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菜?」龍衍激動的眼睛冒光:「嬈嬈你是打算給我做飯吃嗎?啊我真是太感動了,有生之年竟然能吃到你親手做的飯……」

「買菜?」龍衍激動的眼睛冒光:「嬈嬈你是打算給我做飯吃嗎?啊我真是太感動了,有生之年竟然能吃到你親手做的飯……」

「來來來,我幫你挑食材。」

「紐西蘭進口菲力牛扒,這個不錯。」

「還有這個,冷凍半殼九孔鮑魚,產地R國,雖然不怎麼好吧,但是也湊湊合合吧。」

「智利帝王蟹!!!我愛吃這個,嬈嬈你會嗎?不會也沒事,放進鍋里蒸一蒸,然後拌點醬油醋就……」

龍衍貼心的說著,很快便將他們的購物車給堆滿了。

然而他很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為什麼嬈嬈的臉越來越黑了?

「嬈嬈……你怎麼了?」

「是不是買3隻帝皇蟹太多了?那我少吃點,兩隻,兩隻就行……」龍衍低著頭,委屈巴巴說著,如同孩童一般輕輕的搖晃著嬈嬈的手臂。

眼睛里暈染起一層水霧……

媽耶!!!男人怎麼可以長這麼邪魅。

「放開我,賣萌也沒用!」

「給你3分鐘,把這些東西哪拿的放哪去!要不然你就別吃飯了!!!」險些就差點破了功,嬈嬈一把甩開了龍衍的手,咬著牙說道。

「為什麼?」龍衍無辜望著她:「你是不會做嗎?沒事的,我們還有鐵牛啊,鐵牛是你的貼身……助理,廚藝是必修課啊。」

「是吧,小牛牛……」龍衍說著,又朝著鐵牛伸出胳膊。

鐵牛眼皮跳了跳,不著痕迹的移動著。

「龍衍!!!」

「你知道我們這個月生活費多少嗎?3000!!!3000!!!你一隻帝王蟹就400了!你是不是瘋了!!!」

嬈嬈簡直要被龍衍蠢哭了。

尼瑪一共就3000塊錢,還是三個人!

「是啊……才400……我原來吃的那些都比這品質好多了……」龍衍不甘心的掙扎道:「那要不……就買一隻?」

「要買你自己買……我沒錢!」眼瞅著吃瓜群眾越發的多了,看著他們的眼神也越發詭異,嬈嬈索性把推車留在原地,轉身就走。

「別啊……我不吃還不行了……嬈嬈,你不能就這樣拋棄我!」

見嬈嬈真是生氣了,龍衍火速把所有的吃都放回了遠處。

見購物車重新空了,嬈嬈這才滿意的瞥了他一眼,推著車去了蔬菜區,買了雞蛋,大米,還有一些蔬菜。

最後在生肉區糾結了好久。

雖然說龍衍只是家族的附贈品,可鐵牛是她的助理,她理應該負責他的生活的,更何況這次出來出任務,本身就是不用鐵牛的,是為了照顧她……

想到這裡,嬈嬈咬了咬牙,一狠心讓師傅切了排骨,肉片,還有兩隻雞。

「嬈嬈……你對我真好……」

結賬時,龍衍看著嬈嬈竟然真的買了200塊錢的肉,眼睛都直了,那叫一個感動啊!

嬈嬈頭也不抬的裝東西,順口回道:「這是我們三個人一星期的量!不是給你一頓吃完的!」

「什麼!!!」龍衍的眼睛綠了:「嬈嬈,你不知道我飯量很大嗎?我們修鍊……不是,習武之人……」

「知道啊……」嬈嬈揚起頭回了他一個甜甜的笑容,驚得龍衍心肝直顫。

「所以……我買了很多面,因為絲苗米有點貴,所以……你可以多吃饅頭!一頓吃十個我都養得起!」

嬈嬈說完,瀟洒的將購物袋塞進了龍衍手裡。

她可不養閑人,既然有免費勞動力,不用那是傻子。

龍衍錯愕的站在原地,越發的覺得生活欺騙了他。

尤其是地上兩個沉重的袋子,讓他覺得一切是那樣的不真實。這和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完全不一樣啊。

「看什麼?走啊?早點回去做飯吃了。」嬈嬈在遠處召喚著他。

龍衍一怔,認命的拎起袋子,朝著嬈嬈奔去。

看著素日里傲嬌的龍少主如今像是僕人一般拎著一兜子菜,嬈嬈覺得自己那點膚淺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

正在美滋滋呢,忽然聽到路人甲和路人乙的對話。

「沒錢還學人家包小白臉……真是的。」

「就是啊,那男的也太可憐了,吃飯都只能只饅頭。」

嬈嬈順著聲音看去,是兩個上了年紀的婦人。

見嬈嬈看她們,兩個人腰桿一挺。

卻是沖著龍衍揮了揮手:「小帥哥,不如跟我啊,保證讓你吃香喝辣的。」

「是啊……你這麼帥,一個月3000塊錢太少了!!!」

「噗嗤!」嬈嬈沒忍住笑了。 龍衍細長的眼睛里劃過一抹微光,順著嬈嬈的目光朝著來兩個路人看去。

驀然,細碎的流海下閃過一道金芒,兩個女人煞白的尖叫一聲直接跑了。

嬈嬈瞅著她們散落了一地的上好食材,搖了搖頭。

真是浪費!

她回過頭丟給龍衍一個白眼,沒好氣道:「你幹嘛這麼凶……給人嚇出心理陰影了怎麼辦?」

龍衍神情不變,拎著袋子和她一同上了公車。

這還是他第一次乘坐這種交通工具,高峰期的人車廂里猶如一個蒸籠,蒸騰著人們一天戾氣和疲憊。

龍衍借著身高的優勢和強大的氣場,將嬈嬈拉到了角落裡,修長的雙臂左右兩邊拽著吊環,將嬈嬈很好的護在了懷裡。

「本少爺是什麼人都可以肖想的么?」

他邪魅的勾了勾唇,下巴正巧抵在嬈嬈額頭。

男人身上淡淡的龍涎香在此刻格外好聞,嬈嬈的耳根禁不住紅了。

微微將身子偏了偏,和龍衍錯開。

「自戀。」她看著窗外,洛城對她來說有著一種極其特殊的情感,熟悉而又陌生。

坦白來講,不是因為秦琛,嬈嬈並不想回來。

可是秦琛……

現在應該被陪著那個女助理在吃飯吧?

雖然從心底,她覺得秦琛不可能會移情別戀,可是一想到他竟然對自己撤了謊,嬈嬈心裡就不爽。

而且……

就算是五年前,他們還未分開時。

秦琛也未曾在人前公開過他們兩個的關係。

嬈嬈就算是再大度,再聰慧,心裡也是隱隱有著不舒服的。

「在想什麼呢?到站了。」

龍衍伸出手在嬈嬈面前晃了晃,拖著人下了車。

回到公寓,他便去工作了,而嬈嬈則是洗了手換了衣服去做飯。

小公寓里的生活安靜而又秩序的進行著。

直到——

「冷晴,你也早點休息吧。你放心,你母親不會有事的。」秦琛聽完了冷晴的故事之後,有些著急的安慰道。

冷晴朦朧著雙眼,靠在沙發上,望著第一次距離她這麼近的秦琛,仿若置身於夢中。

「好……那你也早點休息……」

她目送著高大的身影伴隨著燭光漸漸消失,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幾分鐘之後便進入了夢鄉。

秦琛出了房間,便直奔自己的辦公室。

Ken和Ben早就等在了那裡,見他進來,便主動彙報。

「老大,夫人的位置已經確認了,在Z大的海歸教師公寓。車子也準備好了,您看我們是一起去,還是你自己去?」

Ken推了推眼鏡,笑得無比曖昧。

這個招牌式的笑容讓秦琛無比熟悉,心也跟著咯噔一下。

「你們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他用審視的目光在兩個助理身上掃視著。

然而兩個男人只是笑,無比神秘的將車鑰匙放在他手裡之後,便閃人了。

秦琛微眯眼睛,薄唇微啟,將兩人叫住,又安排了他們去查白雲希這些年的病例和家庭醫生。就連白雲希平常吃的葯,也被秦琛從冷晴那裡弄來了幾片,被送去檢驗成分了。

按照秦琛的推斷,就算白雲希不是嬈嬈的母親,也應該和嬈嬈有些關係的,不然,那麼名貴的酒還有一些只有上流貴族才知道的名詞,一個小的豪門太太,怎麼會知道?

只是秦琛並不打算讓嬈嬈知道,只想著悄悄地做完之後,好給小女人一個驚喜。

而且,當務之急,是去拽幾根嬈嬈的頭髮,做個DNA驗證,畢竟基因是不會說謊的。

他一路盤算著,在路過花店時還專門去買了99朵玫瑰。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他站在了嬈嬈的公寓門口。

打開門那一刻,秦琛覺得自己頭上長草了。

「你……你在這裡做什麼?」

開門的是龍衍,剛剛洗完澡男人頭上還有著水汽。

看到秦琛,他也是一愣。

隨即便揚起了唇角,身子一歪靠在門框上。

「如你所見啊……」他揚起手,故意一捋頭髮,本就邪魅的長相,此刻又只穿了一個背心,讓秦琛想不多想都難。

他的目光掠過男人,看到了開放式廚房前忙碌的身影。

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嬈嬈還是誰!!!

「讓開……」秦琛眼中煞氣四溢,冷冷的望著龍衍。

龍衍彎了彎唇,嘴角揚起了笑,卻是好不掩飾自己的敵意:「我若是不讓呢?」

「那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秦琛眼底醞起一層白霧,身上的戾氣也在越發的濃郁。

龍衍似笑非笑的望著他,並未收斂自己的情緒。

眼瞅著兩個人之間就要爆發了。

屋子裡忽然響起溫和的女聲:「龍衍,洗手吃飯……」

嬈嬈說著,便拿起碗開始盛飯,可等了半天,都不見龍衍過來洗手,反而覺得後背有點發冷。

好似一陣陰風飄過,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誰在想我……」嬈嬈摸了摸鼻子,小聲嘀咕著,一回頭,正對上了秦琛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

「阿琛……你怎麼來了?」

嬈嬈開口,龍衍冷哼一聲讓開了大門。

秦琛快步走了進來,一把將嬈嬈手中的碗筷放在一旁,將她拉到了一旁。

他回頭,這才發現桌子上竟然擺著四菜一湯。

雖然比不過飯店裡的五星大廚,可看著就叫人有食慾,那是屬於家的味道。

而且……

他都沒吃過嬈嬈做過幾頓!!!

嫉妒的火焰在胸口燃燒著,急需要宣洩。

借著嬈嬈發愣空擋,他心一橫,直接吻上了嬈嬈的唇。

不同於以往,這個吻無比的霸道,強硬。甚至帶著濃濃的意味。嬈嬈被他吻的七葷八素,險些喘不過氣來。

一想到自己客廳還有兩個男人,嬈嬈便發力將秦琛推了出去。

「秦琛,你幹什麼!」嬈嬈嬌嗔道,紅著臉後退了幾步。

胸口還在跳著,這種熟悉而又羞恥的感覺又回來了!

「嬈嬈,這話應該我說吧?你在幹什麼?你是打算拋棄我了嗎?為什麼回洛城不告訴我,還要和這個人在一起?」

秦琛沒想到嬈嬈竟然還會推開他,尤其是當著情敵的面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