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去!」

「還不快去!」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凝重。

毫無意外,大牛再一次蹬碎了剛修好的玻璃,消失在了蘇風的眼前。

在玻璃窗破碎的瞬間,大牛已經出現在了地牢內。

「若想讓嬴政活命,便喝了它。」

舉着手裏的一瓶乳白色液體,他面無表情地說道。

有救了!

有救了啊!

陛下有救了!

仙人吶!

蘇島主果然是菩薩心腸的仙人吶!

老夫就知道,蘇島主必然聽見了老夫的求救!

見着來人,蒙恬絕望的心中瞬間湧出萬分的激動!

如同沙漠裏乾渴的迷路旅人,望見了綠地沙洲一般!

但……

對於大牛手中的乳白色液體,他卻一無所知。

「這……」

「這是何物?」

蒙恬瞪大了眼,表現得十分驚異。

「牛奶。」

大牛面無表情地說道。

由於牛奶中含有大量的蛋白質,這些蛋白質富含有一種叫做半胱氨酸的氨基酸,可以吸收多種重金屬離子,特別是金屬汞!

換而言之……

在蘇風島上,沒有比牛奶更合適的解藥了。

吃了仙丹怎麼辦?

不要急,不要慌,趕緊喝牛奶!

皮蛋吃多了怎麼辦?

不要急,不要慌,趕緊喝牛奶!

長不高怎麼辦?

不要急,不要慌……

咳咳!

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雖然不知道牛奶到底是什麼,但是在這種千鈞一髮之際,蒙恬已經別無選擇。

他咬了咬牙,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罷了!

死馬當活馬醫!

若是陛下真的身死於此,老夫也決計不苟活!

小心地接過裝滿牛奶的玻璃杯,蒙恬緩緩走到了沙發旁。

「寡……」

「寡人……」

「成……」

「成仙!」

斷斷續續的有氣無力聲從嬴政的咽喉之中發出。

不得不說,嬴政這貨也是夠頭鐵的!

明明都已經病入膏肓了,還在幻想着自己羽化升仙的春秋大夢。

嗯,不急……

最多再過兩個小時,這位大秦的始皇帝就能升仙了。

妥妥地升仙!

玻璃杯見了底,大牛也消失在了地牢內,回到高樓之上,回到了蘇風的身邊。

「少爺!」

「嬴政已經喝下了牛奶,應當不會死在今晚了。」

「不過他體內的重金屬毒素太過於沉積龐大,若想要完全排除,則需要起碼數年的調理。」

耳邊突然響起了大牛的冰冷機械聲音,一直提心弔膽的蘇風總算鬆了口氣。

幸好!

嬴政的命苟住了!

哥也不用變成一堆渣粉了!

不過,讓他有些為難的是……

嬴政這貨中毒太深了,一杯牛奶根本不頂事啊!

得每天一兩杯,還必須喝個好幾年啊!

島上就這麼些奶牛,這誰頂得住啊!。 吳澤正色道:「這是血煞小隊成員附帶的獎勵,你不拿,其他的隊員也不好拿。而且,為了以後再次衝擊築基天關,多一些儲備也是好的。」

秦曉燕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暖色,臉上那道猙獰的疤痕也變得柔和起來。向吳澤微微一禮后,她這才接過了儲物袋。

接著,吳澤自己留下了一個儲物袋。然後將其他三個交給程一鳴,說道:「程副執事,你拿一個,其他的交給剩下的弟子分了吧。」

程一鳴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顯然沒有想到吳澤會如此大方。

吳澤呵呵一笑,說道:「對自己人,吳某一向不會虧待。」他心裡還暗暗加了句,其實小爺我根本看不上這點靈石。

……

兩個月後,洛河郡,沈家鎮。

此刻,沈家鎮上一片喊殺之聲。吳澤帶領著血煞小隊,正在清剿沈家餘孽。

這次,吳澤還特地請來蕭放,楊逍,邱向之壓陣。

周圍,法術的轟鳴聲和沈家修士的慘哼聲不絕於耳。直到此時,位於沈家鎮中心處的族長府邸仍是一片安靜,沈家老祖沈傳山和沈家族長沈南慶仍然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吳澤和邱向之對視一眼,後者對著他點了點頭。

他向蕭放和楊逍請示一番后,就和邱向之踏入了族長府邸大門。

而蕭放和楊逍則是一前一後包抄了這片宅院,防止沈傳山走脫。

族長宅院,正廳中。

吳澤和邱向之進來后,正好看到端坐於上首的沈傳山。此刻沈傳山面色一片平靜,像是對今日之事早有預料一樣。

而沈南慶則是立在他身邊,滿臉怒容的看著吳澤。

吳澤淡然道:「看來沈長老是早料到有這一劫。」

沈南慶則是大怒,罵道:「姓吳的,你們收了沈家的好處,竟然還有臉打上門來。」

吳澤倒是沒有生氣,他對著沈傳山拱了拱手,真誠地道:「吳某也沒想到會這麼快與沈長老再次相見。實則是蠻荒外域禍事將起,想必沈長老也知道。吳某等人不得不來。」

沈傳山深深地看了一眼吳澤,嘆了口氣,說道:「沈某終究還是慢了一步。這位道友難道就是吳執事的背後之人?兩位道友是來了結沈某和南慶的?」

邱向之由於大部分時間都在內務大院,所以在外名聲不顯。只見他挑了挑眉,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沈傳山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直接說道:「說起來,兩位也收了我沈家不少好處,如果我沈家被定為血劍盟的同黨,兩位也逃不了干係。兩位道友不怕此事被捅了出去,你們在煉屍堂再無立身之地?」

邱向之大笑一聲,回道:「沈長老多慮了,煉屍堂豈會相信你們這些血劍盟餘孽對我宗門子弟的誣陷。再者,現在是多事之秋,邱某兩人即便犯了些小錯,也不會受到太大的處罰。」

一旁的吳澤眼眸閃了閃,冷聲道:「沈長老,吳某勸你三思而後行。雖然我等不怕此事被揭發,但也不想惹得堂主她老人家不快。你如果想要保住沈家的香火的話,最好把這些事爛到肚子里。」

沈傳山臉色一變,喝道:「吳道友是什麼意思?」

吳澤淡然道:「沈長老何必明知故問,你沈家最近就轉移出去了幾名年輕後輩吧。還有,沈氏符閣的沈雲明也失蹤了吧。」

從吳澤兩人進來開始,一隻保持著淡然之色的沈傳山臉上終於露出驚慌之色。

他們在不久前已經察覺到有人在盯著沈家鎮,因此陸續送走了幾名有潛力的後輩,同時還給遠在雲城的沈雲明發去了調令。

半晌后,沈傳山嘆了口氣,說道:「如果沈某說沈家也是被人陷害,才著了血劍盟的道,不得不與他們同流合污,兩位相信嗎?」

邱向之捋了捋三角須,說道:「貧道兩人信不信不重要,關鍵是煉屍堂信不信,涼州修仙界信不信。」

沈傳生默然半晌,說道:「也罷。沈某如何相信你們不再找我沈家那幾名後人的麻煩?」

邱向之嗤笑一聲,說道:「幾名練氣大圓滿都沒達到小修士,又能翻起什麼浪花,不值得我煉屍堂刻意去關注。」

沈傳生旁邊站著的沈南慶頓時漲紅了臉,怒道:「說得那麼輕巧,你們煉屍堂不怕我沈家後輩將來會出一位大能之人,替我沈家報仇?」

聽到沈南慶的話后,沈傳生同樣眼神灼灼地看著邱向之吳澤二人。

邱向之哈哈狂笑兩聲,眼中射出一絲精光,喝道:「你們也太小看我煉屍堂了,我煉屍堂若能成為一名人族大能崛起的墊腳石,即便滅亡又何足道哉。」

沈傳山不由深深地看了邱向之一眼,片刻后,撫掌大笑道:「好!好!好!想不到煉屍堂還有邱道友這種豪傑,沈某生命的最後一程能認識邱道友也算人生一大快事。邱道友,稍後沈某最後一戰,可願賜教一番?」

沈南慶同樣對著吳澤大聲道:「吳道友,可願賜教一番?」

顯然,之前兩人沒有逃走,而是以自身做餌保全沈家最後的香火,對這一刻的到來已經有了心裡準備。

吳澤眼中同樣冒出一絲精光,滿是躍躍欲試之色。同時,他轉頭看向邱向之,只待等他答應后,就立馬答應沈南慶的要求。

邱向之沉吟半晌后,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沉聲道:「沈長老,你不會天真的以為,邱某是來和你單挑的吧?」

「額?」沈傳生和吳澤同時瞪大了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