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泊船台。」

「走,去泊船台。」

趙東來一揮手,帶著一行人趕往泊船台。

按照夜門打探的情報,他要找的那位兇手,就在泊船台。

一行人從南城門匆匆趕到東城門,他們已經打聽清楚了,泊船台就位於東城門之外。

誰知,他們剛出了東城門,還未靠近泊船台,便被一隊巡邏兵給攔住了,說是泊船台被劃為禁地,嚴禁任何人靠近。

「本長老乃是黑白劍宮長老,有重要事情要辦,爾等速速讓開!」

趙東來當即亮明了身份。

沒想到,這些小兵一點面子也不給,「沒有城主府的手令,便是黑白劍宮的宮主來了,也沒用!」

強龍不壓地頭蛇。

趙東來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去觸拜火寧家的霉頭,不得不忍氣吞聲地離開。

回到城中。

一肚子怒氣的趙東來,找到了一位住在焚月城的熟人——焚月商會的首領合生元。

合生元在焚月城經營多年,家大業大,商隊遍布赤麟大洲,後來走了他的門路,如今在南爀大洲也發展的有聲有色。

「趙長老,現在任何人都沒法進入泊船台,即便在下親自出面也不行啊。」

聽聞趙東來的來意,合生元頓時苦笑連連。

「這是為何?」

趙東來奇怪道:「一個泊船台而已,為何要被封鎖。」

「實不相瞞。」

合生元壓低聲音道:「趙長老應該也聽說了吧,咱們的那位城主大人是被天秀老祖殺的,而那位老祖之前一直留在泊船台……」

「你說什麼!」

趙東來直接從座位上彈了起來,臉上滿是驚駭之色。

他要找的兇手,就在泊船台,而擊殺寧歸元的天秀老祖,竟然也在泊船台……

難道,這兩人竟是同一人!

想到這裡,趙東來背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趙長老,你這是怎麼了?」

看到趙東來一副驚嚇過度的模樣,合生元頓時有些愣住了。

「沒……沒什麼……」

趙東來乾笑一聲后,問道:「合會長,你可知道那位天秀老祖,是何時來到焚月城的。」

「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三天之前……」

「打擾了!」

趙東來還沒聽完,轉身便走。

根據夜門的情報,他要找的那個兇手,正好也是三天之前出現在焚月城的泊船台。

這肯定不是巧合。

被他追殺的兇手,就是幹掉寧歸元的天秀老祖!

「師尊,咱們去哪裡?」

正在外面等候的弟子和隨從們,看到趙東來走出來,急忙迎了上來。

「回黑白劍宮。」

趙東來壓著心中的恐懼和后怕,故作鎮定地道。

「不替林玉師弟報仇了?」

「是啊,長老大人,您可是發誓了,不給林玉真傳報仇,就終生不回黑白劍宮。」

眾人面面相覷。

「報仇?報什麼仇!」

趙東來狠狠一甩袖,一臉陰沉地道:「那孽障咎由自取,死有餘辜,本長老已經調查清楚了。這件事,誰敢再提,本長老就拔了誰的舌頭。」

眾人頓時噤若寒蟬。

「還有,你們都給本長老記住了。」

趙東來陰著一張臉,厲聲道:「本長老和林玉那個孽障,沒有任何關係!沒有! 我家沈少爺第一凶 從來就沒有!」 「就想奴役你,行么?」

林沁兒愣了一下,陸胤已經在催了,「愣什麼愣,趕緊跟上。」

她垂眸,看了一眼懷裡的西裝外套,趁他不注意,低頭嗅了嗅。

有他的氣息。

心情頓時好了不少,「哦,來了!」

登機后,兩人的座位是分開的。

因為陸胤臨時買票,已經沒有座位可以選擇了。

坐在林沁兒身邊的,是一位女士,陸胤來到她跟前,俯身禮貌的詢問,「這位小姐,請問可以跟我換一下位置么?我坐你後排,這是我朋友,她生病了,需要人照顧。」

女士一看,陸胤長得英俊不凡,又禮貌有加,自然是願意的。

「可以。」

「非常感謝。」

林沁兒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她是沒想到,陸胤會主動開口請別人跟他換座位。

這樣的事情,以前從未發生過。

現在發現了,真實的發生在她眼前,她還是有些做夢的感覺。

這一刻太過於美好,美好到失真了。

陸胤坐下,側頭看了她一眼,她傻獃獃的,像是在發獃,又像是在思考事情,一臉糾結的表情,抬手敲了她腦袋一記,「說你病了,你還真病了?」

回過神來,林沁兒不滿的瞪他一眼,捂住自己的腦袋,想起那位女士現在就坐在他後面,她湊過去,小聲的說,「你就不怕別人拆穿你的謊言?」

總裁的魅影情人 「很顯然,那位女士心地善良,並不會這麼做。」

「你就嘚瑟吧你。仗著別人的善良,喪盡天良。」

「怎麼,你好像不要願意跟我一起坐?那行,我請那位女士換回來,告訴她剛才是我撒了一個小小的謊,其實你並沒有生病,也不需要我的照顧。」

他說著說著,還當真站起身,林沁兒手忙腳亂的抓住他,死死拉著他坐下來,「你幹什麼呀,誰說不想跟你一起坐了?回來,你坐好!」

什麼人啊這是,太惡劣了!

霸道又惡劣!

她急得臉蛋漲紅,陸胤不逗她了,坐好后,主動扣上安全帶,「行了,知道你想要我照顧,不走了。」

「……」

「你好像不服氣的樣子?」

「有嗎?」面無表情的摸臉,她悶悶的說,「我很開心。」

「開心?」

「嗯。」

嫌棄的道,「看不出來。」

林沁兒雙手捧著臉蛋,湊近他,彎唇一笑,「看到了么?」

「喂,別靠這麼近。」

「我偏要。」

靠著靠著,氣氛就變了。

等林沁兒意思到,自己快粘到他身上的時候,她才感受到,來自周圍的目光。

頓時,臉蛋漲紅,退回原位,扣上安全帶,一扭頭轉向舷窗外。

心中懊惱不已,她剛才在幹什麼?

公然跟他打情罵俏嗎?

不對,是她自己單方面的打情罵俏,他根本就什麼都沒做,自己一個勁的往他身上蹭。

周圍的人都看到了,會怎麼想她?

陸胤閉上眼,準備入睡,「一會兒吃飯叫我。」

「……」

「聽到了么?」

「哦。」

「下飛機之前,我要看到你的檢討書。」

「陸胤,你還當真啊?」

「八百字,一個字都不能少。」 林沁兒當即就要反抗,「你不能這……」

「閉嘴,我要睡了。」

林沁兒:「……」

看著閉上眼休息的男人,她只好把餘下的話,全都咽回去。

哼,要不是看在你真的很累的份上,我才不會乖乖閉嘴。

向空乘要了筆和紙,林沁兒不怎麼累,趁著他睡覺的時候,拿著筆在紙上寫寫畫畫。

到了飯點,林沁兒把陸胤叫醒,男人睜開眼,眸子迷離,顯然還沒完全清醒。

此時此刻的他,褪去了一身的冷傲和高高在上,只剩下柔軟的茫然。

看得林沁兒,心臟陣陣顫動。

好像抱他……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成型,她幾乎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便行動了。

陸胤睜開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抱住了。

溫軟的身子,撲進懷裡。

他懵了。

抱了抱他,林沁兒便迅速退了出來,腦袋垂得低低的,聲音也低低的,似乎在懊惱自己剛才的衝動行為,「那個,該吃飯了。」

「……」

他沒說話,林沁兒心中忐忑,小小聲的解釋,「是你讓我吃飯的時候叫醒你的。」

「可我沒讓你抱我。」

轟的一下,林沁兒臉蛋爆紅。

他清醒了!

他剛才已經清醒了嗎?

本來打算趁著他剛睜眼,意識還混沌的時候,抱一抱他,沒想到,他清醒得這麼快。

天啊,她太丟人了!

全才高手 腦袋垂得更低了,看都不敢看他一眼,更不敢抬起頭來,讓他看。

真想就此找個地縫,鑽進去算了!

「呵。」低笑一聲,陸胤沒再看她。

餐食還算合胃口,或許是真的累了,陸胤不到十分鐘,便讓空乘把餐具收拾了。

農女荷花香又甜 他繼續睡。

林沁兒不是沒有看出他的疲憊,只是看出了又能怎樣?

左右他都已經登機了,要送她回國,總不能把他趕下飛機,讓他回去好好休息吧?

用餐結束,她示意空乘動作輕一些,千萬別吵醒他。

而後,她自己把玩著筆,看看身旁熟睡的男人,又看看紙上的字,低頭繼續寫寫畫畫。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結束了。

陸胤也補眠成功,精神看起來還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