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嫌你一分鐘之內把賬給結了,否則的話,廢了你一條胳膊。」瘦高個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目猙獰的看著我。

「草,嫌你一分鐘之內把賬給結了,否則的話,廢了你一條胳膊。」瘦高個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目猙獰的看著我。

「你讓我怎麼做,怎麼說……」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我猜定是黨彬到了。

「喂,我在二樓靠右手邊的第三個包房,快上來吧!你兄弟我正被人按在桌子上搶錢呢。」

說完,我掛斷了電話,淡淡的看著那瘦高個「哼,我倒要看看,是誰廢掉誰的胳膊。」

「砰…還不待我把話說完,房門被人一腳踹開。黨彬帶著他的兩個夥計,手裡還提著砍刀。

「大師,就是這三個人么?」黨彬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拿著砍刀拍在了桌子上。

忽然進來的黨彬,嚇得他們那叫一個驚悚,一個個的完全沒了之前的氣勢。

我拿了包煙遞給了黨彬「你知道這個果盤和這瓶紅酒,這三個狗日的問我要多少錢不?」

黨彬吐了口唾沫,說「最多500。」

我搖頭一笑「500怕是不夠,他們問我要7500。」

「他媽的,一看這女的就是酒托,長得倒是挺不錯的。」站在黨彬旁邊的一個夥計,罵罵咧咧的指著胡菲。

黨彬看著那瘦高個就是一腳踢了過去,踩在其臉上,把砍刀放在其脖子上,惡狠狠的說「你與我實話實說,到底多少錢。」

「去你媽的,老子問你的話,你當屁放了不成,沒聽見么?」

被黨彬這麼一呵斥,瘦高個兒的褲腿里,流出了一灘液體。他這多半是被嚇尿了。

其餘的兩個人也是蹲在了地上,酒托女本想跑的,我直接把她按在了地上。

「哥,我們錯了,這頓算我請客,能不能放了我,以後保證不會再騙人了。」瘦高個跪在了黨彬面前,乞求著。

「啪啪啪」黨彬輪起巴掌就抽了過去。

「還敢有下次,把你們之前騙得錢全部給我拿出來,不要給我甩什麼小心思,兄弟我前幾天才從裡面被放出來,我的忍耐力是有極限的。」

瘦高個豈敢說個不字,立馬從兜里拿了張卡,密碼也說了出來。

我輕咳了一聲「我還有點兒事,前幾天我的一個同學被他們騙了好幾千,我就先走了。」

「這四個社會的敗類,你就打電話報警,讓警方處理他們吧!」

說完,我拿著桌上的卡就離開了咖啡廳。

「哥,我們真的知道錯了,之前騙來的錢都給你了,就不能放了我們一次嗎?」

「我是被他們三個強行拉進來的,我其實也是受害者。」

我正出去,胡菲雙手抱住了我的大腿,哭的那叫一個傷心。

我直接甩開了她「別給我裝可憐,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找了一個取款機,把卡插了進去,輸完密碼后,我看了一下,這卡里有8萬整,我取了8000,把其餘的錢捐給了孤兒院。

「給你的8000塊錢,以後可不要輕易相信網上的女的,客氣的話就不必說了,我就先走了。」我到了昨天的飯館,把8000塊錢拿給了張凡,就離開了。

之後,我回到了酒店。

「看你滿臉的笑意,跟吃了蜜糖一樣,快與我說說,你是如何懲治那酒托女的。」柳可給我削了一個蘋果說著。

我把事情的經過如實告訴了柳可,那種維護正義的感覺我到現在還回味無窮。

「挺厲害的呀!」柳可給我豎了一個大拇指。

「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湖東市。」

我說「等我陪你把安西市所有好玩好吃的地方走完之後,就去,回來了兩個多月,我就沒停過,累的我有些扛不住了。」

柳可踮起腳尖,在我臉上輕了一口「你人真好,想起第一次我爸把你帶進我家的時候,我當時十分的厭煩你,與你相處了這麼久,才知道你是一個很好的男朋友。」

我隨之一笑「你知道就好,我看見第一眼的時候,就下了一個決心,發誓一定要讓這個女孩做我的女朋友。」

柳可俏臉被我說的紅撲撲的。

接下來的時間,我把羅盤取了出來,放在了地上,脫掉了襪子,雙腳踩了上去。

「你也不怕把你的羅盤踩壞啊!」柳可詫異的看了我一眼。

我說「我這個叫踩盤。」

「踩盤」避災禍:把羅盤當成體重計,放在地上,光著腳踩在上面。 人們常把羅盤用於看房,看風水,用完了一放,其實羅盤有好多用處,應天天用。

一、辟邪、安神:把羅盤放在枕頭下,能起到鎮宅、辟邪、安神的作用,讓你睡眠好。放心不會壓壞它的。可以用小一些的羅盤,三寸左右的就行。注意:蕎麥皮的枕頭管用,布藝、亞麻、棉的枕頭效果不好。

二、催桃花:把羅盤豎著拿,讓水平儀的油跑到上邊,在十五、十六的月圓之夜朝向月亮,傾斜30度角,心裡想著「吉利」二字,跟月亮說:「情緣情緣請速來。」時間不久,情緣就會找你來。羅盤作為一種催桃花的工具,是「日月合一」的意思,羅盤為日、月亮為月,取圓緣合位、日月同輝之意。注意:必須是滿月。

三、增加財運:一隻手托著羅盤,放到腹部的高度,手一邊慢慢的轉動,一邊慢慢的抬高至脖子的部位,從下往上,反覆做,可增加財運,這叫「腰纏萬貫」。一隻手做完了,再換另一隻手,做同樣動作。

任何時間都可以做,天天轉,效果特別好。應該注意的是,要把十字天心線調到子午卯酉四正位,這是正財,如果調到乾坤艮巽位(四維位),就是偏財、橫財、爆財,比如做股票、期貨的,但這種財催出來必須做善事。

四、「打盤」增運:一隻手握住羅盤的角,另一隻手從旁邊進入,敲打羅盤的底部,打底,用力不要太大,天天這麼做,每天五分鐘,可以幫助增運。

五、「陰陽轉盤」去晦氣:拿著羅盤順時針轉,內盤不動,轉外盤,再倒過來,可幫你去掉晦氣、解決麻煩。盡量在家裡的正中央做,那裡的氣場最強。

六、「踩盤」避災禍:把羅盤當成體重計,放在地上,光著腳上去踩。「踩」通「采」,采盤中的精華之氣,可防止踏入歧途、遭遇災禍、避免麻煩。但不能一家人都踩,誰用誰踩,別人踩是對它的不敬。踩盤不可輕易,要鄭重,時間長了,相互熟習了,會收到好的效果。

七、「抱盤」有利健康:羅盤還可以像抱書本一樣抱著,讓天池放到膻中穴的位置(在體前正中線,兩*連線的中點),可防止心臟病、血液病,利於健康。

八、「好日當頭」日子好:不用時,把羅盤豎著放在兩個木櫃中間的夾縫處,上面用紅的套蓋著,代表「好日當頭」,永遠有好日子,但一定要露出紅色來,藏著就不利於好日子出頭了。可以放在客廳、書房,別放在卧室,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

九、增加記憶力:羅盤有一層是64卦,找到「午」所指的乾為天、天風姤這兩卦,從這裡開始一圈一圈的讀,每天都讀,可以增加記憶力。

我給大家講幾個民間靈異故事吧!

話說在古代某個朝代,富陽鎮上有兩位年輕的讀書人,一個叫張生,一個叫王生。他倆少年時便是同窗,說起來也算是一對形影不離的好基友,他們是經常在一起談詩論文,後來又一起考中了秀才。

可是最近有好幾天,張生髮現這個好友王生不出門了,跟別人一打聽這才知道,原來是王生病倒了,貌似病情還很嚴重。張生心想:做為好友,那我就去家裡看望看望他吧!

來到王生家門口,張三抬手敲門,發現門是虛掩著的,「我們是好朋友啊!再者說這個王生也沒老婆,家裡就一老太太。」張生想到這裡,也沒客氣,推門就進來院子。

在院子瞅瞅,發現堂屋的門是開著的,張生就走了進去,剛一跨進門檻,就見屋子中央站著一個人。這個人好像沒發現張生進來,眼睛一直盯著王生家桌子上的祖宗牌位,嘴裡似乎在嘀咕著什麼,聲音不大,張生聽得不太清楚。

張生看這人,高個,一身粗布麻衣、肩寬背厚,看樣子也不像個讀書人啊!因為王生是個讀書人,平時來他家的都是些文人墨客啊!可是再往這人身下看,不對勁,因為這人腰部往下越來越淡,到了腳部就完全看不見了。

「糟了,我這是大白天的見鬼了,王生病倒了,而在他家屋子裡邊站著一個鬼,難道說,這王生是凶多吉少嗎?那……那我該怎麼辦?」張生心裡想著,不知該如何應對。

也就是片刻之功,張生終於鼓起勇氣:「咳咳」故作鎮定清了清嗓子。

那個鬼這才發覺身後有人,於是慢慢的轉過身來。

當四目相對的時候,張生一看啊!這才將原本揪著的心放下一半。開始張生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結果不是,原來這個的模樣跟普通人一樣,有血有肉、並且面帶憨厚。

張生平復了一下心情,抱拳施禮,說:「」敢問這位兄台,您是……「

那個鬼也趕緊抱拳,」幸會……幸會!「

張生心想啊!見鬼這可不能說幸會,於是趕忙又接著說:」請問兄台來到王生家,有何貴幹呢?「

那個鬼聽后樂了,說:」唉呀!你就別跟我拽文了,我可不是讀書人,那些個幸會幸會之類的話,還不都是跟你們讀書人學的。其實啊!我就是一個陰差,在地府打個散工。「

張生一聽,這個陰差挺好說話啊!於是再次抱了抱拳,問:」難道說我這朋友張生他……「

這個陰差看樣子也是個直脾氣,還沒等張生說完,就搶過話頭說:」可不是嘛!這不是王生生病了嘛!馬上就要死了。我平時呢!就負責什麼勾魂、通知之類。「

一聽這話,張生趕緊問:」這麼說,王生今日就要死了?「

」不是、不是,不是今天,大概是明天中午吧!我這是提前來通知他們家堂的,就是跟他們家祖先說一聲,明天我們就要帶王生走了。「這個陰差說話很直爽。

張生一聽,這個陰差還挺講理啊!既然講理,那我就跟他講講吧!於是再次抱拳說道:」這位陰差大哥,王生是我的朋友,他到現在也沒成家,更別提他們王家的香火了。再者,他上面還有位老母親啊!你說他要是死了,他的老母親有誰來贍養啊!這位陰差大哥,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至少等他考上功名,或者是有後代……「

那個陰差聽到這,將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擺著手說:」不行……不行……你沒聽說過嗎?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的說法嗎?再者說,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陰差,過來也只是通知他們家堂一聲,至於其他的我什麼也不知道,也管不了。「

張生一聽,越來越覺得這裡面有戲,於是又說:」這位陰差大哥啊!我這個朋友王生啊!他是學問也好、人性也好,一心想報效國家,贍養老母。要是他就這樣死了,豈不是落個不忠不孝之名。唉!陰差大哥啊!救人一命可是勝造七級浮屠啊!您就想想辦法緩一緩吧!「

聽了張生這番話,那個陰差這會兒也面露難色,思考了一會兒,說:」唉呀!你們讀書人哪!就是真能說,算了,講大道理我肯定講不過你。明天午時啊!我會跟兩個陰間的鬼差一起過來索王生的魂。你呢!明天擺上一桌酒席,因為這陰間的鬼啊!都是沒吃沒喝挺貧苦的,見到酒席就什麼都忘了。

明天你只要看見院子里颳起旋風,就把他們往屋裡請,酒菜呢!你慢慢的上,等過了午時三刻,誤了時辰,王生的命就保住了,以後就還能活。當然,這也要看王生的造化了。「說完,這位陰差就抱拳離開了。

等送走陰差后,張生趕緊進裡屋告訴王生的老母親,老母親一聽,為了救兒子,那就照做吧!

到了第二天午時,張生與王生的老母親備好了酒菜眼睛盯著院子。忽然,就見院子里起了一股旋風。張生趕緊走出房門迎接,說:」三位來了,裡邊請,酒菜已經給你們備好了,是專門給三位接風洗塵的。

這會兒呢!王生的老母親的在後面開始上菜,做好菜是一盤一盤的往上端。好不容易熬到午時三刻,酒菜可就停止不上了。

張生說:「好了,咱們今天酒席到此結束,

三位慢走,以後咱們有緣再聚,三位走好啊!」

你說怪不怪,這邊酒席剛散,不一會兒這個躺在床上的王生就下了床,除了身體有點虛,也看不出有病了,太神奇了!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這天晚上張生正在睡覺,就見那個高個陰差來到了他的夢裡。

張生趕緊問:「陰差大哥您來了,我那朋友王生呀!他活了,多虧您指點啊!」

誰知那個陰差愁眉苦臉的說:「哎呀!我說張生哪!你就別說了,我以為你們讀書人腦子都挺靈光的,可你咋那麼笨呢!唉!真是個死腦筋。我告訴你我們是三個一起來的,但是你肉眼凡胎不是看不見嗎?那你還說三位往裡請,三位往裡請。他們剛開始沒反應過來,這不,昨天他們兩個琢磨過味了,就把我給告了,結果閻王就打了我四十大板,你看,我這屁股都打開花了。」

「哎呦!我咋把這個給忘了,該死該死,是我說漏嘴了」張生這個後悔勁就別提了。

那個陰差說:「我說張生啊!事到如今也別去埋怨誰了,其實呢!我不是一個死人,我乃是活人,屬於陽人陰差哪種。 玉出藍田 我原本就是個挑夫,家住在青山鎮,我知道我自己的命就剩三年了,本打算拚命干三年活,死前能多掙些錢給老婆孩子留點遺產。可是如今,閻王把我打的都起不來炕了,我這一家老小誰管哪!」

張生一聽,趕緊說:「哎呦!這麼嚴重啊!都是因為我的疏忽,真對不起!這樣,你先回去,等明天我去找王生,我讓他給你家裡送些錢,你看怎麼樣。」

那個陰差說:「那就麻煩你們了,你們到了青山鎮,向人打聽柳挑夫,他們會告訴你們的。」

張生點頭,說:「應該的……應該的!柳挑夫是吧!好,我記住了!」

轉過天,張生和王生一起來到青山鎮,跟人一打聽,果然很好找,因為柳挑夫平日里人緣很好,還真是誰都知道他。

兩人來到柳挑夫家,王生從懷裡掏出五十兩銀子,說:「柳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這些錢是我家的全部積蓄,雖然不多,但也足夠你家裡人過上好日子。今天全給您了,祝您身體健康,好好的活三年,」 陪柳可在安西市足足瘋了有5天,該去的旅遊景點幾乎都轉了個遍。今日本打算讓黨彬帶我和柳可去湖東市的。

楊蕊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她的租房裡每到半夜就會有奇怪的小孩叫聲,樓梯和陽台她都不敢去,說什麼有鬼,讓我去幫她看看。

我直接就答應了她,把去湖東市的事兒往後推遲了幾天。

「我的一個朋友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她的租房裡有鬧鬼的傾向,我打算去看看,要不帶上你一起。」我換了一身衣服,看向柳可問著。

柳可眨巴著可愛的大眼睛,挽著我的胳膊說「肯定要帶上我一起,免得你在外面瞎混,倒時候給我帶了綠帽子我都不知道。」

「還等什麼呢,快出發吧!」

柳可說話挺有意思的,我讓她換了一身我給她買的旗袍,便退了酒店的房子,坐上了去大理縣的班車。

我現在還不想告訴她,去楊蕊哪裡,若是她知道了,不但不會讓我去,反而還會與我慪氣。

三個小時的路程,便到了大理縣的客運站。

大理縣我還沒有來過,出了客運站,我給楊蕊打了一個電話,讓她把她的住址發給我。

隨後,我攔了一輛計程車,和柳可直奔楊蕊的租房。

一個多月沒有見她了,倒是挺想她的,見了我還是忍著點,把楊蕊當成朋友對待,親密的接觸還是盡量剋制,免得柳可這丫頭不會生氣,做出什麼傻事。

到楊蕊的租房已經是晚上7點多了,我點了根煙,和柳可在小區樓底下等著她。

「本以為你明天才到,你這速度倒是挺讓我意外的。」

楊蕊從樓上走了下來,一見面就抱住了我。

「你怎麼了啊!對我這般生疏。」

柳可的臉色陰沉的可怕,雙手推開了楊蕊,在我臉上甩了一巴掌。

「菜貨,我看你是來見情人,還說什麼幫你朋友驅邪。」

「以前你對我說過的那些話,我竟傻傻的相信了,你們男人真不是個東西,沒有一個是值得相信的。」

「你們倆繼續,我就當沒有看見。」

「哼,我會讓你後悔的。」

說完,柳可淚流滿面的就跑開了。

「啪啪……」楊蕊走到我跟前,與柳可一樣,在我臉上甩了幾巴掌。

「你不是說只喜歡我一個么,還說我在你心裡,是獨一無二,女神般的存在。」

「上次去我家,還忽悠我說她是你表妹,現在還有何話說。」

「滾,給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

楊蕊推著我就往外走。

此時此刻,我的心就被刀扎了一般,一個是我喜歡多年的初戀,一個是我要呵護一輩子的女孩,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傻小子,男人嘛!哪個不是有著三妻四妾。」

「老夫建議你去把柳可追回來,你身邊的這個丫頭,在這裡又不會跑,以後有的是時間解釋。」

這個刺客有毛病 「快去把,還在發什麼呆呢?」

玄機子笑呵呵的說著。

我沒有多想,看了一眼楊蕊,隨即朝著柳可跑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我一直追了好幾里地,都沒有看見柳可的影子,打電話她也是不接,我打了不下十幾個,她直接是關機了。

柳可性子比較剛,若是出了什麼意外,難保師傅不會把我皮給我剝了。

「你們快看,有一個女孩站在橋上,是不是要跳下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