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小意思。」楊興自信的笑了笑。

「這種小意思。」楊興自信的笑了笑。

「好,你先準備着,我觀察一下其它的獸將,再決定從哪邊開始。」

因為這些獸將的距離,狩獵難度,價值等等都要考慮進去。

秦希看向西北方向,那是江離發現的。

「是黑紋母蛛!這可是好東西啊!」秦希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黑紋母蛛雖然只是中級戰將的怪獸,但是它吐的絲可是一等一的好材料,甚至比身上的材料價值還高。

而且它周圍還有數百頭普通的黑紋蜘蛛,它們吐的絲也有不小的價值。

這些東西加起來,甚至比獵殺幾頭高級戰將級怪獸的價值都還高。

秦希最後看完白羽找到的獸將,只是一頭普通的低級獸將,立刻決定先狩獵黑紋母蛛。

其他的獸將的價值跟黑紋母蛛價值差太多,即便是放過它們也無所謂。

而且運氣好的話,等他們獵殺回來,還能看到它們,也可以順手解決掉。

「走走走,立馬出發,這東西可遇不可求,萬一被別的小隊截胡了那就不好了。」

雖然這裏是縣城區,按理說是不會出現像他們一樣實力的小隊。

所有人收拾好東西,立刻下樓,朝着西北的方位行進。

……

「停,繞這邊過。」秦希現在也不想遇到什麼意外,能夠減少戰鬥,就少戰鬥。

他剛剛通過望遠鏡已經看好了一條比較安全快速的路線了。

「接下來大家跟我上樓。」

白羽跟着秦希的步伐,有些疑惑。

不是去獵殺黑紋母蛛嗎?現在距離目的地可還有一半路程。

很快,白羽的疑惑得到了解決,只見秦希來到天台上,射出手裏的機械爪,牢牢的固定在對面的大樓上。

「接下來的路是怪獸密集區,想要強行衝過去很難,所以接下來我們從空中走一段路再下去。」秦希扯了扯鋼絲繩解釋道。

說完,紅姐給所有人都發了一根安全繩,依次滑行到對面。

接下來的路就比較順利了,路上解決了幾頭突然蹦出來的怪獸以後,他們就順利的到達了目的地。「我這別院一向是冷清,除了自己人和十殿閻羅之外,並沒有其他人來過。就連門口守衛的鬼王,也不可能進到我這別院之中。」蕭昱澤面色沉了沉,語氣肯定地說道。

以蕭昱澤的性子來看,他這裏也確實不像是什麼人丁往來的地方。

不得不說,這酆都的人,性……

《少年摸骨師》第529章靈眼探視 十人出現。

滔天的威壓籠罩在楚帝身影上,彷彿十座大山碾壓下來,讓人喘不過氣來。

轟。

一道爆炸聲從他身影上傳開,籠罩的威壓之力,倏地消散開來。

這時。

為首的白衣老者看了眼楚帝,「你又變強了。」

每天都在變強的男人,真是恐怖如斯。

並非是楚帝變強了。

而是楚帝向來是遇強則強。

很顯然。

白衣老者是見證了東荒城那場大戰,否則,他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楚帝看着眼前白衣老者,雲淡風輕,「朕一直很強,不然,你們也不會出現,不過,只是一縷分身,怕是還奈何不了朕。」

白衣老者眼中泛起異色,沒想到楚帝一眼看出他們只是分身,「楚帝,你太天真了。」

「自以為很強,其實你弱小的如螻蟻一般,外面的世界,豈非是你能夠想像的。」

螻蟻?

楚帝最煩別人稱自己是螻蟻,豈不知他們也不知巨象。

尤其是這一刻,白衣老者身影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那種強者漠視弱小的樣子,讓他非常的憤怒。

朕真的很弱?

楚帝捫心自問。

一直以來,那些藐視他的人,又何嘗不是眼前白衣老者這樣?

可到最後,他皆是帶着無比的不甘,隕落在他面前。

做人莫裝……….

一念至此。

楚帝嘴角掀起一抹笑意,下一秒,背後四道身影疾衝出去,攜無盡的氣勢。

所過之處,空間轟然塌陷。

四人速度奇快無比,讓人難以捉摸。

前方。

白衣老者察覺到四人身上釋放的氣息,微微皺眉,顯然沒想到楚國除了下方交戰的神將,竟還有如此強者隱藏。

難怪。

從一開始,楚帝就有恃無恐。

合著一直他都有底蘊。

此時。

張三丰,陳摶老人四人出現,隨手一揮間,排山倒海,氣浪萬丈,彷彿巨鯨吞天。

四人並沒有選擇向眼前十人出手,他們將目標鎖定在白衣老者身上。

四打一。

不過他喘息一口氣的機會,這是要鎮壓一個是一個的節奏。

轟。

轟。

隨着巨響聲傳開,白衣老者微眯眼睛,神情凝重無比,掌中銀槍一點,迎上張三丰四人合力一擊。

昂昂。

龍吟震天,震耳發聵。

槍芒在前行中幻化為一道千丈巨龍,翱翔九天之上,倏地俯瞰下來,向眼前浩瀚的攻擊力轟擊過去。

一時間。

無量的光芒將天穹湮滅,璀璨刺目,讓人無法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時。

楚帝選擇出手,掌中驚夜槍出現,隨後一點寒光飛出,身影消失在原地,進入到遮天的光芒中。

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出手,是因為楚帝知道,此刻是擊敗十人最佳的機會。

同時。

有光幕作為遮掩,隱藏在暗處的神閣之人,不可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就不會輕易出手。

轟。

轟。

炸響不斷傳開,宛若霹靂驚雷。

每一道巨響傳開,天穹都要劇烈顫動。

索繞在他們身上的光幕,好像充氣球一般,正在無限的擴張。

遮天蔽日,駭人無比。

一個時辰過去。

光幕好像達到了極限,徹底在九天之上炸開。

兩道氣浪彷彿殘月,橫掃九天之巔,所過如刀鋒,無堅不摧。

接下來。

光芒開始消散……….

逐漸的。

一道道身影出現,張三丰四人依舊站立在楚帝身旁,他們身上的氣息沸騰,好像要焚天煮海。

楚帝長槍負於身影一側,九龍之影盤旋,帝宙碑豎立在背後,大帝之威席捲,充斥在每一寸空間里。

正前方。

白衣老者身影變得虛弱,其後只剩下三人。

這一刻。

他們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帝,眼睛裏閃爍著忌憚,白衣老者沒想到楚帝會恐怖到如此程度。

真的沒有想到。

方才開始交鋒,他就是知道嚴重低估了楚帝。

有些時候。

低估自己的對手,就是在間接的自殺。

這一次,他人栽了。

看着眼前楚帝,白衣老者沉聲道:「楚帝,咱們來日方長。」

楚帝道:「是想離開?」

「既然來了,就別想離開,至少這縷分身必須留下!」

說着。

他心神一動,時間和空間禁忌之力釋放,封住了白衣老者他們離開的退路。

楚帝心裏非常清楚,將白衣老者分身斬殺,或多或少對他的本體有影響,短時間內,不要想着在出來作妖了。

所以。

眼前四人想要離開,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念及此。

他身影朝前,一個疾衝出去,掌中驚夜槍直指在白衣老者身上。

看到這一幕。

白衣老者獰聲道:「楚帝,如此就以為能困住老夫?」

楚帝淡然一笑,「你可以逃,試一試就會知道了。」

這一刻。

白衣老者和其他三人臉色勃然大變,因為他們四周的靈氣在瘋狂流失,就連分身也在瘋狂變弱。

殊不知。

楚帝在釋放兩道禁忌之力的同時,神級滅魂術也隨之釋放,萬法消魂,逆轉乾坤。

四人是分身,最怕的就是這種靈魂攻擊。

可偏偏楚帝的驚夜槍和滅魂術,都對靈魂有巨大的傷害。

對白衣老者四人的暴擊,簡直成倍的增加。

見四人陷入震撼中,楚帝去勢不減,其後張三丰,陳摶老人,龍幽冥,姬無天四人亦是出手向前。

一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