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霄閣境內,嚴禁私鬥。」清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看著少女美麗的容顏,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線,整個人宛若雨後的白蓮一般,所有人都不禁為之沉醉,就連雲凡都不禁失神片刻。

「靈霄閣境內,嚴禁私鬥。」清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看著少女美麗的容顏,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線,整個人宛若雨後的白蓮一般,所有人都不禁為之沉醉,就連雲凡都不禁失神片刻。

「蘇妙依師姐,你怎麼會在這?」周澤看著眼前的少女,錯愕的說道。

聽到周澤的話,周圍的人不禁議論紛紛。

「原來他就是蘇妙依,靈霄閣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虛傳!」

「何止,蘇妙依還是內門天才弟子,擁有六品天賦,聽說一身修為已到達凝脈巔峰。」

「要是能跟蘇妙依師姐結成武道伴侶,那該多好啊!」

「噓,這話可不能亂說,聽說周澤的哥哥周元一直在追求蘇妙依,曾放言一定要征服她。」

「周元?就是那個內門武榜第一的周元。」

「可不就是他嗎!雖說蘇妙依從來沒有理會過,但內門誰敢不給周元面子。」

雲凡看著眼前清麗的少女,說道:「感謝師姐相助之恩。」

「我不是來幫你的,閣內的規矩誰都不能破壞。」蘇妙依如水般的雙眸始終沒有看向雲凡,說完便飄然而去。

周澤看了看蘇妙依的背影,轉頭對雲凡說道;「小子,算你運氣好,看在蘇妙依師姐的面子上,這次我就放過你。」

「對了,別說我沒提醒你,以後離蘇妙依師姐遠一點,別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說完伴隨著一聲呼嘯,長劍歸鞘,轉身而去。

隨著周澤的離開,周圍聚集的人群也恢復了正常秩序。

「凡哥,你沒事吧?」董海林走向前關心道。

「沒事,排隊吧。」雲凡拍了拍董海林的肩膀,說道。

「恩。」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等到雲凡兩人報完名之時,天邊已經泛起了晚霞。

「凡哥,你今天老霸氣了!」走在回去的路上,董海林一個勁的說道。

雲凡笑了笑沒有出聲,他心裡清楚,下午的一番話雖說是他的真實想法,但也知道自己與周澤之間的差距,想要超越他,決非易事,為此他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

對於雲凡來說,再辛苦也沒什麼,但身上的練武所造成的暗傷不是光靠意志就能解決的,為此他需要輔助修鍊的草藥,但每一種草藥都價值不菲。

董海林看著沉默不語的雲凡,似乎猜到了什麼,說道:「凡哥,你只管努力修鍊就好,爭取早日超過周澤,草藥的事我來解決,放心吧,我家雖不是什麼世家豪門,但老爺子經商很有一手,也算是薄有資產,這些錢還是拿得出來的。」

雲凡腳步一頓,轉頭望向董海林,人生在世錦上添花的大有人在,但能夠雪中送炭的一輩子也沒有幾個,兄弟之間說什麼感謝的話都顯得矯情,但云凡依然停下了腳步,認真的說道:「林子,謝謝。」

「停,停,打住,你知道我最受不了這個了,我這輩子也沒有什麼大的追求,能遇上凡哥你是我的造化,凡哥,我相信你一定能夠魚躍龍門,翱翔九天,感謝的話就不用再說了,等以後你成為高手,別忘了倒是罩著小弟我就行了,哈哈。」

雲凡也爽朗的笑了笑,:「嗯!就沖著你這個兄弟,武道之路,我一定會一直走下去。」

「好!走,回家了。」說完兩人就並肩向歸雲城走去。燦爛的晚霞把兩人的影子漸漸變長,在這個荒郊野外,只有天邊的晚霞見證了這一段純粹的兄弟之情。 「你……你想幹什麼?」

站在最前面的幾人滿臉驚懼。

徽羽冷然勾勾嘴角:「你們放心,我是斯文人,不犯在我手上,我是不會動粗的。」

那些人:「……」

斯文就是一棍子打斷了盧樟的腿,拎著他跟拎雞似得?

徽羽不理會他們心中想法,直接拎了拎手中的盧樟說道:

「這個老匹夫是什麼人,我不知道,但是他剛才口中那位遊方大夫,卻是曾經救過我家人性命。當時我兄長身中劇毒,所有大夫都說他必死無疑,最後是江公子以換血之術才將我兄長救回來的。」

「我的確是從未聽說過有剖腹取子的事情,可是在我兄長之前,我更未曾聽說過換血之術。」

「若是其他人說剖腹取子人還能活,我定然不信,可是江公子既然說有機會能救,那他就一定能救!」

徽羽的話瞬間讓得那些人嘩然。

換血之術……

那又是什麼?

徽羽卻沒跟他們繼續解釋,只是冷聲道:

「江公子醫術高超,遠非常人能比,他善心仁舉,且不輕易出診,若不是尋常辦法無法救人,想來他也定不會插手用這般危險的辦法救人。」

總裁老公太危險 「江公子於我家有大恩,能得他相救者都是有大造化的人,你們誰若敢在此生事,敗壞江公子名聲,別怪我對他不客氣!」

徽羽話音落下之後,站在她身旁的那幾人都是同時抽出腰間佩劍來,劍上寒光和他們臉上煞氣震得原本圍觀的那些人都是心生懼意。

盧樟被徽羽提在手中,顫聲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換血之術,我從未聽過……」

「你沒聽過,那是你孤陋寡聞!」

徽羽冷哼一聲:「世間之大,你龜縮一隅,怎知道外間之事?」

「那他們要是真的醫死了人呢,難道就讓盛錦煊仗著權勢逍遙法外?」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

徽羽眼神極準的看著喊了一聲后,就想要躲進人群當中,渾水摸魚的那個男人,目光凌冽如刀:

「救命治人本就有風險,剛才那姐弟兩來此之前想來也曾讓其他人看過,若非無人肯治,他們也不會長跪林安堂前不肯起身。」

「江公子不是林安堂的大夫,更不是什麼普渡眾生的菩薩。」

「他肯出手相救就已經是恩德,治得好,那是她的運,治不好,那是她的命,若事事都要大夫負責,往後你們生老病死誰人還敢給你們開方施藥?」

「況且那女子就算當真出事,也還有她弟弟在,她弟弟尚且未出一聲,更沒阻攔江大夫取子,你們這些不相干的人多管閑事做什麼?」

徽羽說完之後,直接寒聲道:

「你們可以在此等著醫治結果,但是誰若敢鬧事,擾了江公子醫治,別怪我不客氣。」

「暗七,帶著守著林安堂,誰敢進去鬧事,打斷他的腿!」

「是。」

跟在徽羽身後的幾人快速走到門前,直接站在盛家那些護衛身前,一身煞氣逼得盛家那些人齊齊後退,而他們則是代替了盛家的人,直接守在林安堂前。 ?等到雲凡回到住處收拾完時,已經是深夜了,周圍的人家早已早早的休息了,唯有雲凡的房間還亮著燈光。

他盤坐在床上,從懷中拿出那株血陽花,低聲道:「希望這株血陽花,能夠解決身體的暗傷。」將血陽花放在枕邊,雲凡簡單的調息了一會,雲凡衣服也沒脫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在雲凡沉睡之時,卻不知道自己眉心之間的蓮花在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而擺在枕邊的血陽花好像被吸收了一般逐漸化作一道道精純的元氣,慢慢融入到蓮花印記之中。

這一覺,雲凡睡得很沉。他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他在夢中看到了一個偉岸的身影,只見那個人影手持戰戟,肆意揮舞,戰戟所揮之處,碎星裂地,劃破蒼穹。

場景紛雜混亂,卻異常清晰,彷彿他就是那持戟男子一樣。雲凡不知持戟男子有多少敵人,只感覺密密麻麻全是人影,戰戟每次揮動都伴隨著敵人的隕落,但敵人彷彿無窮無盡。這一場混亂的大戰直打得天崩地裂。

就在此時,天空之中,隨著神光的閃過,出現了一個身著紫色緊身衣裙的女子,只見她輕搖的蓮步走向持戟男子,腰肢搖曳間,有萬種風情流露,緊身衣裙把他凹凸有致的豐滿身材完全體現出來,薄薄的衣衫未能遮住她胸前嫩白的溝壑,一舉一動之間魅惑天成。在她出現的瞬間,整個戰場變得寂靜無聲,面對這個堪稱尤物的女人,卻無人敢直視她,除了那持戟男子。

「嫣兒,你為何要這般對我我?」持戟男子看著眼前動人的身影沙啞的問道。

「帝陽,只能說是造化弄人,那件東西不是你能夠擁有的,交出來吧,這樣對你才是最好的。」女子望向男子柔聲說道。

「哼哼,哈哈哈哈哈,原來你們就只是為了這七彩造化蓮嗎。」帝陽大笑著說完,攤開左手,在手心中浮現出一朵花開十二瓣的七彩蓮花。

在蓮花浮現之時,戰場上所有人的眼中都浮現出貪婪的目光,不禁蠢蠢欲動起來,恨不得那神物就在自己的手中。

七彩造化蓮!星域至寶!

傳說,七彩造化蓮中隱藏著天大的秘密,誰能得到誰就能屹立武道巔峰,永恆不朽。

「嫣兒,如果你想要的話,跟我說我又怎麼會不給你呢。」帝陽對著嫵媚女子輕聲說道。

「帝陽,你別說了,是我對不起你,但我也沒有辦法。」看著眼前那個對他倍加寵愛的男子,芊嫣的雙眸不禁流下了淚水。

「嫣兒,你別哭了,跟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帝陽看著流淚的芊嫣,不禁著急的問道。但芊嫣只是流著淚,搖搖頭沒有出聲。

就在此時,天空出現一道縫隙,一群金甲力士抬著一座墨綠色的玉輦從縫隙中走出,裡面躺著一個青年男子,此刻正枕在一個少女的腿上,斜躺在軟墊上。

望向空中出現的玉輦,芊嫣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憂慮的神情,微張紅唇彷彿要說些什麼。

就在此刻,玉輦中的男子說道:「芊嫣,你怎麼還沒有將七彩造化蓮取回來。」

「帝暝,虧我視你為最好的兄弟,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在策劃。」帝陽望向帝暝,嘴裡發出恐怖的低吼道。

「哈哈哈,帝陽,沒想到吧,把我當兄弟?別說笑了,你只是把我當做一個呼來喝去的下人罷了。現在也該輪到我把你踩在腳下了。」帝暝望向滿是傷痕的帝陽輕蔑的笑道。

「對了,忘了告訴你,不僅是我背叛了你,就連你最心愛的女人也背叛了你,芊嫣已經是我的人了!不得不說,你的眼光真的不錯,她的身子真的很銷魂!」

聽到這句話,帝陽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芊嫣,彷彿想聽她說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芊嫣只是捂著嘴流淚,一句話也沒有說。

帝陽默默的閉上雙眼,右手緊握在戰戟之上,越來越緊,手上的青筋彷彿要爆開一樣。

「帝暝!」帝陽發出一聲怒吼,身體瞬間騰空而起向著帝暝激射而去。

「哼,不知死活。」帝暝揮了揮手,周圍的人影全都向著帝陽殺去。

「都給我滾開!」帝陽發出怒吼,手中戰戟虛空一劃,便斬破了蒼穹!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在虛空中蔓延,吞噬了許多的人影。

帝陽已經太累了,儘管每次揮舞戰戟都能弒去許多人影,但還有更多的人影向他撲去,帝陽突破幾次都沒有衝到帝暝的面前。

慢慢的,帝陽揮舞戰戟的頻率越來越低,但每當帝暝以為可以拿下帝陽時,帝陽卻又總是頑強的撐了下來。

「真是一群廢物!」帝暝不滿的說道。

帝暝從少女的腿上起身,抽出掛在一旁的金色寶劍,悄無聲息的向帝陽閃去。

帝陽此刻只覺得身體越來越重,手中的戰戟也越揮越慢,整個人彷彿要倒下一般。 緋色豪門,誘妻入局 但一想到帝暝那囂張的話語,帝陽就硬生生的撐了下來。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帝暝碎屍萬段。

「帝陽,當心!」恍惚間,帝陽好像聽到了芊嫣的聲音。下一瞬間,帝陽整個人就被推開了。

等到帝陽站穩身體轉頭時,看到了讓他瘋狂的一幕,只見帝暝手持長劍刺穿了芊嫣的心口。

「不!」帝陽發出凄厲的巨吼,反手向著帝暝扔出了戰戟。

「你這女人真是不識抬舉。」帝暝拔出長劍避開戰戟,身影一閃回到了玉輦之中。

帝陽閃到芊嫣的身旁接住了她倒下的身軀。

芊嫣躺在帝陽的懷中,望向這個令她鍾情一生的男子,輕聲道:「帝陽,我妹妹芊月被帝暝抓走了,他威脅我奪走七彩造化蓮並殺了你,我不聽的話就殺了芊月。對不起,我也沒有辦法。」

「別說了,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你,我這就帶你離開這。」帝陽望向芊嫣蒼白的面孔柔聲說道。

芊嫣拉住帝陽的手,說道:「不,你聽我說,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

帝陽看著懷中滿是鮮血的芊嫣,再也不動了,就這麼靜靜的抱著她。

芊嫣凄美的笑了笑,臻首靠在帝陽的肩頭,說道:「帝陽,我芊嫣從始至終都只是你的女人,你相信我嗎?」

帝陽將頭靠在芊嫣的頭上,柔聲道:「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你,我只是氣你什麼都不告訴我,自己一個人承擔這一切。」

芊嫣嘴角掀起了幸福的笑容,道:「帝陽,若是有來生……若是我還能遇見你,希望還能……做你的女人!」

「帝陽,能死在你懷中,我很滿足……」這是芊嫣的最後一句話。

星紀元戀愛學院 嫣兒,你不滿足,你有遺憾,不然,你眼角怎會有淚?已經沒有了氣息的嫵媚佳人,臉頰上卻驀然垂下兩滴清淚……配著她臨死之際強裝出的笑容,是那麼的凄艷……

抱著懷中凄美的佳人,帝陽慢慢的站起了身。

舉目望向漫天的人影,最後將目光轉向了帝暝,說道:「你們不是想要這七彩造化蓮嗎?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這星域至寶的威能。」說完就將全身的神力全部灌注到了七彩造化蓮之中。

「帝陽,你想幹什麼?」帝暝有些慌亂的厲聲質問。

驀然間,帝暝感覺到帝陽掌中的七彩造化蓮之中,似乎在凝聚這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讓他的靈魂不有的顫慄起來。

就在此刻,天地元氣在一霎那狂暴起來,帝陽掌中的七彩造化蓮發出耀眼的光芒,猛然間漫遍這整片天空,在空中化作了一株巨大的七彩蓮花,逐漸綻放。

「以吾之靈魂獻祭,借造化之力,天誅地滅!」帝陽冷漠而清晰的說道。隨著帝陽的身體漸漸化作點點星光,七彩蓮花也綻放到了極致。看到這一幕,帝暝臉色大變,他毫不猶豫的撕開空間,想要逃竄,連玉輦及幾位如花似玉少女都直接拋下。而就在此時,七彩蓮花上的能量爆發了。

「不好,快撤。」漫天的人影此刻才反應過來,紛紛向天外激射而去,想要離開這裡,然而已經來不及了,整片天地被恐怖的能量瞬間破滅,巨大的能量漩渦將他們像破布一樣卷了進去,肉體在頃刻間化為了塵埃,靈魂被能量漩渦攪成了碎片,逐漸被旋轉著吸納道造化蓮之中。

而在這時,逐漸化作點點星光的帝陽卻沒有在關注這些仇敵,而是將目光全部投注在懷中佳人的身上。

嫣兒,現在你已到了九幽,等著我……我立即就能與你相會了,我再也不會放開你的手,讓我們……生生世世,生死相隨!

帝陽出神的想著,一向冷峻的嘴角,掛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容。隨後,兩人化作星光投入到了造化蓮之中。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空間的大範圍坍塌使得這一方天地完全成了死域,虛空中充斥著毀滅一切的能量風暴,而那株七彩造化蓮在吞噬了所有的靈魂碎片之後,也被這能量風暴卷了進去,飄入虛空,逐漸失去了蹤跡…… 十餘個穿著勁裝,眼帶戾氣的人守在門前時,竟是震懾住了原本沸騰的人群。

徽羽提著盧樟直接進了林安堂,而外間那些人面面相覷片刻,雖然沒有離開,可是對著那幾個虎視眈眈的人也不敢再大聲議論,只是守在林安堂前,想要看看那個神醫「江青」到底能不能救人。

餘弦看著這突如其來的一行人震懾住了眾人之後,連忙揮手帶著人入內。

等見到徽羽時,他剛想開口道謝,沒曾想徽羽直接一把將盧樟扔在了他腳下。

徽羽皺眉看他:「盛家在赤邯煊赫多年,你既在盛家當差,難道不知道剛才那種情況應該當機立斷將人抓回來?可你反倒是縱容他在外胡言亂語,煽動民心,你是嫌盛家名聲太好了?」

她上下看了餘弦一眼,明明沒說什麼太過嚴重的話,可是卻諷的餘弦一張臉乍青乍紅。

外間有人快速進來,手裡提著一個身材瘦小的男人。

見到徽羽后,他說道:

「搖光,人抓到了。」

徽羽聞言看了他手中那人一眼,確定就是剛才在人群里煽動人心,叫喊著盛家仗勢欺人,罔顧人命的那個人,便直接對著餘弦說道:「這人剛才一直混在人群里生事,跟著那個盧樟一起煽動人心,還想將事情攀扯到盛家身上,想來是沖著你們那位公子而來。」

她朝著暗衛揚揚下巴:

「把人交給他們。」

那人點點頭,直接將人扔到了餘弦腳下,和盧樟撞作一團之後,徽羽才又繼續說道:「這人你們自己看著處置,別連累了江公子名聲。」

餘弦臉上神色變換不斷,看著徽羽乾淨利落的就解決了一切,只覺得一陣澀然。

如果說剛才他對徽羽的無禮還是惱怒的話,此時卻是生出絲感激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