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成,這筆恩怨,我一定讓你付出代價!」

「袁天成,這筆恩怨,我一定讓你付出代價!」

漆黑的雙眸之中,閃過一道堅定之色,鹿羽低聲喃喃道,渾身上下,殺意暴涌。

若說原先,他與袁天成之間,還只是口角和鬥爭,想要置對方與死地。

但經過這次的事情后,那便是不死不休了!

只不過,現在還是在青石洲境內,鹿羽依然要保持住自己的低調,一切事情,都應該建立在擁有足夠實力之後才行。

至於其他的……

能忍,就暫且忍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當場就要殺回去,不看彼此實力差距,那是愚蠢之人才會做的事情。

而鹿羽,顯然不愚蠢。

他很清楚,現在的自己,還不能跟整個青石洲正面交戰。

不過,若是被鹿羽找到絲毫的機會,就一定會讓整個青石洲,都毫無翻身之力!

「呼……」

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將心裡的鬱氣呼出來,鹿羽拿出一枚丹藥,放入了自己的嘴巴裡面。

「嗡!」

丹藥如嘴即化,宛如潺潺小溪,精純的藥性,宛如溪水般,進入鹿羽的身體之中,在體內遊走之間,修復著略微移位的五臟六腑,強化著損害頗大的經脈。

內傷,比外傷更加嚴重!

而這枚丹藥,便是修復內傷的丹藥。

盤膝在岩石之上,鹿羽緩緩的恢復著自己的實力和傷勢。

不知不覺。

天色大亮。

緩緩的睜開雙眼,鹿羽感受著自己體內的狀況,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夜時間,傷勢自然不會這麼快就好轉,但總算不至於施展不出絲毫的力氣,勉強恢復了一成實力吧。

「今後這段時間,恐怕就需要在這裡呆著了。」

輕嘆一聲,鹿羽心裡略有不爽,無法進入比試前十,便沒有資格進入大元國的國都之中,不能見到皇室,那樣的話,要扳倒青石洲,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對了!」

思索了片刻,鹿羽眼前一亮,「也不知道,那刀疤男子的戒指之中,究竟有多少內丹。」

一念至此,鹿羽急忙手掌一翻,一枚戒指,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心神放入戒指之中,鹿羽有些失望的發現,裡面竟然只有二十多枚內丹,不由得苦笑搖頭。

鹿羽跟他的加在一起,也不過五十多枚內丹,在加上不久前那四個人輸給自己的內丹,加一起也才一百五十枚左右,這個數量,幾乎沒有可能會進入前十。

「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深深嘆息一聲,鹿羽只能接受這個事實,暗自想道:「若是我儘快的恢復自己的實力,或許能在比試結束之前回歸巔峰,到時候,只能辛苦那些苦苦獵殺內丹的人了,你們的內丹,我便借用了。」

不到萬不得已,鹿羽不會打算搶奪他人內丹。

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個地步,也只能出此下策,不管怎麼樣,鹿羽都要讓自己在這一次比試之中的名次靠前。

即便無法進入前三、前五,也一定要想方設法進入前十。

否則,對付青石洲的事情,就只能無限期的推后了。

鹿羽不是不能隱忍,不能等的人,但若能儘快推翻青石洲,自然不願意繼續等待。 一連幾天時間,鹿羽都在這瀑布所在的地方休養生息。

而在外界,比試愈發激烈起來,彼此之間的爭鬥,也越來越白熱化。

「嗖!」

一道身影,從某處地方飛掠而出,帶起一陣呼嘯之聲。

這一道身影,乃是袁天成。

經過大半個月的時間,他終於將先前就已經留下的那些赤背血狼給誅殺。

到了現在為止,他身上的內丹,已經有足足三百多枚!

而這,他還不知足,還要去搶奪其他人的內丹。

身影在空中飛掠。

「就是這裡了!」

你是我最好的遇見 目光一眯,他望見了下方有著五個人,正圍聚在一起,嘴角緩緩的勾起了一抹笑意,對著下方飛掠而去。

下方的五個人,此時圍聚在一起,自然也是在彼此爭奪對方的內丹。

一開始,只是兩個人在進行戰鬥。

只不過,兩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戰鬥之時,所發出的動靜不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方才有著另外三人,也來到這裡。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你們兩個已經進行了一番戰鬥,彼此都有消耗,而我們三人正好在這裡,不如你們索性不用爭了,將那內丹,都交給我們三人好了。」

其中一人冷冷的望著那兩人,語氣譏諷的說道。

「不錯,我們三人若是得到你們的內丹,必然不會爭奪,免得傷了和氣,倒是你們兩個人,為了內丹大打出手,我都看不過去了,乾脆給我們好了。」

另外一人冠冕堂皇的說道,絲毫不知道廉恥二字怎麼書寫。

那兩個人臉色難看的望著這三個人,臉龐微微抽搐,眼皮直跳。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本是兩人進行爭奪,但最後卻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讓自己陷入了被動的境地。

兩人的呼吸略微急促,目光死死的望著那三個人,心裡權衡,自己究竟是不是這三個人的對手。

「我看,我們兩人可以聯手與他們三人進行一戰。」

一個人略微側頭,低聲道:「若是輸了,大不了內丹給他們,若是贏了,我們兩人就此止戈,他們身上的內丹,我們平分。」

另外一個人低頭思索了片刻,小聲道:「只好如此了!」

兩人在其餘三人的的威脅下,竟然是化干戈為玉帛了。

在這一次的比試之中,沒有絕對的朋友,只是暫時的盟友,一切都是為了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這一次,這兩個人,也是如此。

不得已之下,只好聯手結盟。

「嘿嘿嘿……」

那三人聽得兩人的交談,卻是譏笑起來,道:「我們都是三元凝魄境,你們兩人經過一番消耗后,竟然還妄想與我們三人交手,真是痴心妄想!」

一共五個人。

分作兩隊。

但兩隊,卻彼此互不相讓,每一個人,都死死的盯著對方,身上的靈力,緩緩的運轉起來。

然而!

正在這個時候,卻是有著一道漠然的聲音,傳進了他們的耳朵裡面。

「你們五個,誰都逃不掉,將你們的內丹交出來,也就別在彼此爭奪了,否則,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這道聲音,不含一絲情感,冷漠至極。

「誰?!」

那五個人,同時大吃一驚,都是輕喝一聲,驟然轉頭,將目光順著聲音來源之處望去。

只見袁天成的身影,緩緩的從天空之上,飄落而下,站立在了他們的身邊。

「袁天成!」

望見這身影,那五個人,都是大驚失色,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他們只是三元凝魄境的人,以往搶奪的內丹,也都是找比自己弱或者是跟自己同境界的人,但這一次,袁天成竟然都是過來了!

這讓五個人的心情,低沉到了谷底。

跟袁天成比,他們連一個屁都算不上。

「我只給你們五個呼吸的時間,如若不然,後果自負。」

身影落下,站立在地面之上,袁天成負手而立,目光睥睨的掃視了這五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五……」

剛剛說完,袁天成就開始倒數,絲毫不將這五個人放在眼裡。

他也有瞧不起這五個人的資本。

這是他身為五元凝魄境的自尊和驕傲。

那五個人的面色,陰晴不定,都是目光閃爍,面色難看。

「四……」

「三……」

袁天成的聲音,還在不斷的響起,落在那五個人的耳朵裡面,卻彷彿是一道道的催命之聲,讓得他們的呼吸,都是急促了起來,瞳孔不斷的收縮又擴大。

他們的心跳,逐漸的加速。

「二!」

又是一道聲音落下,袁天成睥睨的目光,瞬間變作寒冷,眸子之內,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光,彷彿下一秒鐘,就會要了這五個人的性命一般。

「我們給你!」

幾乎是同一時間,感受到那一股寒意,五人異口同聲的叫道。

他們根本就不是袁天成的對手。

即便是五人聯手,在袁天成的手下,也根本連一招都無法抵擋,不就範,還能做什麼?

只是心裡,難免會有些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也是無用,袁天成的實力,超過他們太多太多。

手掌一翻,拿出自己的內丹,紛紛對著袁天成丟去。

「嗖嗖嗖……」

袁天成手掌一揮,便是將那些裝有內丹的擁有儲物空間的物品,拿在了自己手上。

目光一轉,睥睨的掃視了一眼那五人,冷笑一聲,道:「這一次,還算你們五個人識相,趁我現在沒有改變注意之前,趕快給我滾出這裡!」

聽聞此言,那五個人,如釋重負,忙不迭的狼狽而逃,根本不敢逗留。

就算這一次損失了內丹,他們也覺得有些慶幸。

若是袁天成要殺他們,他們也沒有反抗之力,現在保留住了自己的一條性命,已經是很不錯了。

「該去下一個地方了。」

五個人走後,袁天成嘴角一揚,輕聲呢喃著,身影一動,便是飛掠而走。

接下來的時間裡面,袁天成不斷的尋找那些各洲天才。

那些人自然不敢跟袁天成作對,所以,相對來說,袁天成很輕鬆,但凡是碰到一個人,就會將他們身上的內丹,全部都給搶奪過來,偏偏眾人還敢怒不敢言。

短短時間,袁天成就收穫了諸多內丹,無一人敢站出來與袁天成對著干。

當然,這也只是相對而言。

還有著一人,一心在與袁天成對著干。

那就是——顧子楓。 顧子楓的目標就是袁天成。

從一開始是這樣,到現在,仍然是這樣。

只不過,玄靈山脈極其廣闊,他並沒有碰到袁天成罷了,但也聽說了關於袁天成的事情。

「袁天成不斷搶奪內丹,我們若是不加快進度的話,根本就無法跟他相比。」

俊美好似女子的李長歌輕嘆一聲,道:「我們三個人,從一開始就一直在一起,收穫可能還不如其他人。」

魁梧的徐雄勇也是點點頭,道:「是啊,若是我們一直循規蹈矩,別說比得過袁天成,恐怕前十都難,我們的實力,常常三個人一起,只能獵殺一頭赤背血狼。」

聽得兩人的話,顧子楓的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弧度。

「真正的比試,現在才剛剛開始罷了。」

他略微抬頭,望著天空之上,雙眸之中,閃爍著一道道精光,低低的說道。

那兩人都是微微一愣。

比試一個開始二十多天了,竟然還說剛剛開始?

只有顧子楓知道,現在的比試,才是最激烈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