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記得你的老樣子是什麼?」

「誰記得你的老樣子是什麼?」

趙藝芯手一拍桌子:「你們店裡就是這樣和顧客說話的嗎?」

夏羲和也不甘示弱:「不好意思,我們店尊重顧客,但是對於你這種成天胡鬧的人,我們也有我們的一套。趙小姐好歹也是一個公眾人物,在這種公共場合大聲喧嘩不太好吧。」

趙藝芯臉色一變,立馬坐下,一手撐著桌子,擋住自己,殊不知,店裡並沒有人注意到她。

「請問趙小姐需要點什麼?」

「一份甜點,一杯咖啡,你親自做,如果和你店裡的重了,那我可會投訴你的。」

趙藝芯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了當初夏羲和受傷時的陰險笑容,要知道,這家咖啡廳開了大半年了,這裡的飲品甜點種類是整個安陽最齊全的。

想要在這些種類中研製出新的品種,對於一個從來沒有學過西點烘焙的人來說,更是難上加難。

夏羲和:「好的,稍等。」

夏羲和回到后廚,看了看現在還有的甜點,能做的咖啡種類。

「羲和姐,那個女的也太刁鑽了吧,針對你吧?她誰啊?」

夏羲和鼓搗著工具:「趙藝芯,就是那個從小就出道的童星。」

「切,也不出名嘛,我都沒聽過,她得意什麼啊?」

「呵呵,小宣,世界上總是有種人,以捉弄別人為樂,不巧,她就是那種人,下次她再來,你直接叫我就好。」

小宣點了點頭,目光放到夏羲和手中端著的甜點上:「羲和姐,你這是…」 夏羲和將這份甜點舉到胸前:「她不是要獨一無二嗎?不是指定我來做嗎?嘻嘻,我就是遵照她的意思罷了。」

「可是,你這樣上,真的沒問題嗎?」小宣有些擔心,畢竟,這個東西,有點一言難盡。

「對了,差點忘了,還有咖啡。」夏羲和將甜點放下,從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一包速溶咖啡,一塊錢一包的那種,隨便沖了一杯咖啡就這樣端上去。

小萱看著漸行漸遠的夏羲和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替她揪了起來,就剛剛觀察,那個趙藝芯就是來找茬的,不是什麼善類。

夏羲和:「請趙小姐慢用」

「這是什麼鬼?是人吃的嗎?」

夏羲和:「夏小姐,這是您特別吩咐的餐點,本店獨此一份哦。」

她字字句句都透著禮貌,在趙藝芯眼裡卻是幸災樂禍。

「夏羲和你故意的是吧?」

趙藝芯雙眼盯著桌上那一團不成型的巧克力醬,上面放著一個形狀特異的蛋糕,蛋糕上並不均勻的巧克力醬,再加上稀疏的幾顆巧克力豆,不知道夏羲和還加了些什麼,總之,這團東西,乍一看,像便便,仔細一看,更像。

「這種東西讓人怎麼吃?」

夏羲和一臉無辜:「這怎麼不能吃?用的上好的巧克力,就連上面的巧克力豆也是上好的,這怎麼就不能吃了?」

趙藝芯有些惱,但還是忍住了火氣,將這份甜點推開,端起咖啡到鼻子前聞了聞,好像味道還可以,她簡單嘗了一口。

「呸,這又是什麼鬼?」

剛入口的那一口咖啡直直被趙藝芯噴得滿地都是,高級咖啡喝多了,總覺得這杯里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夏羲和:「咖啡啊」

「什麼咖啡?」

「一塊錢的速溶咖啡」

速溶咖啡?趙藝芯一聽這四個字,臉刷的一下就拉下來。

夏羲和,你有種。

趙藝芯雙手握拳,臉上卻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夏羲和,我們有仇嗎?或者是,你這生意不想做了?」

夏羲和皺了皺眉:「不好意思趙小姐,咖啡店的生意還是要做,不過,趙小姐的生意不打算做了,既然本店的食物飲品入不了趙小姐的眼,那麼還請趙小姐移步,別白白佔了店裡的位置。」

夏羲和說完就端著送餐盤轉身。

「夏羲和,你也嘗嘗你的咖啡吧」

在夏羲和轉身的一瞬間,趙藝芯一手將夏羲和拉回來,另一手端起桌上還沒降溫的咖啡就潑了上去。

「噗,夏羲和,我要殺了你!」

一聲尖叫,將店裡所有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一時間,店裡喧嘩起來。

「你看那人怎麼這麼眼熟啊?」

「那個好像是趙藝芯啊」

「什麼?趙藝芯被潑咖啡了?我得發個微博」

大概是之前趙藝芯耍大牌的事情傳遍整個娛樂圈,她的形象被毀個徹底,這次這麼狼狽的樣子又被人逮到。

夏羲和立刻用手中的帕子在趙藝芯臉上蹭來蹭去:「喲,趙小姐,真是對不起,你要潑我直說,我站著給你潑就是了,還勞您這麼大架,快擦擦,快擦擦」

褐色的咖啡一滴一滴從趙藝芯劉海上滴落下來,還沒反應過來,一張帕子就湊上來蹭,趙藝芯只聞到一股怪味:「拿開拿開,你這是什麼?」

夏羲和這才意識到自己手中的是剛收拾桌子的抹布,她愣了愣神,她敢發誓,這個帕子真不是故意的。

等趙藝芯將臉上的東西擦乾的時候才發現,周圍已經一圈人舉著手機不停地拍照。

「晦氣,夏羲和,以後再收拾你」

趙藝芯顧不得找夏羲和的麻煩,拿起手中的包,將自己遮得嚴嚴實實,離開了咖啡廳。

小萱走過來:「羲和姐,她怎麼了?這麼狼狽?」

夏羲和聳聳肩:「誰知道呢?可能,喜歡咖啡洗頭吧。走,幹活兒。」

七月正是炎夏,每天買冰的人比其他季節多了好幾倍,夏羲和忙得不可開交,就連那個坐在角落觀察她的人都被她忽略個徹徹底底。

「呼,終於忙完了,小萱,你在這兒看著,我有點事」

「哦」

夏羲和徑直走向那個角落的位置,坐到男人對面。

「你叫葉羽?」

葉羽點頭,這個人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笨,至少,記性還行。

「所以,你就是李姝的…」

騙親小嬌妻 葉羽打斷夏羲和的話:「我和她本來就沒關係,只是,她一直糾纏。」

夏羲和迷了眯眼,這個男的,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上次在市中心就遇到過。

「所以,你是找我有事嗎?在這裡盯了我半天了」

葉羽輕笑一聲:「夏羲和,你未免太自戀了吧,指不定,我看的是你旁邊的那個小姑娘呢?」

「我幫你叫她」

夏羲和正要起來,葉羽叫住:「等一下,我找你有事」

「什麼?」

「告訴李姝,我和她已經是過去了,以後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叫她別等我了」

夏羲和一愣:「你承認了?那為什麼不認她?你知不知道她為了你…」

「她什麼樣我並不關心,今天找你,只是請你帶個話,我要出差一趟,可能會很久,不過,我們還會見面的哦,夏羲和。」

葉羽離開了咖啡廳,路過門外的窗戶,還不忘回頭沖夏羲和邪笑。

「羲和?羲和?看什麼呢?」

葉黎寒在夏羲和眼前晃了晃,夏羲和驚醒過來:「啊?哦,沒事,就是那個李姝的心上人啊」

「找到了?」

夏羲和點點頭:「不過那人很奇怪,以前我見過他」

「在哪兒見過?」

「就,你還記得放煙花的那天嗎?我走錯樓,那天就在樓頂見過他」

葉黎寒回憶了一下,那天的確是有這樣一件事情。

「他叫什麼?」

「葉羽」

這個熟悉的名字再次被提起的時候,葉黎寒心中滿是驚喜和疑問:「你說他叫葉羽?他往那兒走了?」

夏羲和指了指剛剛看的那個方向:「你現在也追不上吧」

「我不追,只是,他突然出現,為什麼不來找我?反倒是幾次三番找你?」

夏羲和一臉漠然:「誰知道呢?對了,他讓我給李姝說,別等了。他到底是誰啊?」

我的偶像是同桌 「還記得我說過,小沁死後,她親哥哥就失蹤了嗎?」 「嗯?難道他就是?你怎麼確定他就是那個葉羽?」

葉黎寒敲了敲夏羲和的頭:「因為李姝當初的確是對小羽一往情深,我想,除了他沒誰了」

夏羲和恍然大悟:「所以,那,我現在怎麼和她說?就說,你心上人讓你別等了?哇,他這個人好可惡,居然給我這種難題?!」

「還是先不說吧」

「好吧」

空氣又靜了這麼一兩秒,葉黎寒看著夏羲和的眼睛突然多了一道光:「羲和,有個好消息,要不要聽?」

夏羲和冷漠:「什麼?」

「這麼冷漠?那我不說了」

「哦,不說算了」

葉黎寒:「……」

這個丫頭,最近這麼冷漠是怎麼回事?

「好了,去換衣服,我帶你去個地方。」

說完將夏羲和推向了更衣室,在夏羲和在更衣室的這段時間,小萱走向前來:「老闆老闆,今天又有一個女的來找羲和姐的茬了,不過,羲和姐三兩下就給人把她打發了,聽說那個人還是個明星呢。」

明星?葉黎寒腦海中下意識閃出趙藝芯的名字。

「趙藝芯?」

小萱豎起大拇指:「老闆,你料事如神啊,這你都知道?」

葉黎寒將食指豎在嘴上:「噓」

夏羲和走出來,看著彆扭的兩人,不禁問:「嗯?怎麼了?」

小萱:「沒什麼羲和姐,今天你男朋友又來接你了,真浪漫啊,我什麼時候也會有這樣一個男朋友就好了」

她強行一副花痴樣,所有人都叮囑過,不準將葉黎寒就是老闆的事情說出來,尤其是不能讓羲和姐知道。

「哦,那,我先下班咯,拜拜」

「拜拜」

夏羲和坐在葉黎寒的車上,葉黎寒車速很快,大風呼呼刮過夏羲和的耳朵,她抬手將臉上的口罩取下來,嘴角露出淺淺的笑。

這半年,只有在葉黎寒面前,她能肆無忌憚地取下口罩,因為,葉黎寒從來沒有嫌棄過她。

「葉黎寒,你要帶我去哪兒?」

葉黎寒扭頭,唇角一勾:「我不告訴你」

「小氣,到了叫我,好睏啊」

「嗯」

夏羲和是真的累了,葉黎寒下意識將車速放慢,讓夏羲和能睡得安穩。

每次這種時候,葉黎寒總是會掏出手機拍幾張夏羲和的睡顏。

他的注意慢慢放到了夏羲和臉上那道疤上:「羲和,你放心吧,你的臉一定會好的。」

這次去的地方,和以往葉黎寒帶她去的都不一樣,這裡,是一個私立醫院。

「羲和,到了」

夏羲和從睡夢中醒過來,看了看周圍嚴肅壓抑的環境,她下意識有些排斥:「來醫院幹嘛?」

葉黎寒牽起她的手:「我給你找了個頂級的醫生,她一定會治好的的臉的。」

夏羲和半信半疑:「你什麼時候找的?」

「肯定是你不知道的時候,走吧,醫生在裡面等著呢。」

在葉黎寒的帶領下,夏羲和來到了頂層一個主任辦公室,裡面空空如也。

「嗯?怎麼沒人?」

葉黎寒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掏出手機就撥通了醫生的電話:「韓醫生?我們已經到了」

「稍等,我馬上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