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科班學生慕夏要直播翻譯超高難度的高數教案,大家快來看呀!」

「預科班學生慕夏要直播翻譯超高難度的高數教案,大家快來看呀!」

顧綰綰還用了花錢置頂的功能,這樣一來,所有逛論壇的學生一眼就能看到這個直播間。

如顧綰綰所料,她直播才開啟了五秒不到,就有上百名同學點進了直播。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

約瑟夫聽了手下的彙報,得知城內,有大量的叛軍,中毒身亡。

約瑟夫就坐不住了,他騰地一下站起來。

又大吼著,對他的手下說道,「查,快給我去查,一定要把中毒的根源,給我找到。」

約瑟夫的手下,很快就跑出去。

過了一會兒,約瑟夫的這個手下,又急匆匆地跑回來。

「大人,查到了。中毒的人,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吃了早餐。」

「該死,知道原因,那你還不快去,把做飯的人,給我抓來?」

約瑟夫險些氣炸了肺。

扎卡讓他駐守這麼重要的一座城市。

甚至還把蘇吉拉城,附近的叛軍,全部叫來支援他了。

約瑟夫手底下本來就有很多叛軍。

現在,又加上趕來支援的叛軍,蘇吉拉城。

都有近五萬叛軍了。

可就是因為一頓早飯,蘇吉拉城的叛軍,頓時就被放倒了一大半。

約瑟夫氣得鋼牙咬碎。

他的手下,剛把做飯的幾個叛軍抓過來,約瑟夫就控制不住情緒。

他把出手槍,連開了好幾槍。

但,約瑟夫,還是克制住自己的火爆脾氣了。

他沒有殺掉做飯的幾個叛軍。

只是打穿他們的膝蓋,讓他們站不起來,也沒有機會逃走而已。

約瑟夫還想從這些叛軍的嘴裡,找到答案,他要知道,是誰收買了他們?

「說吧,為什麼這麼做?」

約瑟夫一頓發泄之後,心中的怒氣,這才消散了些。

他走到其中一個叛軍身後。

用槍口頂在這個叛軍的後腦上,又催促道,「快說,為什麼要下毒?是誰讓你們這麼做的?」

「大,大大大,大人,我,我沒有,我真的沒有下毒啊!」

「砰!」

約瑟夫沒有再廢話,而是直接扣動扳機,子彈從槍膛中射出。

瞬間就洞穿那個叛軍的頭顱。

約瑟夫本來就想殺人了,再加上,他覺得,他必須給這些人一點教訓。

所以,從那個叛軍的嘴裡,聽不到他想聽到的答案。

約瑟夫就直接開槍,殺了他。

區區一條人命,約瑟夫還沒有放在眼裡。

殺掉這個叛軍之後,約瑟夫又走到另一個叛軍背後。

還是同樣的動作。

約瑟夫用手槍頂在那個叛軍的後腦上,把剛才說過的一句話重複一遍。

被搶指著的叛軍。

嚇得渾身顫抖如篩糠般,他的褲子都濕了一大片。

負責做飯的這些叛軍。

全都是一肚子的苦水,一個個都委屈得不行。

他們明明沒有下毒,卻成了殺人兇手。

約瑟夫的殘暴,他們也是知道的。今天,他們如果不能說出約瑟夫想要的答案,一個也別想活。

當然,就算是說了,估計也會死。

但被槍指著的這個叛軍,還是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趕在約瑟夫開槍把他擊斃之前。

被槍指著的這個叛軍,大聲說出一個名字,勞埃德。

「大,大人,是勞埃德在白面里下毒,不關我們的事啊。」

勞埃德,是被槍指著的這個叛軍的情敵。他們同時愛上一個女人。

而且,誰也不願認輸。

這個叛軍也是一肚子壞水。

他知道他死了,他喜歡的女人,就會便宜了勞埃德。

他不甘心。

就算他要死了,也不能讓勞埃德得到他喜歡的女人。

他要讓勞埃德給他作伴。

黃泉路上,也就不用那麼寂寞。 血心童子身周蔓延著一片血海,沖著那向孽海出手的漆黑人影打去,其身上纏繞著猩紅的血光,輕而易舉的便是撕開了那傀儡修士的護體神通。漆黑的人影被血心童子一掌推到身上,瞬時間也是再顧不得殺向孽海,反過身來左手並掌劈向了血心童子的面門。

『砰!』血心童子的身前血光聚攏,憑藉著這血色光幕,硬硬的接下了這劈向自己面門的一記手刀。隨後,血心童子一腳踢在那漆黑的靈鎧之上,借著這一腳的力量身形後撤,與那漆黑人影拉開了距離。

拉開距離之後,那漆黑人影先是回頭看了一眼孽海,見到這和尚被其他幾位同門圍住之後,方才是起身一躍,向著血心童子攻伐了過來。

身形小巧的血心童子站在原處,自腰間解下了十餘顆極為細小的血珠。迎著那殺來的漆黑人影一拋,這些個血珠便是落入了血海之中,化作一顆顆人頭,而後又借用著血海內的血氣凝聚出了虛幻的身影。

「嘿,嘿,嘿,嘿,嘿….」十幾道虛幻的身影,頂著凝實的腦袋,不由分說的沖著那漆黑的傀儡修士殺去。這些個虛影生前都是根骨平平的普通融脈境修士,即使是仗著人多,可一時之間與那漆黑人影斗在一起也是落了下風。

反觀孽海那裡,比之血心童子可是要艱難了不少。其身後六尊邪佛顯化,這六穢邪佛中的五尊分別的找了個對手迎上,單對單的殺作了一個平手。單單是剩下那『愛別離』一尊邪佛操控著六件法寶,對上了三個人。

「阿彌陀佛。」孽海立於身下的祥雲之中,親自起身,迎上了最後剩下的三位傀門修士。這和尚一席如月一般的僧衣,手中的佛珠雖然看著輕盈,可真當其掄動起來,劈到那三個人影之上,方才是讓人知道這佛珠其實重若千鈞。

孽海的身上散發著金色的佛光,其手中佛珠迎面劈在一位傀儡修士的臉上,讓那被劈中的傀儡仰面栽倒,而後連連的滾了幾個跟斗。隨後,孽海雙目圓睜,發出一聲大喝,其聲直徹元神震的剩下那三人眼目發昏、元神混沌。

還未等這三人反應過來,孽海便是帶著身後的金剛虛影,一拳打在了那之前被劈中面門,現在還不曾站起來的傀儡頭上。這傀儡被那金剛虛影打在頭上,整個腦袋當即則是碎裂開來,其中隱匿的元神也是無處躲藏,被孽海的張開的拳頭攝在了手中。

其人的元神被攝,剩下的兩具傀儡登時則是殺意暴漲,動起手來更是不計代價,一招一式間都是朝著孽海緊攥著的右手而去。「有識濁。」面對這兩具傀儡的進攻,孽海卻是低垂著雙目,口誦道音使出了邪穢的五濁之力。

「啊—!」承載著『有識濁』的乃是一種青黑之氣,這黑氣自孽海身後的虛無中而出,落到這兩具傀儡的眼目、口舌、耳鼻之上,如同那令人毛髮皆立的線蟲一般,自這七竅中向著兩具傀儡的腦袋裡鑽去。而趁著這個機會,孽海則是一把將右手中的元神塞入了自己的佛珠之中。

這兩具傀儡的肉身乃是死物,其中無有靈血,自然也就無法施展自己的法相。再加之傀儡之身與元神並非先天一體,在這『有識濁』之下便比那七情六慾宗主的先天克製表現的還要不濟。也未曾用的幾時,這兩具傀儡的六識便是被這『有識濁』給斷了個乾淨,這兩人的元神也是被『有識濁』完全的拉入了混沌之中。

此時,這兩人已經是完全的失去了反抗之力,變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孽海也不客氣,自口中吐出一口金火,把這兩人寄宿的肉身和傀儡都給燒成了一灘寶液。又是伸手一抓,這兩人的元神便是被孽海收進了佛珠之中。

「阿彌陀佛。」孽海收了三人的元神,當即便是雙手合十於胸前,自口中念誦起經文來,好似在壓制這佛珠中的三道元神。

與此同時,漆黑人影自血海中與那十幾個人影戰作一團。其身上散發著漆黑的魔氣,僅憑一人卻是壓制的那十幾道虛影苦不堪言。這些個血色身影催動起自己生前所修習的功法,一次又一次的轟擊在這漆黑人影的身上,但這些個術法打在那漆黑的甲胄之上,則是如同隔靴搔癢一般收效甚微。

『砰!』這傀儡修士的雄壯肉身罩在漆黑的甲胄之下,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行動起來便是如同一陣黑風一樣。其撕開落到自己身前的道道術法,以一種極為野蠻的方式衝到一尊虛影之前,重重的擊在了其身後的血色法相之上。

這法相生的奇怪,乃是一隻生著鳥頭的大蛇,但其嘴巴也並非是飛鳥那般的尖喙。看到漆黑人影向著自己衝撞而來,這鳥頭大蛇法相也是朝著他迎面而上,張開自己生滿利齒的堅硬嘴巴,噴吐出一陣陣的腥臭之氣朝那漆黑人影咬去。

漆黑人影面對著比自己還要大出好幾圈兒的腥臭巨口,卻是絲毫的不怕,任由那鳥頭大蛇『吭哧!』一口咬在自己身上。隨後,渾身黑氣洶湧,又自那鳥頭大蛇的嘴裡一拳將其整個頭顱打爆。

破開了法相,漆黑人影渾身的黑氣便是朝著這法相的主人籠罩而去,自那左右閃避的虛影身後窮追不捨。最後化作一柄碩大的尖刀,黑色的刀身上顯露出夾雜於其中的符文,一舉劈開了這虛影凝實的腦袋。

經過一番苦戰,這漆黑人影終於是憑藉著靈鎧之便,劈殺了這十幾道虛影中的一位。只不過隨後,血心童子卻是又解下了十幾顆血珠,拋在血海里,化作另外的十幾道虛影向他殺來。

「這他娘的!」漆黑人影看到血心童子的動作,這才知道這些虛影乃是他腰間的細小血珠所化。一觀其腰間穿著密密麻麻的好幾百顆血珠,這漆黑人影當即就是罵起了髒話。略一做想,罩在甲胄下的傀儡修士便是決定擒賊先擒王。。 東北虎幼崽並不大,在雪地里跑起來很費勁,脊背剛剛和雪地齊平。

蘇雲驚呆「還是個帶娃的虎媽!」

【哇哦,是小腦斧,主播去擼。】

【想讓主播擼,得問它媽媽同不同意】

【我尼瑪,這麼珍貴的直播畫面竟然讓我白嫖,我都不好意思了】

【主播不要禮物,所以心安理得的白嫖吧(狗頭)】

【這種體型的我可以滑鏟】

「由此可見,這是一個雌性的東北虎。」蘇雲欣喜,這個發現讓他內心雀躍。

此刻兩隻幼崽已經來到自家母親身邊,湊過來開始撕咬食物,只不過看幼崽吃的有些費勁,完全沒有它們母親那樣輕鬆寫意。

「看到雌性東北虎帶着幼崽,那麼,在這個領地里,絕對會有一頭雄性東北虎,和狼獾一樣,雄性的東北虎領地也非常的大,在一百平方公里左右,不允許其他雄性東北虎進入自己的領地,但是允許其他雌性在領地內生存,這也更好的讓雄性可以在領地內找到雌性交配。」蘇雲輕聲開口,已經開始露頭試探著親眼觀察東北虎了。

正在覓食的東北虎並沒有發現偷窺的蘇雲,這讓蘇雲膽子更大了許多。

「看這一家三口,吃的多溫馨!」

【是挺溫馨的,不過我覺得馬鹿是不是有點慘,隔壁地里還冰凍著一個呢。】

【馬鹿還挺慘的,比狍子都慘】

【馬鹿幼崽問媽媽「媽媽,媽媽,爸爸呢?」

媽媽回答「你爸送外賣去了,人家吃的可溫馨了!」】

【樓上魔鬼…】

蘇雲牙疼,「又不是我讓馬鹿死的,而且我覺得,之前的馬鹿往我這邊跑,是想禍水東引的,只要它跑的比我快,那麼就會活下來。」

【當時我也這麼覺得,自打看了主播的直播,我再也不敢小覷動物。】

幼虎咬着一塊皮肉,用力的蹬地將食物撕下來,但是用的力氣太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另一隻幼虎一個小跳撲過來,開始搶奪食物。

「它們在練習撲食,這是它們虎生中的必修課。」蘇雲指著小老虎笑道。

「和獅子相比較,老虎是允許幼崽優先進食的,就算是雄性的老虎在場同樣也是,因為不管是雄性東北虎還是雌性東北虎,它們都有極高的狩獵技巧,可以輕鬆的餵養自己的孩子,而且大部分時間都是雌性帶領這孩子生存,同樣也肩負着狩獵餵養孩子的任務。」

「雌性東北虎會將幼崽餵養兩年,達到可以獨立的地步后攆走,這就可以看出雌性東北虎多麼厲害,負擔這麼多的食物都能將小老虎餵養到獨立。」

說到這裏,蘇雲頓了頓繼續道

「而獅群不是,雄性獅子會首先進食,而且有護食的習慣,再然後是雌獅,同樣具有護食的習慣,這可能是跟它們的社會結構有關係,畢竟大多數的雄獅吃飯是靠着雌獅,被攆走後的雄獅生活將會變得不如意,甚至死亡。」

「當然了,也別給我掰扯老虎比獅子厲害的狗屁話,別在我直播間帶節奏。畢竟它們的習性擺在那裏,我只是實話實說。」

【這樣看來母老虎這個詞還真沒有起錯的,確實厲害。】

【母獅子也很厲害,不光得養孩子,還得養老公。】

【雄獅:吃軟飯這條路上,雄虎跟我沒法比!】

【我覺得雄獅也就佔據一個繁衍的效果,確實是非洲產的,毛病都一樣,生完孩子不養。】

蘇雲這個時候可不會去看彈幕,他必須集中注意力觀察東北虎,免得被東北虎發現了要迅速逃離。

「它的食量很大,但是一頓飯壓根吃不了馬鹿,所以,它會將剩下的食物叼走,留着下一頓飯吃。」只見東北虎在吃完之後,果然叼著馬鹿的脖頸,拖着離開,臨走的時候還看像蘇雲的位置。

蘇雲被發現也是一個激靈,原來對方早就發現他了。

「雌性東北虎應該早就發現我了,畢竟只不過發現我沒什麼危害之後無視了我!」蘇雲猜測道。

兩個幼崽跟着東北虎的屁股後面離開,一前一後,排成一排。

看着對方離開,蘇雲吐出一口氣,咬了咬牙,抓起一旁的背包道「走,咱們跟着東北虎。」

【主播,你來真的!】

【前面跟蹤狍子就罷了,畢竟狍子傻,現在你跟蹤東北虎就算了吧,畢竟咱們也近距離看了,沒必要付出生命代價】

【我覺得可以了,見到東北虎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看一眼解解饞就行,早不咱走吧!】

蘇雲搖搖頭「那不可能,我直播間的標題就是近距離觀察科普東北虎,我說話可不能不算話啊!」

說完,抓起一旁發獃的鸚鵡就走。

鸚鵡被嚇了一跳,剛啊出一個聲音轉而戛然而止,小聲道「你幹啥!老虎呢!」

蘇雲目送東北虎離去,他要跟着對方的腳印追蹤,絕不可能太靠近對方,便回道「離開了,被嚇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