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牛啊!給我們玩幾天?」洛文開玩笑的說道。

「這麼牛啊!給我們玩幾天?」洛文開玩笑的說道。

「拿去,一個破牌子而已。」馬沙很是豪爽。

洛文不可置信的接到手裡,這麼爽快就給我了?

「我拿著沒用,我一般喜歡用劍給他們講道理。」馬沙特酷的說道,洛文表示無語……

由金泰城乘船直達北四城,最後到大金城這段路只能走陸路了。進到北四城,洛文打算去打聽一下最新的消息。散步消息最快的地方是酒吧,消息最準確的是魔法師協會的消息交易中心。兵分兩路,一路人馬在酒吧打聽,而洛文則去消息交易中心買消息去。

半個時辰之後,眾人在酒吧碰頭了。

「情況不秒啊,我得到的消息二皇子在祝家的幫助下已經攻進皇宮了,而且好像還有兩名聖師發表聲明支持二皇子。大皇子現在則在內宮苦苦守住,要是聖師動手的話怕是早就死翹翹了。」洛文從消息交易中心得來的消息是這樣的。

「我聽說祝公子滅文家得到的藏寶圖好像和聖師有關,不然那兩個聖師也不會幫助他。具體是什麼原因沒人能說的清楚,反正是祝家用了手段的。」包打聽說道。

「反正現在的情況就是對大皇子很不利,大皇子掛了,我們這些和大皇子有關聯的都要遭殃。兄弟們,得想個辦法呀。」洛文說道。 「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救出我們的家人,我擔心二皇子一言不合就開殺,到時候就晚了。」包打聽說道。

眾人點頭表示贊同,突然聽到有人喊道:「洛文!終於等到你們啦!」一看來人,原來是大鬍子。

話說白灰傭兵團在飛魚城和洛文等人分開之後,被甘家子弟發現並帶兵追殺,無奈之下穿過了落日叢林,進入了百江帝國境內。這兩年時間白灰傭兵團從百江帝國取道落日聯合帝國再返回大金帝國,不過剛入大金帝國就聽說大金城被封無法進入,各種謠言四起,也不知道哪個是真是假。想著大金城內洛府里胖安等人,大鬍子曾打算從那巨大的下水道潛進去,不料下水道里現在全是毒蛇,再也無法進入。於是派了一部分兄弟在北四城等著洛文眾人,想著人多力量大,一起闖進去。

「下水道里全是毒蛇?!」洛文一聽,本來想著從下水道潛進去的,聽大鬍子這麼一說好像還挺麻煩的樣子。

「可不是嘛,而且之前我們出來的那個入口被人給封了,害的我們打了好久才打穿。我猜就是毒蛇太多了,所以我們在洛府的人不敢出來,不然他們早就出來了。」大鬍子說到。

「不過現在只能走下水道這條道,我們一起去看看。」洛文想來想去,只有走這條道才能進到大金城。

集結了白灰傭兵團,眾人急奔大金城,來到當初的那個下水道入口。

「呵,又被封上了!」大鬍子一看給氣樂了,好不容易挖了一天挖通又被給封上了。

「看來這下水道不僅僅只是我們知道啊,以前我就懷疑這些毒蛇是被人控制的,現在看來這下水道果然不簡單。」洛文聯想到以前大家被毒蛇追趕,以前就懷疑這下水道是有人在控制著的,現在看來果不其然。

「轟開它!」洛文帶頭一個爆裂火球扔過去,其餘人也技能全開轟過去。持續了半個小時的攻擊,終於把這個入口給打開了,不僅填充了石頭,厚度還增加了不少。

「走,進去看看。」洛文和小胖子帶頭走了進去,眾人跟著魚貫而入。

剛開始的時候還挺好的,並沒有看到毒蛇的影子,大家還以為大鬍子是不是眼花了。直到進到裡面,已經看不到入口出投射進來的光芒,洛文一顆火球燃起來,就聽到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有蛇!」火球照映之下,看見無數的蛇退了進去。洛文再一顆火球扔到前面黑暗之中,只見更多的蛇,密密麻麻,根本沒有落腳的地方,火球落地,直接燒死了十幾條。

「這麼多!!!」眾人給驚呆了,這麼多蛇,就算殺過去也要累個半死啊,更不用說這些蛇可能還有毒呢。

「怎麼辦?師兄。」小胖子遇到這樣的事情第一次時間就是想到聰明偉岸的師兄,他只管出力就行了。

「先干一把看看!」洛文使勁兒的火球猛扔,以高級魔法師的魔力存儲來釋放小火球,洛文能扔一天,小胖子則揮劍只管砸,閉著眼睛也能砸中十幾條。後面眾人陸續跟上收拾漏網之蛇。越到後面蛇群越多,蛇也越來越大,看來就很兇殘劇毒的樣子,迫不得已,眾人不得不退了回去。

回到外面,眾人眉頭緊鎖,下水道雖然很寬能容下兩人並排行走,但是蛇群太多,根本殺不過來。就怕遇到一個毒性強的,咬一口就交代了。這可怎麼辦,大家都沉默了,這太讓人憋屈了。

「有了!走城牆下去!穿山甲!」洛文突然想到了穿山甲。

眾人眼睛一亮,是啊,怎麼把金巧子的穿山甲給忘了呢。不過要想到城牆下去,只能等到天黑了再行動,不然被城牆上的士兵看到了可就會被攻擊。

天黑之後,眾人鬼鬼祟祟的來到東城門邊上的城牆。城牆是石頭做的,穿山甲現階段的實力還穿不過石頭,只能穿普通泥土,所以穿山甲從城牆根部掘洞,成一個U型的地洞通向城內。之所以沒讓埃爾和扎克來施法,就是怕城牆的魔法報警裝置被觸動了。

挖了七八米才挖到城牆的根部,然後穿甲山再越過城牆石頭朝上挖,直到半夜,通道終於形成。洛文率先過去查探了一番,沒問題,然後示意眾人可以進了。

城內的通道出口在大金城外城城東,距離五丁山學院不太遠,剛好是在一處私宅的院牆邊,這地方還算隱蔽。由於怕人太多容易暴露,洛文讓大鬍子帶白灰傭兵團在北四城等他們的消息,他們十幾人則潛了進去。戰寵們體型太大沒法帶進去了,洛文只把小白背在包裡帶了進去。待所有人都進來之後在洞口用木板蓋上,再灑一些泥土偽裝了一番。

半夜的大金城的安靜的可怕,家家閉門閉戶,整隊整隊的士兵在街上巡邏,根據得到的消息,這些士兵應該都是祝家的人。所以一切必須低調,被發現了就會被大隊的人馬給包圍。

第一個目的地是五丁山學院,為了把高級咒語給學會,不然以後怎麼打。再說學校也是一個足夠安全的庇護所,整個大金城只有五丁山能掩護他們了。

借著錯落的院牆掩護,眾人在小巷中左轉右轉,終於看到了五丁山學院的大門。不過不能走大門,大門有兩對士兵站崗著,看那架勢,五丁山學院也被封門了。這怎麼辦?

「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進去,跟我來。」包打聽想了想說道。

眾人跟著包打聽來到一處圍牆,四周被大樹掩映著。包打聽在一顆大樹底部掏了一番,掏出來一個洞。「幸好還在,這是以前逃課準備的通道,想不到還派的上用場。」包打聽嘿嘿一笑,想起了自己以前放蕩不羈的青春,「這裡進去就是武士分院的男生宿舍,我以前住的地方。」彎腰爬了進去。

進來果然是武士分院的男生宿舍區。包打聽帶眾人進到他以前住的小院,這兩年在外,學校居然沒安排其他人住這裡,還空著的。

「今晚上就在這裡將就一夜吧,明天大家各自把咒語和武士技巧都粗略的學習一下。我們的時間太少了,容不得我們慢慢學習,只能以後自己摸索。」

這一夜,十幾人就在這兩層小院里悄悄的度過了。

第二天,洛文單獨找到了林美林。

「林老師。」洛文在林美林辦公室窗口下輕輕的喊了一聲,林美林一看是洛文,示意洛文進去,現在沒人。

待洛文進來,林美林把門一關,急切的說道:「你們都回來了?回來幹嘛呀,祝公子想殺了你們呢,學校裡面都有他的眼線,你也太不小心了。」 「林老師你沒發現我有什麼不同嗎?」洛文沒有回應辣椒林這些問題,反而這樣問到。

林美林看了看洛文,說道:「有啊,長高了,還有鬍子了,皮膚變黑了。」

洛文彈指一顆火球冒了出來,說:「現在呢?」

林美林仔細一觀察,欣慰的一笑:「臭小子,還給老娘賣關子!都晉級高級魔法師了,難怪這麼膽大。」林美林作為高級火系魔法師,當然能察覺到洛文這顆火球的異樣,明顯魔力充沛,異於中級魔法師發出的火球。

「我們都晉級高級了,大家這次偷偷的回來也是為了學到咒語,還請林老師幫我們。」洛文熄了火球,說到,「大家在外面無法得到咒語,所以只能回來。而且這次大金城內亂我們十人之中好幾個的家族都受到了牽連,大家都想加強實力好為戰鬥做準備。」洛文解釋道。

「幫你們搞到咒語沒問題,晚上你到我辦公室來拿吧。」辣椒林爽快的答到,以她的關係搞到咒語書很容易的。

「謝謝林老師,火冰風土這四系的哦,那晚上見。」洛文千恩萬謝的再見了林美林之後悄悄的回了宿舍。

話說當晚洛文就拿到了四系的咒語書,而武士們的鬥氣釋放技巧和運用就交給小胖子去搞定了。就在這裡兩層小樓里,精英培訓計劃的十人加上丘媛就開始了自學成才的路程,若干年後,人們問起他們是什麼讓他們與眾不同,他們的回答都是一句話:「偉人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所以朋友,勇敢的創新吧。」

在這小院里,眾人自學了五天,所有高級咒語和鬥氣技巧都掌握了之後洛文決定不能再等了,必須行動了,第一步,救人。

這天晚上,眾人悄悄的離開了五丁山,在洛文的帶領下潛往洛府,此後所有的行動都以洛府為據點。為什麼選擇在洛府,因為洛府通下水道啊,就算被發覺了也有條逃生通道嘛,至於城牆那個洞,如沒必要是不會去動的。

洛府在大金城外城的南邊,從五丁山到洛府還是有一段距離的。縱使眾人已經萬分小心了,全都走的小巷,也還是在通過一條小巷的時候被一隊巡邏士兵發現了。

「站住!什麼人?!不知道已經宵禁了嗎!」帶隊士兵喝問道。

為了不顯露身份,眾人都是一套休閑打扮,武器全都放進了洛文戒指里,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是魔法師和武士。小胖子嚇得一激靈,差點揮起拳頭就打過去了,他的想法就是既然被發現了那就干!還好被洛文及時的拉住了。

洛文站了出來,搖頭晃腦的說道:「嗯,不錯,並沒有偷奸耍滑。」這種氣勢特別像上頭領導來視察工作似的,把這個巡邏小隊給唬的一愣一愣的。

「您是?」巡邏小隊長摸不清這是什麼路數,這特殊時期不能不小心啊,萬一真的是二皇子派人來視察的呢。

「你不認識我沒關係,但是想必你肯定認識這個。」洛文很鎮定的從腰間掏出一物遞到小隊長眼前晃了晃,「認識吧?」正是從馬沙那兒弄來的「御督辦」牌子。

小隊長一看,我擦,這個豈能不認識!不過他只見過「督辦」,但是也聽說過最高級的「御督辦」。小隊長立馬行了個軍禮,說道:「還請大人恕罪,職責所在,剛才有所冒犯還請大人見諒。」

洛文特豪爽的揮了揮手,說道:「沒事兒,你們的表現很不錯,我會如實向二皇子彙報,重點嘉獎你們!那不打擾你們了,我們還要繼續巡查。」

「謝謝大人厚愛!諸位大人走好!」小隊長興奮的臉都紅了,今晚上遇到貴人了!勞資飛黃騰達的時候到了!全然沒想到洛文根本沒問他叫什麼名字,哪個隊伍的,也沒想到在這個特殊時期有御督辦這個人么。

話說洛文眾人繼續穿街過巷,又遇到了兩波巡邏隊伍,都以御督辦的名義有驚無險的過了,讓眾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老大啊,想不到你的忽悠功力如此了得!我真是佩服!」埃爾真誠的佩服道,不服不行啊。

「哈哈,你如果知道好萊塢和橫店的話你也會演技感人的。」洛文得意的說道,沒法啊,哥看的電視電影太多了,就算臨時扮演個啥還是很像的。

「這是什麼神秘組織嗎?怎麼沒聽說過呢。」包打聽好奇的問到,就連見多識廣的他也不知道這兩個地方。

「當然神秘,他們只接待有緣人,下次有緣帶你們去看看。」洛文惡趣味的說到。

有驚無險的到了洛府。時隔兩年再見到胖安,胖安看上去憔悴了不少,小胖子抱著老爹哭的稀里嘩啦的,胖安也是感觸頗深,兩年時間兩人已經長成大人模樣,成熟了不少。

「祝家的人經常來打秋風,值錢的東西都被他們搜颳走了。還得感謝他們經常來,我才能知道你們還沒被他們幹掉。」胖安說道,「每天早上他們都會來,你們明天早上躲進下水道吧。」

「還有五個兄弟呢?」洛文問到,當初留了五個人在洛府負責聯絡,打探情報,洛文沒看到他們人。

「有個小夥子卧底到祝家去做下人了,還有個小夥子卧底到二皇子家去了,還有三個小夥子負責聯絡他們兩個和收集情報。」

「哈哈,挺能幹的啊,真是我們白灰好男兒。」洛文欣慰的一笑,不知不覺間,白灰傭兵團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炮灰營,這個感覺真的很好。

半夜時分,負責聯絡的那三小夥子回來了。看到洛文回來了,三人很高興,這兩年來的付出終於能做個彙報了。

「塗興勇,哈哈,兩年不見都長這麼壯啦!中級武士了呢。」小胖子一巴掌拍在了塗興勇的腦袋上,這小子當初可是瘦瘦小小的,跟竹竿似的,想不到成長這麼快。

「別打我腦袋行不行,我現在可是負責計策的人,打傻了我就沒注意了。」塗興勇悶悶不樂的說到,小胖子還是喜歡拍他腦袋,搞得他好鬱悶。

一番打鬧之後,塗興勇三人和洛文眾人說起他們這兩年來打探到的情報。所有支持大皇子的貴族家族主要負責人都被軟禁在了祝公子的別院中,其餘如家族小輩,女人和老人則被士兵軟禁在家中不能外出一步,丘則城和左雲就在祝公子的別院中。

祝公子帶人滅了文家的原因和當初假扮強盜搶了永豐商行大金城分行是一樣的原因,都是為了一個寶藏。而據卧底在祝公子家的那位兄弟傳信說,祝公子就是用這個寶藏吸引了兩名聖師支持他,至於聖師是被寶藏的什麼吸引了,還沒打聽到。而祝公子支持二皇子上位好像並不是真心的,真相應該是扶持二皇子為傀儡皇帝,由祝家控制,不過這個說法現在暫時還不能確定,只是由各方信息拼湊得出來的結論。

「這兩年你們辛苦了,等過了這段時間放個假回老家一趟吧,看看家裡人。」洛文由衷的感謝這些兄弟,沒有他們,也就沒有白灰傭兵團。

「老大說啥呢,這還不是為了大家好嘛。再說跟著老大混,我也進步了不少啊,以前我可沒想過我能到中級武士這一天,還以為這一輩子就在鄉下種種田就算了。所以我覺得很值!」塗興勇激動的說到。

「白灰傭兵團情報科科長塗興勇,覺得這頭銜怎麼樣?」洛文促狹的一笑,突然說到。 「老大,這頭銜聽起來很帥啊,給我的?」塗興勇一愣,這頭銜感覺不錯的樣子。

「當然,你非常適合。」洛文哈哈一笑,「接下來我們要先要救出來兄弟們的家人,還需要你們再辛苦一下。」

「保證完成任務!」塗興勇興奮的行了一個武士禮。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等塗興勇他們搞清楚祝公子別院的防禦安排才好展開行動。不過在開始行動之前,眾人還有一件事必須做,清理下水道,畢竟救出來人第一時間就要送出城去。

而根據胖安所說早上祝公子的人會來檢查,所以倒不如趁這時間去下水道清理一下。在假山洞裡,下水道入口,洛文連續幾顆火球扔了進去,只聽到吱吱吱好像老鼠的聲音響成一片,讓人頭皮發麻,然後就安靜了下來。

「好了,還是我和小胖子先下去吧,你們就隨意吧,丘媛你怕的話可以不下去……」看著丘媛臉色發白,洛文調侃道。

「我怕什麼!我當然要下去!」丘媛一瞪眼,一副死豬不開開水燙的樣子。

眾人正要下去的時候,胖安過來把洛文叫了出去,說:「外面有個叫威斯的說是你朋友,已經來找過你好多次了,問你回來沒有,要不要見?」

洛文一愣,威斯怎麼來了,悄悄的走到假山後面遠遠的看了一眼,果然是威斯,確定沒人跟蹤后示意胖安讓他進來。

「哈哈,洛文!你們終於回來了!等你們好久啊。」兩年時間不見威斯已不再是當年那青澀的樣子,有點滄桑感,看來在外面歷練了不少。

「你怎麼知道我們回來了?」洛文奇怪的問到,他們回來除了林美林之外可沒告訴任何人,由不得洛文好奇。

「要不是我隔三差五的去你們幾個的宿舍轉悠,我還發現不了。你們在裡面生活過的痕迹都沒有清除,我一下就菜刀你們回來啦。」威斯哈哈一笑,「不過放心,我已經幫你們收尾了,沒人看的出來。」

洛文尷尬的一笑,還真是太不小心了,差點就暴露了。

「我已經晉級高級魔法師了,現在可以加入你們傭兵團了吧?可是你邀請我加入的,可別忘記了?」威斯微微一笑,「知道你們要回來干一票大的,我可以幫忙嗎?」

洛文又是尷尬的一笑,可真是把答應威斯的這事兒給忘記了,邀請威斯加入傭兵團之後就離開了大金城,要不是威斯提醒,洛文都想不起來了。

「好!歡迎加入!」洛文緊緊的抱了抱威斯,作為從莫斯帝國一同而來同學,洛文當然熱烈歡迎,而且威斯的為人洛文也是很欣賞的。

「你們還是小心點吧,每天都有人來這裡檢查。」威斯提醒洛文道。

「沒事兒,跟我來,給你介紹幾個朋友,我們不怕來檢查。」洛文拉著威斯走進了假山裡面。

小胖和艾爾扎克是認識威斯的,丘媛和丘寧也是認識威斯的,兩年不見,大家都是熱情的擁抱了一番。然後洛文給威斯介紹了其餘眾人,並宣布威斯將加入大家的隊伍中。一名高級水系魔法師,而且還是老朋友,當然熱烈歡迎。

認識了一番,工作繼續。

洛文和小胖子最先下去了,只見剛才火球所及之處全是老鼠屍體,還有零星的一些蛇的屍體,看來蛇群還沒有影響到這裡來。於是循著以前的標記朝出口方向前進。

經過幾個岔路口之後,蛇群漸漸的多了起來。這次的時間充足,眾人打算慢慢的殺過去,甚至就連乾糧都備好,準備來個持久戰也要把這些東西給消滅掉。

兩人一組在最前面消滅蛇群,後面的人負責清理漏網的。洛文和小胖子累了就換第二組繼續,第二組累就換第三組繼續,如此這般效率還是挺高的,這些蛇群就當是大家晉級高級之後第一個練手對象。

高級火系魔法燎原一使出來,在這狹窄的通道里溫度陡然就升高不少,前方十米的蛇群統統的消滅乾淨,但是也讓眾人熱的不行,還有有個威斯給大家降降溫。高級魔法的威力雖然提升了不少,但是魔力消耗相對的也大,以洛文的特殊體質也只能使出燎原三十次基本就魔力耗盡。

「老大,讓我開玩玩,我的技能還沒熟悉呢。你把大家搞得這麼熱去後面涼快涼快去。」埃爾屁顛屁顛的說道,迫不及待的實驗自己的新技能。

埃爾等洛文讓開之後,釋放出兩個石頭人,和真人差不多高大,但是圓滾滾的看起來挺結實的樣子。一指前方,石頭人衝到蛇群里就是一通亂砸。雖然看起來氣勢洶洶的樣子,但是效率並不高,總會有蛇被砸漏的。

後面眾人哈哈大笑:「這技能不行啊,還不如地刺呢,用來和人單挑倒是不錯。回來回來,該我了!」

埃爾被群體嘲諷了,面紅耳赤的說道:「這高級魔法好像不咋的啊!等等,讓我爽一下先。」埃爾控制著石頭人邊砸邊走,漸漸的大家發現石頭體型發生了變化,石頭人的拳頭和腳掌變成了扁扁的猶如一塊磨盤似的,一拳一腳砸下去就是籠罩了下水道這麼寬。

埃爾居然摸索到了新方法,效率越來越高,漏網之蛇也是越來越少。

「還是老大說的對,時間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這個石頭人還行吧?!」埃爾哈哈大笑,終於重振了男人的雄風似的這般驕傲。

之後的蛇群大家輪番上陣消滅,一個魔法師配合一個武士這般清理道路。高級武士們也需要熟悉他們的鬥氣,到了高級武士才有護體罡氣,而且鬥氣也能帶著自身的屬性發出了,鬥氣突然從短短的一截增長到一米到兩米,誰都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的。

小胖子的鬥氣帶著閃電,冒出來一米多,一劍揮出氣勢逼人,看起來就很拉風。再加上火元石巨劍點上火焰,就跟火山爆發似的,火中帶著閃電,怎麼看怎麼帥!

「難怪大家都想晉級到高級武士,原來高級武士才是裝逼的開始!中級之前都是浮雲啊……」小胖子一劍揮出,這感覺,特爽!

如此輪流,既熟悉了技能也清理了蛇群,一舉兩得。

「額,洛文兄,你們是不是剛學的咒語啊?」威斯看著這群人釋放的魔法開始還中規中矩的,後面漸漸的和他見過的不一樣了。

「是啊,自學了五天,時間緊迫啊,沒法上課去學。」

「和我見過的真是不一樣,這樣也行?」威斯愣愣的問道。

「管它呢,偉人說的好,花貓黑貓能捉到耗子的就是好貓。我們這技能也是,最適合的就是最好的。」洛文哈哈一笑。

一語點醒夢中人,威斯真誠的說道:「謝謝洛文兄,我真是糊塗了。」

話說眾人就這麼一路碾壓過去,在兩年前這些蛇群對他們來說還是個威脅,但是現在已經不能讓他們害怕了。一直到了出口,破開封閉的出口,終於見到了光線了。

「哈哈,出來了!」

「打的真爽,下次再找點蛇群練練手!」

「走,找傭兵團去。」 北四城,眾人與白灰傭兵團匯合了。

此次行動需要白灰傭兵團配合展開,那麼多人要救,只靠他們十幾個人是不夠的。回城路上洛文把得到的情報告訴給了大鬍子,然後眾人一路狂奔,又回到了入口。

「我去,這速度可真快!我們才離開半天就又給封了。」洛文無語了,無奈,轟吧。

好在大家都是高級魔法師了,輪番轟炸一通就破開了,洛文和小胖子帶頭走了進去,眾人魚貫而入。

一樣多的蛇,一樣的戰術。洛文十幾人走在最前開路,白灰傭兵團眾人跟在後面,每隔一段距離有一個人舉著火把照明。直到第一個岔路口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讓眾人毛骨悚然。

突然最末尾的幾名武士接連尖叫「有鬼!有鬼!」,然後瘋狂的朝通道壁上砍,只見七八隻白森森的手臂骨從泥土裡鑽了出來想抓住這幾名武士。在火把的照映下看著甚是嚇人。雖然這些骷髏手臂看起來很瘮人,但是攻擊力實在不咋的,幾下就被這些武士給砍成碎片。

「這些鬼東西怎麼會動,這下水道以前是不是死人坑啊,太噁心了!」眾武士重重的吐了一口氣,這場面真是讓人神經緊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