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楊天賀怒道。

「閉嘴!」楊天賀怒道。

付宵嚇得一個激靈,不敢再多說一句,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著蘇瑾月和戰亦寒。師父這是怎麼了?明明對方是欺負他的人,他卻叫他閉嘴。

「出去!」楊天賀指著門口沉聲道。蘇瑾月和戰亦寒能隨隨便便就拿出九級仙靈白露霜茶,他們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付宵還想說什麼,看到楊天賀陰沉的臉,不敢多說什麼,快步向著外面走去。就算師父不教訓他們,他也不會放過他們。欺負過他的人,從來就沒有好下場。 楊天賀收回視線,笑著對戰亦寒和蘇瑾月拱了拱手,「兩位抱歉!小徒都是被我給慣壞了。可否問一下,你們這個九級仙靈白露霜茶是在哪裡買到的?能否賣於我一些?」九級仙靈白露霜茶一直都是有價無市的,要是能買到一些,自然是最好的。

戰亦寒放下手中的茶杯,「如果別的事,我們就告辭了。」瑾月種的茶,他才不會賣給自己不喜歡的人,而且他們也不缺那些仙靈石。

楊天賀臉色變了變,壓抑住心中的不快,「兩位請慢走!」

戰亦寒拉起蘇瑾月的手,抬步走出了房間。

等到六長老關上門,楊天賀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憤怒的一拍桌子道:「可惡!」他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忽視過。

六長老走到楊天賀面前,「副宗主,要不我們乾脆。」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總裁寵妻有點甜 楊天賀搖了搖頭,「他們的修為我看不出來。」如果能看出他們的修為,他豈會等到現在。

戰亦寒和蘇瑾月剛剛走出房間,就有幾道冰刃向著他們的方向襲卷了過來。

戰亦寒和蘇瑾月似乎沒有看到一般,連躲避都沒有躲避一下。

躲在暗處的付宵見狀,臉上揚起得意的笑容,不過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臉上。這怎麼可能?他的攻擊轟在對方的身上,竟然連對方的衣服都沒有劃破一些,對方究竟是什麼修為?

還沒有反應過來,付宵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向著自己壓來,那是一種絕對的死亡氣息,是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強大威壓,此時他心中才真正湧起了恐懼。

「前輩…」付宵想要求饒,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那股威壓化為了一團血霧。

楊天賀和六長老聽到外面的動靜,連忙開門走了出來,正好看到了付宵化為血霧的那一幕,眼睛頓時驚駭的張大。

回過神,看到戰亦寒和蘇瑾月已經抬步離開了。

「你們站住!」楊天賀喝道。他們殺了他最心愛的徒弟,他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蘇瑾月和戰亦寒恍若未聞,連腳步都沒有頓一下。是付宵先招惹的他們,他們自然無需和他客氣。

「你們殺了我徒弟,難道不應該給我個交代嗎?」見蘇瑾月和戰亦寒不理自己,楊天賀更是憤怒。他為了培養付宵,花費了不少精力和財力,可是付宵卻被他們給滅了。

「你也想和他一樣的下場?」戰亦寒冷冷地聲音響起。

楊天賀的怒火一下子就像是被一盆冰水澆滅一般,氣勢全無,再也不敢開口說一句話。他知道戰亦寒不是在威脅他,自己若是不知道好歹,今天說不定就是他的死期。

羅舒和陸翰墨從樓上走了下來,正好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瑾月,亦寒。」

「舒姐,陸大哥。」蘇瑾月揚起笑容,與戰亦寒向著兩人走去。

看到羅舒和陸翰墨的那一刻,楊天賀心中只剩下了濃濃的恐懼。對於羅舒和陸翰墨他可是非常熟悉的,當初他們玉山派就差一點被他們滅掉。 蘇瑾月用神識掃了一眼廣場中央的賽台,看到眾仙丹師煉製的都是三級元靈丹,有幾名快的修士已經煉製好了。

看了一眼陣法屏上的時間,「看來能煉製出元靈丹的仙丹師不會很多。」這種比賽她已經見過無數回了,大多數參賽者都是來濫竽充數的。

「姐姐,你也是仙丹師?」站在蘇瑾月身旁的一名少女,轉頭看向蘇瑾月問道。

蘇瑾月看向少女,少女有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眼睛很亮,好像有很多星星在眼睛里閃爍一般,點了點頭,「嗯。」

少女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姐姐,我能和你交個朋友嗎?」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一下頭,「當然可以。」

「我叫雅雅,姐姐叫什麼名字?」雅雅高興的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蘇瑾月道。

「瑾月姐姐,我很喜歡煉丹,可是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你能教我嗎?」雅雅一臉期待的問道。

蘇瑾月點了點頭,「可以。」

「太好了,謝謝瑾月姐姐!我住在西郊客棧,你現在有時間嗎?」雅雅伸手拉住蘇瑾月的手,笑著看著蘇瑾月,等著她的回答。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太好了!瑾月姐姐,那我們現在去客棧吧。」雅雅拉著蘇瑾月的手,向著後面的人群擠去。

羅舒收回視線,看向戰亦寒,「我們要跟上去嗎?」

「我跟著就好,你們看比賽吧。」戰亦寒說完,抬步跟上蘇瑾月和雅雅。 悍妻來襲:BOSS非情勿擾 那個少女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氣息,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那種氣息應該是魔氣。那名少女跟瑾月說話的時候,用的是迷魂功法,所以瑾月乾脆就將計就計的跟著對方一起去了客棧,想要看看對方是什麼目的。還有對方是怎麼會盯上他們的?

戰亦寒剛剛走出人群,就被兩名男子攔住了去路。

「這位仙友,請問仙丹師比賽要到哪裡報名?」

「我不知道,你們問別人吧。」戰亦寒繞過兩人,向著蘇瑾月和雅雅離開的方向走去。這兩名攔住他的修士身上也有著和那個少女相同的氣息,也就說明著現在在宇天城,絕對不止有他們幾人,或許有很多魔族已經來到了宇天界。那個危機果然和魔族有關。

「仙友請等一下,我們還有事要問你。」兩名修士再次攔住了戰亦寒的去路。他們怎麼可能讓戰亦寒跟上去破壞雅雅公主的計劃。

雅雅將蘇瑾月帶進自己所住的房間,關上房門,抬手布置了一個陣法,走到蘇瑾月的面前,看著蘇瑾月,嘲諷的勾了勾唇,「我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也不過如此而已。」

蘇瑾月似乎沒有聽到雅雅的話,雙眼無神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雅雅用她那雙黑色的眼睛看著蘇瑾月,語氣輕柔而又緩慢的開口道:「把你身上的神器交出來。」她的迷魂功法可不是一般的迷魂功法,哪怕對方的修為再高,都不可能抵禦得了。所以她才敢對蘇瑾月使用迷魂功法,也肯定蘇瑾月會乖乖的將神器交出來。 蘇瑾月的眼神突然變的明亮有神,看著雅雅,「你怎麼會知道我身上有神器?」她雖然沒有隱藏過神農鼎,但是知道她有神農鼎的人並不多。這裡是宇天界,她還是第一次來,除了與她同行的幾人外,其他人根本就不認識她,更不會知道她身上有神器。

「你沒有中迷魂功法?」雅雅不敢相信的看著蘇瑾月。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牆 這怎麼可能,她的迷魂功法可是從來沒有失敗過的。

「你們魔族來仙界有什麼目的?」蘇瑾月繼續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魔族?」雅雅看著蘇瑾月更加驚訝。她來宇天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還從來沒有人發現過她是魔族,蘇瑾月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回答我的問題,不然你今天別想走出這個房間。」蘇瑾月冷冷的說道,看著雅雅的眼神冰冷無情。

雅雅這才知道,自己才是被設計的那個,連忙拿出逃遁符激發想要遁走,卻撞到了一道無形的牆壁被反彈了回來。

雅雅坐在地上,一臉挫敗的看著蘇瑾月,「你什麼時候布置的陣法?」如果早知道蘇瑾月這麼厲害,她應該換個目標,只是現在她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蘇瑾月站起身,走到雅雅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你們魔族來仙界有什麼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雅雅冷哼一聲,轉過了頭。這次被栽在蘇瑾月手中只能說她倒霉,但是她是絕對不會說出魔族來仙界的目的的。

蘇瑾月玩味的勾了勾唇,「你以為你不說,我就沒有辦法了嗎?難道你忘了這個世上還有搜魂嗎,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住那種痛苦呢?」

她的聲音如魅,似魔讓雅雅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你要是敢那麼做,我們魔族不會放過你們的。」反正蘇瑾月已經知道了她是魔族,她沒什麼好隱瞞了。

「你覺得我會怕嗎?」蘇瑾月戲謔的看著雅雅。

「你!」雅雅狠狠地瞪了蘇瑾月一眼,轉過了頭。她就不信蘇瑾月敢搜她的魂。

「給你十息時間考慮,考慮好了告訴我。」蘇瑾月走到桌旁坐了下來,拿出一壺茶悠閑的品著。

雅雅瞄了蘇瑾月一眼,悄悄拿出一枚黑色的石頭捏碎。這個房間雖然被蘇瑾月用陣法封住了,但是卻封不住她的魔石,她相信哥哥收到她的求救信號一定會過來救她的,到時她一定狠狠教訓蘇瑾月。

蘇瑾月唇邊微微勾起一絲弧度,假裝沒有看到雅雅的動作,「還有五息時間。」

雅雅瞪了蘇瑾月一眼。五息時間已經足夠了,她哥哥就住這家客棧。

正想著,就聽見門外傳來了打鬥聲。

雅雅一驚,連忙釋放出神識向著外面掃去,看到門外戰亦寒正和一名藍袍男子在打鬥,才明白原來自己又中計了,蘇瑾月沒有阻止她用魔石,並不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動作,而是戰亦寒早就在門口等著哥哥自投羅網。難怪她的神識不受陣法的限制,可以順利的掃出去。

「你好卑鄙!」雅雅站起身,憤怒的指著蘇瑾月。 蘇瑾月的眼神突然變的明亮有神,看著雅雅,「你怎麼會知道我身上有神器?」她雖然沒有隱藏過神農鼎,但是知道她有神農鼎的人並不多。這裡是宇天界,她還是第一次來,除了與她同行的幾人外,其他人根本就不認識她,更不會知道她身上有神器。

「你沒有中迷魂功法?」雅雅不敢相信的看著蘇瑾月。這怎麼可能,她的迷魂功法可是從來沒有失敗過的。

「你們魔族來仙界有什麼目的?」蘇瑾月繼續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魔族?」雅雅看著蘇瑾月更加驚訝。她來宇天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還從來沒有人發現過她是魔族,蘇瑾月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回答我的問題,不然你今天別想走出這個房間。」蘇瑾月冷冷的說道,看著雅雅的眼神冰冷無情。

雅雅這才知道,自己才是被設計的那個,連忙拿出逃遁符激發想要遁走,卻撞到了一道無形的牆壁被反彈了回來。

雅雅坐在地上,一臉挫敗的看著蘇瑾月,「你什麼時候布置的陣法?」如果早知道蘇瑾月這麼厲害,她應該換個目標,只是現在她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蘇瑾月站起身,走到雅雅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你們魔族來仙界有什麼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雅雅冷哼一聲,轉過了頭。這次被栽在蘇瑾月手中只能說她倒霉,但是她是絕對不會說出魔族來仙界的目的的。

蘇瑾月玩味的勾了勾唇,「你以為你不說,我就沒有辦法了嗎?難道你忘了這個世上還有搜魂嗎,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住那種痛苦呢?」

她的聲音如魅,似魔讓雅雅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你要是敢那麼做,我們魔族不會放過你們的。」反正蘇瑾月已經知道了她是魔族,她沒什麼好隱瞞了。

「你覺得我會怕嗎?」蘇瑾月戲謔的看著雅雅。

「你!」雅雅狠狠地瞪了蘇瑾月一眼,轉過了頭。她就不信蘇瑾月敢搜她的魂。

「給你十息時間考慮,考慮好了告訴我。」蘇瑾月走到桌旁坐了下來,拿出一壺茶悠閑的品著。

雅雅瞄了蘇瑾月一眼,悄悄拿出一枚黑色的石頭捏碎。這個房間雖然被蘇瑾月用陣法封住了,但是卻封不住她的魔石,她相信哥哥收到她的求救信號一定會過來救她的,到時她一定狠狠教訓蘇瑾月。

蘇瑾月唇邊微微勾起一絲弧度,假裝沒有看到雅雅的動作,「還有五息時間。」

雅雅瞪了蘇瑾月一眼。五息時間已經足夠了,她哥哥就住這家客棧。

正想著,就聽見門外傳來了打鬥聲。

雅雅一驚,連忙釋放出神識向著外面掃去,看到門外戰亦寒正和一名藍袍男子在打鬥,才明白原來自己又中計了,蘇瑾月沒有阻止她用魔石,並不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動作,而是戰亦寒早就在門口等著哥哥自投羅網。難怪她的神識不受陣法的限制,可以順利的掃出去。

「你好卑鄙!」雅雅站起身,憤怒的指著蘇瑾月。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他們對於莫邪的話,並沒有懷疑。因為在仙界的九個界面中,宇天界和魔界的距離是最近的。

「魔鬼火山在哪裡?」蘇瑾月看向莫邪問道。

「就在仙界和魔界的相鄰的虛空之間,只是魔鬼火山離我們魔界更近一些。」莫邪說道。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會那麼急切的尋找上古神器。

「你帶我們去看一下。」戰亦寒開口道。

「你們願意幫我們?」莫邪驚喜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

「去看了再說。」蘇瑾月說道。他們先要看一下魔鬼火山,才能決定要怎麼做。

「好!」莫邪開心地點了點頭。要是早知道蘇瑾月他們這麼好說話,他們就不用那麼大費周章了,一開始就直接找他們說明原因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雅雅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她剛剛還恨不得滅了蘇瑾月,但是現在她對蘇瑾月一點都不討厭了。

「你們稍微等一下,等我們去跟同伴說明一下情況。」蘇瑾月道。既然魔鬼火山需要十大上古神器的力量才能封印,單是他們兩個人去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好!我們等你們。」莫邪滿臉愉悅的點了點頭。如果能封印魔鬼火山,那他們以後就不用隨時擔心魔鬼火山爆發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客棧,立即就將眾人叫到了自己的房間。

聽蘇瑾月說完,羅舒道:「那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吧。」萬一魔界的人到時候耍什麼花樣,他們人多也可以應付。

「嗯。」眾人點了點頭。

莫邪和雅雅早已在客棧門口等著了,看到蘇瑾月一行人出來,連忙迎了上去。

「你們決定要去嗎?」莫邪迫不及待的問道。據他得到的消息,上古神器就在蘇瑾月一行人的身上。

「嗯。」眾人點了點頭。

「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走吧。」看到眾人點頭,雅雅開心說道。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飛碟,找個人少一點的地方就可以出發了。」莫邪說著,在前面帶路。他們來的時候,就是坐飛碟過來的。魔界的飛碟可不是一般的飛碟,它可以穿過任何位面。

眾人很快就來到了城外,在一片無人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莫邪正要祭出飛船,就聽到羅舒開口道:「這飛碟飛到魔鬼火山需要多長時間?」

「大概三個月吧。」莫邪滿臉驕傲的說道。從宇天界出發到魔界,如果坐仙船的話,最起碼需要兩年的時間,所以仙船的速度和飛碟是無法相比的。

「也太慢了吧。」宋清風說道。

「啊?」莫邪和雅雅詫異的看向宋清風。是宋清風聽錯了,還是他們聽錯了?

「嗯。」蘇瑾月幾人都贊同的點了點頭。

見眾人點頭,莫邪知道自己沒有聽錯,「這已經不慢了,如果坐仙船的話,最起碼要兩年的時間。」

「你有到魔鬼火山的星空圖嗎?」戰亦寒看向莫邪問道。

「有的,」莫邪拿出星空圖遞給戰亦寒。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他們對於莫邪的話,並沒有懷疑。因為在仙界的九個界面中,宇天界和魔界的距離是最近的。

最強山賊系統 「魔鬼火山在哪裡?」蘇瑾月看向莫邪問道。

「就在仙界和魔界的相鄰的虛空之間,只是魔鬼火山離我們魔界更近一些。」莫邪說道。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才會那麼急切的尋找上古神器。

「你帶我們去看一下。」戰亦寒開口道。

「你們願意幫我們?」莫邪驚喜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

「去看了再說。」蘇瑾月說道。他們先要看一下魔鬼火山,才能決定要怎麼做。

「好!」莫邪開心地點了點頭。要是早知道蘇瑾月他們這麼好說話,他們就不用那麼大費周章了,一開始就直接找他們說明原因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雅雅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她剛剛還恨不得滅了蘇瑾月,但是現在她對蘇瑾月一點都不討厭了。

「你們稍微等一下,等我們去跟同伴說明一下情況。」蘇瑾月道。既然魔鬼火山需要十大上古神器的力量才能封印,單是他們兩個人去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好!我們等你們。」莫邪滿臉愉悅的點了點頭。如果能封印魔鬼火山,那他們以後就不用隨時擔心魔鬼火山爆發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客棧,立即就將眾人叫到了自己的房間。

聽蘇瑾月說完,羅舒道:「那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吧。」萬一魔界的人到時候耍什麼花樣,他們人多也可以應付。

「嗯。」眾人點了點頭。

莫邪和雅雅早已在客棧門口等著了,看到蘇瑾月一行人出來,連忙迎了上去。

「你們決定要去嗎?」莫邪迫不及待的問道。據他得到的消息,上古神器就在蘇瑾月一行人的身上。

「嗯。」眾人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