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沐璃!」藍若昕都不喊離王了。

「鳳沐璃!」藍若昕都不喊離王了。

鳳沐璃白了眼,「你這招對我一點用都沒有。」

藍若昕敗下陣來,「依依管管你家離王好嗎?」

舞依炫擺擺手,「誰讓你和沐清混得時間那麼長呢?」自作孽啦!

軒轅明恪早早地進了宮,因為赫連娜要求見他。

「事情也只能這樣了是嗎?」軒轅明恪問,耳邊聽著赫連娜的話他覺得耳朵真的聽到了不該聽的東西。

女子淺笑,「那還有什麼好法子嗎?」

「孩子呢?到底是留還是不留?」早上雖遇見了小曦,但是沒有多說什麼可是表情看來,他難受的厲害。

所以軒轅明恪再三確認。

「留不得!」

赫連娜想都沒想,「所以皇叔。。。明恪。」她還是改不了口,「讓明恪你來是想讓你護送我去錦國,其他人我不想。」

軒轅明恪說,「改不了口就喊叔叔好了,省得咱們還得捋捋輩分。」按道理她該喊他表哥才是,不過輩分高了去,旁人不願被喊老,軒轅明恪倒是樂意。

軒轅明恪知道她指的是誰,商子染今日上朝想都沒想就宣稱要護送公主和親前往北國,但是北帝說容后再議人選,而錦皇也同意說是尊重長公主的想法。

也就是遇到赫連娜的事情,商子染就成了愣頭青。

「因為商子染是嗎?」

「明恪,他知道我懷孕。」這才是最頭疼的事情。若是由商子染護送她不是不放心而是不安心,依照他無微不至的性子必定是一路上按照孕婦的標準來照顧她,而且他到底是個直性子有時候確實會壞事的。

軒轅明恪扶額,「但是他不會說出去的。」事情怎麼越來越複雜了。

「所以我才說孩子留不得。」

「這麼做不會後悔嗎?」他看向旁邊還在繡的衣服,既然留不得還綉這些做什麼?

「幫我好嗎?」赫連娜抓住他的手,「叔叔幫我好嗎?只有你了。」

「你和他們說了嗎?」

赫連娜凜神,「說了,不過他們還抱有一絲希望等我還會改變主意的時候,不然也不會把和親的日子放在三個月後了。」

若是按照事態發展為堵住悠悠之口,那,一個月足矣。

「明恪,幫我好嗎?」

軒轅明恪抱著赫連娜,「我的大侄女,日後你說是你恨我多一些,還是我恨自己多一些呢?」

赫連娜下顎擱在他的肩上,「我怎麼會恨你呢?我只希望你還有他們不會恨我就好了。」手不自覺地放在了肚子,還有這個孩子也不會,就好了。

「兩位的感情並不像傳聞說得那麼水火不容啊?」鳳沐清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明月宮。

那模樣似笑非笑。 608

都說北國長公主和北國恆王見面總是針鋒相對,雖說如今依然冰釋前嫌了,但是可以從仇人分外眼紅到親昵相擁的場景,鳳沐清還是真是長見識了。

「已經不是叔侄的身份還是注意些,免得叫人說了閑話。」鳳沐清說。

赫連娜和軒轅明恪分開,的確,剛剛他們有些不妥可是兩個人心裡也都是叔叔和侄女的輩分,也不覺得什麼尷尬和曖昧的,可偏偏過來的人是鳳沐清。

「錦皇陛下也該注意些得好,擅自闖入明月宮也是不合禮節的。這裡到底是北國。」

「所以朕也只是站在門口還沒有踏入。」

鳳沐清摸摸門框,看看這明月宮外面梅花盛開的景緻,彷彿那遭人氣的話不是這個華貴清艷說的。

看了看他的位置還真是!赫連娜抿抿嘴,這個人還真是。。。

軒轅明恪識相的早早坐在一邊,看大侄女被語塞,臉色倒是活分起來。

連忙起身給錦皇行禮,「軒轅明恪見過錦皇陛下。」

鳳沐清沒應,只是瞧著赫連娜,「長公主是不打算請朕進來嗎?」又看向明恪,「軒轅公子倒不是朕不請你起身,這距離說著倒是生分了。」

軒轅明恪也是無辜,他也就是平舉手過頭而已,其實這行禮也不算是多麼正規的也可以自行放下,可鳳沐清這一說他還真不好放下了。若讓他不辛苦些全看赫連娜態度了。

赫連娜也起身,「明月宮一向隨和。」

「是嗎?倒是朕誤解了。」鳳沐清長腿跨過門檻,「還以為公主不願見本皇了,畢竟昨日一事還是長公主吃虧的。」

宮內其他人也都明白是什麼事情,那些個雲英未嫁的女子們也都紛紛低頭掩笑。

「娜娜和錦皇已經訂下婚約,見到未婚夫總是有些緊張感的。」赫連娜絲毫不輸陣。

軒轅明恪說,「我這侄女一向大氣,今日婚約一宣布倒是有些女孩子家的忸怩了,倒是奇怪了。」看著兩人說話也是有趣,不知道是不是為報以往這大侄女對他「不敬之仇」,調侃起來赫連娜。

赫連娜瞪著他,「明恪表哥,咱倆的輩分已經平了!」這就叛變了?聽嫂子說軒轅明恪之前和鳳沐清倒是挺談得來的,所以就這麼拋棄她了?

軒轅明恪請鳳沐清入座,「錦皇不必客氣,雖說這是在北國但是也是聯姻了,在明月宮更是。」

「明恪兄果然是大家子弟,北國男兒豪爽。」鳳沐清就這麼坐在了原來軒轅明恪的位置——也就是赫連娜的旁邊。

鳳沐清屁股沒坐熱,赫連娜就起身了,而軒轅明恪也還沒有碰到下一個可以坐的地方,就又有人來了。

涼兒進來,看見了錦皇這準備開口的嘴巴就閉上了,連忙湊到赫連娜的耳邊去說,「長公主,商家世子求見。」

可真是「歡聚一堂」。

「公主,您是見還是不見啊?」涼兒看了看旁邊的錦皇,這公主今早剛剛和錦國陛下訂下婚約,而眾所周知這商家世子對他們公主。。。

赫連娜說,「見,為什麼不見?宣他!」正好斷了他這份心思。

「涼兒,去給錦皇泡杯雪隱茶。」

涼兒大驚,隨即俯身告退。

軒轅明恪也是驚著,但是且看看。

赫連娜此刻安分地坐下,就坐在鳳沐清的旁邊,「錦皇,不知道可否商量一件事情。」

「長公主但說無妨!」

「乃是送親一事的人選。」

鳳沐清抬眼看她,「長公主可是有了好人選?」

而大門處又有人進來,還沒有褪去朝服的商子染,顯然是一直在宮裡面逗留了,「商子染見過長公主。」商子染微愣,隨即又說,「商子染拜見錦皇陛下。不知錦皇陛下在此還望恕罪。」

「無礙。」

赫連娜說道,「子染坐吧,有何要事?」

商子染能為了什麼事呢?大家心知肚明,而商子染也不是傻子知道赫連娜是故意的,所以他才會來明月宮的——他不放心赫連娜前往錦國,他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去送她這一程。

鳳沐清開口,「商世子來的剛好,朕和長公主剛要商議和親路上誰來護送。 萌妻寵上癮 方才與北帝說到,說是這件事還是長公主自己來挑選。」

「對了,長公主可知道商世子今早自告奮勇要護您一路,朕倒是覺得不錯。不過決定權還是在長公主。」

赫連娜心裡真的覺得這個錦皇不是來挑事兒的嗎?她看過去軒轅明恪一如這麼多年的「看熱鬧臉」,「既然父皇和錦皇都把決定權交給我,那希望還是尊重本宮(本公主狂傲了點,因為是長公主權利還是很大的,本宮是可以自稱的)的意願。」

涼兒也過來了,端著雪隱茶遞過去給錦皇,「錦皇陛下,請。」

鳳沐清有些好奇了,這雪隱茶到底有什麼稀奇的讓方才宮裡的人都大驚失色,他聽過雪嶺的極地茶葉也是千金難求,這茶倒是少有耳聞。

從這個侍女拿來到這裡絲毫的茶香味也都沒有,又有什麼神奇之處呢?

可當鳳沐清拿起了紅梅瓷杯,當蓋子打開之時,一下子,就是那種排山倒海之勢,滿屋子的馨香。

初時,有著雪山之水的乾淨純冽,而後便是撥開雲霧的感覺,一點點的清冽的味道開始散發,有些苦澀包裹著舌頭再到一點點從舌尖傳開的甘甜。

雪隱茶就如它的名字一樣,把自己的甘甜和美好藏在雪水裡面。

商子染說道,「雪隱茶乃是北國皇室特有的茶葉,因為生長在雪嶺深處極難採集,也很難發現,可正因為生長在雪山深處,大雪之下,好比雪山中的隱士故此成為雪隱茶。」

赫連娜竟然會把這茶給鳳沐清喝!

「是啊,就連我做王爺之時也只是分到過幾兩。 和青山作個伴 因為製作茶葉的過程也是很難的,可是若是製作的好加上生長和採集的時間需要三年才有一次,這茶便是天下一絕,所以產量極少。錦皇看來娜娜真的是對您已經視作家人了。」

鳳沐清瞧著赫連娜,「是嗎?這茶還有這層含義?」

赫連娜不答。

軒轅明恪繼續說,「因為這茶北帝只給了皇後娘娘和長公主,太子有的數量是長公主的三成,況且太子愛飲茶所以也不多加珍惜。如今也就是明月宮私藏最多了,可偏偏這丫頭摳門的很。」

赫連娜喝了口水,她現在都是只喝熱水之類的或是些葯湯,「明恪,你今日不把我這底兒給說透了是不甘心是嗎?」

軒轅明恪動了商子染一下,很明顯商子染有些失神,「子染,我說的沒錯吧!」

商子染苦笑,「還是不要難為我的好。」

「哎~我得護送這丫頭去錦國成親,她要是不給我幾斤茶葉討好賄賂一下,我是不幹的。」軒轅明恪說。

「你去嗎?」商子染驚訝,可隨即也斂下了臉色。

赫連娜繼續說,「錦皇,如何?本宮想讓明恪護送和親一事,因為明恪去過錦國而且也多次外出北國,而且又是表親方便照顧,又不會落人口實招惹閑話。他去,是最好的安排。」

沒等鳳沐清回答,赫連娜看向商子染,「子染,相比之下本宮覺得明恪比較合適,六部你還有要事在身離不開,況且商家老爺子也要求你去幫著琳琅和雲鴿看著令狐家,你認為呢?」

理由充足到他唯有回答,「這樣最好不過,原是我之前沒考慮清楚。」

「嗯,錦皇陛下是否答應本宮的請求?」

鳳沐清放下茶盅,「長公主已經請了朕喝了私藏的名茶,俗話說吃人嘴短,不答應也不行了。」

赫連娜瞧著外面,「天氣不錯,錦皇難得來北國一趟,不如移步看看北國皇宮的景色,比較一番和錦國那個更勝一壽?」

她靠近了些鳳沐清,鳳沐清點頭,「提議不錯。」

不過鳳沐清對另外兩位說,「若是兩位不介意,朕倒是想和長公主單獨走走,大婚在即增進感情也是很有必要的。」

那兩人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的,又不是什麼不識趣的人。

鳳沐清對赫連娜說,「請吧!」

赫連娜微微頷首,領先一步,但是眼睛看了軒轅明恪一眼。

自然軒轅明恪那隨意地模樣不會叫人看出來半分的。

等到人都走了,這明月宮還留著那雪隱茶的余香,「看來這香味會殘留今日了。」雪隱茶的香味不易散去,這點也是它埋在雪花之下的結晶。

商子染看著那邊還沒有撤下的茶水,冬日飲茶最是有意境,那隨著茶蓋打開的時候,煙霧裊裊,白色的煙霧慢慢地升入空中似是在跳舞的女子,空靈縹緲無法捉摸。

這茶他聽她說過,她說將來她是要給她的夫君喝的。所以她存著,不捨得。所以明恪說她摳門。可今日她卻拿了出來。

「她在躲著我?和我劃清界限!沒必要演這齣戲給我看。」他苦笑。

軒轅明恪一手搭在他的肩膀,「這戲不是演給你看,是給錦皇給其他人看的。」

「你該知道她的。」

「她在幫你。」

商子染大吼,「我也在幫她!」他抱住頭,「你知不知道她。。。。」沒說完,他隨手拿起一個椅子準備扔出去,可是明恪制止了他

不少的宮女都嚇得尖叫,軒轅明恪讓他們都出去,都走得遠遠的。

明恪走上前,「要鬧別在這裡鬧。」

「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你們都什麼都。。。」商子染真的不敢想象,不過是一夜之間,一夜之間什麼都又變了。

明恪無奈,他矗立在一邊,仰著頭,「她決定捨棄是對的。」

「什麼?你說什麼?」

明恪說道,「就是因為你這般的沒腦子,所以娜娜才會讓我送她的。商子染,能不能拜託你,能不能請你不要在這麼幼稚衝動下去了?看清楚事實好嗎?」

「赫連娜不會屬於你,現在將來都不會了。她即將就是錦國的皇妃了,不要再給她添麻煩了。 冠寵六宮很囂張 既然之前已經想通了,那就保持距離,站在朋友的位置,站在哥哥的位置上還她一些清凈如何?」

「你今早做出的決定讓她置於何處?當著大家的面說你商家世子和北國長公主關係有多好,讓大家說你有多在乎她,青梅竹馬的感情也許不僅僅如此,和親的路上大概這對曾經被看好的璧人會給錦皇多點意外的驚喜?」

「商子染,放棄了就真的放棄了。關心她沒錯,可你的關心若是負擔那就收起來得好。」

商子染閉上眼,「我該怎麼做?」

軒轅明恪拉拉衣服,「很簡單,祝福她,祝她一生平安幸福。官場上進行輔助小曦,世族裡多幫著令狐家。給自己找一個好姻緣,同樣平安幸福一生。」

「。。。我知道了。」他吸了口氣。

「不該有的心思我早就收了起來,只是習慣性的去擔心她,去想要照顧她了。」說著便是一口的霧氣,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說話的霧氣模糊的視線,「明恪,是你的話一定會讓她一路平安的。」

「自然!」

其實若非赫連娜是在錦國出的事情,或許那孩子是商子染的念頭他會想想的,而且結果也不壞。

但是事實就不是那樣。

鳳沐清和赫連娜並肩走著,但是兩人之間卻隔了快有一個涼兒那麼寬的距離。

「方才朕替你打掩護,可有什麼獎勵或是報酬?」鳳沐清看她在明月宮給他使眼色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赫連娜回道,「雪隱茶我已經提前付了。」

「而且報酬超額了。」

鳳沐清失笑,「也是費盡心思的不是朕,演戲的也不是朕,說起來朕只是安安靜靜喝了茶,附議了一番倒是真沒有費什麼力氣。」

赫連娜心裡嘀咕著,知道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