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沒有多說什麼,龍慶出手了,磅礴的人道之力宛若滔天巨浪,轟向林如炎。

「嘭!噗!」

林如炎催動手中法寶抵抗,但還是被打的吐血後退。

王成龍終於鬆了口氣,連忙趁勝追擊。

龍慶則是去幫別人了,又是一擊、轟向方言喻的兩個對手,將對方打的吐血之後,又去攻擊下一個人。

不過十幾息時間,天蓮門六人都被龍慶打的吐血,但又不直接擒住或殺死他們,讓他們心中苦悶無比、怒氣沖沖。

相比而言,大恆五人則是對龍慶心生感激之意。

畢竟這是明顯的要讓他們親自解決林如炎等人,這等相讓功勞之事,自然讓他們感激。

又是數十息時間,在龍慶又連續攻擊了兩遍六人後,王成龍五人終於都生擒住了林如炎六人。

「哼,龍慶小兒,你······」

林如炎惱怒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王成龍封住了嘴,向龍慶一抱拳笑道:「多謝丞相大人相助了。」

「多謝丞相大人相助!」

其餘四人也都抱拳謝道。

「諸位大人客氣了,都是為王上效力。」龍慶溫和的回禮微笑道。

頓了頓,神色凝重了起來,沉聲道:「諸位大人,王上已經被鍾四海拉入七級陣法之中,七級陣法威力無窮,我等幾人的力量還是太過單薄。

所以當務之急、是解決天蓮門眾人,然後大家一起想辦法破除那七級陣法。」

王成龍幾人對視一眼,包括方言喻在內,皆是微微一禮齊聲道:「丞相大人敬請下令。」

「諸位大人客氣。」龍慶客氣一句,微微一頓便沉聲道:「有請五位大人前去攻破天蓮門軍營,協助青龍陣法獲勝,我去協助其他人。」

「是。」眾人應道。

說完,幾人便分為兩撥,龍慶向岳飛的方向而去,王成龍五人向天蓮門軍營而去。

遠處圍觀的眾人見此,心生感嘆。

除了那震撼人心的七級陣法之外,天蓮門其他地方、恐怕要一敗塗地了。

······

「轟!」

岳飛長槍一陣,破之真意、槍之真意爆發,將劉洋山、李靜波兩人振飛,全力攻向剩下的海雲。

海雲全力抵擋,身形不住往後退,正當岳飛準備趁勝追擊、想要重創海雲時,劉洋山、李靜波兩人又攻了上來。

岳飛也不惱,這種情況他已經經過很多次了。

突然,他還有劉洋山三人面色都是一變,看向了一個方向。

下一刻,岳飛臉上出現一抹笑意,而劉洋山三人則是露出驚駭之色,餘光對視一眼、沒有猶豫,三人立刻一起向一個方向跑了。

岳飛猶豫一下,還是沒有追,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覆滅天蓮門,那些幫凶以後總有機會收拾的。

超時空評測 「龍丞相!」岳飛雙手抱拳道。

「岳將軍。」龍慶從遠處飛來,看了一眼劉洋山三人遠去的身影,沒有多說什麼。

幾句話之後,龍慶與岳飛分別向白起、李元霸的方向飛去。

片刻后。

龐刀神色一驚,一個愣神擔憂,被李元霸抓住了機會,三種真意齊出,一錘將其打死。

岳飛微微一嘆,他還想活捉對方的。

那邊,在龍慶的關注下,賀山霖心驚膽戰,有心投降,但直接被白起一劍殺了。

龍慶雙眼微微一眯,不易察覺的深深看了白起一眼,對其殺性濃的評價、又上了一個層次。

不一會,龍慶四人齊聚,幾句話,便一起向鄭和的方向飛去。

「嘭!」

又是一記看不到的碰撞,鄭和有些無奈,就連沒有什麼感情的蓮、也是頭一次有了一絲無奈的感覺。

兩人完全的誰也奈何不了誰,只能慢慢的耗下去。

不一會,龍慶四人到了,望著蓮、李元霸雙眼裡有些興奮,他還記得這個當初逼得他使出第三種真意的人。

正當他準備出手砸死對方時,龍慶連忙開口帶著一絲驚嘆:「如此完美一把刀,王上必定喜愛。」

「父王喜愛!」李元霸微微一愣,隨即連忙喜道:「那元霸去將他抓來獻給父王。」

說完,立刻動手了,同時口中大喝道:「小和子、你讓開,我要抓他獻給父王。」

鄭和嘴角一抽搐,如果這樣喊他的人是其他人,哪怕是龍慶、岳飛,他都敢當場翻臉,可是對於李元霸,他只有無奈。

同時心裡有些幽怨,當初就因為李若華、李清露無意中這樣喊了一句,李元霸就學會了,也不改了。

當然,讓他對李若華、李清露發怒,他是沒那個膽子的。

鄭和默默退下,謹慎的看了一眼龍慶三人,見其三人神色都沒有異樣之後,才暗暗鬆了口氣。

「龍丞相,王上那邊?」岳飛見李元霸出手,有些擔憂道。

他很清楚,李元霸出手,是肯定不讓他人幫忙的,可如果時間拖下來的話,就不好了。

龍慶略一沉思,溫和道:「元霸公子,當年你在十幾招內贏了這蓮,也不知今天能不能在數招之內贏了他?」

「當然能。」李元霸下意識的大聲回道。

隨即直接三種真意全力爆發,不同於鄭和不敢硬拼,李元霸直接與其硬拼,數招之後,蓮就受傷了。

不過李元霸還是沒能在數招內贏了蓮,一直到第二十三招,蓮才失去了抵抗之力,讓李元霸一陣不高興。

·················· 生擒了蓮,五人快速向兩方軍營對峙處而去。

等他們到了之後,就只見天蓮門軍營已破,近兩億大軍和眾多弟子在方言喻五人的看管下,不敢亂動。

說來也簡單,龍慶走後,王成龍、方言喻五人就直接進攻天蓮門軍營。

天蓮門的人也不傻,立刻就要調動陣法回援,不過被青龍死死拖住了。

隨後,天蓮門軍營很快就被攻破,那四個陣法自然也煙消雲散。

在幾大第六境強者的威脅下,天蓮門人數雖多,卻也只能乖乖的待著,成為了俘虜。

不過他們包括林如炎等人,還有遠處圍觀的許多人,都並沒有認為天蓮門就這麼真正失敗了。

他們都在等,等上面那七級陣法中分出最後的勝負。

那裡,才是真正決定最後勝負的地方。

龍慶幾人這時也沒有客套了,望著上空那直徑上千里的黑色光團,神色都是極為凝重。

李元霸要直接衝進去,被眾人連忙勸住。

隨後,眾人望向龍慶,不管是官職、還是論陣法的能力,龍慶都當仁不讓的是第一,如今到底怎麼辦、自然也是讓他拿注意。

龍慶沉默思索片刻,凝聲道:「七級陣法威力莫測,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大家先一起出手試一試。」

「好!」眾人紛紛點頭。

沒有遲疑,一共十人,全部拿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轟向了黑色光團。

霎時間,風起雲湧,方圓數千里內的空氣都是一凝。

雙錘撼天、長槍破空、劍氣森寒、人道之力猶如滔天巨浪········

十道攻擊一起轟在了黑色光團之上。

「轟!」

十道巨響,震動天地,恐怖的餘波橫掃方圓數千里,遠處觀看之人只感覺心神都在動搖。

餘波散去,龍慶等人心中都是沉重,因為那黑色光團居然紋絲不動!

岳飛等人望向龍慶,李元霸卻是憤怒的直接再次出手轟了起來。

龍慶等人沒有再阻攔,也知道攔不住。

忽然,一團龐大的金色氣運之力穿過虛空,一頭扎進了黑色光團中。

眾人目光微亮,都清楚那是董恆正在使用大恆氣運之力。

龍慶心中一定,董恆現在才使用氣運之力,顯然暫時應該無事。

他立刻做出了選擇,看向幾人沉聲道:「以王上的實力,即使是七級陣法、暫時也奈何不了王上,而我們雖然也破除不了這陣法,但卻可以削弱使用陣法的人、為王上減輕壓力。」

神尊大人,饒命啊! 岳飛、白起、鄭和、方言喻幾人心中一動,已經猜到了龍慶的意思。

「龍丞相快下令吧!」鄭和率先有些焦急地說道。

「好。」龍慶也不客氣,神色嚴肅,「勞煩幾位大人分別帶領大軍收取天蓮門剩下的城池,城池一破,鍾四海身上的氣運之力就會減弱,王上身上的氣運之力也能增加。」

「是。」眾人轟然應道。

沒有耽誤時間,除了龍慶、方言喻坐鎮後方之外,其餘包括李元霸、都分別帶著大軍向天蓮門八座神城攻去。

當然,李元霸是被別人帶著的。

不到一會,離這不遠的風信神城、斷裂神城就被攻破。

留下一些大軍鎮守,白起、王成龍繼續攻向其餘城池。

龍慶和方言喻也負責調集官員人手、入駐掌管這些城池。

·········

七級陣法之中,董恆面色頗為凝重的抵擋著四面八方越來越強的陰風攻擊。

一入這七級陣法中,就是一片虛無的空間,沒有一點靈氣,到處灰濛濛一片。

隨後就是那黑色的陰風狂嘯,一道不過一丈長的陰風,就能將一名普通的第五境強者颳得魂飛魄散。

這還只是最開始,不過片刻、陰風就變成了兩丈、三丈,一直到了如今的三十丈長。

他果斷的使用了大恆氣運之力。

大恆氣運之力入體,力量從六十龍達到了九十六龍。

畢竟雖然大恆已經擁有四十一座神城,但治理方面的問題,也導致了只能增強董恆三十六龍之力。

握了握拳頭,帝皇真意催動,體表金色光芒出現,又形成了一道高達千丈的帝皇虛影。

已經到達皇級下品的大恆玉璽、封神榜散發著金色耀眼光芒出現,飛到了虛影的雙眼之處。

下一刻,力之真意催動,達到四成九左右的力之真意也湧入虛影中。

頓時,帝皇虛影凝實了許多,更發生了些許變化。

董恆抬起右拳,皇鎮山河,用他這真正的全力一擊,對著眼前陰風轟去。

「嘭!」

所有的陰風立刻粉碎,灰濛濛的空間微微震蕩了一下。

但董恆雙眼瞳孔卻是一縮,更加凝重了。

「哈哈哈!董恆、你想轟破這陣法空間,別痴心妄想了!」忽然,鍾四海的聲音響起。

似乎真的穩操勝券,鍾四海的聲音除了恨意和殺意之外,也多了得意與猖狂,不等董恆說什麼,就繼續冷聲道:「這蝕骨神風陣乃是七級下品巔峰的陣法,就算普通的第七境強者也可以擊殺,更何況你?

雖然我們實力不足,發揮不了陣法的全部威力,但收拾你也足夠了。

你應該慶幸你剛才傷了我,讓我花了一些時間療傷,為你自己爭取多活了一段時間。

不過現在,你還是去死吧。」

聲音落下,一道長六十丈的陰風出現,刮向董恆。

董恆面如寒冰,冷冷說道:「你的廢話依舊如此多。」

同時,一拳轟出,帝皇虛影同樣如此,與那陰風硬碰硬。

「嘭!」

陰風破碎,灰濛濛的空間震蕩、但比之剛才卻小了一些。

董恆心中凝重,他知道,這是陣法威力更強了,所以陣法空間也更堅固了一些。

「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鍾四海有些惱羞成怒的聲音響起,又一道陰風從後面出現,長達百丈。

董恆一拳轟去,虛影拳頭再次與那陰風相碰。

「嘭!」

陰風破碎,但董恆身軀卻是第一次後退兩步。

「哈哈哈!這就要擋不住嗎?」鍾四海充滿殺意地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