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雪小仙女,我愛你!!!」當場就有人瘋狂地怪叫了起來。

「靈雪小仙女,我愛你!!!」當場就有人瘋狂地怪叫了起來。

「你是無敵的!」又有人再次大吼。

但下一秒,全場安靜了。

一頭五人高的巨型蟒蛇慢慢地遊了出來,這條蛇居然是五級惡獸,連入道境巔峰都害怕,只有小成狀態的修士無疑是連逃跑都困難。

「是誰,是誰把這種惡獸放出來的!」有人嚇得嘩然大叫,全場驚恐了。

靈雪咬牙連忙後退,站好位置,大蛇張開血盤大嘴,那恐怖的三角眼瞟著她,吐著信子猛然撲了過去。

位置正好,今天就試試你!

靈雪凝神歸一,準備使出自己準備已久的絕招。

卻見天空閃過一道陰影,又是一道光波,那蛇被凌空劈成兩半,落地的一瞬間,刀光一閃,收入鞘中,留下一個無比的瀟洒背影。

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師妹,對不起,我來晚了!」

「又是你?」靈雪一拍額頭。

冤鬼啊~! 主峰之上,大靈宮內。

大長老端坐中間,旁邊是四位師尊,分更四大次席,從左到右分別是道平、道虛、道風、道月,氣氛有些莊嚴。

不過,每一個人似乎都坐立不安。

「各位師尊,你們意下如何啊?」

一個威嚴而又有力的聲音傳出,雖然溫和卻不容褻瀆,旁邊幾位師尊都是虎軀一震,像是被老師捉過來訓話的學渣一樣。

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於有聲音傳來。

「大師叔,林澤雖說是首席弟子,卻沒有進行過任何修鍊,您知道我那峰上都是天才,不傳基礎,所以非道虛不想接,而是實在怕耽誤了您的弟子。」

道虛說完,旁邊的道風嗅到了一絲不對的氣息,立馬接話:「長老師叔,您知道的,我道風一峰修鍊的都是術法,需要抗法之體,他那體質一個石頭術下去就涼了,怎麼帶?」

還有兩人,道月淡定在閉上雙目,雙手合什:「道月的仙女峰全是女子,收不了啊。」

這下只有一個人,所有人都看著道平,目光含笑,這時道平惱了。

「你們看什麼,年年都是我撿垃圾,這回還想推給我,別想!」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立馬引來群嘲。

「嗯?道平師尊,您這話得,他是咱們的大長老的弟子,也是門派首席弟子,你說是垃圾,那咱們靈霄派豈不是都是垃圾?」

「說得沒錯,人家能拜你為二師你就偷笑了!」

「是啊,也是就代為培養嘛,長老師叔不是沒說話嘛。」

「一開始最積極的可是你呀!」

一人一句,道平聽得是臉紅耳赤,這群傢伙平時沒什麼,一到搶弟子的時候比誰都積極,沒想到甩鍋也不逞不多讓啊。

他水平其實也不差,就因為是老實人所以經常吃虧。

接盤這活從當師尊的第一天開始,一直干到今天,看不到盡頭,看來以後也就這樣了。

果然…

「道平,就先到你那裡去吧,以他的水平,在你那裡比較好溶入。」大長老發話了。

不但在靈霄門,甚至在整個神洲大陸都一樣,只是經得首位拜師的老師同意,任何人都可以拜二師三師,學習更多不同的學問。

靈霄門當然也不例外,有不少弟子都拜有二師,幫首師分擔一下壓力。

大長老收了林澤這個已經是事實,不可能改變了,但要他去教一個完全沒有修為的廢物,這怎麼可能,讓靈雪去調教一下,也只是過渡,長遠來看還得幫他找一個實際點的老師。

於是這幾人就聚集到一堂了。

「大師叔,又給我送一個?…」道平心裡苦。

「唉,你的心情我何償不能體會?只是…」

大長老心裡也苦,想了想安慰道:「算了,每個月許你再多去一次天上人間,你要給我好好帶他。」

「哦,這就不同了。」道平突然平靜了。

「……」一眾師尊。

「報告,靈雪師姐已到!」門外一小道進來報告。

很快,靈雪緩緩走入,步伐輕盈,妙曼如煙,步入大殿之後作什行禮:「大師伯,各位師尊,靈雪向各位問好。」

「免禮。」

大長老拂了拂手,然後招呼了一下道平,道:「這兩天我讓靈雪去帶一下澤兒,你可以跟她了解一下情況,方便接手。」

「是!」道平還了一下禮。

雖說表現嚴肅,心裡卻是輕漫得很,這林澤入門就進行過資質、學問、修為測試,全部都是最差的,學問和修為更是一點都沒有,直接就是0。

這種學生還要了解什麼情況,讓他先做三年雜工吡,他是首席,最多就做雜工頭子,能熬下來才能正式開始學習。

「他的情況怎麼樣啊,能不能背得下煉經第一章?」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裝模作樣問一下的。

「呃…」靈雪想了想,搖頭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是說他並沒有去背誦啰?」道虛接過話來。

「他說看過一次。」

「什麼?大長老布置的背誦作業,他只看過一次?」道虛抹過一絲笑意。

旁邊的幾位師尊不禁連連搖頭,連大長老的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道平這回是死心了,連一絲念想都沒有了。

「嗯,他說看一次就夠了,看多了浪費時間。」

「哈哈哈,看一次就夠了,這傢伙果然是個天才,我想他修鍊一天就能入門,三天就能進入道之體一段,一周就能升二段,一月能升三段啊!」

道虛開啟諷刺大法,開始亂開炮了,連要給大長老點面子都忘記了。

也無怪他,據說就在五十年前,他喜歡的一個女子被道平介紹進了天上人間,四十年前,他喜歡的另一個女子又被介紹進了天上人間,三十年前…

不說了,說多也是淚。

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對道平可謂恨之入骨。

平時道平還能找些話說,今天卻是徹底無言,對著一個毫無修為,又懶又自大的傢伙,誰有臉皮幫他做辯護,也只能受著了。

不過,顯然他們猜錯了。

「師尊,其實…」靈雪有些為難,望了一下道月。

道月無奈地點點頭,讓她繼續說下去,此人與自己無關,就當聽故事,聽別家發財的故事不好受,聽別家遭殃還不開心加愉快?

這些俗人的惡趣味,就算是聖人也差不多,只是裝得像不像罷了。

「好吧,我想說道虛師叔猜對了。」靈雪咬牙道。

「呵,我就說嘛,嗯?我說對了什麼?」道虛有些吃驚。

「哦,也不完全對,事實上大師兄已經道之體四段了。」

「什麼?!」全場嘩吼。

連大長老也張嘴大叫了起來,發現了失態這才咳嗽兩聲,紅著臉重新坐好。

「不僅如此,他還是一個時辰之內提升的。」

「我去!!!」全場嘩吼。

大長老紅著臉重新坐好。

「他一共跑了一里路,做了30個俯卧撐,50個仰卧起坐,60次深蹲,就已經修鍊到了道之體四段了,差一刻鐘不到一個時辰。」

「老天!!!」全場嘩吼。

大長老…,這回大長老沒有跟著吼。

「徒兒,你莫不是…失身於他,所以…」道月大驚。

「師傅,你想什麼呢,不信的話可以把他叫過來問一下啊!」靈雪俏臉羞得一片粉紅。

「來人,把林澤找過來,他要是不過來,打暈了提過來也行!」

道平喜出望外地大吼了出來。 皰丁解牛,原來的意思是一個叫阿丁的人很會殺牛,手起刀下都不帶停滯的,牛血香濃濃,如絲般感受。

大王很吃驚叫他上來問了幾句,於是這傢伙就開始吹牛逼,吹得天上有,地下無,吹完之後某個姓庄的戰國大V收了點錢,幫他潤色了一下,發到自己的平台上,這個牛逼的成語就誕生了。

比喻經過反覆實踐,掌握了事物的客觀規律,做事得心應手,運用自如。

化為神功,林澤使著真不錯。

摸著手中的物品能精確解析,是不是寶物一清二楚,看著遠方練劍的同門們,一眼看出了命門和弱點,只有修為跟得上,隨時可以擊潰他們。

從昨晚到今早,他已經解析了數十本秘籍,生出了一套從道之體一段修鍊到五段的完美秘籍,若是有配合之物,一天之內就能練到。

回頭想想,系統雖然賤,也喜歡設坑,不過給的東西確是神品,只要沒被它玩死,一定會變得很強。

回想起任務,做了一下準備,想著去哪裡找幾個人來打擊一下,這就來人了。

「大師兄,長老師伯請您過去!」

他自然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老頭找自己,經引路的小道說了一下立馬明白了,他不想再多拜一個老師,不過這是推不了的,只能過去了。

他謀劃了一下,一定要讓他們把自己趕下山去。

一進大殿,看到靈雪正在前面,也不管其它,沖了上去,向她玉背上用力一拍,裝得非常熟的樣子。

「徒兒,你怎麼也在這裡?」

靈雪猝不及防,差點本能地抽劍把他劈成兩半,好不容易忍下怒火,眉心怒跳,道:「大師兄,莊重一點,長老和各位師尊都在呢!」

「哦,也是,記了做正事,對了,你的床真的很舒服啊,是在哪裡買的?」

「大師兄~~!」靈雪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了。

『來自靈雪心理暴擊+520點。』

林澤看著系統上的字,林澤眼前一亮,居然還真的有用。

「小雪,這是怎麼回事?」不等林澤再搭話,道月急了,狠狠地瞪著她。

她仙女峰可是冰晶玉潔的代名詞,這小子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會是把老娘最心愛的弟子給不可描述了吧,若是這樣,定要把他給閹了!

其它幾位師尊都呆住了,沒想到這個林澤狗膽子這麼大,泡妞技術居然這麼好,把宗派的冰霜小女神也給不可描述了。

平時看她很是冰冷的,沒想到如此風騷。

心態一變,他們看著靈雪的眼神也有些變化了。

『來自靈雪心理暴擊+620點。』

『來自靈雪心理暴擊+130點。』

『來自靈雪心理暴擊+100點。』

……

一轉眼就得到1390點的心理暴擊,靈雪是滿滿的怨念啊,不過林澤挺高興的,再來幾次任務就完成了,也怪不好意思的。

「靈雪,到底是怎麼回事,給師伯爺爺說一下。」大長老倒是淡定,對靈雪投過去一個信任的眼神。

「多謝長老師伯!」靈雪一握拳,眼裡飽含著委屈的淚花。

然後把事情大致說了一下,原來林澤這傢伙抱著有便宜不佔非好漢的做法,當天就搬到了靈雪的小築住,這小築雖在仙女峰,可是傢伙卻一點也不避嫌,把她氣得去住宗派客間。

這就是全部的經過。

說完,道月大大地鬆了口氣,其它師尊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活了一把年紀,思想還這麼污。

「看來只是一場誤會。」道虛居然也鬆了口氣。

「澤兒,以後不許再胡鬧!」

林澤這麼失禮,大長老居然一絲心理暴擊都沒有,故作生氣之後還展眉慈笑。

「看來靈雪說的是真的,你真有過人的天份,如此就好了,好好跟著道平師尊學習,修鍊到一定程度再回到老師的身邊來。」

『來自道虛的心理暴擊+50點。』

林澤心裡奇怪,他什麼都沒做,為什麼道虛師尊會受到心理暴擊?

他本來應該懟一下大長老的,可這段時間他發現這個老頭還是對他不錯的,若不是他不爭氣,他也不會把自己送出去,所以怎麼都懟不出手。

不知道怎麼的,鞠了一躬,真誠道:「好的,弟子一定盡心學習。」

「呵呵,好好跟著本師學習,你一定會成為門派支柱的!」道平這回開心了。

本以為是個破橙,想不到是塊黃金,終於也輪到自己轉運了,轉眼看看旁邊幾個,臉色都不太好看,特別是道虛。

但一切看起來如此的和睦。

林澤突然之間感覺似乎做錯了些什麼,高潮就這麼過去了?

媽的早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