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修士紛紛驚呼的開口。

一眾修士紛紛驚呼的開口。

而這時候,灰衣、葉軒的掌心升騰起紫色火焰,開始對材料進行融煉。

他們二者的融煉速度相差不大!

但是,葉軒明顯快了幾分,手法更有宗師風範。

而且,兩人身前擺著的材料,都被他們快速的融煉。

「太驚人了,不愧是煉器的無上宗師。」

眾修士驚嘆不已。

另一邊,金陽、任清也同時催動紫色煉器之火,開始融煉靈藥。

當然,其餘的煉器、煉藥師同時進行。

但所有的煉器、煉藥師,都已經被這四人發出的耀眼光芒襯托得黯然失色。

基本上,沒有修士會關注到他們。

江寂塵身處其中,平靜從容,不理會周邊發生一切,完全沉浸在陣器之法的衍算之中。

「法器靈陣九百八十七種,經過重新衍算、組合,至少可以再上升兩個品階!」

江寂塵心中暗道,最終衍算出疊浪劍完美的法器靈陣組合。

他沉浸在法器靈陣的衍算中,根本不知道時間的流逝。

在他衍算出結果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數個時辰。

而就在他睜眼那一瞬間,兩道璀璨的法器之光,衝天而起,照耀天穹。

顯然,已經有人完成了疊浪劍的煉製。

是葉軒和灰衣率先完成了!

同時,兩把閃耀著寒光的疊浪劍同時被送出,落入一位老者的手中。

在老者的身邊,還有另外五名老者!

他們都是時空拍賣會的鑒寶大師。

「好劍!」

拿到疊浪劍的老者開口說道。

他是時空拍賣會的首席鑒寶師符老,眼光非常之高,一般之物難入他法眼。

此時,他能說出好,這一個字,便已經明此劍品階驚人。

符老握著葉軒的疊浪劍,輕輕一揮。

嗡!

剎那之間,虛空震動,生出異像。

只見浪潮洶湧,一層疊著一層,共至七層之後,異像方消。

甚至,劍鳴如海浪拍擊,讓人神魂震蕩。

「浪生七層,此為神王七重疊浪劍!」

「劍鳴如浪擊,是為極品之器。」

「此疊浪劍,已至煉器圖譜極限,神王七重極品!」

符老的聲音一出,震撼四方。

葉軒,他竟然造出煉器圖譜的極限,可怕!

「葉軒,不愧是第九重天第一鍊師的親傳弟子,煉器造詣,有大師風範了。」

「看來,葉軒拿煉器第一,已經不會再有懸念了。」

「哈哈……這顯然還不是葉軒大師的極限,第二場自由發揮,必然會驚震天下!」

一眾修士傲然的叫道。

然而,符老這時候又拿起了灰衣煉製的疊浪劍進行鑒定。

嗡!

虛空震顫,異像生成。

浪生七層,劍鳴如糧擊,異像與葉軒煉製疊浪劍一致。

灰衣煉製的疊浪劍,顯然也達至器圖譜的極限,神王七重極品!

(本章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又一柄達至煉器圖譜極限的法器!

眾修士震撼無比,很多修士以為,葉軒煉出達至煉器圖譜極限的疊浪劍,勝出是毫無懸念之事。

但結果,灰衣也輕鬆的煉出了達至煉器圖譜極限的疊浪劍。

降臨者們此時諷然大笑道:「這些垃圾,還真以為葉軒能夠拿下這一場第一?」

「他們高興太早,卻被打臉了!」

「六道界,都是一群低等生物罷了,第二場,看灰衣如何把他們碾壓成狗!」

六道界眾修士,瞬時感到臉色難堪。

他們確實放言過早了,沒想到灰衣的煉器之術也如此驚人。

最終,被狠狠的打臉。

「哼,神王法器而已,第二場才是真正的比較!」

「自由發揮,才能真正的發揮出葉軒的煉器實力。」

但依舊有六道界修士依舊相信葉軒能贏。

因為,葉軒是可以煉出帝者高品的煉器師,神王級的法器無法真正的體現葉軒的煉器水平。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煉丹的結果也出來了。

金陽和任清都煉出了青焰流煙丹丹方的極限效力,為神王七重極品!

他們二人,第一場也是持平。

至於其餘的修士,也煉出了法器、丹藥,但無人能夠煉出煉器圖譜和丹方的極限水準。

當然,也有大多數修士還在煉製中,根本沒有完成。

江寂塵顯然是全場最慢的一個,還沒有真正的開始。

而當他開始煉製疊浪劍的時候,灰衣和葉軒已經開始了第二場的煉製。

江寂塵並不著急,哪怕他已經衍算出了疊浪劍最完美的法器靈陣組合,但依舊沒有開始。

他此時在衍算第二場的煉製。

只要心有成竹,一切衍算清楚,江寂塵便可以連續一、二場煉製,一氣呵成!

同時,他心中已經決定好了第二場煉製什麼法器?

他決定,這一次要煉製一柄帝者法器,名叫紫金噬魂鈴!

「紫金噬魂鈴,紫金為主材,噬魂血玉、迷音石、幻影鐵等等共一百八十種為輔材,共三千八百二十七種陣!」

江寂塵心中暗語。

這是江寂塵在太古神通古殿中傳承來的太古煉器圖譜。

按理說,太古煉器圖譜級別的存在,理應臻至完美,難以再有什麼改進了。

但江寂塵依舊不急,繼續重新進行衍算。

這是江寂塵的煉器的一個秘訣!

他覺得,哪怕是一張法器靈陣完美的煉器圖譜,他依舊要重新衍算一遍。

以此,就是對所有的法器靈陣進行了一個分解與重組。

如此,煉器過程,刻畫、烙印、融合靈陣的時候,就會變得心應手、渾然天成了。

「三千八百二十七種陣法,經過重新衍算、組合,接近完美,只有一處需要改進。」

江寂塵的七彩神念運轉到了極限!

若是前世,他沒有七彩神念,根本無法做這種程度的衍算。

但現在卻是輕而易舉。

江寂塵繼續閉目沉思,沉浸在衍算之中。

這一次,因為是太古煉器圖譜,內蘊三千七百二十七種陣法,重新衍算、組合,需要的時間自然就更長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的修士都已完成了第一場的煉製,同時他們進入了第二場。

「靠,那個江寂塵,他竟然還在發獃!」

「那個傻逼,除了以六十息通過測石碑讓人驚訝了一下,他上去,完全是來搞笑的。」

「別看他了,看灰衣和葉軒,他們煉製的法器要成了!」

有修士最後驚叫道。

此刻,煉器這邊,依舊是灰衣、葉軒成為全場焦點。

而江寂塵,完全被忽略,變成了路人甲一樣的存在。

兩邊虛空之上,葉開元與師桓德進行交流。

「那小子,到底在幹嘛?我怎麼覺得有些高深莫測?」

師桓德說道。

「哼,能幹什麼,故弄玄虛罷了!」

葉開元不屑地開口道。

他開始看到江寂塵以六十息的時間通關測試石碑,以為他會有一些本事。

但結果,只會耍一些把戲罷了。

只是,葉開元若是知道江寂塵此刻在衍演算法器靈陣組合,他的表情恐怕要變得很精彩。

畢竟,他是根本不相信,以江寂塵如此小的年紀就能夠達至衍演算法器靈陣的地步。

「也是,上面連最差的煉器、煉丹師都完成了第一場,他們卻還一動不動,在那裡發傻!」

「不過,那個灰衣與金陽的實力不容小瞧,第一場竟然能與葉軒、任清持平。」

「所以,勝負只能在第二場分出了,老葉,你覺得你弟子的勝算多大?」

師桓德問道。

葉開元剛才也從頭看到尾,此時他的神色有些難看地道:「五五之數!」

聽到葉開元的話,師桓德也嘆息一聲道:「我那弟子,也是只有半數的勝算。」

「想不到,這兩人不僅修為強橫無邊,便是煉器、煉丹之術也如此驚人。」

「這次我們六道界若是敗了,恐怕不好向天帝交待!」

這時候,葉開元的神念虛影沒有回應,但臉色已經變得越來越難看了。

……

時空廣場之上,一眾修士都在驚呼。

因為,他們看到兩道寶光耀眼的法器衝出,落入了鑒定大師符老的手中。

還有兩爐丹藥,也散發著醉人丹香,飛到符老面前。

眾修士可知道,剛才金陽與任清煉丹的時候,虛空都降下了丹劫。

由此可見,他們二人煉製的丹藥有多麼的不凡!

「呼,好激動,第二場將分出一、二名,而煉器、煉丹的第一名就要在他們四人中產生。」

「確實,其餘的就不用看了,只能爭第三名及之後的了。」

眾人激動看著符老,等著他判定,給出結果。

而江寂塵,這時候完全被無視了。

不過,這時候他終於要衍算完成。

一旦完成,他便可以一氣呵成的煉製兩場。

此時,時空拍賣會首席鑒寶師符老先對灰衣和葉軒的兩年法器進行了鑒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