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荒托塔,誰可和我一戰」托塔和琪雅一個性格,囂張跋扈對東荒之人非常的不屑的說道。

「西荒托塔,誰可和我一戰」托塔和琪雅一個性格,囂張跋扈對東荒之人非常的不屑的說道。

「我……」石王超和劍王朝之人聽見了托塔的話,很多實力不濟之人都準備接戰,但是都被李軒和石勝歸拉住了,他們感受到了托塔體內爆發出來的力量,顯然已是一個越級戰鬥的傢伙。

「我來吧」楊奉看著托塔爆發出了強力的戰意對著眾人大聲的說道,然後一步踏了出去,石勝歸看見了沒有阻攔,李軒等人已沒有多說什麼。

「伏龍棍」楊奉將魂出現在了手中,金色的長棍在手頗有幾分天下我有的氣勢。

「戰」托塔看見了楊奉走了出來,沒有任何的廢話,魁梧的身體宛如一個人形炮彈一番迅速的轟向了楊奉。

「給我破」楊奉看見了托塔居然用身體沖了過來,手持伏龍棍怒吼道,一棍直接敲了下去,這一棍乃是楊奉全部的力量。

「轟」一聲巨大的響聲傳出,托塔穩穩的受了楊奉一棍。

「給我滾」這一棍下去托塔居然完全沒事,而是冰冷的怒吼道,便看見了托塔手臂一震楊奉反而倒飛了出去,狼狽的穩住了身體。

「你不行」托塔一聲怒吼,便看見了托塔速度極快,瞬間便到達了楊奉的身邊,然後一拳朝著楊奉擊了過去。

「爆」楊奉快速反應,伏龍棍抵擋,但是依然被托塔一拳轟飛了出去,宛如斷線的風箏在空中連吐了幾大口鮮血,非常狼狽的倒在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

「看來又是一個天生力量者,楊奉的能力對於這種人完全沒有優勢」石勝歸看著楊奉被擊飛了出去嘆了一口氣說道。

石勝歸準備認輸的時候聽見了楊奉的話。

「小王子,我想試試」楊奉怒吼道,爬了起來,雙眼猩紅的看著站在原地沒有再次進攻,滿臉不屑看著他的托塔。

石勝歸聽見了楊奉的話沒有多說什麼但是隨時注意兩人之間的戰鬥,隨時準備認輸。

「西荒的野蠻人,給我記住了,爺爺乃是東荒石王超楊奉」楊奉對著托塔憤怒的怒吼道。

「一棍鎮寶塔」楊奉怒吼了一聲。

隨即楊奉體內的玄氣,意境瞬間綻放了出來,一棍出,寶塔碎,一棍出,天地哭,這一棍出現好似天地都在哭泣一般。

「很好」托塔看見了這一棍大吼了一聲,同樣武將三段的修為綻放,這一次托塔沒有在託大,而是使用了玄氣。

托塔玄氣加持在雙拳之間,便看見了托塔雙拳轟向了空中的伏龍棍。

「雙暴拳」托塔一聲怒吼。

「轟」一棍和雙拳瞬間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兩人之間散開,這一刻風起雲湧,天地變色,場中金色的光芒和野性的托塔碰撞在其中,不分上下。

「哈哈哈哈,痛快,沒有想到東荒居然還有你這種力量者」托塔興奮的大聲說道,心中非常的痛苦,第一次遇見了能夠和他在力量之上相差不多之人。

「給我破吧」兩人僵持沒有多久,托塔大聲的怒吼,便卡機了托塔玄氣爆發,一瞬間將楊奉擊飛了出去,雙拳擊中了楊奉的神色,楊奉宛如斷線的風箏飛出了百丈然後跌落被石王朝之人接住了。

「小王子,抱歉我又輸了,讓你丟臉了」楊奉這一戰落敗,楊奉昏迷過去之前對著石勝歸歉意的說道。

「沒事,我會給你報仇的」石勝歸對著此刻受了重傷,顯然沒有辦法前去遺迹的楊奉鄭重的說道。

「噗」楊奉一口濁血吐出,重傷昏迷了過去。

「給楊奉吃下療傷丹藥,好好照顧他」石勝歸對著石王朝的人吩咐的說道。

「諾」

不遠處有興趣的看完了這一戰的莫九千對著旁邊的鐵壯笑著說道

「怎麼樣,你覺得能否打敗此人?」

莫九千雖然在詢問,但是臉色卻非常的自信,鐵壯完全能夠打敗托塔。

「應該能夠在我手中堅持三招吧」鐵壯認真的笑了笑然後對著莫九千說道。

「你要不要去試一試?」莫九千聽見了鐵壯的話,看著鐵壯認真的表情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對著鐵壯詢問的說道。

「可以」鐵壯沒喲多說什麼然後從莫九千身邊離開了,直接前去了石王朝和劍王朝的陣容,並且直接告訴了兩個王朝之人,他要挑戰對方的托塔,讓他們安排一下。

「托塔大哥,厲害」西荒之人看見了托塔毫不費力的打敗了東荒石王朝之人,頓時興奮的大叫道。

「哈哈,沒事的,東荒之人不堪一擊」托塔聽著自己王朝人的吹捧,大笑的說道,完全不將東荒之人放在心中。

「可還有人敢和我一戰?」托塔看向了石王朝和劍王朝的人,然後眼神停在了突然出現的鐵壯身上,他能夠從鐵壯的身上感受到同樣身為天生力量者的強大,托塔看著鐵壯充滿了強大的戰意。

「你可敢和我一戰?」托塔直接手指鐵壯對著鐵壯冰冷的說道,充滿了濃厚的戰意。

「好」鐵壯聽見了托塔直接對他邀戰了頓時大聲的說道,然後鐵壯走了出去看著和他一樣身材魁梧的托塔點了點頭。

「戰」托塔冰冷的說道,然後全身力量一拳轟了出去,這一拳托塔可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放手,就這樣一拳空間都出現了震蕩。

鐵壯看見了臉色依然帶著笑容,然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轟」托塔一拳穩穩的擊中了鐵壯的身體。

鐵壯完全沒有任何移動,穩穩的站在了原地。

「怎麼可能?」托塔看見了全力的一拳居然連對方都沒有移動,不敢相信的說道。

「怎麼可能?托塔大哥的力量居然沒有讓對方移動,甚至受傷?」幽暗王朝的人看見了這一幕已不相信的說道,其中還有琪雅已非常的不相信

「力量還不錯,但是還是差了一些」鐵壯感受了一番,認真的說出了他的評價。

「你是在侮辱我嗎?」托塔聽見了鐵壯的話,瞬間魁梧的身體因為憤怒顫抖了起來,臉色冰冷了下來。

「哈哈哈…..」石王朝和劍王朝的人聽見了鐵壯的話頓時大笑了起來,他們可是清楚鐵壯說的乃是實話,完全不是在侮辱對方,但是對方聽見卻不一樣。

「我沒有侮辱你,我說的是真的,你的力量還差一些,我可以指導一番你」鐵壯聽見了托塔的話更加認真了起來說道。

「啊啊啊啊,我要你死」托塔聽見了鐵壯的話,臉色陰沉的可以化冰了憤怒的說道。

「雙暴拳」托塔二話不說,直接使用了武技,玄級初階武技,一拳轟向了鐵壯。

「你的力量真的不行啊」鐵壯惱羞成怒的說道,顯然對於托塔的語氣不是很喜歡。

「轟」鐵壯這一次並沒有再次讓著托塔,然後沒有任何玄氣加持,直接一拳轟了出去,這一拳非常的平凡,沒有鐵壯那般的轟動,已沒有鐵壯那般連空間都在作響的華麗。

「爆」兩拳瞬間碰撞到了一起。

「轟」托塔直接宛如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飛出了百丈之遠都沒有停止下來,直到幽暗王朝一個少年用全力才讓托塔停止了下來。

托塔被鐵壯一拳轟出並沒有傷太重的傷勢,這還是鐵壯控制了力量,否則鐵壯全力一拳托塔可能會直接被打死。

托塔穩住了下來回到了鐵壯的面前,臉色蒼白,臉上非常的難看,他引以為傲的力量在此人面前完全不堪一擊。

「黑離熊」托塔怒吼了一聲,將魂附體,瞬間托塔的力量再次強大了幾分,此刻托塔散發出一種雄厚的力量由內而外。

「雙暴拳」托塔怒吼了一聲,這一次兩拳同時殺向了鐵壯,沒有任何的廢話。

「爆」鐵壯看見了沒有任何動作,同樣兩拳轟出,非常的平凡的兩拳。

「轟」這一次依然和前面那次一模一樣,托塔直接被擊飛了出去,這一次鐵壯沒有控制住力量,托塔宛如斷線的風箏在空中連吐了幾大口鮮血,其中幽暗王朝之人準備去接住托塔還被其中的力量震飛了出去,這一次托塔飛出了數百丈才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被幽暗王朝的人帶了回來。

「抱歉,我沒有控制住力量,你的力量雖然增長了幾分,但是依然不強」鐵壯對著托塔認真的說道。

「噗」托塔聽見了鐵壯的話,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不甘,憤怒,冰冷各種情緒出現在了眼中,然後怒火攻心昏迷了過去。

「給我殺了他」琪雅看見了托塔被氣昏迷了過去,對著幽暗王朝的人冰冷的說道,瞬間幽暗王朝眾人包圍了鐵壯。

「怎麼,輸不起嗎?」石勝歸和秦昊走了出來對著琪雅冰冷的說道,顯然隨時準備和幽暗王朝大戰。

奉令成婚,中校老公別太壞 「我是說真的,他力量真的不強,我可以幫助他的。」鐵壯看著三大王朝隨時可能發生戰鬥了,臉色依然非常認真的對著幽暗王朝眾人說道、

「噗」幽暗王朝眾人聽見了鐵壯的話有一種想吐血的衝動,所有人冰冷的看著鐵壯隨時準備殺了他。

「我們認輸了,馬上準備第三場戰鬥吧」琪雅可不敢爆發王朝之間的戰鬥,畢竟兩個使者已經規定了,不能夠爆發大戰。

「鐵兄多謝了,你還是先回去吧」石勝歸對著鐵壯感激的說道。

「那好吧,我回去了,但是她力量真的不強」鐵壯看了一眼石勝歸又看了一眼昏迷過去的托塔說道。

「哈哈哈哈哈……..」石王朝和劍王朝的人全部大笑了起來,至於幽暗王朝眾人陰沉的能夠流出水來,恨不得將鐵壯殺之後快,但是終究沒有動手,鐵壯回到了莫九千的身邊。

幽暗王朝琪雅和眾人看見了鐵壯去了莫九千的身邊陰沉的臉色消失了,顯然知曉了鐵壯並不是兩大王朝之人。

「他不是你們王朝之人,那一戰不算」琪雅冰冷的說道。

「你們能夠請人是你們的本事」石勝歸聽見了琪雅的話不屑的說道。

琪雅聽見了石勝歸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陰冷的看著他,石勝歸感受得到這種眼神就好像被一頭毒蛇盯住了一般,非常的難受。

「下一戰開始吧」

琪雅冰冷的說道,幽暗王朝之人退了回去,很快幽暗王朝之中走出了一個全身陰冷,穿著黑袍,看不清面貌之人,此人身上的氣息讓人難受,但是此人散發出來的力量又讓人不得不重傷,那種力量非常的強大已非常的陰冷,讓人覺得難受,不舒服。 陳潔嘻嘻嬌笑,但她俏臉的紅暈一直擴散至脖子。

「牛仔,你好man哦!」

這是陳潔給予羅陽最中肯的評價。

朱莉聽明白陳潔講什麼,拿眼瞥羅陽,二人目光相接觸。

彼此心照不宣,雖沒說出來,但羅陽依然不好意思,只覺臉面熱了起來。

「陳姐,你先起來。」羅陽酸軟道。

彼時陳潔要從羅陽大腿爬過去,朱莉則雙手摟住她的腰往回拖。

這麼一來,陳潔的上半身壓在羅陽的大腿上,不時晃動。

「牛仔,救我。」

陳潔嬌笑著,就是不肯起來。

「牛仔,她在吃你豆腐。」朱莉提醒道。

很明顯,陳潔是故意在羅陽大腿上磨磨蹭蹭的。

羅陽要抱陳潔起來,她便用力趴著,晃著嬌軀,我了個咪咪,要飛升了。

在日本漁村的日子 3人嬉鬧著。

「你吃夠了沒?」朱莉在陳潔的臀輕輕拍打一下。

「莉莉,我可是很純潔的。跟牛仔一樣純潔的。牛仔呵。嘻嘻……」

陳潔就是不肯起來,羅陽很受罪。

當朱莉鬆開手時,陳潔要從羅陽大腿爬過去。

「牛仔,我告訴你個秘密。」

當聽陳潔這樣說時,朱莉又摟住她的纖腰,不讓她爬走。

「兩位姐姐,我要上廁所。」羅陽訕笑道。

「不許去。你要幫我。」陳潔笑道。

「踢踢姐,你讓她過來。我不聽她說秘密就是了。」羅陽興奮地哆嗦著。

體內好像有一團蠢蠢欲動的氣勁要噴薄而出,乖乖,憋著太久會得內傷。姐姐們,饒命。

見羅陽臉紅了,朱莉便鬆了手。

「陳姐,你坐到這邊來嘛。」羅陽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

陳潔便往另一邊爬過去,爬到一半時,她忽地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雙手摟緊了他的脖子。

同時,她咬著羅陽的耳朵,抿嘴笑道:「牛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朱莉又伸手來拖陳潔的手臂,要把她拉走。

「牛仔,抱緊我。」陳潔笑道。

在朱莉扯動陳潔時,陳潔的臀便不住地來回移動,羅陽更尷尬了,奶奶的,真的要升天了。

為了不讓陳潔的臀晃動,羅陽只好雙手固定她的臀。

這是羅陽第一次捧住陳潔渾圓的臀。

啪。

朱莉又輕輕地打了一巴掌陳潔的臀,發出清脆的聲響。

「你們要真做嗎?」朱莉冷笑道。

「我跟牛仔很純潔的,你別亂說,咯咯。」陳潔笑的花枝招展的。

這倒苦了羅陽,了個咪咪,胸膛兩團彈性溫柔在晃著,大腿處又熱乎乎的,渾身要著火一般。

便在此時,安玉瑩打開包廂的門走了進來。

「你們在做什麼呢?」安玉瑩好奇道。

見到陳潔坐在羅陽大腿上,安玉瑩俏臉的醋意浮了上來。

「安姐,陳姐說要告訴我一個秘密。」羅陽解釋道。

可是,說秘密也不用坐到大腿呀?

「牛仔老婆來了,你還敢吃他豆腐。」朱莉微笑著推了一下陳潔。

這時,陳潔才從羅陽大腿下來。

三女同時瞥向羅陽的大腿,見那兒居然有點兒濕了,並且怒突而起,頗為壯觀。

羅陽連忙翹起二郎腿,妹妹的,這個臉丟大了。

「玉瑩,我沒有吃牛仔豆腐。」陳潔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