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參賽者,請收回你的言辭,否則,將取消你的參賽資格。」場中央的裁判皺了皺眉,雖然也是很想取消柳雲祁的參賽資格,但也不想得罪一個未來的強者,還是給了他一次機會。

「這位參賽者,請收回你的言辭,否則,將取消你的參賽資格。」場中央的裁判皺了皺眉,雖然也是很想取消柳雲祁的參賽資格,但也不想得罪一個未來的強者,還是給了他一次機會。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不說就不說吧,麻煩死了。」柳雲祁擺了擺手道「那麼,可以開始了嗎?」

裁判皺了皺眉,但還是點頭道「雙方,可以開始出手交戰了!」說著,人便飛到了角斗場的外面。

柳雲祁見其如此,目光轉向了對面的的文森特所派出的代表魔導師微微的提起了一些精神來,和魔法師之間的戰鬥,這對他來說也是很少有的,因為有些不確定的因素在,所以,柳雲祁也是有些謹慎了起來。

「隆」

一個閃身,就朝著對方沖了過去,只見,對面的魔導師法杖輕輕一揮,地面之上,微微的傳來了震動,柳雲祁一怔,連忙的閃身轉變了一個方向,一根長達五米的石刺徒然從地面斜刺而起,要不是柳雲祁閃的快,他的肚子就被石刺刺穿了。

「有意思。」看著那根堅硬的石刺,柳雲祁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笑容,朝著對面的魔導師就再次的沖了上去。

「隆隆隆…」

隨著魔法師一次次的揮舞法杖,地面之上,一根根的石刺是不斷的刺起,但是這些石刺在柳雲祁的速度面前是完全不夠看,根本就連他的邊角都碰不到分毫,而柳雲祁也是在石刺的一次次突起之中不斷的逼近。

隨著柳雲祁的逼近,那名魔法師也是開始緊張,緩步的朝後倒退而去,魔法師最大的短板就是身體脆弱,近戰是他們的短板,被靠近就完蛋了,所以,被柳雲祁不斷逼近的他只好是不斷的後退。

眼看著就要退到場地邊緣了,那名魔導師猛然將手中的法杖朝地面上一頓「地脈衝擊!」

地面之上,突兀的就一波波的震動了起來,處於高速移動之中的柳雲祁身形也是不免的一頓,魔導師趁著這個機會法杖朝著柳雲祁一揮,一根手臂粗的石刺從地上冒出,就朝著他的肚子刺了過去。

「雲祁!」雪薇的心當即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忍不住就驚呼出了聲。就連那名魔導師嘴角都露出了一抹笑容,在場的人都是認為柳雲祁會止步於此,先入為主的觀念讓他們就是想要讓柳雲祁早點輸掉比賽。

然而,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錯覺而已,只見柳雲祁的右拳猛然擊出。

「轟隆」一聲,石刺被柳雲祁一拳擊碎,柳雲祁毫髮無損的衝出了塵煙朝著魔導師就再次沖了過去。

見柳雲祁沒事,雪薇心裡頓時就舒了一口氣,而在場的觀眾們則是一臉的可惜表情,除了利茲學院的眾人,他們可不相信柳雲祁會這麼輕易就輸掉比賽,柳雲祁的強勢也不可能會讓自己這麼輕易就在第一戰輸掉。

莎夏則是安慰著雪薇道「雪薇妹妹,不用擔心的,雲祁他很厲害的,這個小雜魚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剛剛明明那麼危險。」雪薇依舊緩不過勁來。

「那是他在調皮,他是在逗那名魔法師玩呢,你看。」趙無雙道。

雪薇不由的轉頭望去,只見,柳雲祁此時已經離那名魔法師不足五十米了,魔導師眼中是一陣驚慌,腳步也是一退再退,猛然將法杖再次的朝著地面一頓「地脈衝擊!」

然而,這次,柳雲祁同樣一拳砸到了地面之上。

「轟!」

「哈」

在一陣塵煙暴起之中,雙方的震動被互相抵消,柳雲祁穿出了塵霧作勢就要一拳朝著魔導師砸過去。

那名魔導師驚慌的將法杖在自己面前一擋,腳步也是一腳踩空,跌出了場外,摔在了地上一臉驚容的看著柳雲祁。

柳雲祁擺了擺手道「好了,場外,你輸了。」說著,他轉身就要離開場地。

「隆~」

然而,柳雲祁才剛剛轉身,地鳴聲是再次響起,這讓一位比賽結束的柳雲祁頓時皺眉道「喂,你掉到了場外了,你輸了。」

「轟隆!」

然而,那名魔導師卻是不管不顧的發動了自己的魔法,整個場地之中,頓時是刺起了一根根大大小小的石刺,瞬間就將柳雲祁籠罩在了其中。

「雲祁!」眼見如此,雪薇再次的驚呼了起來,這次,就連莎夏和趙無雙都是有些擔心了起來,雖然越級挑戰很困難,但還是有可能的,特別是在柳雲祁這種輕敵的情況下,輸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場中的觀眾們頓時是一陣陣的歡呼了起來,那名魔導師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為了達到一擊即中的目的,他可是把這招藏了很久的,就是等柳雲祁鬆懈的這一刻。

裁判皺眉看了看場內,見裡面半晌都沒有動靜,剛要宣布魔導師獲勝,柳雲祁的聲音卻再次從石柱林之中響起「吶~,裁判,他這算不算犯規?明明掉到了場外~」

頓時觀眾們都愣住了,那名魔導師愣住了,而利茲學院的眾人都是不免的鬆了口氣,他們剛剛還真擔心柳雲祁被這招幹掉了呢,現在聽到他的聲音都是放下了心來。

坐於高台上的柳絮眼中則是閃過了一道精光,看著柳雲祁的眼神之中滿是驚疑不定之色。

裁判微微一皺眉,但還是回答道「武尊之間的戰鬥沒有場外之說,只要是待在護盾里,就只有兩種獲勝方法,一種是對手認輸,另一種是對手失去反抗能力。」

「這樣啊~」柳雲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下一刻,他的人影突然從石柱林之間升起,在縱越騰挪之間,柳雲祁在一根根石柱上跳躍著,朝著魔導師不斷的接近,因為眾多石柱的阻擋,魔導師根本就無法鎖定柳雲祁的位置進行攻擊。

「嗖!」

只見身影連閃之間,柳雲祁突然出現在了魔導師的面前,魔導師的眼中滿是驚駭之色,還不及躲閃,柳雲祁一掌狠狠的就貼在了他的腦門上。

魔導師當即是腦袋後仰,整個人上下翻滾著撞在了護盾之上摔落在了地面上昏迷不醒。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柳雲祁不耐煩的說道「這種規則早說啊,浪費我時間。」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怔在了原地,等了片刻都沒見魔法師醒過來,他們都驚在了原地,剛剛一直在大出風頭的魔法師居然一掌就被柳雲祁打暈了?怎麼可能?

儘管他們不相信,但在裁判的宣布之下,柳雲祁還是奪得了首戰的勝利,輕鬆至極 走在大街之上,雪薇依舊心有餘悸的抱怨著柳雲祁「真是的,既然沒事早點說話啊,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抱歉抱歉,當時在石柱林思考了下人生,所以沒來得及說話,讓你們擔心了。」柳雲祁一臉歉意的說道。

「思考人生?」三女都不免疑惑的看向了柳雲祁。

「沒什麼,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而已。」柳雲祁聳了聳肩。

正說著,他的前方被兩道身影擋住,疑惑的望去,柳雲祁一行頓時都是愣在了原地,那兩人不是柳絮和穆飛羽又是誰。

「雲祁?」柳絮皺眉問道,無雙三女不由的轉頭望向了柳雲祁,想知道他會怎麼回答。

柳雲祁沉吟了片刻,歪著腦袋疑惑道「什麼?這位大姐姐,你剛剛說什麼?」

「剛剛的氣息雖然一閃即逝,但我還是認出來了,就是你,雲祁,別裝了。」柳絮綉眉輕蹙道。

「額?」柳雲祁一怔,想起剛剛在情急之下使出了菱石晶盾,但也在阻擋了石林的衝擊之後就立馬解除了,但是卻沒想到被柳絮察覺到了氣息。

深知如果這時候還否認的話到時候柳絮一定會生氣,柳雲祁很乾脆的聳了聳肩,張開雙臂道「沒錯,正是你弟弟我,來個愛的抱抱?」

無雙三女頓時就瞪圓了眼珠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們心中都不免的有些抱怨起了柳雲祁,不是說要半個月後嗎?怎麼現在就見到了啊,還是她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這怎麼行啊?

然而,柳雲祁這麼輕易就承認了,反而是引起了柳絮的懷疑「你到底是不是雲祁?雲祁他那麼頑皮,可是不會輕易跟我承認自己的身份的,你不是雲祁…」

「我擦嘞!」柳雲祁無語了,他好不容易主動承認一次,好吧,這次人家倒不相信了,這難道就是狼來了的故事的後遺症?

聳了聳肩,柳雲祁無所謂道「不來愛的抱抱嗎?好吧,那算了,我們走吧。」說著,便繞過了柳絮二人徑自往前走去,無雙三女互相對視了一眼,連忙的也是跟了上去,不敢在原地停留絲毫。

「誒!你,到底是不是啊!」身後,傳來柳絮不確定的疑惑。

柳雲祁頭也不回道「你猜呢?」

他的回答是讓柳絮一愣一愣的,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柳雲祁已經消失在了人海之中了。

穆飛羽皺眉凝視了眼柳雲祁離開的方向柔聲問著柳絮「你也不確定?」

柳絮搖了搖頭,長嘆了一口氣「我弟弟生性調皮,又懂得改頭換面的方法,除了氣息之外,我現在根本毫無辦法能夠找得到他,剛剛我也確實有一瞬間從他身上感覺到雲祁身上的那股氣息了。」

「那你剛剛怎麼又不確定了?」穆飛羽疑惑道。

「雲祁他那麼調皮,就算遇到了我也不會那麼輕易承認身份的,所以我才不那麼確定的!」柳絮一臉痛苦的說道。

看著都已經快要神經衰弱的柳絮,穆飛羽一把將她摟入了懷中「你弟弟也真是的,這一出門,連你這個姐姐都不回來見了。」

「如果讓我找到他的話,這次我一定要把他關在山上,再也不讓他下來了,這孩子,從小就不讓我省心,還是關起來好點。」柳絮恨恨的說道。

「這個…」穆飛羽額上冷汗直流「關起來就不太好了吧?這男孩子調皮一點也是正常的…」

「就該收收他的性子,不然一飛出去連家都不願意回了!」柳絮咬牙切齒道。

「額…呵呵呵…」穆飛羽笑笑不說話,同時心中想道「難怪他不願意回來,原來原來在你這裡啊。」深知說了自己會遭殃的他並沒有對此多做評論,只是默默的替柳雲祁這個未曾見過面的小舅子默哀了三分鐘。

「阿嚏!」

路上,柳雲祁打了第N個的噴嚏,揉了揉自己的鼻頭,他一臉不爽的說道「shit!是誰在背後議論我?!害我打了這麼多個噴嚏。」

「估計是你姐姐吧,剛剛就在人家面前也不跟人家承認,什麼人嘛。」趙無雙不滿的說道,剛剛她也是看出來了,柳絮很著急柳雲祁,但是,他卻在柳絮面前都不承認,這讓趙無雙心中感覺很是不滿。

「我剛剛承認了啊,只不過是她自己不相信而已。」柳雲祁無奈的一攤雙手,發生這種事情,他也很無奈的啊~,誰讓他姐姐的疑心病那麼重呢?

「我啊,覺得雲祁他不和姐姐相認對我們來說是好事。」莎夏則是認可柳雲祁的做法「我們這次都並沒有做好見雲祁姐姐的準備,如果貿然和她相認,那我們該如何自從呢?我還是覺得,我們應該準備充分了再去見她。」

「恩恩,莎夏姐姐說的沒錯,我們是應該準備充足一點才去見雲祁的姐姐。」雪薇連忙點頭同意道。

趙無雙一想也是,自己這什麼都沒準備的,貿然跟柳雲祁姐姐見面確實很失禮,如此一想,便也是不好再責怪柳雲祁了。

而柳雲祁看著嬌艷如花的她們則是有些無語,都已經這麼好看了還不行嗎?你們要怎麼準備才覺得不失禮呢?要打扮成天仙再去見我姐姐嗎?

不過想歸想,柳雲祁也是沒有說出來,因為他知道,說出來的話一定是給他找麻煩,所以,他就只是在心裡那麼想想罷了。

於是,三個女人為了「準備」隨時遇上的「突髮狀況」,她們接下來是馬不停蹄的帶著柳雲祁流連於各家女裝店裡挑選衣服,女人嘛,一逛街就停不下來,這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通病,幸好,這個世界有空間戒指這一便利的東西,不管她們買多少衣服柳雲祁都能夠拿的下,要不然的話,就算多給柳雲祁四隻手他都相信自己一定是提不下這麼多衣服的。

接近日落時分,三女才意猶未盡的一邊討論著自己今天買的衣服,一邊往回走著。

柳雲祁粗略數了一下她們所謂的「準備」。呵呵,「準備」了有近百件衣服了,不得不說,這女人的購買力還真是可怕啊。

接下來的幾天里,柳雲祁是連戰連勝,從初階到高階幾乎是沒有一合之敵,就連當初在柳雲祁面前牛氣哄哄的王一澤都是被柳雲祁一拳打暈在了地上。

他的這番表現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首站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被柳雲祁的實力所折服,所有人都是在心中嘆息著自己當初是看走了眼啊,柳雲祁當初是想賄賂沒錯,不過是他嫌棄人家實力太過低微而懶的動手而已。

而也因為柳雲祁的出彩表現,現在他幾乎一出門就會接到某某某未大貴族、某某某國皇子的午飯邀請,對此,柳雲祁統統回絕,他可沒有時間去與這些個小人物吃飯。

而更加搞笑的是,其中有些貴族見沒有邀請柳雲祁吃午飯的機會,還特意的帶自家與柳雲祁年齡相仿的女兒來柳雲祁的堵路,以盼柳雲祁能夠看上一二,但是,這些個貴族全都是沒來得及介紹自家的女兒就被柳雲祁身邊的三個女人轟走,開玩笑,本來她們三個就不夠分柳雲祁了,她們又怎麼可能坐視別人再給柳雲祁介紹別的女人呢?

至於柳絮那邊,自從那次對柳雲祁起了疑心之後就特別的關注起了柳雲祁,幾乎柳雲祁的每一次比賽她都認真的觀看,但是,也不知道是因為柳雲祁的對手的實力不足,還是柳雲祁特意為之,在這些天的比賽之中,柳絮除了覺得柳雲祁的速度快一點之外,她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東西。

因為他的對手全都是被他一拳解決掉的,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懸念,也因為如此,柳雲祁成為本次大會最大的黑馬,奪冠的大熱門。在某地下黑市賭場之中,他的勝率甚至比亞特蘭迪斯帝國的巔峰武尊都還要高,對此,柳雲祁厚顏無恥的給自己的決賽壓上了千萬的賭資,當然是壓自己輸了,他原本就是這麼打算好的。

這一天的晚上,由於三個女人再次因為主權問題而爭吵不休的柳雲祁是終於有些受不了了,在三女還在爭吵的時候便從房中偷溜了出來,同時心中也是不住的感嘆著這些女人的精力旺盛啊,天天吵,有意思嗎?

「咦?」正在望天興嘆的柳雲祁憮然之間看到了自己的眼角似乎閃過了一抹黑影,轉頭望去,卻看到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人在房頂之上縱越騰挪著。

默默的查看了下黑衣人的實力,柳雲祁微微一怔「武尊?」他這是要幹什麼?引誘我入圈套嗎?

開玩笑,這麼明顯的勾引,聰明絕頂的柳雲祁當然是….跟上去再說啦!這些天,生活太過平靜,幾乎是要將他悶死,好不容易來點有趣的事情,他當然是要跟上去玩玩再說啦。

再說,他現在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懼怕這小小的陷阱呢?就算打不過的話,他總跑得過吧?慫什麼?就是要跟上去大幹一場。 好吧,收回前言,就算他實力再怎麼強大,也敵不過五、六個巔峰武尊的同時圍攻吧?就算真僥倖的讓他贏了,那他說不得短時間內也得難受的下不來床吧?

看了看將自己包圍住的六名武尊,柳雲祁的嘴角是一陣抽搐,露出一抹天真的笑容道「各位大哥哥們,大晚上的你們這是要做什麼呢?找我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可是,現在天色似乎已經晚了,我媽媽要喊我回去睡覺了,能不能讓我回去,有什麼事情咱們明天再談呢?」

「呵呵…果然如上頭所說的那樣,是個滑頭的小鬼,不過,就算你再滑頭,今天也註定是無法從我們這裡逃出去的。」

「喲呵,他們倒是把我了解的很透徹了嘛。」柳雲祁心中是不禁的撇了撇嘴,但面上依舊是天真的問道「幾位大哥大叔們,不知道我哪裡有得罪你們呢?為何你們要三更半夜的把我引誘至此呢?」

「哼!看在你要死了的份上,我們就讓你死個明白好了!」

「大師兄…」

「無妨,反正他都要死了!讓他知道了又能怎麼樣?以我們師兄弟六人聯手難道還拿不下他嗎?」

「好吧…」

「哼!豎起耳朵給我聽好了,我們是宿醒宗的門人弟子,今天來這裡就是前來將你誅殺在此的!」

「宿醒宗?好像在哪裡聽說過…」柳雲祁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又連忙道「哦~,原來是宿醒宗的眾位帥哥們吶~,不知,你們是為何要大老遠的跑來殺我呢?」

「哼!這就不該你知道了!好了!閑話也不多說了,眾位師兄弟們!動手吧!」

「等等!」見他們真要動手了,柳雲祁連忙開口道。

一行宿醒宗的人頓時止住了上前的動作「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跟我們說的?!」

「聽。」柳雲祁則是神秘兮兮的指著一邊的樹叢道「那邊似乎有人偷聽,你們剛剛的話都被人聽到了!」

宿醒宗的人不由的靜靜聽了下周圍的動靜,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卻是除了蟲鳴鳥叫聲之外什麼都沒有聽到。

「你小子又在耍什麼花招?!這周圍哪有什麼人在偷聽!」

「噓~」柳雲祁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再次道「你再聽,真的有!就在那邊。」說的就跟真的一樣,嘴上如此說,他的身上卻是一陣力量翻騰,眼神四處打量之間悄悄鎖定了其中的兩個,準備乘其不備,一舉將其斬殺在此來為自己爭得活命的機會。

然而,這次他們卻出人意料的真聽到了什麼動靜,四處查看了幾眼,其中一人指著另一個方向道。

「大師兄,那邊好像真的有動靜。」

「那邊?」大師兄狐疑的順著自己師弟所指的方向望去,當即是緊蹙眉頭「一定是野獸出沒的動靜!這小子剛剛說的可是另一邊,我們都被他耍了!」

頓時,所有人都是惱怒的瞪視向了柳雲祁,對於自己被柳雲祁耍了的事實,他們也是憤怒無比,只想現在立刻將柳雲祁斬殺在此。

「還真有?」柳雲祁一怔,見他們都是惱怒的朝著自己再次圍了過來,強忍著心中的疑慮,面上則是曖昧不清的說道「真的沒問題嗎?你們宿醒宗百年的聲譽,就因為深夜圍殺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而毀於一旦,你們真的不在乎嗎?」

「大師兄,這小子說的也沒錯啊,要是真有人偷聽的話,那我們宗門的聲譽可就全毀了啊!」

「嘖!好吧!兩位師弟,你們過去找找看,如果真看到什麼可疑之人,立刻斬殺!」

「是!」

「走了兩個!雖然跟我計劃的有少許出入,但結果卻是沒什麼差別的!」柳雲祁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笑容,別以為只是走了兩個就不能改變什麼結果,這對於柳雲祁來說就是天賜良機,只要把握的好,別說是突出重圍了,就算是將他們殺光都不在話下!

「啊!」

妻妙無比:冷麪BOSS甜甜妻 然而,就在柳雲祁準備動手的時候,之前兩個黑衣人離開的方向傳來了兩聲慘呼聲,宿醒宗的人頓時是面色一變,不由的將目光都轉向了大師兄,大師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看向柳雲祁咬牙切齒道「你小子到底在這給我們搗的什麼鬼?!」

柳雲祁也是一陣愣神不已,那可是兩名巔峰武尊啊,怎麼就這麼容易就出事了呢?到底是什麼東西那麼厲害,能夠讓兩名巔峰武尊直接就死在那裡了?

然而,還不待柳雲祁心中想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突然,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你們,是那個狗雜種的幫手嗎?恩?」

柳雲祁與宿醒宗的人都是心頭一驚,轉頭望去,卻發現他們身旁的樹冠之上不知什麼時候站了一位面色陰沉,銀髮飄飄的老者,雖然他並沒有看著下面的他們,但是他們卻全都能感覺到一股股陰森的寒意從四面八方鑽入他們的骨髓之中。

「這位前輩!」那名大師兄也是感覺到這個老者不是自己能對付的敵人,拱了拱手,剛要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柳雲祁眼珠子一轉,連忙搶白道「這位老爺爺,您猜的沒錯,這些壞蛋剛剛就是想過去圍攻你的,但是,卻被我發現了,我剛剛想給您提醒,他們就將我圍了起來想要殺我滅口,幸虧老爺爺您及時發現了他們的陰謀!老爺爺,您可要救我啊,我可是您的幫手啊!」

「你小子!」大師兄當即是被柳雲祁氣的不輕,這三言兩語的就把他們放到了這個強者的對立面,不帶這麼玩的啊!

連忙的,大師兄就要開口解釋一二「前輩,您可不要聽這小子胡說啊!他…」

「算了,你也不要解釋了。」閆羅修擺了擺手,渾不在意的說道「今天不管你們跟那個狗雜種是不是一夥的,碰到我,算你們倒霉了,全都去死吧。」

大師兄與眾位宿醒宗的人頓時是臉色大變,就連柳雲祁都是臉色微微一變,連忙道「這位老爺爺,我可是您的人啊,您可不能將我跟他們混為一談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