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得對……」

「說得對……」

聖人們一度想要讓自己的嫡系子弟撤出來,時間海禁地原本就相當危險,現在其中發生了異變就更加危險了,隕落恐怕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可真正的大機緣,永遠都伴隨著莫大的危機,這些聖人或許對自己的子女存了一絲溺愛之心,但更願意他們能抓住眼前的機會。

聖人們在外面討論,但禁地中的真神們的確是陷入了莫大的生死危機。

密密麻麻的時光怨靈前後包夾之下,幾乎沒有衝出去的可能性,即使是羅征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若是實實在在的生靈,尚且有一拼之力,可時光怨靈這種詭異的生靈甚至都沒有實體存在,根本就沒有硬拼的辦法,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逃了,可現在如何逃?

含初月和含碧蘿兩人害怕之下,情不自禁的靠在了羅征身邊,含碧蘿那柔軟的身體甚至還在微微顫抖,她連神煉禁地都不曾去過,何時想過自己在某一天會面對生死?至於含初月終究闖蕩過神煉禁地,相對含碧蘿要沉穩一些。

其他的真神也異常難看,這種局面倘若處理不好,在場的真神一個都別想活了。

「我來引開他們,你們趁機逃走!」就在關鍵的時候一名上位真神站了出來。

上位真神可以御空飛行,將這些時光怨靈引開后倒是有一定機會逃走,但對於他來說也是危險至極!

這上位真神出自於戰神堂,名叫戰鳴。

此刻他挺身而出,在場所有的真神臉上都流露出感激之色。

就連禁地外的戰神殿的殿主,玄月家族的三大聖人之一的戰無極臉上也流露出傲然之色,言道:「我們戰神殿中沒有一個鼠輩!」

當下,那些時光怨靈已蜂擁而至。

與此同時,戰鳴爆喝一聲,自他體內湧出洶湧戰力,鋪天蓋地朝著前方的怨靈沖刷過去!

「這戰意……與戰北海的神通一模一樣,只是更加強大,此人也是來自於戰神殿,」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能夠在這時候挺身而出,這名上位真神的勇氣可嘉。

戰鳴那鋪天蓋地的戰意,成功吸引了前方絕大部分時光怨靈的注意,隨即他就像是一隻展翅大鵬,一飛衝天!

隨著那些時光怨靈追逐上去,眾人前方便算是有了一條生路。

與此同時,眾人身後的時光怨靈也朝著他們蜂擁追來。 「衝出去!」

真神們沒有任何猶豫,邁開腳步朝著前方不斷地衝刺。

「跟著我!」冷林岳尚且保持著冷靜,對身後的含流蘇淡淡說道。

含流蘇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身形也向前疾馳而去,但她也擔心身後的含初月和含碧蘿,所以時不時回頭張望。

原來羅征三人原本就在比較靠後的位置,身後的那些時光怨靈自然將最後面那些真神當做第一目標!

「嗡……」

一隻時光怨靈飄忽而至,它那輕飄飄的身體在剎那間纏上了一名中位真神。

「啊!啊!救命!」

那中位真神在剎那之間發出凄慘的叫聲,身形已經不由自主的搖擺起來,很快,這中位真神的頭部就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痕迹,堅固的頭骨在一剎那被均勻的切割,紅白之物從其中迸射出來,看上去煞是恐怖。

「噗噗噗噗噗……」

隨著一道道痕迹出現在這中位真神的身上,迸射出來的血液也更多。

含碧蘿看到這一幕,臉色蒼白如紙,此刻她也催動全力奔跑著……

但就在這時候……

含碧蘿身邊的一位下位真神速度稍慢,也被一隻時光怨靈纏住,這下位真神幾乎是憑藉本能的意識,一把抓住了含碧蘿的手!

「啊!」

含碧蘿尖叫一聲,就想從這真神手中掙脫,但她沒想到這下位真神的力量竟然如此大,根本掙不出來。

也就是這麼一耽誤,三隻時光怨靈就朝著含碧蘿當頭撲過來。

「碧蘿!」

「碧蘿!」

前方的含流蘇滿臉焦急,返身朝著含碧蘿衝過去。

含初月也是獃獃的站在原地,似乎是嚇傻了。

至於含碧蘿則是滿臉驚恐的望著羅征,她實在難以接受自己隕落此地的事實!

「嗖!」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羅征一個閃身之下,手指輕輕一扣,摁在了那下位真神的胳膊上,他的手指摁出去的同時,一股無形的力量順勢朝著下位真神抓住含碧蘿的胳膊切過去。

「咔嚓!」

這下位真神的胳膊應聲而斷,同時羅征一把抱住含碧蘿,將這嬌小的身軀夾在了腋下,同時一個乾淨利落的轉身,以同樣的手法將嚇傻的含初月夾在了另外一側的腋下,就這樣一手抱著一個后,一股巨大的力量自腳下爆發出來。

「嗖……」

這些真神們為了逃命,幾乎都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向前狂奔,可這時候他們就感到身邊一陣疾風拂過,竟是一名下位真神抱著兩位證神武者疾馳而去,這速度讓這些真神們瞪大了眼睛。

停留在原地的含流蘇愣愣的看著這一幕,直到羅征帶著自己的兩位妹妹衝到她的跟前,又聽到羅征微微笑道:「快逃,別發獃!」

「不要你管!」含流蘇下意識的反駁道,可轉念一想,自己似乎反應過度了,這傢伙根本沒有管她,只是隨口出言提醒的一句,就跑到老前面去了,心中更是升起一股強烈的不悅。

這些怨靈的速度整體上比真神們要略快一些,速度慢的那些真神就遭殃了,只要被時光怨靈纏住,幾乎沒有倖免的可能。

幾乎所有的真神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后,就會下意識提升自己的速度……

在逃亡之中,羅征的速度算是極快了,連番的力量爆發之下,讓他時時刻刻都保持著衝刺的姿態,不久之後竟衝到了隊伍的前列。

「到了!前方是時間神廟!這些時間怨靈無法進入其中!」

隊伍中一名中位真神大聲喊道。

在眾人的前方出現了一座造型奇怪的廟宇,也不知道

即使是真神,體力也不是近乎無限的,這樣爆發衝刺之下不少真神也堅持到了極限,一副死去活來的樣子,聽到那中位真神的話,眾人精神頓時為之一振!

「快進去!」

「時間神廟裡就能避一陣子了!」

「嗖嗖嗖嗖……」

眾人真神的速度再度提升。

羅征雖然左右各抱一女,臉色倒沒有絲毫變化,速度反而越來越快,最終竟是第一個衝進時間神廟中。

這一幕,甚至吸引了禁地外的聖人們的注意。

「那下位真神怎如此耐力和速度,懷抱兩人面色不紅,還能衝到第一位?」唐家的亞聖好奇的問道。

對於羅征身份的猜測,冷林岳和牧血蓉他們或許清楚一些,但這些聖人們不可能事無巨細的關注浮島之事,自然是不清楚的……

唯一知曉實情的,恐怕也只有含九姨了。

她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凝視著羅征,心中也微微有些擔憂。

含九姨並不知道羅征會被盲族人邀請,萬一他現在就露出什麼破綻,如何從聖人們手中逃脫?羅征這傢伙倒是膽子大……

至於含青帝臉上則是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盯著羅征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諸多真神沖入時間神廟中,除了那些上位真神外,其他真神幾乎都癱瘓在其中,含流蘇也不斷地喘著氣,同時運轉體內的勢,儘力平復心境。

等到最後一位真神衝擊去后,那些時光怨靈依舊朝著時間神廟衝過來!

含碧蘿和含初月現在算是緩了過來,看到密密麻麻的時光怨靈如同潮水一般,朝著他們徑自衝來,兩人的俏臉上再度浮出緊張之色,手指用力之下情不自禁的掐住了羅征的胳膊。

「嗡嗡嗡嗡嗡……」

這些時光怨靈衝到時光神廟的一瞬間,不少真神下意識的尖叫起來。

倘若它們真的能衝進來,在場的真神沒有一人能倖免,而這些真神不少都是第一次進入時間海禁地,自然會有擔憂。

但這些時光怨靈到了時光神廟的門口后,竟再也無法前進一步,只是密密麻麻的排列在門口不斷地舞動,好似一堵無形的牆壁將它們隔絕在外,這些東西的確是無法進入這時間神廟中!

眾位真神這才放下心來。

只是看著那些擁擠在一團的時光怨靈,就像是一堆擠在一起的蟲子一樣,看上去十分噁心,讓人頭皮情不自禁的發麻。

「啊,這隻手……」含碧蘿被驚嚇后一路幾乎都沒知覺,現在恢復正常后才發現羅征切斷了那下位真神的半截手臂,還死死的抓著自己。

「別動,」羅征伸手輕輕一拍之下,便將那隻手從含碧蘿身上拍了下來,隨即一腳踢在了一旁,同時起身打量著這時光神廟的內部。

就在這時候,眾人再度聽到時間神廟外傳來一陣呼喊聲,「救命啊,你們將那些時光怨靈給我趕走,我……」

透過這些半透明的時光怨靈,眾人看到不遠處的半空中,上位真神戰鳴依舊引著一群時光怨靈飛奔不已,這時間神廟的門口緊貼著一層時光怨靈,戰鳴根本沒有機會衝進來。

無論怎麼說,方才戰鳴為了大家自己甘冒奇陷,現在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時光怨靈拖走。

可現在誰願意出頭?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些豪門精英們也有自己的驕傲,欠人恩情終須要報。

但面對那密密麻麻的時光怨靈,衝出去就是送死,誰願意拿自己性命開玩笑?

「方隱……你還有傀儡嗎?」有真神問道。

剛剛方隱用手中的傀儡也成功引走了一批時光怨靈,但他遣出去的傀儡也都被切成了碎片,全部報廢了。

「有,可是沒用,」方隱說道。

他的確還有幾尊厲害的傀儡,甚至有一隻太乙金傀儡,這太乙金傀儡比方隱自身還要強大許多。

「對啊,這些時光怨靈堵在門口,就算有傀儡也沒什麼用,」含蒼煙也皺著眉頭說道。

方隱也點點頭。

他驅動傀儡衝出門外必然會被時光怨靈纏上,唯一的結果就是被切成碎片,完全報廢。

「救命!」

戰鳴依舊在空中盤旋,他身後的時光怨靈如同一群憤怒的馬蜂,不知疲倦的尾隨在他身後,只要被其中任何一隻時光怨靈纏住就必死無疑,真的是命懸一線。

眾多真神看到這一幕也十分焦慮,但並沒有太好的辦法。

就連時間海禁地外的戰無極看到這一幕,眉頭也是深深地皺了起來。

戰神殿的真神數量並不多,但每一位都是精英,戰鳴更是戰無極的門徒,日後完全有機會晉陞大圓滿真神,隕落在時間海禁地絕對不是戰無極想要看到的!

就在這時候,羅征徑自朝著時間神廟的門口走去,他剛剛靠近大門,那些擁擠在門口的時光怨靈頓時一陣騷動。

含流蘇看到他的舉動,眼中露出擔憂之色,有心出言阻攔,但咬咬牙還是沒有說話。

「羅天行,不要靠那些東西太近,」含碧蘿連忙說道。

羅征距離最近大門前方的時光怨靈只有兩三寸的距離,他隨即說道:「這些時光怨靈的攻擊手段似乎很單一,它們將目標纏繞后,只是利用時間裂縫的力量進行切割而已……」

「問題是沒有人能擋住時間裂縫的切割之力,」含蒼煙搖頭說道。

「不需要擋住這切割之力,有些東西它們切不爛,」羅征微微一笑。

眾真神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盯著羅征,牧凝眼中也流露出好奇之色,忍不住開口問道:「什麼東西切不爛?」

「例如水之類的液體,」羅征微微一笑。

隨後他將須彌戒指輕輕一點,一道金光就出現在他身前,正是那尊萬獸金鑾像……

看到這萬獸金鑾像,含流蘇和含碧蘿等人眼中也流露出訝異之色,這次浮島排名含家的獎勵之一,原來含流蘇就看中了這萬獸金鑾像,本來好好地擺放在聖皇城,但忽然之間就不見了,沒想到在羅征的手中。

她們也瞬間明白了羅征話中的意思。

方隱的傀儡非常複雜,被切割后整體都會崩潰。

但萬獸金鑾像則不同,這東西和天衍之軀一樣,可以化為若干形狀,實際上就是一團流動的金屬液體!

含流蘇等人了解這萬獸金鑾像,其他真神還是一副滿臉不解的表情。

先前羅征將萬獸金鑾像當做了極惡老人臨時的肉身,現在也只能將就他一下了,在掏出萬獸金鑾像后,極惡老人已悄然回到他的腦海中。

隨後在羅征的操控之下,那尊萬獸金鑾像驟然朝著前方猛撲過去!

這萬獸金鑾像剛剛衝出時光神廟,就被其中一隻時光怨靈抓住了,羅征頓時與萬獸金鑾像失去了感應,只能眼睜睜看著時光怨靈將萬獸金鑾像拖拽起來,再運用時光裂縫開始切割……

「刷,刷,刷……」

一層一層的切割之下,這頭萬獸金鑾像化為一塊塊厚度均勻的金塊,砸在地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看到這一幕,眾人流露出失望之色,不知道羅征在折騰什麼。

「哼,這東西就是一個廢物,有個屁用?」冷林岳譏諷道,他卻沒注意到含流蘇在他身後白了他一眼。

不一會兒后,那些金塊開始緩緩軟化,相互之間又黏在了一體,再度化為一個整體,隨後這萬獸金鑾像猛然翻身而起,朝著外面狂奔!

萬獸金鑾像與那些時光怨靈距離太近了,速度還來不及提升上來,跑出了不到一丈的距離,門口的時光怨靈再度涌過去,眨眼之間又被一隻時光怨靈纏住,再度被切成了碎片……

但這時候,所有的真神們都燃起了希望,他們已經明白這萬獸金鑾像是什麼東西了,萬獸金鑾像雖然很稀有,但同類的法寶也不是特別罕見,這時候使出來,自然是有奇效!

那隻時光怨靈把萬獸金鑾像切成碎片后,再度貼在了時間神廟的大門前。

於是萬獸金鑾像再度悄然融合在一起……

這一次萬獸金鑾像與那些時光怨靈拉開了距離,再次翻身而起的時候,終於有機會衝出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