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畜生,怎麼殺都殺不完!」望著前仆後繼的獸潮,齊晟也是有些心煩意亂,情緒愈發浮躁起來,他早已記不清自己殺掉了多少妖獸,或許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然而妖獸的數量卻是絲毫不見少,這才是令他難受之處。

「這些畜生,怎麼殺都殺不完!」望著前仆後繼的獸潮,齊晟也是有些心煩意亂,情緒愈發浮躁起來,他早已記不清自己殺掉了多少妖獸,或許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然而妖獸的數量卻是絲毫不見少,這才是令他難受之處。

季楓也是一邊斬掉悍不畏死地衝來的妖獸,一邊低聲罵道:「這些畜生的數量起碼多達十萬,不,百萬……」

經過漫長的廝殺,他們的元氣與體力,皆是消耗巨大,繼續這樣下去,不需多久,他們便將徹底失去戰鬥力,淪為妖獸的口食。

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時刻面臨著的死亡威脅,讓得他們心情極為沉重,近乎窒息。

「吼!」在人類修鍊者們近乎絕望之時,獸潮的後方,突然間傳來驚慌的嘶吼,迫使整個獸潮的沖勢戛然而止。

放眼望去,只見得一道瘦小的身影,在獸潮之中飛竄,其所過之處,附近的妖獸皆是驚慌地躲避開,動作稍慢的妖獸,無不遭受到致命的打擊。

一拳將最近的一頭妖獸轟殺之後,藍楓輕喘了一口氣,慢慢站定:「總算趕上了!」

老者眼皮抽搐了一下,見得少年閑庭信步般的姿態,頗為無奈地捂著額頭道:「唉。老夫活了數千年之久,似你小子這般戰鬥之人,卻還是第一次瞧見……」

一路跟隨著少年而來,老者自然將少年所有的舉動都看在眼中,然而令老者萬萬沒想到的是,少年在沖入獸潮之後,竟是絲毫不閃躲,對於任何妖獸的攻擊,皆是照單全收,憑藉著超越月級中期妖獸的肉身強度,硬扛下來,然後將其一拳撂倒……

也虧得那些月級、日級妖獸沖在獸潮前方,由秦長老、齊晟等人去對付了,而獸潮後方這些妖獸,大多是星級、月級初期的妖獸,即便是全力攻擊,也無法對藍楓造成多少傷勢,否則,即便藍楓擁有著強大的肉身,也是經受不住日級妖獸的攻擊。

顯然,這種戰鬥方式,只能存在於特定的情況下,也只適合特定的人。

遠遠避開藍楓,周圍的諸多妖獸,皆是有些恐懼地注視著他,低頭嘶吼著,卻不敢上前,顯然是被殺破了膽。

它們的攻擊落在藍楓身上,如同撓痒痒般,不見絲毫的效果,而藍楓的攻擊落在它們身上,卻是非死即傷,面對著這般詭異的人類,即便是智慧暫不及人類的它們,依然是有些膽寒。

舔了舔嘴唇,藍楓環視了一圈,注視著一隻只畏懼不前的妖獸,不由得嘴角微咧,嘿嘿一笑:「既然我的肉身這般強大,自然得好好利用一下這個優點,如今看來,效果還是極為不錯……」

單打獨鬥,他或許及不上月級後期高手,但若是面對實力不強的妖獸群,他展露出來的殺傷力甚至超過絕大部分日級高手。

而這樣的存在,若是混入獸潮後方,絕對能夠對獸潮製造一場巨大的災難。

只因,對這些星級妖獸抑或月級初期妖獸而言,他的防禦幾乎是無敵的,無敵防禦絕對是比日級高手還要更加恐怖的存在。 人類修鍊者們愣愣地望著那在獸潮之中顯得極為瘦削的身影,良久之後,方才驚醒過來,臉龐之上紛紛湧上一股狂喜。

後方的危機,讓得獸潮的攻勢驟減,眾人所承擔的壓力自然也是減了許多。

「這小傢伙……」目光同樣是落在藍楓身上,秦長老笑罵一聲,皺紋密布的臉龐上卻是流露出抑制不住的欣慰。

與此同時,藍楓的存在也是引起了十多頭日級妖獸的注意,瞧著這個人類少年大肆殺戮妖獸族群,十多頭日級妖獸巨嘴之中皆是傳出一道轟鳴般的憤怒巨吼,轉身便要衝往藍楓所在之處,將這個潛在的威脅解決掉。

正殺得興起的藍楓,餘光瞥見十多頭日級妖獸的舉動,心頭頓時一凜,掌心之處冒出點點冷汗。

雖然擁有著極為強大的肉身,可在獸潮之中來去縱橫,但藍楓卻還未狂妄到挑戰日級妖獸的地步,莫說日級妖獸,便是月級妖獸,也是能夠給他造成巨大的威脅,何況這還是十多頭日級妖獸……

所幸秦長老顯然也料到了它們的意圖,在它們剛剛轉身之時,不由得低喝一聲:「嗬!」

霎時間,其速度暴增,陡然掠向了最近的一頭日級妖獸,在其剛剛轉身之時,手中的長劍毫不遲疑地揮了過去。

「噗。」

長劍不出意外地劃過這頭日級妖獸的脊背之處,一股猶如紅色噴泉般的血液頓時從那傷口之處狂噴而出,隨血液一同噴出的,還有其碎裂的內臟。

剎那之間,一頭日級妖獸便隕落於秦長老之手。

這位擁有著地級實力的老人,用實際行動證明,他是不可忽視的存在,誰若是敢忽視他,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受到同伴死亡的刺激,餘下的十二頭日級妖獸立即放棄了原本的目標,再次朝著秦長老發動了瘋狂的攻勢。

見得秦長老重新牽制住十二頭日級妖獸,藍楓當下鬆了一口氣,拳腳掃動之間,威勢越發剛猛起來。

一時之間,獸潮之中的妖獸既要面對著前方人類修鍊者的攻擊,又要防備著藍楓的攻擊,原本那連綿不絕的攻勢,竟是硬生生被遏制下來,短短片刻時間,場中的局勢便發生了驚人的逆轉。

在不知過得多久之後,殺戮雙方耳邊同一時間傳來一道猶如驚雷般的巨吼:「啊嗚……」

震耳的音波令得被染紅的河水水面輕輕顫動起來,所有的妖獸與人類修鍊者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目光投向了橫河對岸的方向。

藍楓同樣是收拳而立,朝著身後方的半空斜視而去。

只見得一道漆黑的龐大身影自天際疾飛而來,其身軀所散發著的恐怖氣勢,讓得所有的人類修鍊者臉色為之狂變。

「地級妖獸,天吶,是地級妖獸!」

「鐵北魔狼,傳說中居住於妖獸森林內圍的恐怖存在!」

「妖獸森林內圍的妖獸,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望著那一道遮天蔽日般的龐大身影,一聲聲驚呼自眾人口中傳了出來,在他們的臉龐之上,表情也是極為地惶恐。

單是獸潮與十多頭日級妖獸,便令他們應付得如此辛苦,如今再加上一頭地級妖獸,他們還能擋得住嗎?

凝視著體表覆蓋著一層漆黑皮毛的鐵北魔狼,秦長老的臉色也是極為凝重:「地級初期……」

儘管擁有著地級中期的實力,但面對著地級初期的鐵北魔狼,秦長老卻是沒有絲毫取勝的信心。

圍在秦長老四周的十二頭日級妖獸如潮水般退去,融入到獸潮之中,在其上空,鐵北魔狼朝著秦長老的方向緩緩地爬行,如履平地。待得彼此之間的距離只有十丈之時,鐵北魔狼方才停止前行,淡淡注視著秦長老,巨嘴微微張開:「人類,沒想到你居然擁有地級中期的實力,難怪能夠阻擋獸潮的腳步……」

清晰無比的聲音自鐵北魔狼巨嘴中傳開,讓得眾多人類修鍊者的心沉到了谷底。

傳說之中,日級以上的妖獸能夠口吐人言,就連書籍之中也是如此記載的,如今這個傳說終於得到了證實。

緩緩吐了一口氣,秦長老朝著半空掠去,待得與鐵北魔狼處於同一高度之時,方才沉聲問道:「為何入侵人類世界?」

此次妖獸暴亂與獸潮來得極為蹊蹺,也十分突然,然而至今為止,仍舊是沒有人知道個中緣由,如今遇上鐵北魔狼,秦長老自然希望能夠從對方口中知道問題的答案。

平靜地聽著秦長老講完,鐵北魔狼卻是不屑地搖動著巨大的頭顱,淡淡地道:「入侵?在數千年前,這片土地本就是我們妖獸的地盤,如今我們只是將自己的地盤取回,何來入侵一說?」

近幾千年,妖獸與人類之間極為默契地保持著一種平衡,雙方皆是默認對方的存在,以及各自的疆域,極少會發生妖獸襲擊人類世界的事情。

聞言,秦長老眉頭皺了皺,不過思慮片刻之後,卻並未與對方糾結這個問題,依舊沉聲道:「那你們為何突然要取回地盤?」

鐵北魔狼略微猶豫了一下,旋即緩緩開口:「具體原因,我不能告訴你,你只需要知道,方圓百里,以後盡歸我妖獸一族……」

沒等鐵北魔狼說完,秦長老便臉色難看道:「這絕不可能!」

「人類!」

鐵北魔狼眼睛一眯,目光鎖定著秦長老,淡淡道:「我並不是在跟你們商量,不管你們答不答應,這地盤,我們都要定了!若是你們冥頑不靈,我不介意將你們全部滅掉!須知,這次發動的獸潮,於我們妖獸一族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猶如大海中的一滴水,若是要滅掉你們,會比你們想象中簡單得多……」

聽得此言,秦長老寒聲道:「你們難道想挑起兩族大戰么!」

「兩族大戰?你們這些人類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語氣極為不屑地開口,鐵北魔狼略微有些自傲地道:「你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妖獸一族的真正實力是何等的恐怖……」

話雖如此,但鐵北魔狼還是收斂了些許,人族的實力或許不及妖獸一族,但也不可太過小覷。

目光斜瞥了一眼身下方倖存的數百位人類修鍊者,秦長老沉默良久之後,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將目光投向鐵北魔狼,語氣之中夾雜著決然:「既然如此,那便傾力一戰吧,想要地盤,須得付出足夠的代價才行!」

而這代價,往往意味著無數的生命。

瞧著態度極為強硬的秦長老,鐵北魔狼猩紅的眼眸之中掠過一抹殺意,秦長老的言語對它而言無異於挑釁,讓得它心頭滋生一絲絲怒火,「你……」然而話才剛一出口,鐵北魔狼便停了下來,目光越過秦長老,投向其身後遠方的大地。

時刻留意著鐵北魔狼舉動的秦長老,在見得鐵北魔狼的舉動之後,似乎也隱約察覺到了什麼,心頭暗暗地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他們應該來了……」

援軍一到,那麼這一戰的結果便會多出幾分懸念,人類不見得一定會輸。

下方的人類修鍊者們,亦是注意到半空之中一人一獸的反應,轉頭朝著身後望去,待得瞧見那縈繞著一股肅殺之氣的軍隊之時,所有人臉龐上都浮現起一股驚喜,經歷了半個多時辰的慘烈廝殺,他們終於還是等來了援軍。

「太好了,援軍到了!」

「是城主大人,他親自領軍上陣!」

「城主府的精銳,八大家族的高手,還有我們猛武學院的長老團……」

「有了他們的加入,這一戰應該會輕鬆很多吧?」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近乎枯竭的體力,彷彿瞬間便恢復了過來一般,蒼白的臉龐漸漸多了幾分血色。

在此起彼伏的低呼聲中,一個中年男子騎乘著一頭體型龐大的坐騎疾奔而至,在離得眾人約莫五六丈之時,便從坐騎的背上高高躍起,瞬息之間,便已掠至秦長老身下方不遠之處,而那一頭坐騎,則是繼續往前衝出約莫三丈的距離之後,穩穩地停了下來。

抬頭望向半空之中鐵北魔狼的龐大身影,中年男子淡淡道:「我乃紅石城城主秦德,你們為何入侵人類世界?」

「你就是紅石城現任城主?」

碩大的頭顱輕點了一下,鐵北魔狼打量了秦德幾眼,旋即開口道:「紅石城的地盤,你能做主?」

疑惑地望著鐵北魔狼,雖不知對方此話之意,但秦德還是平靜地點頭:「能。」

漆黑皮毛覆蓋著的臉部露出一抹人性化的笑容,鐵北魔狼的龐大身影緩緩落下,並未理會那惶恐四散的人類修鍊者們,鐵北魔狼低下碩大的頭顱,注視著正前方臉色平靜的秦德,緩緩地道:「從今往後,方圓百里盡歸我妖獸一族,你可有異議?」

這時,猛武學院的長老團與八大家族的高手也趕到了此地,正好聽見鐵北魔狼之言。

一位八大家族的日級高手頓時憤怒地道:「放肆!紅石城向來是人類的地盤,何時輪到你們妖獸一族染指?」 瞟了一眼秦德身後開口的那位八大家族的日級高手,鐵北魔狼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屑,它伸出猩紅的舌頭,輕舔了一下略微濕潤的鼻子,一抹嗜血自眼眸掠過:「好大的口氣!你們確定擋得住獸潮?」語氣之中夾雜著戲謔的笑意。

沒等那位八大家族的日級高手開口,鐵北魔狼又繼續道:「何況,縱使你們擋住了這一波獸潮,那麼下一波呢?」

妖獸森林之中,各種各樣的妖獸數之不盡,別的不說,單是鼠類妖獸的數量便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字。

然而八大家族的日級高手仗著自己的身份,霸道習慣了,如何聽得如此威脅之語?當下便要出聲斥罵……

眉頭微微皺起,秦德揮手阻止了身後那位日級高手,將目光投向鐵壁魔狼,沉吟地道:「你們想要地盤,並非不可商量,但方圓百里卻是絕無可能。須知,紅石城亦是在這方圓百里範圍之內……」

若是失去一些小鎮地盤,秦德還能夠勉強忍受,但紅石城乃是一座城池,作為紅石城的城主,他自然是不能將之拱手讓人。何況,紅石城中諸多勢力盤根錯節,牽扯到諸多利益,紅石城一失,他這個城主必將成為眾矢之的,往後的日子,怕是不會好過。

紅石城是他的底線,這個底線,容不得任何人觸碰,哪怕對方是地級妖獸鐵北魔狼。

有些意外地瞧了秦德一眼,鐵北魔狼沒料到對方竟然擁有如此魄力,肯割地求和,心中略作計較,旋即搖晃著巨大的頭顱:「說了方圓百里便是方圓百里,少一里也不成!」

瞧著愈發得寸進尺的鐵北魔狼,秦德面色一沉,深深吸了一口氣,方才沉聲道:「既然如此,那便戰吧!」

若論及高手數量,人類佔據著絕大的優勢,真要打起來,獸潮一方未必討得了好。

被秦德突然強硬的態度搞得一愣,鐵北魔狼不由沉默了一下,猩紅的眼睛瞟了一眼人類一方的諸多高手,一時之間有些遲疑,由森林魔狼二度進化的它,雖仍舊保持著森林魔狼的一些習性,但智慧卻不弱於人類,暗自計較一番得失之後,方才開口:「我有個不錯的主意,你們有興趣聽一聽么?」

所有人皆是望向鐵北魔狼,雖未開口,但顯然對鐵北魔狼接下來要說的話極為好奇。

「我們不如以這橫河為界,橫河往東,仍舊屬於你們人類,橫河往西,便歸我妖獸一族所有。」頓了一下,鐵北魔狼暗暗留意著秦德、秦長老等人的神色變化,遺憾的是,二人皆是面無表情,心中的想法絲毫無法看透,只得繼續道:「三年之內,你們人類的日級及其之上的高手不得越過此界,同理,我也會約束族群,不得踏足河東一寸之地……」

作為地級妖獸,鐵北魔狼擁有著超乎尋常的驕傲,若非人類一方高手眾多,它絕不可能作出如此巨大的讓步。

聽得此番話語,眾人皆是沉默了下來。

良久之後,秦德陰沉地扯了扯嘴,目光掃過前方猶如小山般巨大的鐵北魔狼的身影,又瞟了一眼周遭忐忑而立的諸多人類同胞,略微有些猶豫。

八大家族之人無不是緊握著拳頭,神情極為陰沉,只是攝於鐵北魔狼的威勢,不敢開口。

場中一片寂靜,只能夠聽見沉重的呼吸聲,氣氛也是緊張。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匯聚在自己身上,秦德心中猶疑不定,直到鐵北魔狼有些不耐煩的時候,方才緩緩吐了一口氣,定定地注視著鐵北魔狼,用著極為低沉的聲音說道:「好,我答應你!」

聽聞此言,鐵北魔狼頓時張開了巨嘴,震耳欲聾的哈哈大笑聲自其口中傳了出去。

諸多散修與猛武學院倖存的學員等人暗暗鬆了一口氣,雖然心頭極不好受,但若是能夠與獸潮息戰,留得一條性命,他們自然是極為支持的。至於彼此之間的仇怨,只得日後再做計較,否則,若是今日性命都不保,哪還會有報仇的機會?

八大家族的族長與族中高手則是紛紛臉色大變:「城主,萬萬不可啊!」

「此乃漢王朝的領土,城主怎可擅作主張,將其讓於妖獸一族!?」

「日後若是讓陛下知曉此事,城主當如何解釋?」

「聒噪!」就在八大家族之人義憤填膺之時,鐵北魔狼卻是眼睛一瞪,碩大的頭顱轉了過去,目光落在叫囂得極為厲害的幾人身上,一股撼天動地般的恐怖氣勢,乍然釋放,將毫無防備的幾人硬生生壓倒在地,冷聲地道:「幾個小小的日級高手,居然敢在我面前蹦躂!」

莫說日級高手,便是秦長老這位地級中期的存在,鐵北魔狼也是絲毫不懼。

被鐵北魔狼那冰冷的目光掃過,八大家族之人頓時心頭一顫,有些艱難地掙扎了幾下,狼狽地站起身來,再也不敢開口。

感受過剛才那一股可怕的氣勢之後,他們才明白地級妖獸是何等的恐怖。

瞧著眼前這一幕,附近之人愈發沉默了,堂堂紅石城八大家族,在鐵北魔狼面前竟是表現得如此的不堪,著實有些悲哀。

眼神複雜地瞟了一眼鐵北魔狼,秦長老長嘆了一聲,旋即擺手道:「罷了,此事就這樣吧。」

略微頓了一下,秦長老望著鐵北魔狼,淡淡道:「希望你們妖獸一族遵守約定,莫要越過橫河一步,否則,老夫雖未必奈何得了你,但你亦不能阻止老夫大開殺戒!」

聽得這番暗含警告與威脅的話語,鐵北魔狼砸吧了一下嘴,不屑地嗤笑道:「放心吧,三年之內,妖獸一族定會遵守約定,不過,若是你們的人自己闖過界來讓我們殺,那可就怪不得我們了……」

對於鐵北魔狼這番嘲諷般的話語,秦長老仿若未聞,反倒是附近的人類修鍊者們,眉頭輕皺了一下。

待得一場大戰虎頭蛇尾地結束之後,秦德心頭舒了一口氣,雖然此事過後,自己將很可能會受到來自漢王朝國王的問責,但能夠保住這麼多人的性命,並且護住紅石城根基不毀,他已經極為滿足了,即使將來受到懲罰,他也是心甘情願。

「呼。」

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秦德深深地看了鐵北魔狼一眼,旋即朝著左右將領開口道:「我們走。」

「諾。」有些茫然地回過神來,兩位將領紛紛應道。

不出片刻,城主府的士兵與精銳便逐漸地退去,八大家族的高手被鐵北魔狼戲弄得顏面無光,更是沒有臉面在此逗留,告了一聲辭,便匆忙地離去,只剩下猛武學院倖存的學員、導師,以及一些散修。

妖獸一方,鐵北魔狼也遵守約定,將獸潮遣散。

望著密密麻麻的妖獸朝著四面八方散去,轉瞬間便只剩下藍楓孤零零一人,人類修鍊者們終於是徹底鬆了一口氣,一張張年齡不一的臉龐之上,皆是浮現劫後餘生的喜悅。

眨巴著猶如黑寶石般的眼睛,藍楓環視了一圈,瞧了一眼周圍空曠的大地,小臉上猶自有些驚愕:「這就退了?」

望著少年小臉上驚愕的模樣,其身旁的老者沒好氣道:「怎麼,你小子嫌死的人還不夠多麼?」

摸了摸鼻子,藍楓無奈地搖頭:「只是這結果有點出乎意料罷了……」

話未說完,藍楓便忽然停了下來,抬頭望向了半空。

只見得鐵北魔狼不知何時已飛至半空,碩大的狼頭正似笑非笑地盯著他,一股狂暴、兇猛的恐怖氣勢猶如滔天巨浪一般襲來,巨大的壓力,讓得藍楓幾乎窒息,臉色為之狂變。

「逃!」

腦海之中瞬間掠過一個念頭,藍楓便下意識地朝著橫河橋的方向狂奔而去,腳掌在大道黃土之上輕踩而過,瞬息之間,便已到得橫河橋邊,只需數息,便可安全穿過橫河橋,到達橫河對岸。

「在我的地盤,還能讓你逃了?」淡淡地哼了一聲,鐵北魔狼那猶如臉盆般大小的巨大爪子,便朝著地面之處那一道極速竄掠的身影拍了下去,這一爪雖未用全力,但卻足以將一個日級高手輕易擊斃。

感受著上空襲來的巨爪,藍楓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掠向橫河橋的身影,速度陡然暴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