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師尊,有什麼辦法嗎?」

「那師尊,有什麼辦法嗎?」

馮弘古沉思了一會,然後心念略動,手中出現一顆珠子,淡淡說道。

「這是避水珠,我直接送你去鎮魔湖,老龍那裏有個化靈池,你在裏面修行能快速把丹田的靈氣吸收完畢,這可都是你祖上神族給你的饋贈。」

聽到鎮魔湖跟龍,秦尤想到徐道行乾的事,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不過想到老龍應該不知道自己是徐道行的徒弟,又恢復了正常,甚至有些欣喜,馬上就可以看到真龍了。

「那我們現在去吧。」

秦尤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馮弘古喝了口茶,上下打量著秦尤,看的秦尤莫名其妙。

「我讓人帶你去後面洗浴一下,換上道袍,你如今這裝扮,太過丟為師的臉。」

馮弘古毫不客氣的說着嫌棄秦尤的話。

那老龍王沒少在他面前炫耀自己兒子多麼出色,如今也想讓秦尤為他漲漲臉。

秦尤低頭看了自己一圈,內心想着,感覺自己還可以啊,明明一表人才。

我看我自己,無論何時何地,都是帥的一批。

「把小蕭叫進來。」馮弘古也不搭理秦尤,對着洞府外說了句。

一陣腳步聲,馮小蕭低着頭,疾步走了進來,嘴裏塞著鼓鼓的,還在不斷咀嚼著,他好奇看了秦尤一眼。

然後朝着馮弘古躬身道。

「稀傅,喚鍋何稀……」

馮弘古看着嘴裏鼓鼓,說話含糊不清的馮小蕭,眉頭直皺。

「萬古峰還能缺你一口飯不成,看你現在成何體統!」

馮小蕭看到馮弘古責怪自己,也不急着爭辯了,而是先將嘴裏的包子吞咽了下去,然後幽幽說道。

「好好好,你說的都對~」

秦尤:……

馮弘古眉頭皺的更緊了,怎麼從秦尤那跑一趟,變成這樣了,然後狐疑的掃了秦尤一眼。

秦尤趕緊拿起道袍,然後若無其事的翻看着。

「你帶着秦尤去靜心池洗漱一下。」

「好的,師傅。」

「那我先去了,師尊。」秦尤也跟着說道。

馮小蕭一看秦尤也喊馮弘古師尊,頓時笑了起來了,原來這是以後的同門師弟啊。

不過也挺好,秦尤可是個人才,講話又好聽。

路上教自己的話果然有用,不管對付自己朋友還是師尊,都能讓對方無話可說。

然後美滋滋的拉着秦尤朝外走去。

馮弘古盯着馮小蕭的背影看了一會,臉色變得古怪起來,然後搖了搖頭,感覺以後的日子,怕是恢復不到了往日的平靜。

但是,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

馮弘古端起茶盞,吹了吹熱氣,不由得笑了起來。

靜心池

秦尤浸泡在池水中,感受着溫熱地池水洗刷著身子,讓秦尤情不自禁發出呻吟聲。

這靜心池聽說具有神效,若有傷勢,浸泡在池子當中,一個時辰就能恢復所以外傷。

也是馮弘古大長老的私有物,想到那老頭也曾經躺在這水池,秦尤臉色有些怪異。

繼而又轉念一想,自己上輩子去的浴池,裏面老頭更多。

然後又舒服的泡著了,若是以後每天都能在這裏泡泡澡,是不是還能稍微的加快一下修鍊速度啊。

秦尤忽然想到,這個靜心池都如此神奇了,那龍湖裏面的那個龍靈池該有多麼神奇呢。

不能想,越想秦尤就越期待。 第1169章

還要特別注意,不擦掉她的口紅。

之前七爺幫她擦過嘴。

動作特別野蠻,把餐巾一按到她嘴上,一抹,什麼都擦掉了。

當時慕安安就不開心了,一陣言辭表達,擦嘴也不能把口紅給擦掉了。

沒有口紅跟不化妝有什麼區別!

那已經是挺久的事了。

慕安安是沒想到,這個男人會記得。

一直以來,她覺得自己家七爺就是一個超級直男,情商低的爆炸。

可她知道,這個男人一直很細心。

對她很溫柔。

「笑什麼?」七爺剛幫慕安安擦完嘴角,就見這慕安安站在原地看著她傻笑。

慕安安搖搖頭,「沒什麼,走,我們看電影去。」

說完,慕安安轉身就朝電影走去。

步伐歡快。

宗政御沉默的跟上,站在她旁邊。

影院大門敞開,但旁邊是用玻璃包著牆壁做裝飾。

慕安安可以從玻璃里看到她跟七爺並排走的樣子。

她跟七爺身高相差了一些,雖然穿著小高跟,但她也就只是剛好到七爺的肩膀。

男人背脊挺直,一身黑色長褲,更顯腿長。

慕安安偷偷歪頭,從玻璃里反射出來,好像一對甜蜜依偎的小情侶。

慕安安美滋滋沉浸在自己的小樂趣里。

身邊男人垂眸看了一眼,眸光溫柔。

二人到達影院內。

羅森已經提前幫七爺買好票。

他到前台直接報了碼,便取了票。

電影開場還有二十分鐘。

並不是約會情侶浪漫的愛情片,而是國外3D科幻片。

小姑娘喜歡。

小姑娘對偶像劇熱愛程度永沒有科幻和懸疑高。

「七爺,我想吃爆米花,還想喝可樂。」慕安安歪頭看著身邊男人,提要求。

男人回頭看了一眼。

食品購物台那邊排了停場隊伍。

這個時間點是影院高峰期。

宗政御把電影票交給慕安安,帶著人坐到一旁沙發上。

在男人要走時,慕安安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麻煩啊?」

「是啊。」他伸手颳了下她鼻子,「小麻煩。」

說完,便直接朝人群走去,安靜排隊。

慕安安坐在位子上,看著自己手裡的票。

再抬頭,便見男人站在最末端排隊。

排的隊伍里很多都是男生,也是應了女朋友的要求買東西。

而這些人里,怎麼也不會想到,赫赫有名的江城七爺,就站在最末端的位子。

那麼高高在上的男人,想要看一場電影,直接公布身份,整個商場都會為其清空。

可他卻還是安靜的排隊。

沒有特權,沒有包場。

這裡人聲嘈雜,煙火氣濃烈,她愛的那個男人為她放下身段排隊。

在這一刻,慕安安感覺白天那些糟心事完全遠離。

所有不開心,所有過去的心酸和委屈,都已經得到了治癒。

她低頭,看著電影票笑了起來。

然,就在此時,慕安安突然感覺到有人從背後拍了下自己肩膀。

她幾乎本能回頭。

在看到拍她肩膀的人時,有點愣住…… 又是一個無眠的夜晚,我躺在小旅館的床上睜着眼睛看着這無盡的黑暗。想着紅姐和向東的話,心裏思緒翻飛,不知她此刻睡著了沒有,還是也同我一般輾轉難眠的想着對方。

雖然我知道我們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將會非常難熬,但我並不清楚我將會在多長的時間徹底放下對她的眷戀,或許是在她走出陰霾走進下一段感情之後吧,我想。

她是我第一個深深愛過的女子,我不知道自己將來還會不會像愛她這般愛上別的女子。即使不能我想我也已經應該滿足了,至少活這一遭我也算是真真正正的愛過,對自己潦草的人生也算有個交代。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窩在小旅館里,除了睡覺,便是關注招聘網上的信息,我很清楚,容我懈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若是再找不到工作我恐怕真就會如向東所說的那般山窮水盡了。

期間,李良曾給我打過電話,問我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沒有看見我去上班,看來他還不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不得不又向他說了一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作為我最好的朋友,他卻是最後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想來也是一種悲哀,從而也可以說明李良已經漸漸的和我不再交心,個中緣由自不必說了。

李良聽了我的訴說之後久久不語,隔着話筒我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麼。

過了許久,他才緩緩出口:「我早就說過,你和沐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只可惜當時你已經深陷其中,別人說什麼你也是聽不進去的,好在現在你終於想明白,也還不算太晚。從新找份工作吧,只要你肯努力,依你的能力,一定會有不錯的發展。有什麼我能夠幫你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我一定會儘力做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