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遇到帝國,皇朝,各大傳承的聖子,神子,恐怕我最多只能跨九個小境界一戰。」李瀟暗道,覺得有必要趕緊進入十絕!

「若是遇到帝國,皇朝,各大傳承的聖子,神子,恐怕我最多只能跨九個小境界一戰。」李瀟暗道,覺得有必要趕緊進入十絕!

不過,十絕之境,虛無縹緲,那是一種心境,意境,只可揣摩,參悟,並非是靠修鍊就能踏入十絕之境的。

「停手!前十以出!」

就在此刻,副院長開口了,看著靈畫境區域內僅剩的十個人,額頭青筋暴起。

只因,這剩下的十人中,一個蒼雲學院的弟子都沒!

「這小子是來報復我的吧?」副院長暗道。

自從李瀟進入靈畫境區域后,原本有希望進入前十的三個蒼雲學院弟子,被李瀟打飛了出去。

現在倒好,靈紙境,靈紋境,靈畫境三大區域,前十名,一個蒼雲學院的人都沒……

要知道這次考核,蒼雲學院可是主場啊!

「境界高低,並不能代表個人實力,也無法體現出天賦資質,接下來的決賽,你們各自挑選對手,哪怕是戰敗了,也有機會獲得名次。」副院長黑著臉說道:「我所主持的考核,最為公平!」

這一次考核,主要是看個人的天賦資質,與境界沒多大的關係。

畢竟每個人的境界都有差距,若是以境界來衡量一個人今後的前途,那就有些太低俗了。

因此,接下來的決戰,哪怕是戰敗了,也有可能榜上有名。

「誰會來挑戰我。」李瀟輕語,眼中有些期待。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十個靈畫境少年的身上。

尤其是那個靈畫境八重的少年,李瀟對他展露出了一絲很和善的笑容,希望對方能挑戰他。

可是,這少年看到李瀟的笑容后,渾身不由輕輕的顫抖了一下,隨即閉上了眼中,似乎不想看到李瀟。

就連其他人,也都是將頭撇到了一邊,目光都不帶瞅李瀟一眼的。

「靈畫境修士,擁有優先選擇權。」副院長說道,看著一群人遲遲沒反應,不由催促道:「趕緊。」

「我來!」

「我要挑戰你!」

……

在副院長的催促下,靈畫境的十個少年終於是動了。

很快,一場場單獨的戰鬥開始。

李瀟站在原地,眯著眼,似乎在假寐。

畢竟眼前的這些戰鬥,對他來說,無疑是小兒科,入不得他法眼。

大約是三炷香后,靈畫境的戰鬥結束了,有人落敗,有人勝出,神色不一。

那麼,接下來,便輪到靈紋境的修士了。

「有他在,還打個屁!」

「不打了不打了,回家洗洗睡吧!」

……

這一刻,只見一群靈紋境少年黑著臉,直接選擇退出。

只因,李瀟目前就站在靈紋境修士的隊伍中。

有這麼一個變丨態在這裡,他們還留著做什麼?留著丟臉嗎?

「我也不打了。」

「這個……我也走了。」

楚項和徐如林一臉無語,他們本想著和那幾個靈紋境的修士過過手,磨練一下自身的戰鬥意識。

可誰想到,因為李瀟,那些人都走了。

那麼,剩下的人,除了李瀟,都是靈畫境強者,楚項和徐如林有自知之明,不是靈畫境的對手,留下來自然也是沒事可做。

「副院長,第幾名才有資格去參加青藤宴?」李瀟問道。

「第一。」副院長說道,黑著臉,沒好氣道:「你就別想了,才靈紙五重,境界太低,去了也是丟人現眼。」

「是嗎?」李瀟輕笑道,隨即上前一步,看向那五個在決賽中勝出的少年,道:「來吧,一起上,解決掉你們五個,我就能參加青藤宴了。」

「囂張啊!」

「老夫活了半百歲月,從未見過如此狂妄之人!」

「哎呦!老夫這暴脾氣,恨不得將他活埋了!」

……

遠處,一群觀戰的宗門高層怒了,一個個被李瀟氣的臉紅耳赤的,甚至有人嘴角溢出了一縷鮮血。

天驕,天才,這群老東西是見多了,也見過驕傲,張狂之人,可他們就是沒見過像李瀟這種狂妄到極致的人,簡直就是無法無天!

(本章完) 他們還年輕,還沒活夠。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有個人弱弱的出聲,「洛……洛前輩,門……門鎖著……」

你踏馬鎖起門來行兇,沒有你發話,我們敢出去嗎?!

洛隱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這樣啊……要不……你們都留下來算了?怎麼樣?」

不怎麼樣!

這……這是要殺人滅口啊!

洛隱是瘋了吧?!

就算是他背後的金主很厲害,可以把被他打得半死的朱導擺平。

但是他們這麼多人,他……

這次的來的人都是為了朱導剛說的那部米氏投資的新戲,就是一線的大腕也有幾個。

能爬到這個位置,又有幾個人背後是乾淨的?

一個兩個還好說,但是這些多人,背後的關係錯綜複雜。就算洛隱背後的那個金主在疼他,也不可能會為了他,得罪這麼多人吧?

他們心裡嘲笑洛隱真是太天真。

玩物就是玩物,一旦涉及到那些人的利益時,聰明人都知道該怎麼選。

路瑾在門外等了將近十五分鐘,裡面的動靜才停下來。

她推門進去。

洛隱並沒有鎖門,只是把門虛掩了起來。

這個男人肯定是看到她在這,所以才敢這麼有恃無恐的放肆。

這個得寸進尺的小妖精!

屋裡的那些人基本上都被洛隱走了一遍,個個頂著一張豬頭臉窩在角落裡。

其中,那個朱導最慘。

被綁在沙發上昏迷著,腳下都匯成了一小片血跡,大腿上還插著那把水果刀。

洛隱也還有分寸,插在朱導腿上的那把水果刀,錯開了大動脈,也只是進去了三分之一。

滿屋子的凌亂,男人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路瑾走到他身邊,還沒碰到他,人就被他一把拉到了懷裡。

他抱得很緊,甚至,路瑾還能感覺到他的輕顫。

做完壞事你知道害怕了?

拍了拍他的背,帶著安撫。

隔了很久,路瑾才聽到他出聲。

「米小米,你把這些人擺平了,別讓他們來找我麻煩。」

路瑾:「……」

真是給你把梯子,你就要上天啊!

她一句「不行」還沒說出口,就聽到了萬年不動的好感度,突然竄到了50,立馬該口,「好。」

不就這點小事嗎?

沒問題!

虐渣交給我,你只管裝逼就行!

洛隱露出個開心的笑,下一秒——路瑾就被扔到了地上!

「給你抱的一會兒,就當做這次的報酬了。你趕緊去辦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路瑾:「……」她話還沒說出口,洛隱人已經消失在了門外。

槽!

你還要不要臉了!

分明就是你先抱我的,怎麼可以倒打一耙!

以為誰稀罕讓你抱啊!

……

昏暗的小巷內,一位長相美艷,身材玲瓏的女人被兩個小混混堵在裡面。

「槽!今天咱哥倆這是轉運了?能遇到這麼極品的貨色!」

「長得真他媽勾人,老子看她一眼,都要硬了!」

「老二,今個我們兄弟就讓小美人好好爽爽。」

兩個男人猥瑣搓手,一步步逼近那個抱著手臂靠牆站的女人。

白曉玲眼底一片淡然,在那隻黑色的咸豬手摸上來的時候,連反抗都沒有,依舊站在那,一動不動。

那兩個男人早就色迷心竅,哪裡還能注意到她的異常!

「啊——」那隻咸豬手就差那麼一點,摸上白曉玲白嫩的臉蛋,卻被人硬生生的折斷。

……

三分鐘后,兩個小混混躺在地上,臉痛苦到扭曲。

「披上!」男人低沉的聲音,帶著不容拒絕。

白曉玲也沒拒絕。

她從來都不知道,該怎麼拒絕這個男人。

緊了緊身上披的衣服,白曉玲對他說,「謝謝米總出手相救了。」她又聳了聳身上的衣服,「改天洗乾淨了再還你。」

「不必。」

聽到他的話,女人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裡,閃過一絲受傷。

他不愛她,甚至是對她連一點男人的慾望都沒有,她從來都是知道的。

哪怕是習慣了他的冷漠,每次還是不長記性的被他傷到。

也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天差地別。

哪怕她現在爬到了夢寐以求的高點——拿到了奧斯卡影后獎,但對於他來說,也只不過是個演戲的。

演戲的——這多麼諷刺,可又是他們之間真實的距離。

有時候她就在想,是不是全世界的女人都不能讓他為之心動,可是看到他對那個小女孩那麼溫柔,又會止不住的自嘲。

可能是有人的吧,只是那個人不是她。

想來,這個世界還是不公平的。

她拼搏了多年,堵上了全部,夢寐以求的愛情,居然敗給了投胎!

可惜我不是她……

白曉玲轉過身,一滴眼淚順著眼角,悄然滑落。

就算他不愛她,她也不想讓他看見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

黑暗裡,米樓剛伸去的手,最終還是沒有抓住那滑走的衣角,黯然落下。

一不小心圍觀了整個過程的路瑾:「……」

辣雞統讓她大晚上不睡覺出來,就是為了讓她看米叔的虐心情史?

有貓餅吧!

不知道她要早睡早起,做一個不能遲到的祖國小花朵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