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你去調查一下他以及他家裡人的經濟情況…還有,鄰居的也不能落掉。如果發現有任何的異常,你知道要怎麼做。」向禕辰從桌上的文件家裡,拿出了一份員工資料。 「還有,調查購買數據的上家,我要整條交易鏈里每一個人的信息。」向禕辰清冷的開口,眼眸深黑,言語中沒有任何的溫度。

「這個人…你去調查一下他以及他家裡人的經濟情況…還有,鄰居的也不能落掉。如果發現有任何的異常,你知道要怎麼做。」向禕辰從桌上的文件家裡,拿出了一份員工資料。 「還有,調查購買數據的上家,我要整條交易鏈里每一個人的信息。」向禕辰清冷的開口,眼眸深黑,言語中沒有任何的溫度。

岑雲接過向禕辰遞過來的人員資料,這是遊戲開發項目里的一個成員,叫做錢玉。

岑雲對印象不深,好像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女生,不過她確實是負責遊戲開篇一段的設計研發工作。

而向禕辰幾乎可以百分百肯定,這次的數據外泄事件,錢玉就是整個事件鏈條的第一人。

「總裁,我馬上安排人去處理。」岑雲說完,便拿著資料退到了一旁。

「秦哲,聯繫之前和我洽談過影視版權的娛樂公司,告訴他們之前說的價格,我同意了,但是必須在三天之內完成簽約,並且全部到款。」向禕辰一直在一旁一言不發的秦哲說道。

「是的,總裁,我馬上安排。」秦哲得令,也退到一邊,開始聯繫向禕辰口中說的娛樂公司。

看著兩個助理,都開始各自忙著安排的工作,向禕辰長吁了一口氣。

在向禕辰看來,《逃、世界》整個遊戲的價值,並不只是和西瓜競技簽約的那兩個億,只不過這個公司,他買了一部分的股份放到了田七葵的名下,所以,即使不能做到利潤的最大化,向禕辰也並不會覺得心疼…只不過,現在整個計劃需要有一些變動。

向禕辰雖然在思考接下來的事情,但是耳聰目明的還是可以聽到岑雲和秦哲在按照著他的安排行事。

聽到兩個人回復順利進行,向禕辰才算真的鬆了一口氣。

他回到休息室里,看到田七葵還在床上安靜的睡著…心裡的陰霾便被驅散。

他將女孩抱起,然後開車一起回到了鳳凰灣。

第二天清早。

田七葵醒來時候,又是伴著宿醉的頭疼。

她完全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隱約只是記得,她和韋子衡一起去吃了一頓飯….

但是後來的事情,卻完全沒有了印象。

總裁爹地寵翻天 她是怎麼回家的?難道是韋子衡送他回來的嗎?

田七葵想到這裡,不由得皺了皺眉…

她想打電話去問問韋子衡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知道自己的易醉體質,是不可能會喝酒的…為什麼會醉倒…

想到這裡,田七葵便拿出了手機,準備撥打韋子衡的電話,卻聽到廚房裡傳來了敲敲打打的聲音…

她手裡一頓,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會韋子衡還沒走吧?

田七葵心想著,看著自己身上的睡衣,皺著眉披上了一件外套,然後走去了廚房。

當看到熟悉的男人的背影,在廚房忙碌的時候,田七葵心中的一塊大石穩穩的落下…順便還帶著絲絲的驚喜。

「你…咳咳…回來了…」因為剛剛睡醒,田七葵的聲音,帶著一絲喑啞…

聽到女孩的聲音,向禕辰回眸,有些黝黑的黑眼圈絲毫沒有影響他見到心愛女孩時眼底的光彩。

「嗯…回來了。」向禕辰溫柔的解釋了一句,手中的動作繼續準備著早飯。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好像沒有想和自己繼續說話的衝動,便有些失望的回到了房間。 回到房間后的田七葵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後便準備吃點早飯繼續去上班。

「西蘭花文學那邊,你不需要過去了。」向禕辰將兩碗雜糧粥放到餐桌上后說了一句。

「啊?為什麼?」田七葵聽到向禕辰的話,動作靜止,不理解的問道。

「你不是我的專屬編輯嗎?為什麼要去西蘭花文學工作?」向禕辰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發生在田七葵身上的事情,他就恨不得把文斯童和韋子衡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我…我…」田七葵聽到向禕辰的話,有些遲疑…

也許正是因為向禕辰最近忙起來沒有回家,才讓田七葵忘記了自己還是他專屬編輯的事情…現在突然的被他提起…田七葵有些不知道要如何應對。

「我去西蘭花文學工作的事情,是主編安排的,我作為員工自然是需要服從上級的安排,如果你需要更換其他的編輯,我可以幫你和主編或者總編溝通,我想他們一定會滿足你的要求的。」田七葵心裡有些生氣,說話的語氣也自然有些不好。

她還以為幾天不見向禕辰,他對自己的態度會有些不太一樣…現在看來,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換人?」向禕辰聽到田七葵的話,眉頭緊蹙,這小妮子腦子裡每天都在胡思亂想些什麼….「誰說要換人了?」

「那你?…」田七葵看著向禕辰生氣的反駁著,心裡竟有些暗喜…雖然她認為按照向禕辰和倪秋軒的關係,即使提出換人,倪秋軒也不會拒絕他…卻莫名覺得並不和他撇清什麼關係…

「去做卧底,有多危險你不知道嗎?西蘭花文學的背景怎麼樣,你了解過嗎?冒冒失失一個勁兒的往前沖,再發生昨天晚上那種事情怎麼辦?不是每一次我都能夠趕得及去救你!」向禕辰並不知道田七葵的心思,而是一早上看到她不知道后怕的模樣,忍不住的說道。

「昨天晚上?」田七葵每次喝完酒,就會斷片,並且會斷到連喝酒之前的事情都記不住。

「昨天晚上你打電話給我,讓我去救你,你不記得了?」向禕辰看著田七葵一臉懵逼的模樣,表情有了一絲的鬆動,她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昨晚給你打電話?」田七葵聽著向禕辰的話,微微蹙眉,拿出手機,發現在通話記錄里,確實有著撥打記錄。

「對不起,我是不是耽誤你工作了?」田七葵記得秦哲說過,向禕辰的工作很忙,忙到電話都不能開機…雖然她不知道秦哲這話的真偽,但是她自認為按照兩人的關係…咳咳…她確實越界了。

向禕辰看著田七葵不似作假的表情,無語的搖了搖頭。

「先吃飯,吃過飯,我送你回雜誌社。」向禕辰再次將桌上的碗,向著裡面推了推,說道。

「我…要去西蘭花文學…」田七葵怎麼覺得和眼前這個男人說不通呢…

「你說的那個西蘭花文學,已經破產了。」向禕辰一邊說,一邊動作優雅的拿出手機,調到了一個新聞頁面,遞到了田七葵的面前。 「西蘭花因為涉嫌經濟糾紛和不正當的利益輸送,已經被有關部門查封…為了自保,西蘭花的老總已經向法院申請了清算破產的請求。」

向禕辰一字一句的說著自己的傑作,臉上有些得意的表情,趁著田七葵不注意的時候,便很快的壓下去。

田七葵一邊聽著向禕辰的話,一邊看著新聞,著實覺得不可思議,還有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他想到這裡,便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問問韋子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韋子衡已經連夜出國了。」向禕辰似乎已經預想到田七葵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便『貼心』的提醒了一句。

「學長出國了?」田七葵聽著向禕辰的話,更加不懂了。

「可能是畏罪潛逃吧!」

韋子衡為什麼會出國?如果是西蘭花文學出現的經濟問題,他只是一個中層的主編啊?畏罪潛逃這種事情,也輪不到他啊?

「怎麼可能??」田七葵並不相信向禕辰的話,固執的打著韋子衡的電話,但是對面的提示卻是空號…

不是關機,不是停機,而是空號???

田七葵有些慌了。

誰說督主沒愛情 隨後,她又嘗試的撥打這小美的電話,沒有接通。

好在最後一個希望,撥打鐘琳的電話的時候,終於在響了幾聲之後打通了…

「七葵,你沒事吧?」鍾琳沒有等田七葵開口,便主動問道。

「我…沒事…」

「那就好…」聽到田七葵的話,鍾琳鬆了一口氣。

昨天晚上半夜,剛剛準備入睡的鐘琳,便被經濟罪案調查組的人請到了辦公室協助調查。

作為財務的鐘琳,對於這樣的邀請,並沒有覺得意外。

因為西蘭花的賬目確存在這一些問題,很多時候都會被審核出來,不過好在公司的後台比較硬,一些無傷大雅的『邀請』都可以被解決掉…而他們幾個人作為財務,也只是走個過場而已。

但是這一次…鍾琳失算了。

作為重要一環之一的鐘琳,看著他們提供的公司內部相關的財務報表和審核憑證,整個人一時間的恍惚。

這些東西都是絕密的,她也只是因為上級領導疏忽而見過一次,要不是念在她家是個有權勢的富二代,早就被幹掉了…

鍾琳想到這裡,便和對方交涉,叫來了自己的律師…

她隱隱覺得,這次西蘭花文學,要完蛋了。

鍾家作為S市的小有名氣的世家之一,自然是有著自己的律師團隊,鍾琳出事,律師團隊的首席律師樓棲聞便親自出馬。

看到對方提供關於西蘭花文學網做假賬,收受賄賂的證據,以及一些不正當渠道,無法提供錢款來源的證明…每一份罪證,都有理有據,作為一個身經百戰的樓棲聞,自然知道西蘭花文學這次是遇到鋼板了,有人想要除掉他們…

樓棲聞想到這裡,便要求私下和鍾琳交談。

樓棲聞將現在的情況,和鍾琳做了分析,她在公司並不是管理層,而有問題的賬目,只有極小的一部分有她核准的簽名… 樓棲聞想了一下,想要將鍾琳摘出去並不難,但是要完全脫了干係,可能還要回家和同樣做律師的大哥樓棲澤商量一下。

樓家世代做律師,尤其到了這一代兩位公子,長子樓棲澤,次子樓棲聞,在律政界頗有名氣,為了區別二人,外人習慣稱他們為大樓律師和小樓律師。

懸浮在空中的吻 「三小姐,您和我說實話,這事您參與了嗎?」小樓樓棲聞作為鍾家律師團隊的首席律師顧問一邊看著手邊的材料,一邊詢問著鍾琳的情況,他時不時的抬頭,希望可以從鍾琳的眼眸中讀出一些什麼..

「我當然沒有…」鍾琳本能的否認道。

「沒有就好…」樓棲聞鬆了一口氣。

「我先幫你辦理保釋出來,後面的事情,我們回去在從長計議。」樓棲聞說完,便開始為鍾琳辦理保釋的手續。

因為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鍾琳和這件事情有直接的關係,加上鍾家的地位,有關人員對此還是願意賣一個面子給到鍾家。

樓棲聞辦保釋之後,便和鍾琳一同回到了鍾家,但是小美那邊就沒有這麼輕鬆。

鍾琳回到家之後,才知道小美也被他們請了過去。

小美作為公司的HR,很多的人員進出調動,合同簽約,都是經過她之手,自然也是他們重點關注的對象。

「我要把小美也保釋出來。」 華娛之冠 鍾琳對著樓棲聞說道。

鍾琳知道小美在S市並沒有什麼親屬,這次被請了去,怕是不會有人去保釋她出來。

自認為是小美唯一的朋友的鐘琳,便決定義無反顧。

「不許去!」鍾琳還在和樓棲聞商量,便聽到樓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鍾先生。」律樓棲聞看到穿著一身睡衣,但是卻精神矍鑠的男人,點了點頭。

「樓律師,今天麻煩你了。」鍾海良對著門口的樓棲聞說了一句,攆人的意味明顯。

「分內之事…」樓棲聞對著鍾海良和鍾琳點了點頭,便識趣的離開了鍾家。

「爸…」鍾琳看了一眼鍾海良,「小美是我在公司唯一的朋友,您讓我去把她救出來吧!」

「還想救別人?」鍾海良看著自己女兒,便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你也知道你那個小破公司的背景….如果不是得罪了什麼人物,又怎麼會被別人連根拔起?」鍾海良自然是已經聽到了有人要對蘇氏動手的風聲,西蘭花只不過是前菜而已。

鍾家雖然在S市大小算是一個世家,但是在向家和蘇家面前,他們鍾家,卻也是大氣不敢喘一聲。

「有人要對付蘇家?」鍾琳一驚,她沒想到,竟然會有人敢打蘇家的主意。

「話多無益,這幾天你就老實的在家呆著,哪裡都不許去,至於你那個同事,我會讓樓律師找機會看看能不能救出來…」說到底,鍾海良對於自己的小女兒還是疼的緊,不然也不可能放任她不去集團工作,而是去一個什麼小破網站,做什麼財務。

不過後來鍾海良調查到這西蘭花文學網的後台竟然是蘇家,便也就釋懷了。 折騰了一晚上的鐘琳,才剛剛睡下,便接到了田七葵的電話。

「鍾琳,你在聽嗎?」田七葵半天也沒有聽到鍾琳的回應,有些擔心。

「在聽…」鍾琳的思緒飄散了半晌,回過神來,才繼續聽著田七葵說的話。

「我看到晚上的新聞,是真的嗎?」田七葵知道鍾琳作為財務那邊的人,知道的消息肯定要比外界更加準確。

「是真的…我昨晚要被請過去協助調查了。」鍾琳說著語氣中的苦澀只有自己知道。

「啊?這麼嚴重?那你有沒有什麼事情?」田七葵關切的問道。

「我沒什麼…」鍾琳不痛不癢的說了一句,但是想到了小美,便硬著頭皮問了一句…「七葵,你先生貴姓?」

「啊?」田七葵被鍾琳突然提到向禕辰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姓向啊…怎麼了…」

『真的是向家…』鍾琳一直懷疑田七葵嫁給的人,就是第一豪門的向家,畢竟那顆價值上億的鑽戒,做不了假。

「小美也被請去協助了…你看你能不幫幫忙…」鍾琳知道如果有人想要搞蘇家,殃及池魚,小美這種沒背景的人,必定會是炮灰…所以,此時也許只有田七葵,或是說只有向家出手,才能撈她一把。

「小美…我要怎麼幫她?」田七葵聽到小美也被殃及,心裡難免有些自責…

她以為只要能幫到樂陽,和那些簽約的作家就可以了,卻忽略了這次事情帶來的連鎖效應。

「也許…你先生可以幫到他們…」鍾琳試探的說道,畢竟她只是聽到向家繼承人的一些傳言,並沒有見過向禕辰本人。

「我先生?」田七葵有些聽不懂了,「他只是一個作家…要怎麼幫忙?」

田七葵隨口回答道,卻忘了一旁的向禕辰,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這個女人似乎在他的影響之下,越來越習慣兩個人做為一個共同體出現。

而對於老公,先生,丈夫這樣的認知,也越來越明確。

向禕辰想到這裡,看著坐在對面,一隻手拿著勺子,而另一隻手拿著手機的女孩,淡淡的笑著。

「七葵,如果你方便的話,麻煩和向先生說下,希望他可以幫忙。」鍾琳說了一句。

田七葵雖然不明白,但是卻還是應了下來。

她又詢問了一下小美現在可能會在的地點,然後便掛了電話。

「吃飯吧!」向禕辰看著田七葵掛了電話,便換了一碗比較熱的粥遞了過去。

「謝謝…」田七葵接過粥,心不在焉的喝著,心思著要怎麼找向禕辰幫忙。

早飯過後,向禕辰等著田七葵主動開口幫忙,但是卻一直沒有聽到他想聽到的話。

「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向禕辰做了一會心裡建設,覺得夫妻之間沒有必要耍那些小心思了,老婆的事,就是他的事,主動幫忙沒毛病。

「啊?啊!」田七葵還在想要怎麼開口,聽到向禕辰的話,便主動將鍾琳說的話,和他講了出來。

鍾琳和田七葵說的並不多,只是希望可以先將小美保釋出來,至於以後的事,只能在做打算。 向禕辰聽著田七葵的話,臉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

「怎麼樣,會不會很麻煩?」田七葵其實對於這件事也並沒有報什麼太大的希望,但是卻還是希望可以試試,畢竟小美在公司里幫了不少。

「老婆的忙,我一定會忙。」向禕辰看著田七葵問那的模樣,但是眼眸上中卻閃著光,便忍不住調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