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感情上的事,還是年輕人自己決定吧,我們這些老頭子,摻和不來,胡大師你也不要老在葉楓面前提這事,讓他們年輕人自己決定吧,最起碼,也先找到紫芸再說吧。」楊嚴在一邊微微嘆息道。

「這感情上的事,還是年輕人自己決定吧,我們這些老頭子,摻和不來,胡大師你也不要老在葉楓面前提這事,讓他們年輕人自己決定吧,最起碼,也先找到紫芸再說吧。」楊嚴在一邊微微嘆息道。

「這事早點定下來好,你看這小子現在是西域紅人,都不知道有多少大家閨秀等著嫁給他,我這也是替紫芸著想,這做不了大的,起碼也不能做最小的,閣主你說是不是?」胡大師一臉著急的說道。

然胡大師的話聽得葉楓嘴角抽搐,敢情這胡大師是想著葉楓會組建個豪華大家庭啊。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每天都想著些不著邊際的事情;想了那麼多年,也沒見你討到個媳婦,你是該好好檢討一下自己了。」楊嚴對著胡大師一臉的沒好氣道。

「這男人不都這樣嗎?」胡大師笑道。

然葉楓和楊嚴是齊刷刷的看著他,那眼神是說:這是你,你代表不了其他人。

「我就是開個玩笑。」看著兩人的眼神,胡大師一臉尷尬的笑道。

「不過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心儀對象。」胡大師接著說道。

「這是你這個月第幾個了?」楊嚴一臉微笑的看著胡大師。

「什麼第幾個,就一個,我現在可專一了。」胡大師黑著臉說道。

「說來聽聽,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楊嚴在一邊打趣,這對話的語氣敢情是兩好基友,一點都不像閣主和屬下。

「不是,那些千金小姐都喜歡年輕帥哥,跟我這類中年帥哥不搭。」胡大師一臉正經的說道。

「你這一油膩大叔,還敢自稱帥哥,你都不怕被人笑話。」楊嚴是一臉不屑的對著胡大師笑道。

「去去去,什麼油膩大叔,我可是有品味的男人。」胡大師不滿道。

「行啦,快說吧,不說咱換話題了。」楊嚴對著胡大師催出道。

「就流仙宗的王長老。」胡大師一臉微笑的說道。

「什麼?」葉楓和楊嚴都不禁一陣吃驚。

「怎麼?你們不覺得我跟她很般配嗎?」看著兩人的驚訝的眼神,胡大師疑惑道。

「般配就用不上,湊合很能勉強對得上號;人家可是一身貴婦范,你就…..」楊嚴搖頭笑道,話到嘴邊也不好意思再說出來了,免得這胡大師聽了又不高興。

「你居然看上欣姐,胡大師你胃口倒是不小啊。」葉楓也在一旁笑道。

「都說我是有品味的男人,這王長就挺對我的胃口。」胡大師又是一臉正經的表情,還有點洋洋得意。

「王長老身邊不是有個劉光嗎?人家都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你這也要插一支腳進去?」楊嚴好奇的看著胡大師,感覺胡大師是有點胡鬧。

「那也只是青梅竹馬,又不是相好,這事我問過王長老了,他們只是師兄妹關係,不是相好,所以我還是很有機會的。」胡大師得意的說道。

看著胡大師那信心滿滿的表情,葉楓不禁搓起來眉心,心裡不禁嘀咕起來:「老馮啊,你又多一個對手了,你再不出現,你的小欣欣估計就要被人搶走了。」

「好吧,既然你自己這麼有信心,那你就努力吧。」楊嚴低頭微笑道,胡大師和他是多年好友,難得胡大師這次沒有抽風看上一些千金大小姐,這已讓他十分欣慰了。

「那閣主自己就沒有想過再找一個?」胡大師看著楊嚴,笑容甚是猥瑣。

「老了,沒這心細了。」楊嚴一臉嘆息道。

「看來楊閣主也是個有故事的人。」葉楓也是饒有興緻的看著楊嚴和胡大師,感覺這對好基友年輕時曾經肯定有不少有趣的事情。

「他呀,曾經也是個風流人物。」胡大師一臉嚴肅的說道。

「什麼風流人物,有你這麼說話的嗎?」楊嚴對著胡大師一臉的沒好氣道。

「你不風流,咋就突然多了個私生女?」胡大師對著楊嚴是一臉的不屑。

「私生女?」葉楓好奇看著胡大師,這事新鮮啊,沒想一副老實模樣的楊嚴,也有這麼鮮為人知的經歷。

「對,紫芸就他的私生女,這事就我知道。」胡大師一臉得意的說道。

然這話一出,楊嚴大臉瞬間便黑了,雙眼直瞪著胡大師。

感知到楊嚴那要殺人的目光,胡大師瞬間尷尬的低下頭,一臉不好意思的看著葉楓說道:「現在你是第三個知道的。」說完,又尷尬的看了一眼楊嚴,那如小孩子犯錯的表情,看得楊嚴又氣又想笑。

「要不,我們換個話題吧?」葉楓顯得有點尷尬,他沒想到這楊嚴和紫芸還有這層關係,這還真是有點出乎他的意料,怪不得楊嚴對紫芸這麼緊張,原來除了師徒關係,竟還是父女。

現場氣氛一度壓抑,楊嚴多少有點不滿胡大師將這事給抖了出來,這個可是他多年的秘密,同時也是他的痛,他想永久埋在心底,沒想今日卻被胡大師提起。

「對了,再過一段時間,就是煉藥師聯盟的煉藥師大賽了,閣主要不要跟葉楓這小子說說具體的安排?」胡大師清了清嗓子,然後正經的說道,一件事蓋一件事,是一個不錯的話題轉移方法,要再討論楊嚴的事,估計這老頭子會當場發飆。

「這事還有一段時間,不急,聽說這次地點改了,賽事不安排在東域,改去南域了。」楊嚴收起心中的怒火,然後淡淡的說道。

「居然跑南域去了?這還是新奇,以往都在東域,怎這次突然跑南域去了?」胡大師顯得有點不解,煉藥師聯盟的總部在東域,以往的大賽都在東域進行,這次突然改到南域,他是有點理解不了。

「東域今年發生了大事,局勢有點不穩,所以為了賽事不受影響,總部決定改到南域,這事我也是不久前才得知。」楊嚴向胡大師解釋道。

「沒想到天都的事,連煉藥師聯盟也受到影響,看來這次事件影響很大。」葉楓不由在心裡嘀咕幾句,煉藥師聯盟總部是在東域,距離天都也不遠,這次天都的事件連煉藥師聯盟都受影響,那事件波及的面,估計很大。

「東域那些地方,確實也不是我們這些小蝦米去的地方,以往每次去都要有人帶著,怪不好意思的,現在改南域也挺好,路途近了,去到也不會那麼壓抑。」胡大師微笑道。

「去東域為什麼會壓抑?」葉楓不解。

「你都不知道東域的勢力是何等強大,這煉藥師大賽,都會有不少觀眾去看,坐你身邊的,不是半聖就是聖皇,最低都武尊境的,我有一次還特么遇到一個準天帝境的,他們坐你身邊大吼一聲都能把你嚇尿,你說能不壓抑嗎?」胡大師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確實會有那麼點。」葉楓尷尬的笑了笑。

這胡大師就一個武空境的修為,被那麼多頂尖實力的人圍著,確實是一件非常不好受的事情;說句不好聽的,別人打個噴鼻都能將你震傷,這得有多尷尬。

「南域就不一樣了,整體實力雖然比西域強,但卻沒有那般變態,武尊境已經是他們的頂尖高手行列,半聖這些更是鳳毛麟角,你能碰到,估計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胡大師跟葉楓說道。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確實會讓人好受一點。」葉楓也不否認,畢竟南域整體實力就擺在那了。

「現在西域的事情估計你也處理的差不多了,有時間就要在煉藥上花點功夫了,我這次可是非常看好你的。」楊嚴看著葉楓說道。

西域近段時間已歸於平靜,葉楓的動向,他也一直在留意。

「我會儘力的。」葉楓微微笑道。

「儘力就好,這是一些關於煉丹和靈材講解的一些書籍,你有時間就多看看吧。」楊嚴說著拿出幾本書遞給葉楓。

「我會的。」葉楓伸手接過書本,然後收入納戒。

「好了,要沒什麼事,你們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想靜一會。」楊嚴微微嘆息,然後慢慢站起身來,他的眼神有點憂傷,估計是剛才被胡大師提起了傷心事,現在心情還有點糾結。

況且紫芸還是下落不明,這個做父親的,估計也在擔心著。

「那閣主你好好休息,我先跟葉楓出去了。」胡大師說著拉起葉楓,快步走出楊嚴的住處。

離開楊嚴的住處后,胡大師把葉楓拉到一邊。

「關於紫芸是閣主的私生女這事,你可不能外傳,連紫芸都不能說,知道沒有?」胡大師一臉嚴肅的看著葉楓說道。

「我這人嘴嚴,你放心。」葉楓笑道。

「這可不是兒戲?」

「我葉楓以人格擔保。」

「你的人格不值錢。」

「你這麼聊天,很容挨揍。」

葉楓的臉是瞬間黑了,我特么以人格擔保,你還在這講風涼話,你這不是找抽嗎?

「我這不是開玩笑嘛?這麼認真幹嘛?」看著葉楓黝黑的臉,胡大師在一旁打趣道。

「還有,王長老那,你跟她熟,你能不能給我美言幾句?」胡大師一臉猥瑣的看著葉楓。 「這事?不太好吧?」葉楓有點尷尬的看著胡大師。

這事葉楓還真干不來,這裡面的關係太複雜;先不說有個劉光夾在中間,他跟王欣關係密切,跟老馮關係也是要好,胡大師嘛,非常好說不上,但也算是一個關係不錯的長輩,他要參與進來,那真會是左右為難,幫誰都不是。

「這有啥不好的?你倆關係這麼好,你就美言幾句,好讓我在她心目中加點分。」胡大師一臉認真的說道。

「那….我….就嘗試一下,搞砸了你可別怪我。」葉楓一臉不太情願的說道,現在這個節點上,要不答應,估計會被胡大師糾纏得沒完。

「搞砸啥,我相信你的,走,老哥給你點好東西。」聽到葉楓答應了,胡大師顯得非常高興。

「有啥好東西?」聽到有好東西,葉楓也是來勁了。

「你現在是西域紅人,看上你的年輕妹子可不少,我給你準備點大補丹,包你每天晚上都戰力滿滿。」胡大師看著葉楓,笑得一臉猥瑣。

「滾。」

還以為真有什麼好東西,沒想到是特效藥,這可把葉楓氣得臉都黑了。

「有這閑情煉這丹,你還不如花點時間在自己的情商上。」葉楓黑著臉說道。

「你這算是罵我嗎?」

「瞎說,誇你呢,你情商太高,一般人跟不上,要修改一下才能與現在的人同步。」

「真是這樣嗎?我怎感覺你在忽悠我?」

「你這麼聰明,我哪能忽悠的了你。」

「這句倒是真的。」

……..

離開了炎城,葉楓便迅速趕往南城。

南城-小別院。

走進當初與小蘭約定的那處小別院內,葉楓沒有看到小蘭他們,反而看到一道陌生的身影。

那人看到葉楓進來,有點緊張的向葉楓打招呼道:「小人拜見葉公子。」

「你是?」葉楓好奇的看著這名男子,他印象中,沒見過此人。

「我是夏家的弟子,我叫夏威,我已經在這裡等候葉公子多日了。」男子說道。

「原來是夏家的兄弟,不知道你因何事在這裡等我?」葉楓問道。

「我受小姐託付,在這等葉公子。」夏威恭敬的說道。

「詩倩嗎?」葉楓微微皺眉。

「是的,小姐他們現在已經不在南城,在幾日前啟程去了南域。」夏威向葉楓講述道。

「為什麼去南域?」葉楓疑惑。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負責給葉楓公子帶個口信,還有,這是南域的地圖,上面有小姐她們具體的去向,葉公子可以根據地圖的標識找到小姐她們。」夏威說著遞給葉楓一張地圖。

葉楓接過地圖后,順手打開。

南域的面積要比西域大上不少,在地圖上,畫著一條路線,這應該是詩倩和小蘭她們前往南域的路線;路線最後停在了靠近西域邊界的一座城池上,此城名霜城。

「詩倩她們有說怎麼過去的嗎?我看地圖上畫的路線是穿過了西域的一片海域去到南域的。」葉楓看著地圖,疑惑的想夏威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這麼大片海域,飛過去估計不可能,有可能坐船吧。」夏威說道。

「有可能小蘭那女娃找了幫手。」幻影魔龍在一邊向葉楓提醒道。

「小吞?」葉楓腦海中突然想起了那條巨大的吞天魚。

「還真有這個可能。」葉楓點頭回應小魔龍。

「事情大致已經知道了,謝謝夏兄弟的告知,要沒什麼事,你可以回去了。」葉楓向夏威說道,這夏威估計在這裡也等了不少時日,既然交代清楚了,也是時候讓他回去夏家復命了。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打攪葉公子了,在下告辭了;小姐當時也交代了,要是葉公子有其他需要,可以到夏家找我們,我們定會全力協助。」夏威說道。

「恩,我知道了,在這先謝過夏威兄弟。」葉楓微微笑道。

「那我先行告退了。」夏威說著轉身離開小別院。

………

「南域嗎?」夏威離開后,小別院內剩下葉楓一人,葉楓在小院的石凳上坐下,摸著下巴,嘴裡是嘀咕著詩倩前往南域的事情。

葉楓是想不明白為什麼小蘭她們為什麼會突然跑去南域。

「難道紫芸去了南域?」這是暫時比較合理的解釋,但從地圖上看,西域與南域接壤的這一片海域非常巨大,海里妖獸眾多,單憑紫芸一人之力,很難跨越。

「你在這裡胡思亂想也沒有,去南域看看不就知道了。」看著葉楓在一邊胡亂猜測一番,幻影魔龍對著葉楓沒好氣道。

「我當然知道要過去查看,但問題是我要怎麼過去,這麼大片海域,我怎飛得過去?」葉楓一臉無語的看著小魔龍,在遼闊的海域上飛行,這無疑是自殺行為,海域比陸地不知危險多少倍,裡面很有可能住著萬年巨獸,一個不慎就見閻王爺了。

「你可以走陸路啊,沒人叫你直飛,繞道懂不懂?」幻影魔龍對著葉楓一頓怒斥,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出來,它嚴重懷疑葉楓睡了一覺,智商現在是餘額不足。

「繞道可是要走遠好幾倍的距離,等我去到霜城,估計他們都回程了。」葉楓一臉無語的說道,他當然知道可以繞道,可這距離遠的不是一星半點,那可以好幾倍,去到黃花菜都涼了。

「我們可以從塔基斯里沙漠直穿過去,沒跑遠多少距離;順帶還可以去找一找當日夜虎門那傢伙說的地火還在不在。」幻影魔龍說道。

「這個主意聽起來很有建設性,就這麼辦。」葉楓興奮的說道,穿過塔基斯里沙漠就可以到達南域邊境,再跨過邊境山脈就可以到達霜城。

平通人不敢這麼走,但葉楓卻不一樣,他強橫的戰力,足以讓他有抗衡北冥蒼狼的資本。

做好決定后的葉楓,迅速前往塔基斯里沙漠。

由南城前往塔基斯里沙漠有一段路程,葉楓是連夜趕路,終於在三天後到達了塔基斯里沙漠的入口出。

而在塔基斯里沙漠的入口處,有一座城池,名沙城。

塔基斯里沙漠異常兇險,平時進入沙漠的人都會到沙城那裡先理解情況,不敢冒然進入沙漠;久而久之,沙城就成了進入塔基斯里沙漠的必經之路,而沙城也逐漸發展成了一座頗具規模的城池。

而沙城發展的最好的業務有兩種,一種是賣丹藥的,而另一種則是帶路的。

因為沙漠內有不少帶毒性的妖獸,所以化毒的丹藥成了必不可少的必需品;而一些對沙漠環境不熟悉,但又需要進入沙漠獵殺妖獸或者尋寶的修士,就會在這裡尋找一些熟悉沙漠情況的人來給他們帶路。

沙漠不僅危險妖獸眾多,裡面的天氣也是異常兇險,加上一望無盡的沙漠,容易讓人迷失方向,就算手中拿著地圖,也不一定能清晰便認出方向。

因此熟悉沙漠環境和路線的人很自然的將自己的優勢發展成了一門有利可圖的業務,而且這帶路的收費還不低,畢竟這帶路的活也是一個高危職業,一個不慎,就有喪命的可能。

走在沙城內,葉楓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股飄逸在空氣中的沙塵的味道,讓他這個常年生活在青山綠水的公子哥,極不習慣這沙塵的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