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系統開發基本已經進入封測,但是大數據運算這塊還有些難題亟待解決;

「AI系統開發基本已經進入封測,但是大數據運算這塊還有些難題亟待解決;

另外白度方面已經明確拒絕跟我們合作,所以我們有必要立即作手開發自己的規劃決策技術。」

韓義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華勇口中的規劃決策技術,其核心就是導航服務、高精度衛星地圖數據和引擎。

之前吉麗在中海進行的無人駕駛實測,就是使用的白度高精度規劃決策技術。

現在對方拒絕跟他們合作,確實很麻煩。

現代人都聽說過衛星導航,但大多數人並不清楚這個東西怎麼來的,甚至有人以為,衛星導航就是天上衛星適時傳過來的。

其實不然。

衛星導航都是根據天上衛星拍攝的圖片重新製作出來的。

影像使用方拿到衛星原始影像數據后,還要進行「選取原始圖像」、「坐標校正」、「圖片調色」、「拼接鑲嵌」、「質檢出圖」等眾多技術的製作環節。

像我們看到的衛星地圖,有可能是一天前拍的,有可能是一月前拍的,甚至一年前的都有可能。

有人被坑爹的衛星導航導到陰溝里,就是因為地圖更新太慢的原因。

和其他地圖產品相比,衛星圖由於涉及資金投入龐大和技術能力限制,准入的門檻非常高,目前國內很少有企業提供這一服務。

「白度衛星遙感地圖是哪家公司提供的?」

「四維測繪。」

聽到這個公司,韓義臉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上次長城那位姓穆的工程師還提到了四維,當時他還說對方的技術跟他們沒有可比性,旁邊有個女人拿國家來嚇唬他。

事後問蘇瑞爾才知道四維的背景,有些汗然。

那個女人沒瞎說,人家確實可以代表國家。

至於四維有多厲害,404曰:不可多說!

韓義再次問:「那四維測繪又來自哪裡?」

正如之前所說,有些技術壁壘不是目前的中國可以突破的。

就像白度半米級衛星地圖數據,韓義不用猜都知道,肯定也不是四維測繪提供的。

果然~

華勇說:「據了解,他們的影像數據全部來自美國商業衛星數據提供商DigitalGlobe公司。

四維是DigitalGlobe在中國的總代理,擁有三顆半米級衛星的總代理權。」

韓義有些無奈。

繞了一大圈,結果還是繞到美帝那邊去了。

衛星圖像問題先放到一邊,韓義繼續布置下一個任務。

…………

會議開到下午兩點鐘才結束。

等出了辦公室后,徑直去了沈心辦公室。

沈心正坐在休息廳捧著杯子喝咖啡。

柔和的陽光照在米色布藝沙發上,也照射在她身上,形成一幅極具立體感的畫面。

韓義走過去癱坐在沙發上,嘆息了一聲。

「怎麼啦?看你一臉愁眉苦臉的。」沈心笑問到。

韓義等秘書上茶后才坐直身體,「發射一顆衛星要多少錢?」

沈心也不問他幹嘛,直接說:「國內發射衛星價格比較低,最低只要2000萬美元左右。

國外每發射一顆衛星大約需要4000-5000萬美元。

另外還要看衛星的具體用度,價格上下浮動在200%—300%」

「這樣啊……」

韓義點點頭,也沒說什麼,把需要她去處理的一些事情交代了番,之後回家去了。

…………

後天大貓小貓就滿月了,家裡人很多。

韓何兩家,什麼七大姑、八大姨,兄弟姐妹全在,連遠在中海的耿凱琳一家都到了。

出差有些累的韓義,本打算回家清凈一下的,可這麼多親戚在,他也不好表現出來。

見一幫人圍著大貓小貓,他也插不上手,打過招呼后便獨自上了樓。

一樓布局是「H型,打通的房子分東西兩個客廳,中間用整扇紅木雕花屏風隔開;此時耿凱琳一家就坐在東客廳。

見韓義上樓后,公務員出身的耿斌就有些尷尬,「小韓是不是還在為過年的事情生氣啊?」

何向青用胳膊肘搗了他一下,小聲說:「小韓公司規模那麼大,每天有數不清的事情要處理,哪有心思跟你生氣。」

「呵呵~也是。」耿斌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就在兩人說著的功夫,那邊大門又開了,是韓義老家那邊親戚到了…… 大貓小貓的滿月酒並沒有大肆操辦,就是兩家親戚,還有韓義及何瀟瀟的同學朋友。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開了8桌。

席間賓來客往,觥籌交錯,韓義喝了很多酒,到後來也沒看清誰敬的,杯到酒干。

沒吃超級解酒丸。

他覺得沒必要,大貓小貓一輩子就辦一次滿月酒,老爸還作弊,也太慫了。

等酒精上頭、胃裡翻江倒海之時,他才後悔不已。

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肯定……

還是不會作弊!

「嘔……嘔……」

酒店裝飾豪華、纖塵不染的廁所里,韓義蹲在隔間里大聲嘔吐著。

蘇瑞爾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身旁,遞了兩張紙巾過來,「你可以吃一顆解酒藥的。」

韓義擦擦嘴巴上的涎液,喘息道:「不……不用~」

「明明身體已經發出求救信號,為什麼還要苛求它呢?」蘇瑞爾問到。

斬仙 韓義聽到了,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這是碳基生命間的一種特殊感情。就像每個細胞的細胞核里的DNA都是基本相同得一樣,這是一種血濃於水的感情,你不會明白的。」

「這樣嘛……」蘇瑞爾呢喃了一句,「我知道了~」

「走吧~」韓義扶著廁所門站了起來,走到洗漱台沖了把臉,又漱漱口,回了席間。

……

……

寶寶才剛滿月,未免人多受到驚擾,所以單獨開了個套間,由何家這邊的女性以及保姆照顧。

此刻房間里,何瀟瀟看著大貓小貓紅彤彤的小臉,顯得很不開心。

韓家那頭的親戚,甭管是誰來了都要親一親。

女人也就算了,那些鬍子拉碴、咧著黃板牙的大老爺們也來親,氣得她差點沒發飆。

寶寶那麼小,皮膚又那麼嫩,不疼嗎?

「哇…哇哇……」

「哦~~不哭不哭~」何媽媽抱著小貓哄著。

跟女兒想法不同,何媽媽是醫生,她對鬍子扎臉倒沒什麼介意的,就是每次看到親過後寶寶臉上黏著的口水很反感。

所以何家這邊她明令禁止任何人親寶寶,不管男女老幼。

「瀟瀟啊,要不你跟小義提一下,讓他跟他爸媽說一聲。」何瀟瀟二姑何向青建議到。

她跟娘家這頭關係一直不怎麼親近,現在一直在想辦法修繕。

何瀟瀟氣哼哼道:「他喝的跟個醉貓似得,我怎麼說啊!」

何媽媽說:「算了,反正過兩天人家都回去了。」

何向青卻不贊同,「那怎麼行。你看他們牙垢那麼厚,一年到頭都不刷的,細菌肯定很多。寶寶這麼小,抵抗力又差,萬一傳染上怎麼辦?」

娘倆心裡本來就有些不喜,何向青這一說,更是心疼。

就在這時外面門開了,韓義兩位從老家趕過來的爺爺輩人物,在兒孫輩的帶領下進來了。

「寶寶在哪呢,給我看看嘍~」

「爸,您腿腳不好,慢點走。」

穿著立領中山裝的老頭,中氣十足說:「怕啥呢~小義這個孩子有出息了,包的大飛機給我們坐的,還用小汽車一路接到這裡,我都沒走兩步路。」

湧進來的一群人來到客廳內。

房間內暖氣很足,四五個女人都穿著單衣,見有人進來了,便紛紛起身,收拾擱置在沙發椅背上的外套。

「來來來……坐坐坐……」

「這是老大嗎?喲,長得真漂亮,跟小義小時候一模一樣。」

「不是,這是妹妹。」

「噢,妹妹啊,怪不得這麼可愛呢!給太爺爺親一個。」

老太爺要親,何家女性也不好說什麼,眼睜睜看著長長的鬍子扎在外孫女臉上,何媽媽都心疼壞了。

網游之星宇歸刃 老太爺親過了,然後輪到叔爺爺,「來,給我抱抱。」

何媽媽就小心的抱過去,「慢著點。」

「放心!小義小時候我還抱過呢。來,給爺爺親一個。」說著又低頭親了過去。

「哇……哇……」

「哈哈哈,她還生氣了呢~」

「給我抱抱……」

眼看何瀟瀟在一旁生悶氣,何向青就上前抱了過來:「好了好了,別親了,沒看寶寶都哭了嘛~」

「怕啥勒~小孩子哭一哭對身體好。」

「就是嘛!噢噢~~寶寶不哭,爺爺給你個紅包……」說著從口袋裡掏出個紅紙封裝著的紅包塞進大貓手裡。

紅包踹褲兜有一段時間了,皺皺巴巴,上面的紅染料把底下的白面都染紅了。

大貓兩隻小手緊緊抓住紅包,然後往嘴裡放。

抱著大貓的是何瀟瀟大叔家的嬸娘、表哥何偉的媽媽唐慧,伸手阻止說:「寶寶,這個臟,不能吃的。」

那位給錢的叔爺爺,聽到這話臉色有些不好看。

韓義一位嬸娘就說了,「哪有那麼嬌氣啊!小義小時候,年糕掉地上了撿起來擦擦也一樣吃。」

「現在跟過去不一樣。那時候是沒辦法,現在誰家掉地上了還吃啊?」

韓義嬸娘說:「我就是打個比喻嘛,也沒說一定要吃。」

唐慧說:「可你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啊!小孩子小,什麼也不懂,大人不教育他怎麼知道這個東西不能吃?」

「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勒。哪能沒教育呢,那也……」

眼看兩家拌起嘴來了,韓義那位太爺爺說話了,「一點小事不要傷了和氣。」

說著朝何媽媽道:「我雖然年紀大勒,見識沒你們年輕人廣,但以我看來,小孩子抵抗力沒你們想象的那麼差。

你們不要大驚小怪,那樣反倒不好。

另外,老話說的好,三歲看到老,小孩子寵一點是應該的,但也不能太嬌慣了,你說我這話有道理嗎?」

何媽媽笑了笑沒說話。

對方是長輩,她也不好反駁。

但是有些觀念不是憑年紀大就可以改變的,起碼大貓小貓,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不凈的東西一概不許碰,更不許往嘴裡放。

眼看何家幾個女眷抱著寶寶不撒手,韓家親戚只好離開了。

…………

下午三點半宴席結束,韓義喝趴了,等再睜開眼的時候已經亮起了朦朧的路燈。

捂著腦袋清醒了一下才回過神來,自己在翡翠園家裡。

床頭保溫杯里放著溫茶,端起來「哧溜」喝了大半杯,嗓子眼那股子火燒火燎的感覺才消退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