道。

「怎麼樣,今日朝會可有什麼消息?」石柱看著走進來兩兄弟問道。

「有、有、有,大消息,君上準備一個月後御駕親征,平定十五國!」二人急忙道。

「嗯,這個消息不錯。」石柱點點頭。

「那大人,這十天的解藥,能不能?」二人看著石柱,眼神中充滿了渴望。

「可以。」石柱點頭,看向一邊少仲謀。

少仲謀頷首,一揮手就將二人弄暈了過去。

等到二人再度醒來之後,都是舒了口氣,身體似乎舒服了許多。

「記住了,這解藥只能維持十日,這段時間,你們繼續打探消息吧!」石柱提醒道。

「是,大人!」

兄弟二人心中一苦,退了下去。

「先生,一個月時間,足夠我們調兵遣將了!」二人走後,石柱對少仲謀說道。

「不錯,峰主可傳信於寧元帥,讓他提前做好布置!」 校園狂兵 少仲謀說道。

「嗯,稍後,我會讓白憐花通知他!」石柱點點頭。

「一旦將許龍潛等人控制住之後,就要挾天子以令諸侯了!對於這方便,不知先生有何計策?」石柱問道。

「許龍潛此人野心太大,必定不甘於人下。峰主到時可殺雞儆猴,令其他諸侯歸附。至於治理城池方面,蘇先生比我更擅長!」少仲謀分析道。

「嗯,那就這麼定了!」石柱說道。

二人再度商議了一會之後,白憐花忽然走了進來。

「怎麼了?」石柱看向白憐花問道。

「那個白飄飄,實在是太執著了!」白憐花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這女人,又去糾纏許純劍了?」石柱問道。

白憐花苦笑著點點頭。

石柱臉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

就是石柱也不得不感嘆,白飄飄這女人實在是太難纏了。

「再這麼下去,對方可能會引起宮內一些人的關注,不利於我等行事。先生,你對此可有什麼好的提議?」石柱看向少仲謀問道。

「不如就將她打發到祝供奉那兒去吧!眼不見,心為凈!」少仲謀建議道。

「也好,蓮花,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石柱對白憐花說道。

「是。」

白憐花退了下去,去找白飄飄商議大事去了。

「先生,咱們繼續剛才的話題!」石柱說道。

「是。」少仲謀恭敬道。 一個月後,誅許城外,許龍潛率領百萬大軍前來。

大軍就地駐紮,壘起一座大營。

營帳綿延上百里,一眼看不到邊際。

大營中心,有一座升起來的龍帳,內部奢華無比,正是許國君上許龍潛的營帳。

此刻龍帳之內,聚集了各營大將。

許龍潛坐在龍椅上,看向眾人道:「吩咐下去,給我將誅許誠團團圍住,不許放跑一個敵人。十日之內,誰能登上對方城頭、打開城門,寡人重重有賞!」

「遵旨!」

「下去吧!」

「末將告退!」

眾將走後,許龍潛對著外邊喊道:「給我去將大公子召來!」

「遵旨!」龍帳外傳來一聲應喝。

不久,大公子許純鈞進入龍帳內。

「君父召集兒臣前來,不知有何要事?」許純鈞恭敬一禮,站在下方低頭道。

「鈞兒,為父決定三日之後突襲誅許誠,將城內諸侯一網打盡!」許龍潛看著大兒子說道。

「君父,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許純鈞皺眉道。

「兩軍對陣,意在先手!為父此舉,就是攻其不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許龍潛沉聲道。

「君父聖明! 萬血劍尊 兒臣願意跟隨君父身後,為壯大我許國盡一份力!」許純鈞請命道。

「不行,你要留在這裡坐鎮!」許龍潛一抬手,回絕了許純鈞的要求。

「是。」許純鈞臉上露出一絲失望。

「嗯,去吧。」許龍潛擺了擺手。

「兒臣告退。」



城內,十五路諸侯齊聚,兵馬有三百萬之眾。

此時柳侯等諸侯登上城牆,看著遠處正在操練中的許國大軍,臉色微沉。

「這都過去兩天了,對方怎麼還沒動靜!」有個諸侯看著對面大軍,臉色陰沉道。

「也許對方知道咱們有所防範,所以準備等咱們懈怠之後再動手吧!」有人回應道。

「胡扯,他許龍潛都敢打上門來了,還會講究這些!這其中,不會有什麼陰謀吧?」也有人覺得對方在搞鬼。

就比如現在,百萬大軍操練喊出來的廝殺聲震天響,城內許多駐紮的將士都感到心驚。

就在城內諸侯關注許國大軍的時候,城西百里之外還埋伏了一支大軍。

這支大軍的主帥是寧龍臣,此刻石柱、少仲謀、白憐花三人已經來到此處與之匯合。

主帥大帳內,此刻石柱、少仲謀、寧龍臣三人聚首,商議眼前南北對峙戰事!

「這許龍潛已經窩在大營中兩日了,莫非他就不著急?」石柱疑惑道。

「非也。我觀許龍潛此人,雷厲風行,說一不二。對方既然決定攻打誅許誠,那就一定會動手。此刻看似平靜,實則已經是風雨欲來,大戰將啟!」寧龍臣沉聲道。

「寧元帥說的沒錯,許龍潛此刻蟄伏,定然實在醞釀殺機!相信要不了多久,對方就會動手了!」少仲謀認同道。

「嗯,那兩個公子那邊可有傳回來什麼有用的消息?」石柱看向少仲謀道。

「這倒是沒有!不過對方大營中傳來消息,說是大公子許純鈞最近正在布置軍務!」少仲謀皺眉道。

「那就對了,不出兩日,對方一定會有大動作!」寧龍臣肯定道。

「寧元帥的意思,許龍潛準備親自動手,奇襲城內各路諸侯?」少仲謀驚訝道。

「不錯。以許龍潛的梟雄心性,定然會親自動手,一舉奠定他霸主的地位,藉此登臨王位,成就王庭霸業!」寧龍臣說道。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既然已經知曉對方意圖,那就可以趁機將他們一網成擒了!」少仲謀看向寧龍臣道。

「我的三十萬大軍早已準備張開大網,就等對方鑽進去了。」寧龍臣自通道。

「那屬下就在此提前恭祝峰主此次大勝了!」少仲謀對石柱恭敬道。

「哈哈哈,承先生吉言!」石柱笑道。

「以寧元帥的領兵之能,擒拿對方只不過是舉手之勞!」

「先生抬舉,在下不敢當!」

「哈哈哈,二弟的才能我是知道的!」



誅許誠,柳雙飛新府邸。

此時祝嬌、白飄飄、白驚仙三人正聚在一塊,探討這次諸侯大戰。

「許國來勢洶洶,只怕城內諸侯危險了!」白驚仙嘆道。

「這還用說,以許純劍的實力,就足以吊打城內諸侯了!」白飄飄眼中充滿了無數幻想,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預定的男人在戰場上仗劍馳騁,敗盡各方諸侯。

白驚仙:「…………」

這段時間相處,白驚仙已經認識到白飄飄這個女人的強大。

無論什麼事情,白飄飄這個女人總會將之引到許純劍身上。

「祝姑娘,你覺得這次大戰,哪方會勝?」白驚仙看向祝嬌道。

「這還用說,自然是我白憐峰了!」祝嬌肯定道。

尤其是從白憐花那兒接到寧龍臣大軍前來的消息之後,祝嬌臉上就充滿了一股自信。

「白憐峰?從忠義堂傳來的消息來看,莫非這個勢力就是推動此次諸侯大戰的黑手?」白驚仙心道。

「是嗎?祝姑娘將這白憐峰說得這麼強大,到讓我感到非常好奇了!」白驚仙說道。

「白門主,不是我說你。就憑你那半吊子的驚現門,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讓你名動天下。依我看,你不如跟著我一起回白憐峰吧!有我白憐峰支持,總好過你在驚現門那兒混日子強!」祝嬌對白驚仙勸道。

什麼叫半吊子?我驚現門就如此不堪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