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大哥。」

「謝謝大哥。」

溫惜進了洗手間,取下眼罩看了一眼周圍,洗手間裡面並沒有窗戶,只有通風筒,她拿出兜里的黑筆,在洗手間的牆壁上寫了一個記號,正準備離開,忽然,洗手間的隔層裡面傳來聲音。

溫惜停下腳步。

她循著聲音緩緩走到了隔間門口。

抬手,她敲了敲門。

「請問,你是需要幫助嗎?」

裡面傳來細細碎碎的聲音。

溫惜皺眉,半天沒回應,乾脆直接打開門。

發現裡面是一個十幾歲的男孩。

男孩穿著這裡的病號服,上面寫著長安區五院。

她瞳仁一縮。

長安區五院!

果然是那家精神病醫院!

原來媽媽真的被歐荷藏在這裡!

「小朋友,你怎麼了?」她彎腰看著面前的男孩。

男孩的神情好像很失落,「你相信我嗎?」

溫惜知道這個男孩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是看著他可憐巴巴的樣子,還是有些不忍。

她笑道:「相信啊,你要告訴姐姐什麼嗎?」

「我媽媽在外面偷東西,她還給別人生了一個寶貝,每周都去看那個寶貝,但是我告訴了爸爸媽媽,爸爸媽媽說我在說謊,沒有人相信我……」小男孩好似很失落,下一瞬突然又指著溫惜後面咧嘴笑了起來,「姐姐背後,有漂亮的月亮。」

溫惜沒有想到,小男孩會說出這樣一番話。

生了個寶貝?

他母親出軌了?

「你叫什麼名字啊?」

「康康。」

溫惜不敢在這裡留太長時間,歐荷安排的保鏢就在門口,她對男孩說,「你身後也有漂亮的月亮,的,康康。」

男孩眼睛亮了一下。

「姐姐也看到我的月亮了?」

「看到了,又圓又大。」

安撫完小男孩,溫惜走出衛生間,重新被蒙上黑色紗布離開了醫院。

她坐在車上,心底已經百分之百確定,母親就被歐荷關在長安區第五精神病醫院裡面。

難過她一直沒有找到。

從醫院離開后,溫惜來到與徐卓然約好的雙榴堂。

雙榴堂是北城有名的中式餐廳,平日里必須要預約才可以來用餐。

距離預約的時間還有一會兒,兩人在等待區等著。

溫惜坐在木質雕花的椅子上,雙眸低垂,恬靜溫柔,一派書卷氣息。

徐卓然側目看著她,心裡抑制不住地跳動著,他忍不住出聲,「小惜,我、我可以叫你小惜嗎?」

溫惜莞爾,「當然可以了。」

徐卓然鼓足了勇氣,「我喜歡你,小惜,你願不願意做我女朋友?」

溫惜一懵。

她猛地抬起眸,一雙杏眸明亮,看著徐卓然,似乎是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聰明!正是如此!」張書陵點頭稱讚道。

江塵氣的想罵人,他來嶽麓書院只是想蹭蹭氣運,怎麼莫名其妙成了煙霧彈。

他和唐虎的表現都不凡,而且還被張書陵收為徒弟,外界的人定然也會注意到他們。

可以說他們的處境如今非常危險。

「不過你放心,嶽麓書院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你們的安全,凌天掌門當年給他們造成的恐懼太深,他們也不會輕舉亂動。」

似乎看出了江塵的擔憂,張書陵安慰道。

江塵心裏苦,哪有師父這樣坑自己徒弟的,成為嶽麓書院的眾矢之的也就算了,如今還成了各大門派的眾矢之的。

「不出意外的話,這幾日其他門派就會派人前來摸一摸你們的底細,做好準備。」

說完這話,張書陵也不管江塵什麼表情,直接離去。

江塵看着張書陵離去的背影,心中更是苦澀,他還只有靈武五重,怎麼做準備?

隨後江塵將這個消息告訴唐虎,唐虎卻是一臉榮幸,「能夠替秋兒減小風險,實乃三生有幸。」

「…………」

江塵一陣無言,他怎麼忘了唐虎是江秋的究極舔狗,他自然不會有任何意見。

「三哥你放心,天塌了還有我頂着,正好我老早就想會會那些傢伙了。」唐虎拍著胸口,自信滿滿道。

「只希望他們可以慢點來吧。」

江塵在見到嶽麓書院的人後,就不太想待在玉靈峰,畢竟玉靈峰只有他們幾個人,他想去人多的地方蹭蹭氣運。

翌日清晨,四宗之一天玄宗大長老便帶着幾位弟子前來嶽麓書院拜訪。

「天玄宗的人來的倒是夠快,你們二人隨我去一趟!」

收到消息的張書陵帶着江塵與唐虎便趕往嶽麓書院大殿,「天玄宗此番名義上是為祝賀,但他們指名道姓的要見你們二人,定是別有用心,你們待會兒看我眼色行事。」

待到他們來到大殿的時候,江秋與其他五位長老都已到場,唯獨只有陳天秀沒有現身。

天玄宗大長老此番只帶了一男一女前來。

「張道友,恭喜恭喜,想必這便是你最近收的兩位徒弟吧?」

天玄宗大長老一邊打量著江塵二人,一邊熱情的寒暄道。

「何有道,你消息倒是靈通。」張書陵臉上帶着假笑,淡漠道。

「那可不,世人都知你向不收徒,最近卻一次收了兩個,我這自然要來見識見識到底是何人能讓你收徒?」

「這不恰逢貴院冊封聖女,掌門特派我來恭賀。」

何有道從納戒中拿出一副字畫,一股凌然的氣勢迎面撲來,畫中之景赫然正是太陽山,「這是我們掌門親手所畫,區區小禮不成敬意,還望笑納!」

畫中之景乃太陽山,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張書陵不動聲色的收下字畫,「有心了,我們掌門還在閉關之中,我暫且先替掌門謝過玄天宗!」

「昨日才舉辦冊封大典,陳掌門又閉關了?」何有道半信半疑,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可不是么?也不知道他最近在修鍊什麼,總是閉關。」張書陵也裝出一副很苦惱的樣子。

「說起來,最近貴院的喜事還真多,先是冊封了聖女,而後從不收徒的你也收了兩位弟子。」

何有道知道江秋與唐虎都不凡,唯獨江塵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還有些廢物,這就讓他有些迷糊了。

「而這一切都跟凌天傳承與天殘劍的出世有關,貴院真的沒有找到那位傳人么?」

何有道開門見山,銳利的眼神一直盯着江塵三人。

在他看來,嶽麓書院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十有八九是找到了凌天傳人,而且他肯定傳人就在這三人之中,只是他暫時無法確定具體是誰。

按理而言定然是身為聖女的江秋可能性最大,但另外兩人也不容忽視。

「找到又如何?沒找到又如何?」張書陵神色淡漠,冷冷道。

「找到了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天玄宗定會助貴院一臂之力護其周全!」何有道大義凌然,毫不心虛的說道。

張書陵冷笑一聲,他還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當初在太陽山上已經表露的夠明顯了,如今又來這裏演戲。

無非就是想找到凌天傳人將其摧毀,這樣就斷了嶽麓書院的崛起之路。

三院四宗表面看上去一片寧靜,但暗地裏鬥爭不斷,都在相互較勁。

「可惜了,就是沒有找到,要是找到了凌天傳人定會告知爾等。」

張書陵滿臉的遺憾,演技絲毫不比何有道差。

除了嶽麓書院的掌門與長老外,沒有人知道江塵他們曾經去過太陽山。

「確實可惜,若是凌天傳人回歸貴院,貴院重現當年輝煌指日可待。」何有道一臉惋惜的說道。

「對了,此番前來也抱着論道之意,還望聖女與大長老弟子賜教!」

何有道憋不住了,道明真正目的。

江塵一陣心累,「又來?還讓不讓人休息會兒了?」

「本以為成大長老弟子可受庇護,早知道有這麼多麻煩當初就不答應他了。」

說實話,江塵現在有些後悔,要不是成為張書陵弟子也不會被推上風口浪尖,指不定現在在哪兒快活的蹭氣運呢。

「方天河與姬無煙皆是我玄天宗數一數二的天才,一身修為直達玄武境巔峰。」

何有道介紹起身旁兩人之時,臉上充滿了驕傲之色。

「玄武境巔峰?這怎麼玩?」

江塵滿臉黑線,對方足足比他高了兩個大境界,完全沒有可比性好么?

而且這兩人都是青色氣運,不管從哪方面都是全方面碾壓。

「不過……這種場面應該用不着我出手吧。」想到還有唐虎和江秋在前面頂着,江塵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

張書陵忽然笑了,「何長老,你彷彿在說笑,元武境怎麼跟玄武境比?」

「掌門首徒也是玄武境巔峰,我讓他來跟你們論道!」

「且慢!掌門首徒武清風在一年前就敗給了他們二人,完全沒有可比性。」

何有道擺手拒絕,臉上滿是得意之色,而嶽麓書院一行人臉色都有些難看。

掌門首徒,幾乎代表着嶽麓書院弟子最高實力,而方天河與姬無煙並不是玄天宗最強的弟子。

恥辱!明擺着在羞辱他們!

「何有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莫要得意!」張書陵面無表情,寒聲道。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真的是好人[快穿]最新章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語夢希、我真的是好人[快穿]全文閱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txt下載、我真的是好人[快穿]免費閱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語夢希

語夢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真的是好人[快穿]、

。 來人被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望着,心頭頓覺一片寒涼。

好像他的一切都被那小姑娘看得一清二楚,包括心裏的想法。

「你說……誰是水軍?」他梗著脖子反問。

葉瓷輕笑一聲,凜冽的眼神漫不經心地自他身上掠過,淡淡道:

「這些話,生日宴的時候,你們就說過了吧。來來去去就是那幾句,什麼白眼狼,忘恩負義……沒別的詞可說了?」

這話一出,在場的媒體都約摸找到了什麼驚人的內幕。

對啊,葉小姐不說,他們還沒怎麼覺得呢。

這人說的話,跟那天晚上在生日宴上,某些人喊出來的話怎麼那麼像?

難不成這真的是水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