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隕辰斬。」

「隕辰斬。」

在飛鼠獸的目光之中,宗師獸的身形突然變得模糊起來,緊接着就是兩道流光從自己身邊劃過,飛鼠獸這才發現自己的雙爪已被斬斷,而宗師獸的手中也多了一對鏈斧,隨之而來的便是雙爪殘餘處的劇痛。

「真的有效果呢,呦,怎麼搞的?眼睛也恢復了!」

諸葛明也摸不著頭腦,然後看了看現在的樣子。

「該不會……我雙魂進化了?!哇,太棒了吧?!」

宗師獸喜出望外,下一秒,大臉瞬間垮了下來,陰沉地看着飛鼠獸。

飛鼠獸見情況不妙準備逃走,但是宗師獸卻搶先一步來到了他的面前。

「躲貓貓真好玩啊,對吧?」

「噫——我,我剛才都是鬧着玩的啾!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啾!我只是一個可憐的小老鼠呢啾~」

此刻,飛鼠獸淚花閃閃,開始了無恥的求饒行為。

「鬧着玩的?哦,把人眼睛抓瞎了,你管這叫鬧着玩?那我也想和你鬧着玩一下!你可別躲啊!」

說着,宗師獸做出要戳飛鼠獸眼睛的動作。

「噫!不要啾~」

飛鼠獸害怕極了,噤若寒蟬的它已經失去了剛才的猖獗,失去了雙爪和閃避以及速度的優勢的它正如它自己所說的那樣,只是一隻可憐的耗子。

宗師獸虛晃一槍,並未戳中飛鼠獸雙眼。

「嗚啾……」

見宗師獸收回了自己的假動作,飛鼠獸鬆了口氣。

「那咱們來點更痛快的?」

「更痛快的?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飛鼠獸還沒等反應過來,宗師獸強有力的大手便抓住了他,隨後便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胖揍,打得它慘叫連連。

「你tn的個小畜生,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成耗子醬,老子tmd跟你姓!!!!cnm!cnm!cnm!cnm!cnmd!!!!!」

「我現在已經把長廊解除了,你可以進去了,當然也可以不進去,後會有期。」

說罷,那個神秘的數碼獸便鑽進了一個立方體里消失不見。

而模擬數碼領域外的弗法獸和他體內的王凱全都看呆了。

王凱看到過諸葛明因為打遊戲而生氣,時而會祖安幾句,或者是氣得直拍他的大肥腿,但是,能把他氣到嘴裏祖安用語不斷,出拳的時候每一拳都照着對方要害處狂打,這還是頭一次見過。

「所以……這隻飛鼠獸到底做了什麼?」弗法獸問他體內的王凱。

「你問我我問誰?問伊薩弗獸?他也不知道啊……總之,還是別惹他的好。」王凱回答道。

總之恭喜飛鼠獸喜提「戀人」般的待遇!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飛鼠獸:作者你做個人吧你!天天玩Jo梗不嫌煩嗎?!(這段劃掉!))

本章,完。。馬爾福這個姓氏來自古法語,意為「背信棄義」。與羅齊爾、萊斯特蘭奇一樣,馬爾福家族的歷史也可以追溯到法國魔法界。

阿爾芒·馬爾福跟隨征服者威廉來到不列顛,並為其提供了大量幫助,因此得到了威爾特郡的一塊土地。馬爾福家族自此在威爾特郡生根發芽,生活了十個世紀。

過去的幾個世紀里,

《霍格沃茨的綠寶石》第五百七十二章、馬爾福莊園 「這麼多人,難道府里出了刺客?」孟慕思心生疑惑,卻不敢表露出來,神情舉止因此小心翼翼起來。

待走到了花廳里,孟慕思就看到孟慕位光著臂膀,胳膊上纏著紗布。紗布上沾染一絲鮮紅的血跡,像是剛滲透出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

孟慕位怎麼會受傷了?難道府上真的來刺客了?可是也不對啊,據說孟慕位功夫了得,什麼人才能傷到他啊?

「爹,發生什麼事了?」因為猜不透真相,孟慕思神色凝重,提著十二分的小心。

孟千真看到她,黑如潑墨的表情這才緩了一緩,說道:「你可回了,爹還擔心這麼晚你會鬧情緒不回來呢。」

「我是打算鬧情緒了,不過這麼大的雪爹還要我回來,肯定是出了事,不然怎麼會捨得讓我挨凍了?」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孟慕思覺得順著孟千真的話說,這樣就不會犯錯。

果然,孟千真聽了沒有懷疑,反而欣慰地笑了。

「知道你是擔心爹爹,不過問題已經解決,沒事了。」孟千真擺擺手,示意孟慕思過來。

孟慕思不想和他太親近,卻不好不過去。

她腳下的步子就有些慢,一點點磨蹭到了孟千真身邊:「爹,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哥的手怎麼會受傷了?現在又沒有戰亂,呆在京城多安全?」

她連珠炮似的發問,掩藏心裡的恐慌和心虛。

「就知道什麼都瞞不住你。」孟千真拉著孟慕思的手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府上來刺客了,要殺爹爹。幸虧你哥哥在,替我擋下了這一刀,否則受傷的就是爹爹了。爹這一把年紀,可受不起這樣的折騰。」

「刺客?」孟慕思的聲音拔尖了些。

還真的猜對了,是來刺客了。

不過是誰啊,也太膽大了吧。竟然來暗殺孟千真,這貨不知道孟千真的勢力恐怖到變態的地步?

還有殺手的實力到底有多高啊,竟然能把孟慕位弄傷了。

該不會,是上官霆安排的刺客?孟慕思忽然就想到最近林風眠一直都沒在王府,表面上是說出門辦事,可如果沒有出門……難不成,刺客是林風眠?

對哦,林風眠的功夫非常了得,搞不好真比孟慕位還高。

想到可能是上官霆派人暗殺孟千真,孟慕思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如今孟千真和孟慕位都沒有事,他們會不會因此發覺是上官霆動的手腳?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孟千真把她找回家的動機就不單純了。糟了,難道孟千真打算提前造反,對皇帝和上官霆動手了?

因為心急,孟慕思的聲音有些顫抖:「爹,刺客抓到沒有?知不知道是誰幹的?」

問完孟慕思才驚覺自己只關心和上官霆相關的事,一點沒有在乎孟千真和孟慕位的安危。

儘管是因為他們將她當作真王妃,可不管怎樣她也間接得到了他們的寵愛。

「爹有沒有受傷,哥的傷怎麼樣,嚴不嚴重?」

孟千真聽到孟慕思關心體己的話,深感欣慰,然後就有點心虛起來。他不自然地摸了摸後頸,乾咳了兩聲:「放心,那刺客已經被關進大牢了。至於是誰做的,爹爹也心裡有數,慕思就不用擔心爹爹的安全了。還有慕位,只是小傷,男子漢大丈夫,這點傷算什麼,幾天就好。」

「是啊是啊,哥哥帶兵打仗的時候比這嚴重的傷多的是,可哪一次被閻王收走了這條命!妹妹放心,哥沒事,倒是你,爹擔心刺客行刺失敗反而會去刺殺你,所以才急著把你喊回來。怎麼說,還是自家最安全。」孟慕位也以為孟慕思是因為自己受傷而擔心,心虛的厲害。

他的眼神左右來回移動,看天花板,看地面,看東看西就是不敢看孟慕思。

這個妹妹,從小就欺負他,可是關鍵時刻卻這麼在乎他這個哥哥。而他卻……如果給妹妹知道,他會被抓去坐老虎凳。

想想就感到害怕,孟慕位的腦門上嚇出了一層冷汗。

「哦。」孟慕思一心想著弄清楚真相,沒留意到這對父子倆的異樣。

她以為孟千真和孟慕思是在兜圈子,不打算和她說刺客的事情。

難道,刺客真的是林風眠?糟了,如果上官霆還在宮裡沒回家,豈不是不知道這件事?

那孟千真如果真的要對付他,他也不會知道了?

「既然刺客已經被抓到,爹爹和哥哥沒事我就不擔心了。不過府里怎麼還有那麼多侍衛,我瞧著像是在搜尋什麼,難道有同夥,但是沒抓到給跑了?」孟慕思雖然盡量讓自己的情緒看起來很平靜,可還是多少流露出一絲焦急。

這一點點的著急和擔憂,雖然藏著,但是怎麼可能瞞過孟千真這隻老狐狸的眼睛。

難怪,他覺得孟慕思今天有點一驚一乍的,擔心過了頭。原來她是急著想知道此刻的事情。

莫非,她猜想是上官霆做的,打算維護他?

孟千真端起茶水,不答反而也讓孟慕思喝茶:「慕思,你這一進來連口熱茶都沒喝呢。快趁熱喝口,暖和暖和身子。」

他這態度,讓孟慕思摸不著頭腦。

會不會是,他懷疑她了?

這樣一想,孟慕思如坐針氈,有點心驚膽戰:「嗯,這天說變就變,真是冷死人了。」

孟慕位不知道他們玩什麼把戲了,憨傻地撓了撓腦袋:「妹妹,刺客只來了一個人。府上這麼多人守著,是怕萬一刺客有同夥,知道刺客被抓……」

「咳咳!」孟千真用力咳了兩聲。

「爹,咋呢?」孟慕位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件事告訴孟慕思有啥不行的了?說好的,只是隱瞞那個事,這個又沒事先說不準說。

孟慕思又不是真傻,分析一下孟慕位的話很容易就得出推論:「原來爹是打算用餌釣大魚啊!」

也就是說,孟千真真的打算對付上官霆了。

「好啦,這麼危險的事就不要打聽了。有爹在呢,不會讓你出事的。天不早了,回房睡去吧,暫時就不要回王府了。」孟千真瞪了孟慕位一眼,轉過頭看孟慕思的時候,就恢復成慈父的樣子。

孟慕思就嘟起嘴來,扮作不高興:「爹的意思是這事給我知道,我會給你搞砸了?」

「慕思那麼聰明,怎麼會把事情搞砸。」孟千真臉不紅氣不喘說著謊,但是卻不怎麼敢和孟慕思的眼神對視,終究是有點心虛。 彭建明和白齊中兩人互不相讓,彭正賢和兒子站在一邊,看戲。

彭正賢抱着胳膊,看着面前兩個鬥雞一般的年輕人,兩個人的實力都不差,而且,也都是非常出色的,他也是想看看,這個還沒有正式相認的毛腳女婿的真正實力,便也沒有開口阻止他們,看着他們的目光中,竟然還帶着一絲期盼。

小院裏的年輕人針峰相對,眼看白齊中就要和彭建明打起來的樣子,自家男人站在旁邊看熱鬧,完全不想阻止的模樣。

和柳玉純等人聊天的公孫萬水看不過眼,走過去,挽住自家男人的胳膊說:「行了啊,你們幾個,都是自家人,怎麼沒說幾句話,就跟鬥雞似的,建明,我看若若的晚飯快做好了,你去幫忙端一下。」

彭建明感激的朝着她點點頭,轉身大步朝廚房走去,他才不想和這小子在這裏浪費自己的體力。

老丈人之前都說了,很有可能會派他去執行任務,他的體力要留在執行任務中,還有在自家媳婦兒的身上,勢必不能讓她失望,這一次離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呢?必須在走之前,將自家媳婦兒伺候好,讓她無法忘記自己。

走過白齊中身邊的時候,彭建明撇了他一眼,輕哼一聲,說:「你身上的傷還沒有完全好,今天就暫時放過你。」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你…不用你放過我,咱們就今天分個高低。」白齊中氣結,本性也是個不服輸的,聽了這話,捏著拳頭就要追上去。

彭明朗一把抓住他,連聲打圓場說:「好了好了,你身上還有傷,就算這個時候,他打贏了你,他也不光彩,等你傷好了再跟他較量,反正他也跑不掉,不過我也是挺想教訓這傢伙一頓,等找機會,我替你揍他。」

白齊中目光冰冷的白他一眼說:「什麼替我揍他,是他娶了你妹妹,你心裏不開心,找借口想揍他吧,別把我拉出來當擋箭牌。」

彭明朗瞪着他,心中鬱悶,說:「你這人,會不會聊天?咱倆是發小吧?你到底是哪一國的?」

白齊中輕哼一聲,一把掰開,他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說:「我和若若站一起。」

彭明朗鼓着眼睛看着他,說:「你這見色忘義的傢伙。」

白齊中冷冷的看他一眼,扭頭看向廚房,眼中閃過一抹冷光,若若在廚房裏,不過當着她的面,應該不會希望,自己和他的男人打成一團吧,算了,錯過今天,再找機會吧,總不能當着若若的面打她的男人。

不知小院裏的人們,對自家男人,都各懷着不軌的心思。廚房裏的彭若若卻是開心無比,原因無他,系統積分增加的速度,前所末有的快,很快就可以整體升級到四級了。

腦海中的系統,在宇宙中的商業街逛得心滿意足,重新回到她的腦海中,積分增長的滴滴聲,在腦海中不停的小子,讓她的心情愉悅萬分。

。 聽了陳東的話,二營長這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陳東說的沒錯,確實王法有言,火槍營幹部是不允許私下交流的。

但是那都是哪個年代的事情了,現在,王法十條有九條都是廢的,就連那個王,都已經是生死不知了。

這時候陳東還來這條來說事,二營長一時間卻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

畢竟大家無視王法早已是事實,但卻又不會明面上拆穿。

陳東看著不知該如何回答的二營長,笑笑道:

「行了,二營長,我們其他事都先暫且放在一邊,公主的事是最重要的。既然公主召見你,那我們可不敢怠慢了,走吧。」

「是是,騎士殿下說的對。」二營長只好應是。

陳東動不動就搬出王法、公主什麼的,二營長也有些招架不住,只能先穩一下,一邊用目光打量著陳東,猜測著他是何方神聖。

「馬上吩咐一連二連,跟我走。」二營長立刻吩咐手裡邊的人道。

「且慢。」

就在二營長進行部署之時,陳東卻猛地伸出了一隻手,橫在他的身前,道:「公主沒見別人,只見你。」

「騎士殿下,你這是……?」二營長不解地看著陳東,道:

「我奉王命鎮守此處,不得擅離職守,但既然是公主殿下召見我,那我也得進行一些戰略部署啊?」

陳東搖了搖頭,道:「二營長,你最好明白,你現在的處境。」

「哦?我現在是什麼處境?」二營長突然眉頭一挑,挺著腰,道:「小子,你別囂張,我剛剛懼你,那是給公主殿下三分薄面,現在,我可不怕你了。」

他話音未落,周圍的火槍兵,唰唰唰地舉起了槍。

一時間,一百多個黑洞洞的槍口,齊齊地對準了陳東。

看到所有人都瞄準了陳東,二營長這下心裡的底氣才終於足了幾分。

「你敢把槍口對準我?」陳東眼睛也眯了起來,這個二營長突然發難,他也有些沒想到,他本來看著先前他嚇成的慫樣,已經沒有反抗的心思了。

這時,二營長才惡狠狠地笑道:「我怎麼不敢!?你剛剛如果沒有說只讓我一個人去的話,我也許還不敢!!」

「眾所周知,據王法,火槍營營長出行隨時都有帶上兩個連兵力的權利,即便是覲見國王,也是如此!你沒有權利讓我隻身一人前去!」

陳東皺了皺眉頭,倒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些彎彎繞,暗道自己光記得用王法壓人了,但同時其實也是給對方提了個醒,讓對方也記得回想起王法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