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少女,皮膚白皙,容顏清秀幾近完美,在這接近完美的容顏中,還摻雜著一絲絲的稚嫩,顯然還沒脫離青澀少女的行列。

一位美少女,皮膚白皙,容顏清秀幾近完美,在這接近完美的容顏中,還摻雜著一絲絲的稚嫩,顯然還沒脫離青澀少女的行列。

小雪看愣了,她下意識道:「好漂亮的女的,而且跟我一樣都是短髮。」

這時候水中突然冒出一隻烏龜的腦袋,它嫌棄的看著小雪道:「月姐,自戀也該有個度,你隔三差五的被自己迷住,你是故意的吧?我承認你很漂亮,額,這次不對,你都開始裝嫩了。」

銀月湖裡出現的烏龜,自然只會是龜小姐,而它也沒有說錯。

今天在水裡玩耍的它,突然把自己的歲月如梭珠給弄丟出去了。

只是當它抬頭的時候,猜它看到啥了?一臉被自己迷住的月姐。

就是那個叫銀月的超級自戀狂。

所以它毫不猶豫的,出去吐槽了。

是的,銀月。

小雪跟銀月長的幾乎一模一樣,或者說銀月跟小雪長的,幾乎一模一樣。

小雪全身上下除了臉外,其他的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所以龜小姐瞄了眼小雪的胸,憤憤道:「變態,不要臉。」

小雪下意識的退了兩步,她一直在看天上,說好的救援呢?

這大烏龜都要吞了她了,怎麼沒人出來管管?

實際上仙山之靈跟已經回來的牧童一直在懵逼,仙山之靈道:「我瞎了還是眼花了?那個規則不是關了么?為什麼會這樣?而且為什麼會是銀月?」

牧童若有所思:「還記得你當初說的話么?」

仙山之靈:「???」

牧童道:「銀月的模板是誰?」

「不會吧,你騙我的吧?剛剛你又不是沒見過她。」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之只能這麼解釋。」

不管他們信不信,小雪就是跟銀月非常相似。

但不管別人信不信,小雪是不信了,她一直以為剛剛那個是別人。

現在小雪有點害怕的看著龜小姐:「前,前輩,我就是路過,沒有惡意。」

其實小雪第一時間是想控制這烏龜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效果比較慢。

要知道她的御獸能力可是很厲害的,基本不受等階壓制。

不過小雪見過最厲害的凶獸有七階,那就是荒古絕地的凶獸。

那時候小雪照樣能駕馭它們。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真的只有二階而已。

而面對不好控制的龜小姐,小雪只能拖延時間。

龜小姐一下子就跳到小雪面前,然後拿出個鏡子對著小雪:「這女的漂亮嗎?」

小雪愣了下,龜小姐說的正是她剛剛看到的女的,然後小雪下意識道:「漂亮。」

「美不美?」

「美。」

「那你知道她是誰嗎?」

小雪搖頭。

龜小姐一愣,然後認真道:「月姐,你傻了嗎?難道你真不知道,這就是你?」

小雪一愣,甚至有點恐慌,然後拚命的搖頭,不可能的,她怎麼可能長這樣。

然後龜小姐伸出背上小金手,抓著小雪的手對著鏡子摸著小雪的臉。

真誠道:「月姐你是最漂亮最美的,我長這麼大就沒看過這麼漂亮這麼美的女的。」

接著龜小姐蹲在地上道:「好了,滿意了吧?把歲月如梭珠還我吧。」

小雪失神的看著鏡子道:「這個真的是我嗎?是不是,是不是什麼幻術?」

龜小姐淡淡道:「不知道,反正現在你就長這樣。」

小雪摸著自己的臉道:「哇,真的,好漂亮。」

然後小雪開心的拿出手機自拍,「拍幾張留作紀念,拿出去給爸爸媽媽看,他們肯定會嚇到的。可惜葉初看不到。」

龜小姐鄙夷:「你都拍了多少張了,還拍?」

小雪詫異的看著龜小姐道:「我才剛剛拍。」

龜小姐敗給她了,隨後道:「你把我的歲月如梭珠還我,然後你繼續拍你的。」

小雪哦了一聲,就把剛剛撿來的珠子給了龜小姐。

龜小姐有點發矇:「月姐,你今天忘記吃藥了?」

小雪好奇道:「你幹嘛一直叫我月姐,我叫小雪,林曉雪。」

龜小姐立即搖頭:「不,你叫月姐,銀月姐,那個非逼我喊出天不生我銀月姐,顏值萬古如長夜的月姐。」

「天不生我銀月姐,顏值萬古如長夜?」小雪震驚道:「這人好自戀啊。」

龜小姐:「……」

那人不就是你嘛。

不過這麼一看確實有點不一樣了,怎麼說呢,這個月姐更像一個女的。

身為女性,龜小姐也這方面的直覺。

仙山外

小雪媽媽看著小雪的畫面道:「芊芊,小雪是本來就長這樣,還是…」

還是某些幻境,或者披上別人的皮之類的,但是小雪媽媽不敢說出口。

這麼多年了,她也算第一次有幸看到小雪的容貌。

其實不管長什麼樣,只有是小雪的樣子,她都會很激動,很喜歡。

作為母親,她居然連自己女兒原本的模樣都不知道,這對她來說,就是一種無形而又殘忍的懲罰。

芊芊想了想,笑道:「應該就是小雪自己的模樣。」

小雪爸爸立即道:「那那隻烏龜說的銀月,她…」 芊芊微微一笑:「銀月呀,我給你們看看銀月長什麼樣。」

然後芊芊手一揮,她是周身出現了大量的畫面,全部都是銀月英姿颯爽,傲然於世,美貌無雙的模樣。

三木詫異道:「跟年輕時的琴姐,很像。」

砰咚一聲,三木被錘進海里。

芊芊在一邊笑道:「琴姐一直都很年輕。」

琴姐甩了甩手臂道:「還是芊芊懂事。」

小雅媽媽問道:「你們就別打岔了,這個就是銀月?她到底是誰啊,真的跟小雪長的很像。」

至於跟琴姐像,那是氣質像。

不僅小雅媽媽,所有人都很好奇這個銀月到底是誰,畢竟她跟小雪長的太像了。

難怪那隻烏龜會認錯。

芊芊笑道:「月姐,真名銀月,在銀月湖邊出現,之後開始闖蕩仙靈秘境。在仙靈秘境中她稱王稱霸,所過之處無人可擋,無人能敵。

在仙靈秘境中,月姐是很出名的,名聲也非常大。小雪能頂著銀月的名聲,在仙靈秘境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小雨道:「芊芊,能不說廢話了嗎?這銀月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到底是誰?」

琴姐詫異的看著小雨:「你不瞄一眼看看答案?」

小雨別過頭:「這是生活的樂趣。」

這時候芊芊笑道:「銀月的出現是個巧合,仙靈秘境開啟之時,同一時間一種轉性規則也被開啟了,而轉性的容貌,會無限靠近最近長時間相處的異性,如果沒有突出模板就會隨機形成異性模樣。然後秘境開啟的時候,葉初也參加了,他的落地方向,就是銀月湖。」

眾人:「……」

他們聽到了什麼?

他們沒有想錯吧?

沒有想歪吧?

最後小雪爸爸錯愕道:「浪蕩瞎子就是銀月?」

日久必婚:總裁追愛小野妻 芊芊重重的點頭。

眾人:「……」

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個總想殺了葉初,這不在玷污小雪嘛。

三木從水裡出來,問道:「瞎子初是怎麼在裡面稱霸的?」

所有人都是一愣,仙靈秘境外加那些城的人,強者不少,一個四階瞎子,怎麼稱王稱霸的?

小雨道:「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在荒古絕地不照樣稱王。現在只是換個地方罷了。」

眾人:「…」

好像是這麼一回事啊。

******

虛幻

綠蹤大陸

葉初看著發愣的公主,又一次問道:「你的那把槍呢?」

公主陷入了短時間的失神,最後嘆息:「沒了。」

「去哪了?而且你知道它具體是怎麼沒的嗎?」

公主皺著眉頭看著葉初:「你到底想知道什麼?」

葉初如實道:「我就想知道它是怎麼沒的,我對這個很感興趣。」

公主愣了下,然後笑道:「我有個疑問,綠蹤大陸都知道那是我的配槍,而且是非常重要的神器,我說沒了,你居然不懷疑一下?是你太天真,還是我太多疑?」

葉初一怔,他還真沒考慮那麼多,對他來說,槍沒了才是好事,要是還在他就得問問了,或者要求看看那把槍。

對此葉初只能聳肩:「這個你就不用在意了,你就當我太天真好了。那可以告訴我,那把槍是怎麼沒的嗎?」

公主也大方,且略顯浮誇的笑道:「它離開這個世界了,我送它出去的,劍聖閣下,對這個答案滿意嗎?」

這個答案一聽就是假的,公主確信這個劍聖不會滿意的。

總之,這個劍聖能那麼隨便殺掉別人,可能也能隨便殺掉她,她必須有所保留。

但是誰又能知道她說的是真還是假呢?

公主本以為這個劍聖會發怒,而令她沒想到的是,他居然興奮道:「告訴我,你是怎麼送它離開的,只要你幫我,我就可以幫你。」

公主驚愕道:「你信了?」

葉初不解:「為什麼不信?這才是我想要的答案啊。」

公主:「……,」她不理解,真的不理解,眼見這個劍聖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最後公主問道:「你到底想幹嘛?」

總裁不愛笨祕書:帶着寶寶出走 葉初道:「跟那把槍一樣,離開這個世界。」

這下那個公主徹底懵逼了。

這是個瘋子。

但是公主卻搖頭:「辦不到的,有些東西只有那把槍才能做到。你要知道,那把槍它原先不是搶…」

「它是一把劍對嗎?」葉初直接道:「而且是一把比較古樸的劍,鋒不鋒利另說,但是它本身就蘊藏著特殊的力量,是吧?」

公主震驚的看著葉初:「你連這個都調查到了?那麼你肯定也知道…」

葉初接著道:「知道那把劍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對吧?」

葉初沒怎麼理會驚訝的公主,而是問道:「我現在就是想知道,你還能不能重複之前的做法。」

公主搖頭:「我都說了,沒有那把槍就根本辦不到。」

葉初將水晶槍拿出,橫在身前:「你說的是這把槍?」

這下公主徹底愣住了,她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初手中的槍,沒錯,不會錯的,就是這把槍,就是這把槍,讓她踏進了別人一輩子都無法踏進的,元素核心領域。

「為,為什麼,為什麼它會在你手中?我明明看著它離開的。」

葉初道:「我要說這把劍從一開始就是我的呢?不過被你改造成這樣,我也很無奈,不過我並不討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