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俊軒你!」裴薇然一聽到自己要跟蕭雲浩睡,就覺得好尷尬。他們還不到那一步呢。即使是到了見家長,但是他們現在不適合一起睡覺。

「裴俊軒你!」裴薇然一聽到自己要跟蕭雲浩睡,就覺得好尷尬。他們還不到那一步呢。即使是到了見家長,但是他們現在不適合一起睡覺。

蕭雲浩見裴薇然急了,於是先拍了拍她肩膀。他明白一個女生還是會覺得沒有到那一步始終不能強迫她。蕭雲浩不想看到裴薇然有絲毫的不舒服。他覺得這個捉弄裴俊軒的計劃到此結束會比較好。

「伯母,需要我來幫忙做飯嗎?」蕭雲浩首先禮貌性地問了一句裴媽媽。到底來說自己都是要尊重長輩當個有禮貌的好女婿。

「不用不用,小蕭,我這兒子讓你見笑了。」裴媽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蕭雲浩。說起來裴俊軒的激烈反應讓裴媽媽都有些錯愕,對蕭雲浩始終是有些不禮貌。

但裴媽媽不知道的是,裴俊軒到現在位置都覺得雲跟新來的姐夫是兩個不同的人。一個是自己的新姐夫,另一個是自己遊戲上的姐夫更是好友。說到底,裴俊軒還是介意裴薇然同時網上一個,現實一個對象。

「那伯父伯母,我先去跟軒聊一聊。」蕭雲浩見裴媽媽沒有讓自己幫忙煮飯,便決定實施下一步計劃。

他轉過頭的時候看到裴薇然正要抓著這個不聽話的弟弟暴打一頓,完完全全忘記了剛剛自己的弟弟還幫自己出頭。或許這就是親姐弟吧。

「打遊戲嗎?」蕭雲浩晃了晃手機對正在生氣的裴俊軒說道。裴俊軒現在覺得自己好委屈好無辜,為什麼姐姐的男朋友要跟他睡,為什麼沒有給他選擇的餘地,明明這個是他的房間。好委屈。 裴俊軒一聽到遊戲,立刻從裴薇然的手中竄了出來。「好啊。」裴俊軒一口答應了蕭雲浩。沒想到這個男生居然主動找他打遊戲。正好給他一個機會用自己國服百里守約打扒他。

十分鐘后的裴俊軒一定會被啪啪打臉的。他肯定後悔說了這句話。

花開半夏 裴薇然也沒有阻止裴俊軒。這男朋友跟小舅子的瓜葛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一上線,裴俊軒便看到雲在線。他跑到了沙發上然後開始打字。

軒:雲你最近跟我姐的關係還好嗎?

裴俊軒沒有理會蕭雲浩,他必須立刻確定雲還有沒有跟裴薇然在一起。

云:還好,我們一直都很好

裴俊軒看到這個回復立刻抬起頭鄙視地看著自己的姐姐一樣。果然人不可貌相,他的姐姐裴薇然沒有想到是個徹徹底底的渣女。簡直是渣到至極了。但是他不敢多鄙視地看一眼,畢竟他害怕等等就跟這個世界說拜拜了。

裴俊軒突然不知道怎麼開口了,他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告訴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姐姐是個什麼樣的人。可是他很心疼雲,不想雲被隱瞞,也不想雲走這趟渾水。

裴俊軒又不敢跟自己的新姐夫說,那個終究是自己的姐姐。他不想破壞自己姐姐的大好姻緣。裴俊軒真的不能再苦惱了。他撓了撓頭,只能尷尬地回復。

軒:雲,你要注意身體,我要跟一個人打生死局了,晚點排位

於是裴俊軒只能硬著頭皮地說著暗語,然後退出了組隊。

「不是說打遊戲嗎?把賬號給我,我加你。」裴俊軒推出組隊以後便決定要赴這場生死局了。不對,是他的復仇局。

「打什麼?匹配排位還是自由組隊?」蕭雲浩看了一眼裴俊軒。小子,生死局,這結果怕是毫無懸念了吧。

「要不單挑?」裴俊軒沒有任何的考慮,直接決定要跟雲單挑。他根本沒有聯想到新姐夫跟舊姐夫是同一個人,畢竟當時裴薇然跟蕭雲浩都沒有告訴裴俊軒他們兩個是在同一個地方,是現實中的情侶。當時只是簡單地跟裴俊軒說他們兩個怎麼打遊戲久了就網戀了。後面的他們兩個人都很有默契地沒有說,裴俊軒毫不知情。

不過如果他們當時說了,就不會有這麼好玩的一幕了。裴俊軒這是不知道前面等著他的究竟是什麼。

「確定單挑?」蕭雲浩挑了挑眉,這小子什麼時候那麼自信了。究竟是誰給他的自信和給他的勇氣來單挑國服大神雲的?

「嗯,趕緊的。」裴俊軒有些不耐煩了,他現在滿腦子的煩惱,他簡直是太苦惱了。裴俊軒在想究竟要怎麼幫助自己的兄弟才好。

突然裴俊軒的屏幕上傳來了雲的邀請。點開一看,裴俊軒發現雲邀請自己自由組隊。

軒:雲,怎麼了嗎?

不得不說,裴薇然跟裴俊軒肯定絕對是親生兩姐弟。為什麼面對如此明顯的情況,裴俊軒都沒有聯繫新姐夫跟雲在一起。想想,當初裴薇然也是這樣的。這已經不是暗示了,是明示了,裴俊軒都感覺摸不著頭腦一樣。

云:不是說要找我單挑嗎? 「單挑?我明明找的是。。。」裴俊軒這下才恍然大悟,反應過來。原來自己的姐夫一直都沒有換人,一直都是雲!這。。。他收回剛剛所有的話,包括單挑,包括鄙視自己的渣女姐姐。

「雲。。。我。。。這。。。」裴俊軒結結巴巴地理解著現在的情況。所以說,裴薇然就根本不是腳踏兩條船,而雲也沒有被隱瞞,這也不是趟渾水。虧自己剛剛還那麼心疼雲,到頭來是自己被耍了。

裴俊軒剛想退出組隊,蕭雲浩便毫不留情地按下了開始。裴俊軒欲哭無淚。

裴薇然什麼都沒有說,在雲的旁邊饒有興趣地看著裴俊軒。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些心疼他。看著他在遊戲上面跟雲單挑的時候,裴薇然真正見識到了什麼是強強對決。王者榮耀裡面的兩大神pk簡直不要太好看了。

裴俊軒已經用了自己最強的英雄,本想要打倒新姐夫的。沒想到這個百里守約居然是拿來輸的不那麼難看的。雲想了想,沒有用自己最擅長的英雄,而是根據自己的心情隨便選了個凱來玩。本來想要玩蔡文姬跟她的嬰兒車的,但是這樣打是不是太明顯放水了。而且要是贏了裴俊軒是不是太侮辱軒大神了。

蕭雲浩選擇了一個熟練度只有藍色的凱開始打,已經是讓了裴俊軒非常多了。可是真正對決開始的時候,裴薇然看著兩個大神,雲在一邊悠悠閑閑地打著,手指還是非常靈活地控制著屏幕。但是另外一邊的裴俊軒打著自己最強的百里守約都有一些不知所措,甚至是彷徨。

可能是因為知道這個人是雲大神,而且他本人還坐在裴俊軒的對面,讓裴俊軒倍感壓力。

當然,最後蕭雲浩也沒有鬆懈,即使用的是不那麼熟練的英雄還是碾壓了裴俊軒。 離婚風暴 這個時候,裴俊軒才明白自己跟雲究竟是相差了多少。裴薇然也真正看到了什麼是神,而她在兩個大神面前真的是比菜鳥還要菜。

蕭雲浩放下了手機,他贏了。作為姐夫不是一味放水讓自己的小舅子才是好姐夫。真正展示自己的實力,尊重對手或許更能贏得裴俊軒的喜愛。

裴薇然在雲的旁邊看著這一切,當雲贏了以後她輕輕地給雲鼓掌了。

對面的裴俊軒絲毫沒有生氣的跡象。他不僅僅因為雲使出了渾身解數,真正把他當成對手地打這場遊戲,而且雲真的是個非常非常厲害的角色。能夠跟他單挑一次,裴俊軒已經領教了許多。

突然,他猛地起身,然後對自己的爸爸媽媽吼道「媽!我要跟姐夫一起睡!」。

看來蕭雲浩輕鬆地把自己的小舅子也納入了自己的陣容裡面。就像是王者榮耀裡面又收集到了新的英雄。

「可是。。。我比較想跟你姐姐一起睡欸。」蕭雲浩有些賣萌地看著裴薇然。說實話,這是他的真心話。他真的蠻期待有一天他能夠跟一見鍾情的小然同學一起生活。

裴俊軒看到撒嬌的蕭雲浩下顎掉了下來,完全不敢相信。沒想到王者榮耀裡面的大神,至高無上的雲,居然會撒嬌。這說出去簡直大概沒有人敢相信吧。

「哎呀,姐,你不如把雲,讓給我吧。」一瞬間,蕭雲浩居然成為了搶手的對象。還是被一個男生苦苦哀求,求姐姐把雲讓給他。裴俊軒現在很想跟雲在一起,第一是能夠學習到他打遊戲地手速技能,更是要八卦他跟自己的姐姐的事情。

裴薇然也是十分同意地想要把蕭雲浩送到自己弟弟的房間。蕭雲浩眾所周知是個學霸,別人期末考瘋狂學習,而他也是瘋狂學習,但是不是課程內容,而是學習怎麼當一個好女婿。讓蕭雲浩跟自己的弟弟住直接能夠督促他好好學習。 煮好晚飯的裴媽媽再次拿著鍋剷出了廚房,而裴爸爸則是在後面端著菜。媽媽出來的時候錯愕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她在煮飯的時候,裴俊軒還是十分抗拒自己的女婿。怎麼做好飯出來的時候,自己的兒子已經乖乖地坐在蕭雲浩的旁邊有說有笑,感覺認識好幾年的樣子。

不過無論如何,蕭雲浩在裴媽媽的心中又是加了一萬分。

吃過飯後,蕭雲浩並沒有閑下來。主動地幫裴薇然收拾。看到如此恩愛的女兒和女婿,裴媽媽都準備動手挑黃道吉日把女兒趕緊過門了。蕭雲浩這種男人真的過了這村沒這店了。現在就只剩下裴爸爸的那一關了,可是裴爸爸看到蕭雲浩如此積極主動也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

「抽煙嗎?」

蕭雲浩搖了搖頭。

抽煙肯定是不行的,要是自己的女兒吸二手煙怎麼辦,以後的孩子肯定也會受到傷害。

「酗酒嗎?」

蕭雲浩繼續搖頭。

喝酒,男人都要會。但是酗酒的男人就不可以。發酒瘋打老婆怎麼辦,打自己的孫子那還得了?

「怕蟲子嗎?」

蕭雲浩還是搖頭。

裴薇然是怕蟲子專業戶,無論是蒼蠅蚊子蜜蜂蜘蛛還是蟑螂,裴薇然都害怕。所以自己女婿就一定是要一個能夠保護自己女兒的人,不可以怕蟲子。

「愛我女兒嗎?」

正當裴爸爸以為蕭雲浩會慣性繼續搖頭的時候,得到的結果恰恰相反。蕭雲浩沒有絲毫的猶豫,頻頻點頭。

吃完飯以後裴爸爸開始出擊了。

反應力還是很不錯的,裴爸爸心想。有些小開心,但是也有些小難受。開心的是這個男生如此篤定地愛自己的女兒,毫無疑問,毋庸置疑。但是難受的是,裴爸爸他居然沒有能夠挑剔出蕭雲浩的毛病!

裴爸爸暫時勉強讓蕭雲浩過關吧。暫時,真的只是暫時。都說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裴爸爸現在覺得很冷,感覺自己的小棉襖要離他而去了。

洗完澡過後的裴俊軒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拉著雲進入自己的房間。而蕭雲浩微微地對裴爸媽笑了笑,然後跟著裴俊軒進入房間了。

裴薇然也開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把自己的行李箱收拾好,便去洗漱了。裴薇然的爸爸媽媽欣慰地看著三個相處得頗好的孩子。最不可思議的便是前一秒態度極差的裴俊軒現在居然像個小跟屁蟲一樣跟著蕭雲浩。這完全就不是他我行我素的性格呀。

晚上裴俊軒居然沒有打遊戲,而是乖乖地聽著蕭雲浩的話去複習。這還不是因為蕭雲浩答應了裴俊軒只要他考試考得高分就教他王者榮耀的秘訣。裴媽媽也是很照顧三個小孩,分別切好了水果給他們。

洗完澡出來的蕭雲浩發梢上還掛著水珠子,這是要迷死誰啊。裴薇然剛出自己房門便看到魅力四射的蕭雲浩。雖說當下是鄙視了一眼,但是回到房間關上門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臉卻紅了。心臟撲通撲通地跳。 夜半,裴薇然輾轉反側,左右翻滾。悄悄地她下了床,然後偷偷地打開了裴俊軒的房門。

裴薇然探了顆頭進去,想要看看蕭雲浩睡了沒。

蕭雲浩是個輕度睡眠的人,他一聽到有人開門邊立刻清醒了過來然後獃滯地看著裴薇然。她女朋友不會摸黑想要做些什麼羞羞的事情吧。

早知道他就不假裝醒了。

「雲。」裴薇然輕聲呼喊著。

蕭雲浩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然後也下了床。他躡手躡腳的,生怕吵醒隔壁的裴俊軒。畢竟弟弟第二天還要考試,不能夠打擾到他。

「怎麼了?」蕭雲浩有些疑惑。怎麼自己的小寶貝這個點了都不好好睡覺?

「我想要出去走走,不知道為什麼睡不著。」裴薇然不是不想睡覺,而是她突然心裡好彷徨。她的眼皮一直在跳,總感覺有些不好的事情要發生。她沒有告訴雲,不想雲擔心自己。可是這種感覺真的好可怕。裴薇然的心裡彷彿是被人掏空了,空蕩蕩的非常沒有安全感。

於是蕭雲浩拿了一件外套給裴薇然披上自己再換了件上衣牽著裴薇然的手靜悄悄地出門了。

一路上,裴薇然牽著蕭雲浩的手,緊緊地攥在手中生怕被別人搶走。她今天不詳的預感讓她格外害怕。

「怎麼了?抓這麼緊。」蕭雲浩逗著隔壁的小女生。他很少見到如此主動的裴薇然。平時都是大手抓著小手,而今天卻是小手牢牢牽著大手。

「雲,如果有天你愛上別人,請第一時間告訴我。我不會糾纏的。」裴薇然說出來的時候黯然失色,臉色都不好了。不知道為什麼裴薇然今晚就很沒有安全感。她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降臨。

「傻瓜,說什麼呢。」蕭雲浩彈了彈裴薇然的額頭,這女生究竟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裴薇然跟蕭雲浩牽著手在馬路上走著。他一臉寵溺地看著裴薇然,夜深人靜,走在馬路上,晚風微微吹著。一對佳人在路燈的照耀下顯得格外耀眼。在蕭雲浩的陪伴之下,裴薇然狂躁的內心也慢慢被平靜下來了。

蕭雲浩的掌心彷彿在傳遞著力量給裴薇然,有他在,裴薇然什麼都不怕。

在隨意的步伐中,他們慢慢散步到了江邊。流淌的水聲,江中泛起波瀾。大晚上看著大自然的這些,裴薇然的內心終於慢慢平復了。感覺沒有那麼害怕了。

忽然,她突然看到江邊有一個女生的人影。長發飄飄,打著赤腳,黑暗中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裴薇然心裡一驚,但她作為一個理科生,她安慰著自己,這個世界上沒有那種東西。

她扯了一下蕭雲浩的衣服。蕭雲浩轉過頭的時候有些皺眉,更多的是不解。這麼大晚上的,都半夜過後了,怎麼會有女生打著赤腳在江邊。

不可能是散步,更不可能是要游泳吧。

蕭雲浩緊緊牽著裴薇然的手,他們走了過去。雖然裴薇然很害怕,但是也鼓足了勇氣跟著過去。無論發生什麼,裴薇然相信只要有蕭雲浩在,就都不是事情。

「你好?」走了過去的裴薇然先說話了。從她的聲音可以聽得出來她的緊張,說到底,大晚上看到長頭髮,打赤腳的女子,還是都害怕。半夜看到人在江邊,是個人都會害怕吧。

女子突然轉過頭,她的臉很悲哀。臉上依舊掛著兩條淚痕。 「為什麼你要離開我!」她先是看著裴薇然,可是當眼睛移向蕭雲浩的時候,她發狂了。她猛地撲進了蕭雲浩的懷裡,力量很大,甚至把裴薇然擠開了。

這一下子的措手不及讓蕭雲浩立刻推開了女生。自己是個有女朋友的人,不可能跟別的女生有任何親昵。

被推開的女生瞪大眼睛。

她對蕭雲浩說:「你為什麼要推開我,為什麼要離開我!為什麼要跟我分手!是不是因為她!」女生怒視著蕭雲浩,眼淚卻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突然女生轉移了目標,她看到站在隔壁的裴薇然一手把她推倒在了地上。江邊的地凹凸不平,甚至有些小石子在地上。被推倒的裴薇然手擦破了皮。而蕭雲浩也顧了那麼多,直接過去查看裴薇然的傷勢。

蕭雲浩做的一切都特別小心翼翼,裴薇然現在是個傷者,在還不知道傷到那裡的時候,蕭雲浩滿滿把裴薇然扶了起來。

裴薇然終於知道為什麼今晚總會有不詳的預感了。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

蕭雲浩看到裴薇然的腳擦破了皮,樣子也十分吃痛。他二話不說地把裴薇然抱了起來。在懷裡的裴薇然突然有了安全感。雖然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看到眼前的蕭雲浩,裴薇然選擇義無反顧地相信。

蕭雲浩抱著裴薇然剛想走,後面卻傳來了撲通的一聲,女生倒下了。身為學醫的裴薇然跟蕭雲浩看到女生暈倒了還是展示出了自己的專業性。他們兩個撥了120然後三個人前往了醫院。

到達醫院的時候,女生依舊沒有清醒。裴薇然則是到了隔壁的急救室進行了處理和包紮傷口,蕭雲浩也是從一直在隔壁心疼地看著裴薇然。今晚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來得非常突然,而裴薇然也是很自責。如果不是她一心想要出去走走的話,是不是就不會遇到那個女生,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可是,當女生的家裡人收到緊急電話到達的時候,裴薇然卻發現或許今晚自己做的這個決定是幫到了別人。讓這個世界上不至於少了一條生命。

後來女生的父母著急地衝進了急救室。

「我的女兒!」他們抓著護士一股勁地就是喊。即使醫生護士走了出來安撫他們說自己的女兒已經脫離了危險,老夫婦依舊精神緊繃。

「阿姨,你們先別著急,沒事的。」裴薇然顧不上自己的傷疼,直接走了出去想要安慰兩個老人。可是他們卻不領情。

「你懂什麼!躺在裡面的是我的女兒!」婦人直接沖了過去破口罵道。裴薇然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地站著。她知道,如果自己出事了,自己的父母也一樣會很著急。他們的態度未必會比眼前女人的態度好。

可是一旁的一生卻也看不過去了。「這是醫院,請不要打擾病人休息。而且沒有這對小情侶,你女兒早就沒命了!」醫生的聲音透過口罩穿了出來。這一下子的嚴肅,讓這對老夫婦也慢慢平靜了下來。 得知眼前的小女孩是救了自己的女兒,他們的態度似乎也有些好轉。他們這個時候才說了出口。

「小女孩,你有所不知了。小愛她有心病,醫生說這是後遺症。」小愛的媽媽對裴薇然說道。這個時候裴薇然才稍微了解了這個事情的來源。

小愛是一個有創傷後遺症的病患。前一個月,小愛的男朋友出軌了,而且還要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出軌。一瞬間,友情,愛情都沒有了,小愛變得封閉,不愛說話。整天只會在家裡看著男朋友的照片傻笑。有好幾次,小愛的爸爸媽媽都看到小愛的手腕上有一條一條的刀痕,這才帶小愛去看心理醫生。

醫生說這是創傷後遺症,叮囑小愛的父母一定要好好看好小愛就怕發生今晚這樣的事情。原來小愛今晚是想要投河自盡。當一個人絕望到感覺世界上生無可戀的時候,他便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一些連身體都不受腦子控制的事情。今天晚上小愛的爸媽都一整個晚上找不到小愛,正當他們準備報警的時候,接到了醫院的電話。

原來,今天晚上,小愛把蕭雲浩當成自己的男朋友了。當他身邊出現了裴薇然,小愛自然就會認為那個是拆散他們的人,所以行為才如此過激。

裴薇然突然覺得,今天晚上世界沒有因此少了一個人,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開心還是該難過。

「為什麼要救我!」突然,急診室出現了尖叫聲。讓整個急診部震耳欲聾。小愛的媽媽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立刻衝進去了。她走了進去,然後把自己的女兒緊緊地抱在懷裡。

「為什麼要救我!你讓我死!」小愛把自己的點滴拔了,然後衝下了床。裴薇然聽到室內這種慘叫聲,她立刻跑了過去,蕭雲浩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快。。」裴薇然對站在原地的蕭雲浩說。裴薇然是一個非常珍惜生命的人,雖說這個女生把自己的男朋友當成她的男朋友,但是無論如何,能夠挽回一條生命就是醫生的職責。

「小愛。」裴薇然一瘸一拐地走進了病房。剛剛被小愛用蠻力推開的那一下,裴薇然真的是慘摔在地上。但是無論如何,裴薇然知道自己一定要救這個女生。

「滾!你給我走開!都是你!我把你當好朋友,你把我當什麼了!」小愛看著闖入的裴薇然繼續斥罵著。她的腦子已經不受控制了,現在的她根本分不清楚誰是誰,只知道眼前的女生就是搶走她男朋友的小三。

裴薇然剛進去就聽到小愛的吼叫,還是有些嚇到了。她立刻停在原地不動,她很像讓小愛認清楚現實,想幫助小愛的後遺症,可是病床上的女生像是滿身刺的玫瑰一樣,讓人無法靠近。

混亂的情景,蕭雲浩立刻沖了過去安撫自己的女朋友。他不是那種男生,看到楚楚可憐的女生就會出手保護。在他眼裡只有兩種人,對他女朋友好的人跟對他女朋友差的人。蕭雲浩不會因為別人有後遺症而越界,作為醫生他清楚自己的職責是要幫助病人,但醫生並不是萬能的。蕭雲浩希望自己作為一個陌生人醫生能夠治好小愛,可如果要他出賣自己的身體而去開導小愛,這不可能。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才是你女朋友,為什麼要跟我最好的朋友一起背叛我!為什麼!」小愛的情緒越發激動。看著蕭雲浩細心安撫著裴薇然,小愛覺得額外刺眼。一幕幕悲痛的情景再次浮現在她的眼前。她撐著自己支離破碎的身體,緊緊咬著唇瓣,晶瑩剔透的眼淚從眼角滑落。

小愛曾經很愛很愛那位男生,為了他,小愛付出了一切。只要男生一個電話想要喝東西,這方圓幾里的所有商店小愛都會跑過去。小愛長得不是不好看,只是因為這個男生而變得卑微。男生或許是因為小愛的卑微而厭倦,新鮮感讓他想去得到一個不能得到的人。可是他卻不明白,小愛本不是這樣的女生,只是因為愛而努力付出。

後來,當小愛在大街上遇到他們兩個恩恩愛愛的時候,她差點在馬路上就離開人世了。發生了這種事情,小愛並沒有捅破。她相信只要自己能夠無條件付出,她的男朋友依舊會留在他的身邊。可是她錯了,她錯得徹底。 潛妻入室,總裁他有病 男生直接提出分手,帶著小愛最好的朋友銷聲匿跡了。他們的爽快,沒有留下一句道歉的話,卻留下了生不如死的感覺給這個可憐的女生。

蕭雲浩剛想上前,就被裴薇然扯住了衣角。蕭雲浩有些不解,但是只見裴薇然輕輕搖了搖頭,然後轉身離開了。

「雲,你能幫我把這個女生治好嗎?」裴薇然低下了頭。她不知道此時此刻的她做的這個決定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

裴薇然是一個讀醫科的人,她未來是要做醫生的,醫生的職責就是要儘力去幫助病人。可是裴薇然不知道作為蕭雲浩的女朋友,她是否能夠接受以後事情發展的所有結局。不過,裴薇然還是開口了,她相信緣分,也相信上天會保佑她這段感情的。

「如果她治好了,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一個條件?」蕭雲浩沒有拒絕,他心裡早已經有所打算了。他清楚了解裴薇然的為人。這個善良是正正就是蕭雲浩愛她的原因。在裴薇然心裡,她自己不是排在首位,甚至可以說她的一切排在最後。裴薇然就是一個永遠別人重要過自己的性格。

裴薇然點了點頭,看來蕭雲浩已經幫她決定好了。那裴薇然也勉勵著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小愛一定會好起來的。

蕭雲浩沒有說話,只是進去了病房,而裴薇然也識趣地留在了外面。她坐在椅子上,盡量讓自己的腳踝休息,坐立不安的她緊張地搓著手。

突然蕭雲浩走了出來,裴薇然探頭進去偷偷地看了一眼小愛。看著她臉上已經沒有之前的激動瘋狂,裴薇然鬆了一口氣。小愛看著裴薇然,敵意的眼神也褪去了不少。

「怎麼樣了。」裴薇然猛地站了起來,突然「嘶」地一聲,裴薇然因為用力過猛而拉扯到了自己的傷口。蕭雲浩見狀一下子把她扶住了。 「給我一個月時間,剛好這個月放假,我答應了她要住到她家。」蕭雲浩直接明了地把結果說出來。

「啊?」裴薇然聽到這個出乎意料的結果,立刻有些懵了。

剛剛在病房內蕭雲浩已經完全拒絕了小愛,表明自己的身份根本就不是小愛的前男友。可是小愛並不相信。蕭雲浩便說「不愛你就是不愛你,無論在一起多久,沒有感覺就是沒有感覺。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而這正正激起了小愛的勝負欲。她不相信蕭雲浩跟她在一起久了,他還是會愛著裴薇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