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派里的斗蠱,應該不是相互殘殺的吧!」我想起了斗蠱大廳的事,看著那個人問道。

「門派里的斗蠱,應該不是相互殘殺的吧!」我想起了斗蠱大廳的事,看著那個人問道。

「明者為正!暗做為毒!蠱需要黑暗的心理殘毒,明白嗎?」

「那你為什麼要來殺我呢!為了讓做自己作惡?」

「為了你做的惡!你應該認得我的認識陽紫師妹吧!」

「我去!明白了,是你師妹干我好不好!心裡妒忌啊!找你師妹去,別來煩我。」

說話時,我感覺到了一道淡淡的邪氣進入了我的體內。我勒個去,這貨倒是來了個先下手為強。不對!這是啥蠱,我怎麼沒感覺到它襲擊我時的絲毫氣息呢。

我趕緊用意念調動手腕上的那食蠱蛆,但它沒有因何的反應。這時我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體,竟然從體內的一點開始,在慢慢的坍塌。那股破壞的邪惡之氣就好像來源於我的自身,我感覺就連我的意識也開始認同他對我的摧殘。

「這是什麼東西!?」我無比驚訝的問道。

「這是你自己的東西嘮!這得多謝你那陽龍梅師姐,為了把你這些小蝌蚪儘快蠱化,可是耗費了我多年的蠱修靈力。哈哈!好好享受一下你的你自己吧!這可是我耗費了十多年才鼓搗出來的,恐怕這天下除了你自己無人能救你。可惜你自己正在殺死你自己奧!拜!」

聽了那貨的話,我明白了我中的是什麼蠱了,那東西他媽的比自己鮮血都自己。 我願溫柔時光以待你 用那東西制蠱,這貨也真能想的出來。這應該才是真真正正的自己蠱吧!也應該叫兒子蠱的。

管它是什麼蠱,最主要的要把它給除掉才是主要的。這時雨下的有點大了起來,我盤坐在泥濘之中,用心意去阻止著那坍塌邊緣每一個細胞的坍塌。但起不到因何的阻止作用。

我經過一陣驚慌的折騰之後,沒起到因何的效果。最後慢慢的靜下心來,感受著自己身體內部深處緩慢擴散的緩慢坍塌。

不對那不是坍塌,而是一種取代,無意識的取代。靜心之後我明顯的感覺到了,在那坍塌之後新的重生,但並沒感覺到那新的重生有所意識的存在。

照這樣下去,等把我替代完了,那我不是成了一個無意識的軀殼了嗎?那和死屍又有什麼區別!不行還得要制止住這替代行為!

可這得要怎樣才能制止的住呢!這事就是另一個自己替代現在的自己,這他媽的自己怎樣才能把自己給對付了呢!自己和自己干仗,這不是瞎搞嗎?

扯淡!

靜下心來用盡了自己所能想的所有,整個思維圍著宇宙想了三圈,也沒想出對付自己的辦法來。最後找到一個唯一的辦法那就是,讓自己死亡!一死百了!

用鼻孔想想我也不會用那傻逼辦法的,讓誰死有我也絕對不會讓自己死掉的!這他媽的叫什麼蠱,簡直就是蠱癌!自己能中了自己蠱,天大的笑話一個!

怎麼辦!?體內的蠱是我!我自己也是我!倆個都是我!我怎樣才能把蠱那個我來給對付了呢!

頭大! 自己對付自己!聽起來傻逼一般的話語!自己對付自己就是自家找彆扭唄!真是有毛病的毛病。都是自己何必呢!

對!都是自己!!我和那蠱既然都是我自己!應該就有著自己共同的共同點。那自己的蠱是個沒有自己意識的破壞再生體,而我自己就是一個有意識的我。

另一個我自己他既然沒有意識,那我就給你我的意識好了。想到這裡,我就集中精力,把一道要自己靜止的意念注入那已經小成規模的再生體內。

管用!我感覺到體內的那坍塌感停止了。切!不過如此,自己對自己是不能用對付來對付的,要和自己和好才是最好的好辦法,都是自己嘛!自己不和自己好還能和誰好呢!

我去!感覺神神經經的!那坍塌是停止了。但在我的感覺中出現了一種怪怪的現象。

在靜心狀態下,總是感覺自己被自己包著,同時也感覺自己把自己給包了起來。就感覺自己是倆自己,感覺奇奇怪怪的。但在想事的時候那感覺就沒有了。

猴蹬蹦的!只要自己不影響自己的正常就行了,自己還能把自己怎樣了。停止了代替這就不錯了!和自己這一折騰,不知不覺到了傍晚。

回到帳篷,只見陽紫和陽龍梅正在帳篷里焦急的等著我呢!只見那個給我下自己蠱的那貨也在那裡陪著陽紫。陽紫一見我進來,也不管我身上臟不臟一下就撲了過來,緊緊的抱住了我。陽龍梅也是站在一邊不停的拍打著我。

陪著陽紫的那貨見到我平安無事,臉色瞬間變成了土灰色。我感覺到一道濃濃的殺氣在他心中炸開,雙眼瞬間也變成了血紅色,渾身撒發出邪邪的暴戾之氣。一隻癩蛤蟆在他身後慢慢浮現出來。

下一秒,一把小巧玲瓏的玉劍直接穿過了他的心臟。他身後的癩蛤蟆瞬間崩裂消失,他的雙眼也慢慢的失去了生機。

只見陽紫面帶笑容的看著這那位死靜的雙眼,冷冷的說道:「師哥!你不是說你的心永遠是我的嗎!不好意思了,今天我要拿回我的心了。」

就在陽紫說話期間,只見那貨的身體慢慢的乾癟成了一具乾屍,在那屍體變為乾屍的過程中,只見帳篷里憑空出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仁。那陽紫見狀,把那些東西一股腦的收進他的乾坤宮。看來這些都是那貨乾坤宮裡的東西。

我站在那裡,被陽紫舉動驚呆了,沒想到這妞殺個人都是這麼的浪漫。陽龍梅看到我的表情,抿嘴笑了笑對陽紫說道:「我說妹妹,你的這師哥把他的心脈血都給你了,你也捨得殺啊!」

「姐!不怪我!他傷了不該傷的人!傷了我的心。 溺愛成婚,總裁寵妻百分百 再說他的心是我的,我拿回自己的東西無錯吧!」

「我去!妹子,你倆是誰傷誰的心啊!今晚我們可要給這個癟吃小師弟好好壓壓驚了!」

一夜的混戰。第二天是個大晴天,今天的擂台上空直接罩了一個碩大的銀質遮陰網,把陽光全都反射了出去。今天是三花段的的蠱斗,由於三花的特殊修為段,使雙方玄修方面的實力幾乎不分上下。如果選擇玄力的碾壓取勝,那應該是毫無意義的行為。

這三花段的擂斗,才是真正意義的蠱斗。那銀質的遮陰網把太陽的陽氣盡去,擂台上是再合適不過的斗蠱場所。這次的分組一共分出了四組十人,我代表癟吃門單獨一組。月牙祥那邊也是根據這邊的分組,挑出了十個三花期的人員。

我是隨便人員,可以隨意進入那三組的因何一組,當然也可以不參加斗擂。第四組就是一個後備組。這次的斗擂是組對組的人員直接定勝負,一人只能比賽一次。但雙方上一組的人員可以進入下一組繼續比賽。每組最多三人,一人也可以。

這蠱修的人比較冷淡,只要是不管自己的事,人與人之間很少交談往來。交談起來一語不合,就很容易引起互相下蠱。在蠱界內相互被對方蠱死的人也不在少數。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其實在蠱修界,一個門派要發展壯大是很難得一件事。修蠱人的心態決定了,蠱修門派是需要自互相殘的存在。像正陽閣這樣的大門派,發展起來要需要近萬的白骨壘砌。

而月牙祥門派里現在根本就沒了小周天的存在,所以門派里人們的心態已經趨於定穩,自己的相互消耗已經基本停止。這次三花期的斗擂,那些小一點的門派直接沒參戰。

在這幾天內並沒有看到那雪嘉豪的身影,也不知道這貨跑到哪裡去了。第一個上台的是一個叫石來閣的門派,聽說他前期的斗擂,全軍覆沒每一生還,這次也是抱著報仇的心理。

這次月牙祥派上來的人們也是黑衣,但不再是蒙面。這上來的是一位黑臉大漢,一身的彪肉,走起路來步步有聲。

那石來閣的那位一見來人,直接把一塊普通石頭丟在了擂台中央。這一看就是那物件蠱石頭蠱。拿一塊不動的石頭蠱來這裡斗擂,到是件稀奇的事情,要是對方不接近石頭,永遠不可能中蠱。

「我靠!你這是呆了啊!把塊普通的石頭丟在那裡幹什麼!」那黑臉大漢看著擂台上的石頭說道。

「有種你把它拿開啊!」那個石來閣的人輕視的說道。

「傻逼才聽你的鬼話!」

黑臉大漢說著,面前瞬間一隻楸甲蟲,那隻楸甲蟲來到石頭旁邊,用前面的兩隻大鉗子,就把那石頭推到了台下。就在那楸甲蟲返回的瞬間,那黑臉大漢揮手憑空結了一個印,斷絕了楸甲蟲的迴路。

那楸甲蟲在擂台上就地轉了幾個圈后,直接變成了一個精細的石刻楸甲蟲。黑臉大漢見狀微微笑了笑,面前憑空出現一隻渾身亮光的屎殼螂,飛快的向對方爬去。

「墓室甲蟲!」

那石來閣的那位到時識趣,翻身跳下擂台自願認輸。要知道這墓室甲蟲可是蠱蟲的強勁剋星。這墓室甲蟲可不是蠱蟲類,感覺這這好像是有點耍無賴的意思。

好在是每場一換人,這次上場的是一位漂亮妞,只見她對著對面的那位咧嘴一笑。嘴裡竟然爬出了一條又黑又亮的眼鏡毒蛇來,儘管隔著一些距離,我明顯的感覺到了那毒蛇身上的惡惡的毒氣。

隨著那條毒蛇的從她嘴裡游出,在她的全身竟然慢慢竄出無數的黑蛇。不一會功夫她的身體已經是千瘡百孔,而那些黑蛇在她身體身上的孔洞中,進進出出鑽來爬去。

就這場景就是看也得要有不一般的心態,難怪蠱修的要有殘酷的心態呢!要在任何場景下保持著神志的清醒,這才是蠱修的最根本。

這妞一上台就自殘,這到底是中了蠱了還是咋地了,不會是腦子短路出了毛病了吧!

「這是自身化蛇蠱,養煉此蠱所用之蛇,每條都是用一孕婦養育而成。從毒蛇腹中取出蛇蛋,每個孕婦宮腔之內放入一顆蛇蛋,毒蛇在宮腔內孵出后殘食胎兒,食盡胎兒毒蛇游出宮腔。然後用純陰少女為活人蠱盅,養煉出此蛇蠱多條。最後用自身鮮血煉製的蠱盅養煉出這自身化蛇蠱。只要把她的那條本命蛇蠱殺掉,此女必死!」陽龍梅站在我身邊說道。

「我勒個去,閻王養孩的!這蛇蠱的養煉,不是在活禍害人嗎!那那條本命蛇在哪?放個跳蚤咬死它!」我說道道。

「切!心善不修蠱,修蠱心善自蠱自。蠱乃靈靈相殘一惡戾,心善只為惡戾噬。再慈善的蠱修,內心深處也是視他人之命如土。這女子的本命蛇條很細小的也很難找!應該是條血紅的小蛇!會在一條黑蛇的腹中躲藏著的,但它的殺傷力最大,讓它進入體內會被吸盡靈力而亡。」陽龍梅看了看我說道。

再看石來閣的那位,站在那裡就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只見他隨手把一塊橘紅的石頭丟在了擂台中間。

「雄黃石!這倒是蛇的致命剋星!」陽紫看著那塊石頭言道。

「不是那麼簡單的,蛇隨厲害但它的剋星也不少。此女為一蠱之修。她也不傻,既然她選擇了蛇蠱,自有對治蛇剋星的方法。弄不好她會利用那些治蛇的剋星特點,設下陷阱也說不定。看來石來閣這位輕敵了,他活著的機會夠嗆能有的!」陽龍梅聽了陽紫的話淡淡的說道。

就在那雄黃石落在擂台上之際,只見那滿身是蛇的女子,竟然渾身坍塌在地,直接成了一個盤在一起的蛇球,就好像對那雄黃石異常的懼怕。石來閣的那位見狀冷笑一聲,順手祭出一條橘紅的蛆蟲,拖著一道淡淡的紅色光線,憑空向那蛇球射去。

「雄黃石石蟲蠱!」台下有人驚訝的叫道。

「我去!雄黃石本來就是殺蟲的,雄黃石石蟲就夠稀缺的了,這貨竟然能養煉出這石蟲的蠱蟲來,不可思議!」陽紫站在那裡抱著我的一條胳膊說道。

就在那條石蟲向著蛇團飛躍之時,只見那蛇團竟然一下撒開了,同時一條條黑蛇接連飛躍而起,對那石蟲蠱直接迎了上去,一口將其吞食,蛇身瞬間化為一道青煙憑空消失了。

前面的那蛇身剛消失,後面接著另一條蛇把那石蟲蠱吞下,那蛇接著身化作青煙,接著下一條黑蛇吞食。就這樣那些黑蛇一條跟著一條吞食,一條條瞬間化作青煙。迫使那條石蟲蠱落在了擂台之上,不能前進一步,被黑蛇輪流吞食。

而此時那女子的黑蛇已經散爬開來,但那蛇球並不見少。石來閣的那位見到自己的石蟲蠱被黑蛇捨命困住,連忙抓出一大把雄黃石粉撒了出去。擂台之上瞬間泛起一團橘紅色的粉霧。

就在橘紅色的粉霧泛起之時,只見擂台上的那些黑蛇,除了在那裡接連著吞食那石蟲蠱的以外。其它的瞬間聚結為一蛇球,一道青煙沖向對面的石來閣那門徒。

還沒等石來閣的那位做出反應,一位黑衣女子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一隻手臂深深的插進了他的喉嚨。那貨秒變乾屍,那石蠱蟲也隨之碎裂消失。

石來閣人死局敗!

月牙祥方接著上來一位清秀的黑衣青年人,石來閣派出的是一位壯實的中年人。那石來閣的這次倒是沒丟石頭,但把一塊烏木丟在了擂台中間。也不知道他們這是哪裡來的怪毛病,上台先丟一樣東西在擂台上。

月牙祥那位也是挺逗的,只見他上台就盤坐在擂台上。把一隻綠亮的刀螂放在擂台上,只見那隻刀螂就像是放幻影片似得。在擂台上走幾步留下一隻綠亮的刀螂,一直在那裡來回走著,不一會的功夫,一支綠亮整齊的刀螂方隊出現在擂台上。

月牙祥的黑衣人輕輕的打了聲口哨,只見那些刀螂齊刷刷的掉頭對著石來閣的那位,高昂著兩隻臂刀舞動著,所有的刀螂的動作完全一致,倒也是好看的很。

「我靠!玩雜耍呢!」我說道。

「這些刀螂蠱不是那些黑蛇,這些刀螂蠱里一定另有玄機。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其它的刀螂肚子里應該還有另外的蠱蟲存在。刀螂蠱一般都會攜帶一個供體蠱,鐵絲蟲蠱。那鐵絲蟲蠱才是真正的殺招。」陽龍梅站在那裡淡淡的說道。

「那石來閣的那貨,丟塊黑烏木幹嘛呢!」我不解的問道。

「烏木土中出水中生。但我看不出這裡面有什麼玄機,是一個幌子也說不定!要是被對方看破利用了的話,那可不是什麼好事的。」陽龍梅言道。

這時石來閣的那位也盤坐下來,把一隻癩蛤蟆放到了擂台上。那隻癩蛤蟆也像那刀螂一樣,一蹦一隻蛤蟆的布了和刀螂同數量的癩蛤蟆。

這三花的斗擂到是有點文縐縐的味道,雙反竟然在擂台上慢慢悠悠的擺起了蟲陣。月牙祥的那位看了看擂台中間那塊烏木。輕輕彈出一隻白胖的蛀蟲,那白胖的蛀蟲趴在那烏木上倒是格外的顯眼。

嗖嗖的食木聲接連響起,那塊烏木眼見的越來越小。最後直接消失在那蛀蟲的腹中。可那原本白白胖胖的蛀蟲,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黑乎乎的大胖子。就在那蛀蟲移動回身的時刻,整個蟲身竟然爆裂開來。

隨著那蛀蟲的爆裂,一團黑細的小飛蟲從蟲體內迴旋而起。石來閣的那位看到那些細小的飛蟲,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月牙祥的那位見到此景也並不慌張。手指輕輕一彈擂台,只見那些蟑螂齊齊的飛起,就像一架架小型轟炸機向對方飛去。但就在那些刀螂穿過那密密的細小黑蟲,沒想到它們的翅膀直接被那些細小的小黑蟲給黏住,紛紛落到了擂台上。可那些刀螂落地時,身體打了個旋都是仰面蟲屁股尖對著對方的。

石來閣的那位見到此景淡淡的一笑,輕輕打了一個響指,只見那些癩蛤蟆雄赳赳氣昂昂慢慢地向前人爬,打算吃食那些落地的刀螂。

沒等那些癩蛤蟆爬兩步,從那些落地的那些刀螂尖尖的屁股里,射出一道道細長的黑線。那些癩蛤蟆見狀迅速的彈射長長的舌頭,把那空中那一條條鐵線蟲捲入口中。石來閣的門徒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當他看到面前的一隻癩蛤蟆沒有彈出那長長的舌頭時,那笑容滿面的面孔瞬間變成了土灰色。

石來閣的那個門徒,臉色一變接著恢復了回來,他站起來轉身走下了擂台。他這一舉動把台下的人鬧得愣愣的,那不是明顯要取勝的潮頭嗎?這小子昏了頭,竟然離開擂台自行認輸了,不行的找他說道說道。

就在石來閣的那弟子,走下擂台之時,同門的幾個弟子瞬間圍了上去。還沒等他們說話,只聽到石來閣的掌門大聲喊道:「不要接近他,他中了鐵線蟲蠱了!」

石來閣掌門的話音未落,只見擂台上下來的門徒臉上黑線暴走,口鼻之中道道黑線四射而出。一團玉光閃過,連同那幾個圍上來的石來閣門徒,瞬間橫屍擂台之下。幾隻強大的噴火槍,濃濃的火燃瞬間把幾具屍體化為灰燼。

站在旁邊的石來閣掌門,慢慢的收回了玉劍,怒怒的看著擂台。

第一組石來閣三斗三輸,存活一人。第二組明天開擂,現在不光擂台上逗得不緊不慢,就連這進度也開始慢慢悠悠起來。

第二天這邊的斗組是那美女組,藍夜亭門派! 雪嘉豪那小子就在那藍夜亭的女子之中,明天應該能見的到他的。十年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修為!他和那藍夜亭應該是什麼關係呢?

明天沒有自己的斗擂,除了那藍夜亭,其它的門派都也輕鬆。我本想到藍夜亭門派里去看看雪嘉豪在不在,卻被陽紫和陽龍梅給攔住了。

「癟吃師弟,在蠱修門派之間,是不能隨便溜達的,會被無緣無故下蠱的。」

「我只是去串串門溜達溜達,又不招惹她們,她們給我下蠱幹嘛呢!」我疑惑的說道。

「呆瓜!在蠱修界自己門派師兄弟之間都相互下蠱,何況你這個外人了。就你這小白臉癟吃進到那裡。不被濃情撐死才怪!」陽紫沖我噥了噥小嘴說道。

陽紫的話,讓我想起了在藍夜亭裡面的雪嘉豪,疑惑的說道:「不對吧!可我看到過那藍夜亭門派里,也有個男青年在裡面的。而且他身上還還帶著一隻靈蠱呢!」

「你說的那個人,是一個胖丫頭領著的那個青年吧!」陽龍梅看著我說道。

「是的!有什麼不對嗎?」

「切!那小子被那胖丫頭,用他的鮮血給她下了情心蠱,我們女人都會的。那小子至死都會對那胖丫頭死心塌地的。」

「情心蠱?」我疑惑的問道。

「就是用那小子的甘願血,用那女子鮮血制煉的蠱盅,煉製出來的一種蠱氣情毒,屬性應該和那降頭差不多。那被下蠱之人自己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那女子在他心裡就是遇到了自己的夢中情人。這種情心蠱根本無解,除非那女的變心放棄那小子。再就是……!」陽紫後面的話好像不願說出來。

「怎麼不說了!不會你也給我下了蠱了吧!」我看著陽紫說道。

「去!你心甘情願的給過我鮮血嗎?就是不想出賣我們女人唄。哎!再就是那個男子把那女子的眼珠給挖出來吃掉,就解除了那情心蠱之毒。」

「我勒個去!最毒女人心,你這妞可是夠狠的。挖出自己心中情人的雙眼,生吃啊!慘不慘啊!」我沖著陽紫咧了咧嘴說道。

「我去!你這癟吃咋說話呢!今晚我倆非把你累趴下不可!」

「小癟吃,你認識那小子媽?咋這麼關心他呢!」陽龍梅看著我說道。

「都是男人嘛!關心下嘮!」

我聳了聳肩說道,不想讓她倆知道我和雪嘉豪之間的關係,再說那雪嘉豪也不可能認識我的。難怪那憋猴雪狐沒和雪嘉豪在一起呢!看來雪嘉豪這事他也是無能為力的。

可雪嘉豪這小子,怎麼會甘心給那胖丫頭自己的鮮血呢!我得想法救出這小子。

「哎!倆妞!要是那胖妞被殺死了,她的那小子會怎樣?」

「去!你這是在夜總會泡妞啊!你這癟吃不會想殺死那胖妮吧!不知道!你把那胖妮殺了看看不就知道了。」陽紫輕輕拍了我一巴掌說道。

「切!別鬧了!殺了那胖妮那小子有可能會得失心瘋的!再說那胖妮知道自己要死,會把那小子一起帶走的。你倆癟吃安心吧!」陽龍梅趴在那裡淡淡的說道。

「一窩仨癟吃!」陽紫聽了陽龍梅的話,撅了撅小嘴說道。

夜裡!讓那粗壯的蟒蛇,竄進兩片濃密的黑草叢中,在那兩個充滿瓊漿玉液的狹窄洞中盡興之後。看著兩個熟睡的靚妞,我決定去夜探藍夜亭。

用布捂著嘴巴鼻子喘氣憋得慌,就抓了一把泥巴抹在臉上。就在我接近藍夜亭的營帳時,聞著那濃濃的女子體香的味道。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在這藍夜亭的營帳里都是些女子,我這男人一進入不用看到我,就裡面這些蠱鼻子,老遠就能聞到我的男人味。

這怎麼辦!

我趴在營帳外面看著在哪裡解手的那些。突然想起了以前網上的有一條新聞,老虎之間交換虎仔,用母老虎的尿澆一下虎仔就可以了。

為了雪嘉豪那不長個的豁出去了。渾身濕漉漉的尿液散發出騷騷的騷氣,自己聞著都噁心。不過這樣也是最隱蔽的做法了,裡面的人們聞到了最多說有人隨地小便而已,應該不會有人會發現的。

我靠著視覺和對靈動的感應,穿梭著那些女子之間的空隙,很快的來到了營帳的中心地帶。可是在穿過的帳篷里並沒感覺到雪嘉豪的半點氣息。這兔崽子跑到哪裡去了。

只見前面有個大大的帳篷,這裡應該是這藍夜亭掌門的帳篷吧!看著帳篷那四周縫隙的樣子,我不由得悄悄的來到一個篷布的縫隙處。

往裡一看嚇得我差點就地蹲在那裡,只見裡面並不是什麼大廳美女的卧室什麼的。而是在大帳正中央擺放著一個碩大的木盆,裡面糾纏翻滾著密密麻麻的團團蟲子,有蜈蚣,蜥蜴,蜘蛛,蠍子,各類毒蛇,各類蛆蟲,還有叫不上名字來的各種蟲類。

那些各種各樣的蟲子一層又一層地堆疊在木盆里,蟲子身上反射著油膩的光芒,看到這一副畫面,我整個人都呆住了,心裡止不住地直哆嗦,有點暈暈的感覺。

隨然我現在修得是蠱修,但我沒真正的養煉過什麼蠱蟲。說實在的也沒見過這樣蟲蟲的情況。就在這時只見木盆里的那些蟲子中間,突然鼓起一個丘嶺。接著一個美眉從那堆蟲子里坐了起來。

我勒個去!這個木盆該不會是養煉蠱的蠱盆吧!現在竟然養煉出一個美女蠱來!這時一個端著一杯茶水的少女走了進來,來到木盆前恭敬的說道:「門主,您的茶!」

我靠!原來這蟲子堆里的這貨是這藍夜亭的掌門,不是什麼美女蠱。那藍夜亭的門主直接從滿是蟲子的木盆中站起來,幾條長蛇掛在她身上,還有一些爬動的蟲子。這裡都是女的她也不迴避,站在那裡讓我這過來之人都看得口乾舌燥。

她喝了一口茶后,直接從身上抓過一隻大黑蠍子送到嘴裡咀嚼起來。看到我都用點想吐,幸虧我在那洞底吃過蛆蟲,要不真的吐出來了。

喝過茶水后,那門主躺到旁邊的地毯上。只見進來幾個少女,把木盆里抓出一些蟲子攪合在一起碾碎,然後把那雜色的液汁倒在門主身上,給她按摩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