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鍾平鈞進來了,傅老爺子立馬站了起來高興的迎接。

一看到鍾平鈞進來了,傅老爺子立馬站了起來高興的迎接。

「來了呀,快進來。」

以往裴燁和甄洋都是趕在他到傅家吃飯的點之前趕到,今天……他卻沒有看到裴燁和甄洋兩個人的影子,是以讓他有些奇怪,裴燁不是最見不得他與傅芊芊的家人親近嗎?

這會兒不防著他了?

因為疑惑,所以,他也下意識的問了一句:「裴總和甄洋沒有過來嗎?」

傅老爺子笑著說:「估計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吧,我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吧。」

這一段時間裴燁和甄洋兩個人都會到傅家吃飯,所以,傅老爺子也會習慣性的給裴燁和甄洋都多準備一份飯菜,這一段時間,傅老爺子那是一點兒也不孤單寂寞,每天都盼著飯點的來臨,因為,那個時候就會有人陪著他了。

「我來打吧。」

鍾平鈞直接掏出了手機,找出了裴燁的號碼,給裴燁打去了電話。

鍾平鈞剛打出去,便涼涼的說了一句:「你今天不來傅家吃飯了?」

「去,當然去,在路上了,很快就到!」裴燁的聲音很悠閑還透著一絲懶散,這和平日里里裴燁面對他時的模樣可不相同,今天……他竟然不急,有點讓他奇怪。

「不過,裴總,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想向裴總請教一下。」

「鍾先生好奇的是什麼事?你儘管說來,我聽著。」

「我每天來傅家吃飯,我是付了餐費的,但是,裴總每天不付餐費,卻還總是來傅家吃飯,這是不是……不太好?」

裴燁那邊並沒有鍾平鈞的這句話生氣,而是笑吟吟的回了他一句:「這有什麼不好的?我再怎麼說也是爺爺的孫女婿,算是半個傅家人,我去自家吃飯,那是理所應當,付錢的話反而見外,跟……鍾先生您這個外人……不一樣!」

在說話的時候,裴燁故意加重了『外人』兩個字的音量。

鍾平鈞:「……」

不得不說,裴燁的這句話刺激到了他。

表面上鍾平鈞還是佯裝淡定:「是嗎?不過,我這個外人的分量,或許比你這個所謂的孫女婿分量還要重。」

「是嗎?希望再過一會兒,你還能這麼自信。」

什麼意思?這會兒他自信,一會兒怎麼可能就不自信?

鍾平鈞沒想太多,而圖書館那邊的事件也才剛剛發生過沒有上電視或是網路新聞,鍾平鈞並不知曉,自然也不知道傅芊芊已經出了軍區的消息。

「那咱們就拭目以待!」

說罷,鍾平鈞便掛掉了電話,掛了電話,他也沒想太多,便對傅老爺子說:「他們快到了。」



車中,傅芊芊從裴燁打電話時的語氣和態度,以及偶爾從手機里傳出的低弱聲音可以判斷得出,裴燁是在跟鍾平鈞打電話。

裴燁和鍾平鈞這兩個人現在是可以打電話這種程度的關係了?他們兩個的關係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的?

正想著間,他們的車子已經駛進了傅宅所在的小區大門內,不一會兒,車子便在傅家門前停下了。 傅家的下人發現了裴燁的車子,立刻為裴燁打開了傅家別墅的大門,剛打開大門,便看到裴燁下了車。

看到裴燁,下人連忙恭敬的喚了一聲:「姑爺,您來了。」

以往,裴燁下車之後,都會直接進別墅內,而這一次,裴燁下了車之後,並沒有直接進別墅,而是下了車之後繞到了車子的另一邊,打開了另一邊的車門。

隨著裴燁打開另一邊的車門,一道纖細颯爽英姿的人兒從另一邊的車門走了下來。

傅芊芊是出來執行任務的,所以,身上穿的還是軍裝。

權少逼婚:老公太兇勐 下人一看到傅芊芊從車中走出來,驚喜的道:「大小姐,您回來了。」

傅芊芊點了下頭。

那名下人在傅芊芊點頭之後,即飛快的往別墅內奔,一邊奔一邊喊:「老太老,大小姐回來了,大小姐回來了。」

本來已經準備讓人把午餐端到餐廳去了的傅老爺子,聽到了下人的喊聲,拄著拐杖就急急忙忙的往別墅的門口走出來。

「在哪呢,在哪呢?」

下人見傅老爺子走的快,怕傅老爺子會摔倒,趕緊扶著傅老爺子往別墅的大門口走去,剛走出建築,便看到了從車上下來的裴燁和傅芊芊兩個人。

傅老爺子喜出望外。

「哎呀,芊芊,爺爺總算是又盼著你回來了。」眼看著傅老爺子的眼眶紅了一圈。

傅芊芊的心即刻便軟了下來,伸手握住傅老爺子的手。

「爺爺~~」

傅芊芊是一個不善表達的人,不知該說什麼安慰傅老爺子,喚了一聲之後,後面便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傅老爺子笑吟吟的拉著傅芊芊往裡面走:「爺爺知道你忙,你能抽空回來,爺爺已經很高興了,咱們祖孫倆,就不說其他的了,快進來,正好午飯剛好,來吃飯吧。」

傅芊芊的嘴角微彎,隨著傅老爺子一起往裡走,剛走到門口處,傅芊芊看到了別墅里一個意外的人——鍾平鈞。

鍾平鈞嘴角勾起邪肆弧度的靠在門框邊上,朝傅芊芊揮了揮手:「傅小姐,好久不見!」

傅芊芊皺眉看了他一眼:「你怎麼在這裡?」

他不是在S國片城的嗎?怎麼會回來Z國了,而且……又住到她家別墅所在的小區內,難道就不怕那個神秘組織的人找到他,並且找他麻煩嗎?

鍾平鈞打量過傅芊芊的眼睛,將傅芊芊的疑惑看進了眼裡,戲謔的問了一句:「怎麼,傅小姐這是在擔心我的安全嗎?」

「你不怕死嗎?」傅芊芊直接問了一句。

這麼直接的問他,倒讓鍾平鈞愣了一下。

他心情愉悅的仰頭笑了一下。

「死,我當然怕,不過,能每天到傅家吃飯,值得冒這個險試試。」

傅芊芊:「……」

裴燁:「……」

裴燁的臉已經黑了一片,看著鍾平鈞時的目光,已經將他給凌遲千兒八百次了。

這個混蛋,居然當著他的面調戲他老婆,勾引他老婆,活膩了吧?

或許,今天晚上他就找人到鍾家去把鍾平鈞給做了,看他怎麼挖他的牆角。

傅老爺子聽了倆人的對話,怕傅芊芊會有意見,趕緊解釋說:「我每天一個人吃飯挺寂寞的,所以,就邀請他每天來陪我吃飯。」

傅芊芊是那種不拘小節的人,她確實沒有時間每天陪傅老爺子吃飯,傅明聲更沒那個心,每天傅老爺子一個人吃飯,是挺孤獨、寂寞的,有人陪傅老爺子,她的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謝謝鍾先生!」傅芊芊真誠的向他道謝。

鍾平鈞深深的看了傅芊芊一眼:「只是口頭上的感謝,是不能不夠誠意?」

裴燁冷笑著走上前來,擋在了傅芊芊的面前與鍾平鈞對視,兩個大男人站在一起對峙的時候,一瞬間火花四濺。

「鍾先生是不是太得寸進尺了,你來這裡用餐,本來就是你佔便宜,現在……倒變成功勞,想來向芊芊邀功了?」

鍾平鈞皮笑肉不笑:「裴總,是傅小姐要感謝我,裴總是不是管得太寬了。」

「芊芊是我的妻子,我有權維護我妻子的合法權益。」裴燁說話的時候,特地加重了『妻子』兩個字的音量:「更何況,據我所知,鍾先生現在處境危險,隨時有可能會影響到傅爺爺的安危,我現在有權阻止鍾先生你靠近傅家。」

倆人之間的對話,火藥味越來越重,讓旁邊看著的傅老爺子一陣心驚膽顫。

傅老爺子趕緊出面打斷了二人的對峙:「好了好了,傭人已經把飯菜都端到餐廳里去了,再過一會兒,菜就要涼了,不好吃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有什麼事,吃完飯之後再說。」

鍾平鈞第一個面露笑容的看向傅老爺了,非常禮貌的說了一個字:「好!」

裴燁瞥了一眼鍾平鈞,嘴角透著幾分嘲弄。

在傅老爺子的面前賣禮貌人設,可傅老爺子卻不知道,這個鐘平鈞他實際上是個十惡不赦的殺手,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命,若不是因為怕說出來會嚇到傅老爺子,他絕對將他的身份給捅出來。

大約察覺到裴燁在想什麼,鍾平鈞朝裴燁投來得意的目光,那目光好似在說:有本事你揭穿我呀。

裴燁眸中的顏色更深了幾分。

呵,想激怒我在傅老爺子面前出醜?他可不會上他的當。

裴燁一隻手摟著傅芊芊的肩膀,一邊將自己口袋裡的一盒東西交到了傅老爺子手裡:「對了,爺爺,之前你說你的兩條腿膝蓋上的風濕又犯了,所以,我去外面買了這個葯貼,據說對風濕類的骨痛有奇效。」

傅老爺子笑眯眯的接過裴燁遞過來的盒子。

「好好好,小燁有心了,回頭下午我就試試。」

「嗯,如果效果好的話,爺爺你再打電話給我,回頭我多備幾盒給您。」

「嗯,成,回頭要是效果好,我就打電話給你。」

看著傅老爺子笑眯了眼的樣子,裴燁又朝鐘平鈞那邊投去挑釁的目光。

傅芊芊站在旁邊瞥到了鍾平鈞和裴燁倆人不時對視的模樣,不禁狐疑。

這倆人總是眉來眼去的,難道這倆人有什麼不正常的愛好? 兩個人忙著互相懟對方,所以,都沒有發現傅芊芊的表情,自然也不知道傅芊芊的心中所想,如果他們知道傅芊芊的心裡想什麼,一定會吐血的。

腹黑老公太囂張 一行幾人都在餐廳內坐下,傅芊芊坐在傅老爺子的左手邊,裴燁則是坐在了傅芊芊的左手邊,看到鍾平鈞就快要落座的時候,裴燁飛快的給甄洋使了一個眼色,讓甄洋到傅老爺子右手邊坐下。

座位問題,裴燁一早就跟甄洋說過,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鍾平鈞那廝離得傅老爺子太近,以免給了他可乘之機,所以,每一次吃飯的時候,都是裴燁和甄洋兩個人分別坐在傅老爺子兩邊,將鍾平鈞排在外面。

現在傅芊芊雖然是回來了,可是,位置還是不能變,裴燁這邊是順著移到了傅芊芊的左手邊,可是,傅老爺子的右手邊,也絕對不能空下。

只一個眼神,甄洋就理解了裴燁的意思,迅速在傅老爺子的右手邊坐了下來。

雖然吧,他覺得,裴燁的這個行為挺幼稚的。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傅芊芊心是在裴燁身上的,而且,傅芊芊又是裴燁法律上的妻子,就算有旁人想要挖傅芊芊,傅芊芊也不可能被人挖走。

但經不住裴燁這個人小心眼啊,看誰都像看情敵,曾經連他也差點遭裴燁毒手。

好在,他現在還小,裴燁並不將他當回事,鍾平鈞就不一樣了,他可是明目張胆的追求過傅芊芊的人,裴燁會防著他也在情理之中,再加上,他現在住在裴家,寄人籬下,若是不遵從裴燁的命令,不知道什麼時候裴燁會在背後使什麼壞心眼,他會吃不了兜著走。

於是乎,只要裴燁在的地方,他便會一個指令一個動作的,裴燁指他,他就坐哪。

這會兒裴燁讓他坐在傅老爺子的右手,那他就坐唄。

鍾平鈞走在後面,見大家都坐了下來,便坐在了甄洋的右手邊。

他對座位的位置,並沒什麼意見,反正,他要的也不過是離傅芊芊更近一點,是不是真的與她坐在一起,他也無所謂,但是,如果能和傅芊芊坐在一塊兒,他的心裡會更開心。

可惜,在傅芊芊的身邊,有裴燁這個醋缸,他想跟傅芊芊坐在一起,那就是不可能的。

再一次看到傅芊芊,鍾平鈞自從傅芊芊出現,一雙眼睛便不時的看向她,因為他坐在了甄洋的身側,恰好便坐在傅芊芊和裴燁的對面,鍾平鈞只要稍稍抬頭,就能和傅芊芊對視。

而坐在他們對面的鐘平鈞,在坐下之後,便大刺刺的抬起頭,視線毫無顧忌的在傅芊芊的身上停住。

這一幕看的裴燁忒難過了,恨不得把鍾平鈞盯在傅芊芊身上的眼珠子給挖掉,看他還怎麼看傅芊芊。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裴燁,自然也是將裴燁眼中的想法也全看在了眼睛里,但是,他裝作沒看到般的,仍舊將目光停留在傅芊芊的身上,絲毫不在意裴燁的想法,反正,他的眼睛長在他自己的身上,他想看哪裡就看哪裡。

對於傅老爺子來說,雖然他現在年紀大了,可他還沒有到老眼昏花的時刻,裴燁和鍾平鈞倆人明爭暗爭他也是全看在眼裡,以前倆人也只是隱於內里,而自從傅芊芊來到之後,他們兩個人似乎不甘於只是內里表現出他們對於對方的敵意,而是全部浮上了表面來。

有一個優秀的孫女兒,頭疼啊。

坐在倆人的中間,傅老爺子覺得有些壓力山大,這倆人能不要表現得那麼明顯么?這空氣中彷彿都要蹦出火花來了。

看著滿桌的飯菜,傅老爺子輕咳了一聲開口說:「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大家都餓了吧,都快吃飯吧。」

只要開始吃飯了,眼前這種情況應當就能緩解了。

鍾平鈞直接拿起一雙公筷,夾了一塊排骨放到了傅芊芊的碗中:「傅小姐,你應當很久沒吃俞家的排骨了吧,這味道非常不錯,你嘗嘗!」

逼婚成寵 傅老爺子:「……」

裴燁冷冷的哼了一聲,慢半拍的也夾了一塊排骨放在了傅芊芊的碗里:「芊芊,鍾先生給你夾的那塊排骨偏肥,太膩了,吃這塊吧,這一塊瘦肉比較多,會比較不膩。」

傅老爺子:「……」

傅芊芊皺了下眉的盯著放在自己碗中的兩塊排骨,瞬間感覺到兩雙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而且……她敏感的發覺,那目光,有點不懷好意。

而被放進她碗里的那兩塊排骨,也感覺格外的不懷好意,這排骨……她突然有些無法下口。

下意識的,傅芊芊伸手將小碗放到了傅老爺子的面前:「爺爺,這排骨,您嘗嘗!」

傅老爺子:「……」

但是,很快,傅老爺子認知到一點,這是他孫女兒允許他開葷了。

他無視兩雙不高興看著他的視線,手裡的筷子便要朝他面前小碗中的排骨伸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剛才還開口讓他吃排骨的傅芊芊,冷不叮的伸手,將他面前的小碗拿了去。

末了,傅老爺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排極上品的排骨被傅芊芊又給端走了,然後,那兩塊排骨落在了甄洋的面前。

「小洋,爺爺不能吃排骨,你在長身體,這排骨給你吃了。」傅芊芊開口說。

正在吃飯的甄洋,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盛排骨的碗,一時間沒發現什麼異處,以為是傅芊芊給他夾的排骨,剛想要伸筷子去夾,便感覺到四周一陣陰惻惻的冷風襲來,冷的他渾身顫抖了一下,然後,他抬頭間便看到八道投注在他身上的視線,頓時身體瑟縮了一下。

發……發生了什麼?

面前的四個人,除了傅芊芊用的是非常寵溺的眼神看著他,其他三個人的目光,都好像是要殺了他似的。

他……做錯了什麼?

敏感的他發現他們的目光都盯在他面前盛排骨的碗上,他立刻發現了問題所在。

他立刻將面前的排骨碗推開。

頓時,心裡不停的哀鳴著。

這幾個大人,欺負他一個孩子,太過分了! 可就算甄洋的心裡再不滿,眼前的三個人都不好惹的人,末了,他只能把委屈默默的咽到了肚子里,伸出筷子去夾別的排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