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不帶著我,我會迷路的。」舞清清如實回答。

「要是你不帶著我,我會迷路的。」舞清清如實回答。

「回家還能迷路第一次聽說,得今晚沒什麼事兒,陪你先逛逛你家小區。」任健牽著舞清清的手走出了停車場來到了地上。小區規劃得十分漂亮,綠化比例非常科學,花草樹木交錯種植,錯落有序,這個時節還是玫瑰和月季的旺季,夜晚的林蔭小路格外幽靜,似乎置身於另一個天地。

柔和的路燈光從花間零星灑下,照在石板路上如同滿天繁星,一隻只小巧玲瓏的動植物造型音箱,播放著一首首悅耳地古典音樂。

「這真美,在這個喧囂繁華的地方居然會有這麼一個安靜至此的伊甸園,太神奇了。」舞清清高舉胳膊伸了個懶腰。

「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那邊有個荷花池,不過這個時候了,荷花基本都敗了。沒什麼看頭。」任健有點惋惜地說。

情到深處是爲安 「走,看看去,說不定可以挖個蓮藕。」舞清清興奮起來了。

「小饞貓!」任健帶著舞清清七拐八拐地繞道了一個精緻的人工湖旁,草坪修剪地很平整,湖心一座涼亭被一座棧道和岸邊連接在一起,草坪上許多乘涼的居民,亭子里也有好些人。

任健說的沒錯,湖裡的荷花都敗了,荷葉基本都發了黃,能被人夠到的地方只剩下一根根光棍棍,哪裡還能見到什麼花和葉?

「沒想到住在這裡的居民素質也不怎麼好,花和葉都被拔掉了。」舞清清有點失望。

「你不是也想來挖藕嗎?怎麼嫌棄別人?」任健揶揄著。

「我就是說說而已,水這麼深,怎麼挖?」舞清清不高興地嘟著嘴。

一陣風吹過,舞清清忽然感覺到了秋天的痕迹,挺冷的,她忍不住抱緊自己,並打了兩個噴嚏。

「冷嗎?來穿我的衣服。」任健說著就開始解襯衫扣子。

「哎呀,你就穿個襯衫,給我了你怎麼辦?」舞清清趕緊制止。

「我不冷,光著膀子就行。反正我是男的,不怕看。」任健說。

「不行,咱們家的東西不能隨便給別人看!」一想到任健渾身結實的肌肉舞清清就生怕被旁人看到了想入非非。

任健笑著說:「那好,留著給媳婦兒看,要不咱們回家吧,外面還是涼,別感冒了。」

舞清清點點頭,二人一起回到了久違的家中。 「沒事,現在呢,姐姐讓你來見識一下姐姐的厲害。「

在這一世她並非凡人,而是長了好幾百年的草妖,又是極淵儲君,他們奈她不何。

葉茜不放心蘇心優,但又想弟弟安全離開。

她只好施法將弟弟和蘇心優都送了出去外圈讓這些草妖只圍住自己。

「草妖們,你們想來找替身,放馬過來吧。」葉茜是一點也不把這些妖怪放在眼裡,直挑釁到。

挑釁完她嘴裡念叨著咒語,手開始蘊蓄法術對付他們。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她此時的性格就跟何弘翰是一模一樣。

小小身子正在費勁的蘊釀仙術,卻沒察覺草妖正靠近她,很快那些噁心的草就要將她纏繞起來,裹住。

葉茜知道那些草妖正準備圍攻自己,真是急得不得了,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她蘊蓄的仙氣不夠,根本沒有辦法拿來對付那麼多草妖。

見自己的孩子慌亂了,看來她要加快速度將那些草妖都捆一起。

只是幾秒鐘,蘇心優便已將十餘草妖全們都綁在一起。

直到她把妖都捆一起,小妹子還是沒有使出半點仙術出來。

「妹妹,我雖然是凡人,可我也超凡之人!」拍拍手對她挑挑眉。

這速度真不是蓋的,把葉茜嚇愣了,眨眨她那大大的眼睛。

對她是既佩服又崇拜「姐姐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是秘密,先不告訴你。」

這是她在現代被逼出來的技能,如果將一個人長期極際訓練和實戰的話,都會變成這樣。

「咦,姐姐你壞人!」

葉茜嘴上嫌棄著,可她心裡特別喜歡這個大姐姐,在她身上有種很親切的感覺,像媽媽的感覺。

「哈哈哈,走吧,我出去吧!」

如果這個錦囊是入口,那麼她肯定不會把這個錦囊扔在那個密室中。

將那十多個人扔在極淵從錦囊口出去。

再次出來,還是那個密室,只是變空了,草也枯了,沒有葉子的遮檔可以看到破掉的木門和窗檯。

因外面是白天,光透過枯枝縫整間密室都亮堂著,一下子就變得沒那陰森恐怖。

不過很快她發現了一件事情。

兩個小孩子也是發現了。葉北扯扯蘇心優的裙子說道「姐姐,你有沒有發現窗和門是假的,陽光也是假的?」

「發現了,正常的陽光從室外照進來,屋內的地面會有而這些明明看著像陽光卻沒有真正的光線。」

外面的陽光一下子又變得十分的詭異。

從極淵出來后沒有去撿那個錦囊,突然錦囊變大,蘇心優知道那些人要出來了,迅速上前去將錦囊給拉住袋口。

「姐姐,我們還要從這裡出去嗎?」葉茜感覺到了危險的到來,小身子不覺地往蘇心優身上挨去,尋求安全感。

知道孩子們怕了,她摟在身旁,望著那門和窗思考了下。

「出去。」

權少的閃婚新娘 她不想帶他們到極淵里,那個地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先不說姥姥會不會限制他們的自然,光是極淵里有種特殊對人體凈化系統。

這種凈化系統凡人進去會痛苦,能嗷過了就是極淵里的人,永遠沒有機會從極淵出來,沒過那面臨的就是死亡,她不想讓她的孩子受這種苦。

所以不管如何她都會選回到這個密室里尋找出口。

「嗯嗯,我們快點出去吧!」葉北身為一個小小男子漢,他也是害怕了這裡。

「別怕,有姐姐在呢!」

收好錦囊她再次看了下這裡有什麼可以拿起來扔出窗外去的東西。

找了一圈看見一個角落裡有隻茶壺,如果那東西不是在幻景裡頭的那就可以拿起來。

怕東西有毒,撕下裙擺的一個邊角當隔離布去拿那個茶壺。

拿起猛地一扔,像扔進水裡般直接沒了進去。

「這牆是幻境,我們直接出去吧。」

「姐姐你確定這裡真的能出去嗎?」

「沒事,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先離開這個密室!」

「好!」

蘇心估牽著孩子一同穿過那道幻牆。

出去之後外面並不是白天有陽光,而是黑夜,只有點一點點燈光的昏暗地方。

遠處一片漆黑能見度非常的低,前面好像是一道石門。

石門前是一條獨木橋,正準備過獨木橋穿過那道石門時,突然從那裡傳出一陣陣嘶吼聲。

不像是老虎獅子叫,光是聽就讓人感到害怕。

接著是有什麼巨大的動物在向這邊走來,地動山遙幾乎讓人站不穩。

情勢被逼得她們往回走。

「回撤!」

蘇心優一聲令下拉著孩子便往回跑,再回跑去不是之前那間密室,而是一條彎彎曲曲的路。

類似古代城牆樣子的神,讓人感到敬畏。

看了下道路上面為半壺形的石頭路,兩側是空的,看樣子只要偏離過多會掉下去。

她這是活脫脫的進入了神廟逃亡的遊戲裡面?

後面的怪物出動了,蘇心優沒有辦法帶著她的兩個孩子跑。

「孩子們跟著我,我幹什麼你們就幹什麼,千萬別停下來和跑到小路邊上,會掉下深淵。」

情急的情況下她根本來不及解釋了,只能讓孩子們跟著她向前跑。

「好的,姐姐,怪物在過獨木橋了,我們快跑。」

懸崖,在他們面前出現的第一個場景便是可怕的懸崖,這個連側一下身子都不行,後面的怪物跑起來追趕他們的動作太大,孩子們太小,根本不可能不側,兩個一起抱起的話她的力氣沒有那麼大,只能拉著跑。

跑到路上的小型樹根明顯很矮可以直接跑過去。

接著是大型樹根,火焰牆,有樹洞的大樹,不可反應的懸崖,不可停頓的懸崖

「跳起」

「蹲下」

「向左」

「向右」

突然遇到岔路口,她只有半秒鐘時間思考,轉左轉右,轉錯了他們全部都掉下下去。

跑了一段路之後,蘇心優可以肯定,這條路就是那個神廟逃亡的遊戲。

他們終於是找到了規律,兩個孩子覺得太好玩了自己領先跑,後面的怪物追得越凶他們笑得越是開心,就像是在玩遊戲般。

跑了許久,奇怪的是他們的體力竟然不減,明明是在瘋狂地跑著,卻沒有感覺到累。

莫非他們這是在夢境裡頭? 既然漂亮媳婦已經準備好要去見公婆了,任健決定在中秋之前先帶著舞清清好好瘋玩兩天,放鬆一下舞清清的心情。

任健從衣櫃里給舞清清找出了一件水藍色的運動T恤、一條白色長褲和一雙小白鞋外加一件白色防晒衣:「今天穿這個,別忘了戴上你的大檐帽。」

舞清清看著這身衣服不解地問:「你要帶我去哪?怎麼這麼運動?」

任健神秘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舞清清撇撇嘴,聽話地走進更衣室換好衣服,她才不要戴什麼大檐帽,自己去衣櫃里找了一個銀白色的無頂長嘴鴨舌帽戴在了頭上,而且非常臭美地配了一副茶色大墨鏡。

任健笑著問:「不怕晒黑?」

舞清清撇撇嘴:「我擦過防晒霜了,而且還隨身攜帶防晒隔離噴霧等等。」

任健笑了笑:「隨你。」說著擦了擦手進了更衣室,不一會兒當他走出來的時候,舞清清發現兩人居然是情侶裝!

「要不要這麼煽情?」舞清清笑著問。

「當然要,好不容易有個媳婦,哥不得好好顯擺顯擺?」說完任健把自己的錢包手機統統塞進舞清清的小背包一把抓起來背在自己後背上,另一隻手攬著舞清清的腰出了門。

「任健,你為什麼不用指紋鎖?」舞清清好奇地問。

任健笑了笑:「我覺得鑰匙才是一個家的代表,沒有鑰匙的鎖,讓人不放心。」

舞清清笑了:「救你矯情。走吧!」

舞清清不知道任健要把自己帶到哪裡,反正跟著去就可以了,只要有任健在,她心裡就特別踏實。

任健一路飆車來到了「開心王國」,舞清清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太棒了!我早就想來了,但是門票太貴,總是捨不得。」

「有多貴?二三百塊錢你出不起?小財迷!好了,跟我來。」任健說著就往裡面走。

「人家不是賺錢不容易嘛!你沒買票呢。」舞清清提醒。

「原始人啊你?電子票!」任健非常無奈地搖搖頭。

「哦哦,對哦,可以網購。」舞清清吐吐舌頭趕緊跟上。

進去之後舞清清就被各種各樣的娛樂設施吸引住了,國慶假期人好多! 總裁,你老公找你 真的是peoplemountainpeoplesea(中式英文:人山人海)!烏壓壓到處都是人頭。

任健怕舞清清走丟了,緊緊抓著她的手要不就緊緊抱著她的腰。

周圍的音樂聲震耳欲聾,舞清清趴在任健耳邊大聲喊:「我有那麼弱嗎?你看這麼緊!」

「不是弱,是太漂亮了,怕被搶!」任健大喊,可是就在他大聲呼喊的時候,恰好趕上換音樂的間隙,這大吼一聲周圍人全聽到了,大家回頭看著任健哄堂大笑。

任健尷尬地拉低帽檐笑了,舞清清要不是戴著眼鏡一準羞得到處找地縫鑽。

任健小聲咕噥:「本來就是嘛。」

各種設備前都排起了長隊,只有一個看起來不是非常刺激的「跳躍」器具前人不是很多。舞清清說:「先試試這個吧,這個看起來不是很嚇人。」

任健點頭:「好,聽你的。」

可是等到機器伴隨著動感音樂徹底運轉起來的時候舞清清立即後悔了:怎麼會這樣?看似不高不刺激,這上下顛簸前後搖擺簡直嚇死人了好不好?舞清清嚇得尖叫不止,任健哈哈大笑著把她摟在懷裡:「別怕別怕,有安全帶還有我!」任健大聲說。

「不行,不行,停下停下!我要下去,啊!啊!」舞清清的尖叫聲穿過音樂吸引來了許多人圍觀,很多人看到舞清清的表情之後紛紛想體驗一把,很快「跳躍」前面就排起了長隊,承包的工作人員樂得合不攏嘴。

從跳躍上下來,舞清清雙腿抖個不停,軟的站都站不起來了,任健抱著她笑著問:「還要去哪個玩?我陪你。」

舞清清痛苦地擺擺手:「不玩了不玩了,嚇死人了。」

任健扶著她到安靜點的地方一面休息一面說:「那可不行,五百多塊錢呢,不能百花。」

這招激將法果然管用,舞清清立即握緊拳頭,目光堅定地說:「對!向海盜船,出發!」

任健跟在舞清清後面笑得走路都打飄。

從海盜船上下來,舞清清兩條腿都快打結了,倔強的她非得把花出去的錢都玩回來不可,於是又上了摩天輪、過山車、空中飛車……最後突擊到了大擺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