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的功法?萬枯老人跟你是什麼關係?」

「魔教的功法?萬枯老人跟你是什麼關係?」

望著林傲的右手,黑袍男子眼瞳一縮,對著林傲連忙詢問道,因為黑袍男子已經猜測到了面前林傲施展的功法是誰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打架專心點」林傲眉頭微皺,如果不是他受傷,還想著趕緊去幫助寧罪,他才不會在這個時候施展出他隱匿多年的功法。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黑袍男子聽到林傲的回答,低喝了一句,再次朝著林傲攻擊了過去。

「轟」一道轟鳴聲瞬間響起。

我在末世能吃土 金鐵般的聲音傳出,那黑袍男子胸膛處,竟是生生的凹陷下了一塊,不過好在他畢竟擁有著辟穀初期的實力,不然的話,林傲這一拳,恐怕真能夠生生的將其心臟給掏出來。

不過即便憑藉著辟穀初期的實力擋下了林傲這兇悍異常的一拳,不過黑袍男子的身體還是當場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嘭!」

又是一道撞擊聲響起,林傲根本沒有給黑袍男子有絲毫的喘息機會,一拳再次錘在了黑袍男子的胸膛。

「噗哧」夾雜著破碎內髒的黑袍男子,也在這個時候,擋在了冰冷的地面,雙眼噔的很大,看著面前一臉冷漠的林傲。

然而此時,天空上,數不清的長劍再度狠狠的轟碎四道從各種刁鑽角度席捲而來的龍捲掌印,狂暴的衝擊波,將寧罪與寂滅二人,都是震飛了上百米,然後彼此呼吸有些急促的在半空穩下身形。

此時的兩人,面色都是有著一絲蒼白,想來先前的對碰,就算是以他們的實力,也無法輕視那種龐大的消耗。

寂滅抹去嘴角的血跡,眼神猙獰,他看了一眼黑袍男子所在的方向,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聲音沙啞的道:「沒想到你隱藏得這麼深,這些年,你的奇遇也不少吧」

「不少,不過我得到的,都是用自己的能力爭取的,而不像你,投身魔教,殺害無辜百姓,換取這一伸的修為」寧罪發麻的手掌輕輕握了握,冷笑道。

「哈哈,我這又何嘗不是用自己的能力爭取的,何為正,何為魔,這個世界,只有足夠的強大,才能夠站穩在這片大陸」寂滅低聲的回應了一句。

寂滅嘴角一裂,眼中的森冷一絲絲的攀爬出來,旋即他伸出手掌,緩緩的道:「原本,我以為不需要動用它的,不過,我實在是無法忍受讓你活著的事實,所以,今天,不管你怎麼蹦躂,這命,我都收定了!」

殘忍之色,猛的從寂滅臉龐上湧現出來,下一霎,他掌心猛然一握,滔天黑光席捲而開,一顆黑色的晶體懸浮在了寂滅的手掌心。

「這是?」看到寂滅手中的黑色晶體,寧罪的心中微微一震,似乎已經感受到了黑色晶體中所蘊含的強大能量。

黑光滔天席捲,一枚巴掌大小的黑色晶體,陡然自寂滅手中浮現而出,一種讓得周圍空間都微微波動的能量爆射而出,圍繞在寂滅的身體周圍。

天空之上,黑光瀰漫,彷彿連那暗紅的天色都是被渲染得暗沉下來,而造成這般驚人聲勢的,卻僅僅只是一枚不過巴掌大小的黑色晶體。

寧罪的眼神,也是在那黑色晶體出現時無比的凝重起來,從那上面,他感受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

「原本對付你我並不想動用它的……不過你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寂滅面色猙獰,他森森的盯著寧罪,眼中瀰漫著殺意。

「死在鬼寂大人靈魂能量之下,也算你有福氣了!」

寂滅猛然一步踏出,顯然是不想再給寧罪太多掙扎的機會……手掌一握,體內元氣能量便是呼嘯而出,最後源源不斷的灌入手中的黑色晶體之中。

「嗡」

而伴隨著元氣能量的瘋狂灌入,那黑色晶體也是陡然間爆發出嗡鳴之聲……

隨著那道嗡鳴聲響徹在天地之間,一道模糊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了寧罪的視野之中,盤旋在寂滅的身前,那緊閉的人影的雙眼,也是在此刻緩緩的睜開。

「轟隆」

人影的雙眼睜開的霎那,一種極端驚人的波動『猛然席捲開來』天際之上,隱隱間甚至有著烏雲匯聚而來。

「什麼事,將我喚醒?」一道嘶啞的古老氣息,從人影中透露而出,對著身後的寂滅詢問了一句。

「幫我殺了面前之人」寂滅的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寧罪,眼神中滿是殺氣,對著寂滅的殘魂回應道。

「一個區區的靈仙中期,還需要我來動手嗎?那冥尊*出了什麼廢物」鬼寂的聲音再次傳出,似乎有些惱怒,不過沒有再看向身後的寂滅,而是將黝黑的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站立在半空的寧罪。

「你手中的斷劍,我有種熟悉的味道」鬼寂對著面前的寧罪淡淡的說道。

聽到鬼寂的這句話,寧罪眉頭微皺,他根本看不出面前的鬼寂是在什麼境界,只能夠感覺到面前的鬼寂身上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氣息,讓他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此時站在鬼寂身後的寂滅,雙拳緊緊握在一起,顯然是因為之前詭異的一番話,他最煩的就是別人說他是廢物。

「待將你殺了,這斷劍我帶回去慢慢研究吧」鬼寂知道面前的寧罪不會說出斷劍的來歷,再次說了一句,雙手微微翻轉,一道印記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黑龍現身!」隨著鬼寂的一道喝聲傳出,鬼寂身體周圍的黑色能量,快速的在他的身前凝結,一條黑色的長龍,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隨著這條長龍的出現,天空也瞬間烏雲密布,電閃雷鳴,狂風亂舞,那種氣勢,完全將寧罪給徹底的淹沒。

「吼!」

黑色的音波,夾雜著一種毀滅般的波動,瘋狂的從那龍嘴之中席捲而出!

音波掠過,下方的一片森林當即盡數炸裂而開,參天巨樹崩潰成一道道細小的碎木,最後在聲波擴散下,化為湮粉!

聲波過處,一片森林都是夷為平地,天階靈寶之威,竟是可怕到了這種地步!

寧罪眼瞳微縮的望著那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黑色音波,身形暴退,手中的斷劍再次涌探出,體內的元氣能量不斷注入。

「劍魂,靠你了」寧罪急忙的對著手中的斷劍說道。

隨著寧罪的聲音落下,手中的斷劍,頓時散發出了一道淡紅色的光芒,一個小人,出現在了斷劍的前方。

「劍魂?神器?沒想到你小子的運氣還當真不錯」鬼寂在看到斷劍竄出的劍魂之後,有些詫異的說道。

「鬼寂,你還認識我嗎?當年,廢了你的全身經脈,沒想到你現在還敢胡作非為」小人出現之後,現在斷劍的前方,似乎根本不畏懼周圍的形式,對著面前的鬼寂詢問道。

「是你?雲天的劍魂?」

聽到了小人的話,鬼寂的面色頓時變得震驚起來,不過周圍的黑色能量遮住了鬼寂的面容,外人根本看不到而已。

「是我,怎麼?你以為你的殘魂,能夠打敗我?」小人冷哼了一聲,對著面前的鬼寂再次詢問道。

「哼,不自量力!沒有了雲天,你也是一個廢物」那鬼寂卻是一聲不屑冷笑,雖然斷劍還在,但是雲天早已經隕落,就憑藉一個靈仙中期的小子,想要打敗他,還真是痴人說夢。

「是嗎?那就來悄悄」小人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

「吼」

又是一道吼叫的聲音從黑龍的嘴中傳出,黑龍的身影隨著鬼寂的一道手掌揮動,朝著寧罪的方向便是沖了過去。

小人的身影也在這時消失不見,化為了一道淡紅色的能量,進入到斷劍之中。

「劍龍」一道小人的聲音,從斷劍中傳出,斷劍淡紅色的能量再次光芒四射,一條紅色的長龍,出現在了寧罪等人的面前,天空中原本聚集的烏雲,也在這個時候,變得淡化了許多。

「吼」劍龍出現之後,一道吼叫聲從劍龍嘴中吼出,顯然是在立威,望著前方衝過來的黑龍,劍龍沒有絲毫的畏懼,徑直迎了上去。

「轟隆」一道轟鳴聲隨即從天空中傳了出來。

巨大的轟鳴聲,使得周圍的天地都在微微的顫抖著,一股股能量氣浪,不斷朝著四周涌去,地面上的樹林,早已經被摧毀得一乾二淨,只剩下了紅色的土地,山峰也被能量氣浪斬成了兩半。

寧罪站在那裡,臉色蒼白無比,一顆丹藥塞入嘴中,此時他還是有些擔心,如果劍龍不能戰勝鬼寂,恐怕他就要面臨生死問題,不過他還不肯認命,想要再搏一搏。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天空之上,劍龍和黑龍不斷撞擊在一起,強大的能量氣浪,不時的朝著周圍擴散,寧罪的身影也在這時朝著後方退了一些。

如此強大的能量氣浪,他也沒有那麼多的元氣能量去抵擋,所以不能在這裡被消耗體內的元氣能量,而站在遠處的寂滅,則是身前有著鬼寂替他抵擋那些能量氣浪,一旦有能量氣浪朝著鬼寂擴散過去,當打在鬼寂的身前時,就會完全的消散。

「你沒事吧」剛剛打敗了魔教黑袍男子的林傲,也在這個時候來到了寧罪的身旁,看著寧罪一臉蒼白的樣子,對著寧罪詢問道。

「沒事,不過我沒有想到,趙明竟然會有如此厲害的底牌」寧罪直到現在,還有些吃驚林傲的底牌,雖然他不知道鬼寂是誰,但是擁有這等厲害的修為,肯定不是什麼小角色。

「如果你的劍龍擋不住對方,我們還是趁早離開吧,不然我們兩個,可抵擋不住他們」林傲微微點頭,看趙明的年紀,與寧罪不相上下,還有著鬼寂殘魂保護,林傲也開始為他們的退路做打算。

「嗯」寧罪點了點頭,他知道現在不是耍性子的時候,有著鬼寂在這個地方,他也不可能去斬殺了寂滅。

「咦,你發現了沒有,那個叫鬼寂,每次黑龍攻擊之後,他身體周圍的黑色能量都會淡化一些」就在這個時候,林傲突然間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在天空中黑龍每次攻擊之後,鬼寂身體周圍的黑色能量,都會變得淡化許多。

「看來鬼寂的靈魂能量也快要用完了,我們還不一定會輸,我去對付鬼寂,你幫我攔住寂滅」聽到林傲所觀察到的情況,寧罪的目光看了過去,當他發現果真如此之後,連忙對著身旁的林傲吩咐道。

「好」林傲點了點頭回應道,體內的功法再次催動,右手之上,再次變得如同枯萎的手掌一般,林傲的修為不如寂滅,所以只能用這種魔教功法,與之對抗。

說著,寧罪的身影朝著鬼寂的方向快速沖了過去,手中的斷劍散發著光芒,朝著鬼寂刺去。

「鬼寂大人,他們好像發現了什麼」寂滅看到寧罪竟然在這個時候,朝著他們沖了過來,連忙對著身前的鬼寂說道,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催動了起來,準備迎戰。

「讓他們不要打擾到我,滅了那個劍龍,我自然會幫你除掉那二人,我這只是殘魂的力量,最多只能控制一條黑龍」鬼寂淡淡的聲音傳了出來,對著身後的寂滅回應道。

「是」聽到了鬼寂的話,寂滅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鬼寂的身前,擋住了寧罪和林傲的去路。

「快去,他交給我」林傲揮動著可怕的右手,朝著寂滅便是抓了過去,對著身旁的寧罪喝道。

「砰」一道碰撞的聲音響起,林傲和寂滅的身影撞擊在了一起,黑色的能量和林傲的手掌碰撞,強大的能量碰撞,使得兩人的身影都是向後退了兩步。

「好一個萬枯手」寂滅低聲說了一句,他沒有想到林傲的萬枯手竟然有如此強大的能量,如果不是他的修為比林傲強很多,現在他很有可能被對方打敗。

話音剛落,寂滅的目光看向了一側的寧罪,此時寧罪揮動著手中的斷劍,正要刺向鬼寂。

「嗖」一股黑色能量,從寂滅的手中爆射而出,正是朝著寧罪的方向,同時他的身影也化成了一道殘影,朝著寧罪衝去,他現在的目的不是和林傲對戰,而是保護鬼寂的殘魂。

寧罪自然看到了寂滅向他出手,身影一轉,直接躲避了射來的黑色能量,手中的斷劍依舊是刺向了身前不遠處的鬼寂。

寂滅的身影快速朝著寧罪的方向衝去,不過因為之前林傲的阻攔,所以現在他根本無法趕到寧罪刺中鬼寂之前趕到,體內的元氣能量盡數催動,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黑色能量球體,朝著寧罪的方向打了過去。

「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此時鬼寂的目光也看向了刺向他的寧罪,低聲說了一句,朝著寧罪的方向,便是拍打過去了一股能量氣浪。

「轟」當能量氣浪和寧罪的斷劍撞擊的瞬間,轟鳴聲頓時響徹起來,一道光芒在寧罪的身前出現,隨即寧罪的身影便是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雖然只是一道鬼寂的殘影,但是鬼寂的修為遠超乎了寧罪的想象,握著斷劍的手掌,也在這時出現了幾道裂口,鮮血從寧罪的手掌緩緩流出,滴落在了斷劍之上。

「寧罪,小心!」遠處同樣敢來的林傲,也在這個時候,對著寧罪大喝了一聲,因為之前寂滅打出的那道黑色能量球體,已經快要擊中寧罪。

被打飛出去的寧罪,身影連忙轉動了幾下,手中的斷劍,更是直接被他扔了出去,和寂滅的黑色能量球體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一道轟鳴聲,再次響徹在天地之間,黑色能量球體也在這時消失在了天空,不過寧罪的斷劍,也在這時被擊飛了出去,淡紅色的光芒頓時暗淡了許多。

「神器讓你這麼玩,遲早也得變成一堆廢鐵」寂滅的聲音再次傳來出來,此時的寂滅已經再次站到了鬼寂的身前,擋住了寧罪和林傲的攻擊。

「斷劍」一臉蒼白之色的寧罪,對著斷劍飛出的方向大喝了一聲。

聽到寧罪的召喚,斷劍頓時化為了一道光芒,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懸浮在了寧罪的身前,寧罪伸出沒有受傷的左手,握住了身前的斷劍。

「對不起了」寧罪對著手中的斷劍低聲說了一句,之前那種情況,寧罪根本沒有絲毫選擇的餘地,只能讓斷劍替他抗住之前的一擊,看著光芒變淡的斷劍,寧罪的心裡滿是內疚,心裡有些後悔之前的這個決定。

「嗡」斷劍似乎聽到了寧罪的話,微微的發出了嗡鳴聲,好像沒有怪罪寧罪的意思。

「吼」天空之上,劍龍和黑龍的大戰還沒有結束,之前寧罪打斷了一次鬼寂控制黑龍,此時的劍龍,大吼了一聲,張著大嘴,直接咬在了黑龍的脖頸之處,黑龍想盡辦法想要掙脫,不過沒有鬼寂的能量供給,它根本無法擺脫劍龍。

「畜生」看到天空的這一幕,站在半空黑色晶體之上的鬼寂低罵了一句,手印再次轉動,一股股黑色能量,繼續朝著黑龍注入,隨著這道黑色能量的注入,黑龍再次得到了強大的能量供給。

「吼」黑龍大吼了一聲,身影快速翻轉了一下,直接將劍龍給甩開到了一旁,隨即張著大嘴,朝著劍龍的頭部咬去。

「林傲,攻擊鬼寂!」看到天空的這一幕,寧罪連忙對著準備朝著他這邊飛來的林傲大喝道,龍的能量都是存儲在頭部,如果被黑龍咬中,恐怕劍龍就要消失不見了,而他體內的元氣能量,根本不夠再次召喚出劍龍。

聽到了寧罪的吩咐,林傲的身影頓時停了下來,沒有絲毫的猶豫,朝著鬼寂的方向沖了過去,右手在空中劃出了幾道黑色能量,黑色能量快速的朝著鬼寂所在的地方攻擊而去。

看到林傲朝著他們沖了過來,寂滅的身影再次出現,體內的黑色能量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道黑色屏障。

「砰」一道撞擊聲響起,林傲施展的攻擊,盡數被黑色能量屏障擋了下來,而寂滅的嘴角也在這時露出了陰邪的笑容。

「你們輸了」寂滅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如今的形式,對著身前衝過來的林傲說道,如果黑龍能夠成功斬殺劍龍,接下來死的,就是寧罪和林傲這兩個人。

「那可不一定」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卻是突然間出現在了寂滅和鬼寂的身後,此時鬼寂正在控制黑龍一擊擊殺劍龍,所以根本無法抽出其他的手去對付寧罪,而寂滅這時才反應過來,不知何時寧罪已經很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砰」震驚的寂滅,連忙將黑色能量凝聚在了寧罪的身前,擋住了寧罪左手揮出的斷劍,兩者相碰,再次響起了一道聲響。

「你還真是不怕死,既然這樣,那我就先殺了你!」被偷襲的寂滅徹底的惱怒了,朝著寧罪沖了過去,手中的黑色能量不斷的朝著寧罪拍去,每一道黑色能量中,都包含著強大的能量,一旦被擊中,寧罪恐怕就要重傷倒地。

「這麼多年,你倒是忘了一點」寧罪和寂滅相互打鬥中,嘴角微微一笑,對著寂滅說道。

「哼,忘了什麼?」寂滅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如今大勢已定,即便寧罪怎麼說,也無法扭轉戰局。

「忘了我最初修鍊的是什麼」寧罪再次回應道。

「修鍊的是什麼?不好」聽到寧罪的話,寂滅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連忙轉身看向身後,雖然林傲被他震退,但是一把灰色的長劍,已經是距離鬼寂虛幻的身影僅有一臂的距離。

看到這一幕的寂滅,連忙朝著鬼寂衝去,他一直就在鬼寂的周圍,距離也不算太遠,應該能夠攔住那把灰色長劍。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推薦朋友的新書《有種愛情叫金錢》講述的是人性的善惡,值得一看,希望各位支持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現在趕過去,恐怕有些晚了吧」

就在寂滅的身影剛要準備離開的時候,寧罪的聲音也在寂滅的身後再次傳了出來,寧罪左手的斷劍,刺向了寂滅的後背。

如果寂滅一定要去攔下那把灰色長劍的話,恐怕寧罪的長劍就要刺入到寂滅的後背。

鬼寂微微側身,看了一下身後的寧罪,心中快速的權衡了一下,心裡想著如果寧罪真的是刺中了他,恐怕他就性命難保,如果放棄了鬼寂的殘魂,他至少還能夠活著。

「砰」

寂滅權衡之後,連忙轉動了一下身體,手中的黑色能量與寧罪的斷劍碰撞在了一起。

「混賬!」

遠處的鬼寂,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鬼寂明白,寂滅這是要放棄他的殘魂,在這種緊要關頭,一旦出現意外,黑龍就無法斬殺那條劍龍。

聽到鬼寂的咒罵的聲音,寂滅眉頭微皺,他現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他是中了寧罪的計謀,也忘記了寧罪之前修鍊的是魂力,而不是元氣修為。

「轟」

也就在鬼寂的咒罵聲結束之後,頓時天空中再次傳來了一道轟鳴聲,站在半空中的鬼寂,被寧罪魂力施展出來的灰色長劍徑直刺中了後背。

沒有了寂滅的保護,鬼寂全力都在黑龍之上,所以他根本無法去攔截身後刺來的灰色長劍。

被寧罪的灰色長劍刺中,瞬間,鬼寂的身影便是化為了一道黑色能量,竄入了那個懸浮在半空中的黑色晶體之中。

半空中的黑色長龍,也在這個時候,張著大口,消失在了空中,如果再消失晚片刻,劍龍可能會被黑龍一口撕碎。

「嗖」一道劃過空間的聲音響起,之前被寂滅震退的林傲,也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站在了寂滅的身後,寧罪和林傲兩人,將寂滅給圍困在了中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