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魂火直接從伊凡的眼眶中飄出。

一縷魂火直接從伊凡的眼眶中飄出。

焰滿意的收過魂火,現在他的目的可以說已經完成一半了。

伊凡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傳火者,不死之身,永遠的忠誠,還有卓越的智慧,這個世界很快就將要在焰的控制之下!

魂火被收走的瞬間,伊凡僅剩的一絲疑慮也煙消雲散了,主僕關係讓他對自己的主人也有了一些了解。

可怖的靈魂,無法言喻的強大。

隨著契約的締結,焰強大的靈魂直接讓身為奴僕的伊凡受益,他的魂火在主僕契約的增幅之下,直接猛烈的燃起來!

洶湧的魂火直接飛濺出眼眶,可怖的元素旋渦在周圍旋轉,轉眼之間,銀色的魂火便開始向著黑色轉變。

吸收了足夠的魔力之後,伊凡驚喜的發現,他的魂火更加穩固了,精神力的強大甚至達到了他生前的巔峰水平!

僅僅是一個主僕契約,就讓他的魂火晉級了!

伊凡激動地差點喊叫出來,這感覺太爽了,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強大的魂火甚至能夠感應得道各種顏色以及氣味了!

忽然一陣陣的喜怒哀樂傳來,最多的還是驚恐,以及各種憤怒的情緒,就在正上方,在這個囚禁他的小島上。

伊凡的魂火對情緒有著相當敏銳的感知。

島上城堡中一個人影飛出。

「是誰!」

定錘者一臉憤怒,竟然有人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搗亂!

這麼大動靜的元素波動,還夾雜著一絲死亡的氣息!

狂暴的鎚子直接把洛絲女神的雕像轟的粉碎,一條裂縫直接蔓延到地底深處,那裡竟然有著一個渾身燃燒著黑色火焰的骷髏! 更加令人不解的是,那恐怖的骷髏竟然跪倒在一個普通人類的面前,一根黃金色的長矛掉落在一旁。

看到長矛上的標記,定錘者眼神一凝,「七神餘孽!」

定錘者頓時後悔起來,該死! 邪王的禍水罪妃 就應該徹底的毀滅七神的雕像,而不是留在這裡作為傳送工具!

現在好了,這下面居然有著這麼恐怖的怪物。

焰沒有從伊凡的故裡面聽出任何不同尋常的地方。

愛麗絲到底是在找什麼?還是說這些故事在夢境中會有不同尋常的表現?

但是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敵人已經找上了門,焰的精神力開始凝聚,隨時準備衝破封印。

「站起來吧,我給你介紹一下現在最新的行情,遠處那位暴躁的女士就是洛絲女神女兒海倫的神聖化身,當然,海倫還把七神給封印起來了。」

伊凡聽到主人的講述,頓時大怒!

竟然是七神的女兒,他們竟然還敢繁衍出罪惡的子嗣!

伊凡已經自覺的不會想主人的不好了,一切都是主人敵人的錯!

「死!」

伊凡憤怒的大吼一聲,抓起旁邊的金色長矛,猛地往那個定錘者投擲過去。

定錘者冷哼一聲,「過時的玩意,滾回墓地裡面去吧!」

她的戰錘可不會畏懼於老掉牙的七神長矛!

她完全忽略了一旁的焰。

但是下一刻,她就受到了致命的攻擊。

一道恐怖的精神力威壓瞬間震懾了她一下,定錘者靈魂劇震,瞬間便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僅僅是彈指的瞬間,定錘者便掙脫了出來,但是已經晚了。

黃金長矛化作流光,直接扎在了她的身上。

恐怖的封印之力讓定錘者戰力全無,瞬間就被轟進了遠處的城堡裡面。

「不!」

定錘者奮力的掙紮起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根本就拔不出黃金長矛,這長矛上面蘊含的法則緊緊的把她釘在了城堡裡面的牆壁上。

放眼望去,眾多的法師已經被恐怖的黑色魂火所吞噬,根本沒有人能夠來救她。

定錘者死死的盯著遠處的那個神秘敵人,一個看起來僅僅是普通人類的年輕人!

「你到底是誰!」

定錘者揮舞著手臂,試圖抓住靠近過來的焰,伊凡冷哼一聲,黑色的火焰直接把定錘者的雙手按在了牆上。

沒人能夠對他的主人放肆!

強大的神聖化身也不行!

黑色的火焰燒蝕著定錘者的手臂,定錘者悶哼一聲,冷冷的看著焰。

後面的骷髏雖然可怖,但是她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才是一切罪惡的源頭。

焰猙獰一笑,「我是誰?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焰手中的匕首割開了定錘者的手臂,鮮血開始流下來,裡面飽含著神聖化身的能量。

充沛的魔力,這正是焰需要的,在加上一些不甘的靈魂,那就簡直完美。

既然這個世界需要一點變革,那就從這裡開始吧。

伊凡張開嘴巴,猛地一吸,定錘者的手臂開始迅速的乾枯下去。

入骨相思知不知 血肉全部化作了紅色的精華落到了地面,一個明亮的法陣開始形成,上面血色的紋路開始不停的往四周蔓延。

以焰的腳下為中心,整個法陣開始迅速的往四周擴散,整個城堡的第二場寬闊的大廳頓時充滿了血色的光芒。

樓底下,眾多法師還有源力者們驚疑不定。

上面傳來的恐怖波動讓他們想要逃離這裡,鮮血的味道濃到幾乎化不開,這讓他們感到一陣陣的噁心。

時不時還有一聲讓人心驚肉跳的嚎叫響起。

「該死!是定錘者的聲音!」

高級法師羅傑一陣心驚,他情不自禁的喊出了聲。

願做你的童養媳 見鬼,這裡絕對不是能夠再停留的地方了!

必須離開!

羅傑叫上幾個心腹,迅速的往港口衝去。

趁法師們還維持著秩序,他必須離開這座小島。

作為中高層,他很明白,能夠對定錘者下手的,是怎樣的敵人,在這種時候,他也顧不得以後可能的懲罰了,先保命要緊。

法陣已經成型,恐怖的吸引力開始吸走整個小島的魔力,恐怖的漩渦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

大量的法師已經開始往港口涌去,看到法師們的動作,被囚禁的源力者們也開始行動起來。

無數的人潮,開始往港口涌去,法師們都忙著逃跑,但是港口只有一艘船,誰來坐比較好呢?

劇烈的衝突爆發了,失去肉體的靈魂也一併被法陣吸收。

焰站立於法陣中心,恐怖的力量開始向虛空中蔓延,一個口子正在緩緩的擴大。

強大的肉身動了起來,在焰的操縱之下,開始進入通道。

我家沈少爺第一凶 結果很不妙,本體一進入,通道就開始劇烈的不穩定扭曲起來,焰嚇得趕緊後退。

需要更多的魔力,需要穩固通道。

「能量還不夠!殺了她。」

焰本來還想留著這個定錘者的性命的,沒想到大惡魔的本體降臨竟然這麼的艱難,他還是小看了當初魔龍降臨時的難度了!

伊凡猛地一抓,黑色的爪子直接穿透了定錘者的胸口,靈魂直接被伊凡抓了出來。

定錘者的整個肉身頓時化作血肉能量,連帶著靈魂,一起全部融入了法陣之中,通道瞬間穩固下來。

事實上魔龍那一次降臨仙界都比焰乾的好多了。

方舟世界神殿之內,成片成片的魔晶化作虛無,無盡的能量源源不斷的湧入事先準備好的法陣內。

摩天在一旁控制著法陣的消耗速度。

這不行,這消耗太驚人了!

「主人!消耗太恐怖了!這樣下去我們只有過去的能量,回來的能量都湊不齊啊!」

焰一聽,頓時傻了眼。

什麼情況,他已經加大了這邊的能量輸出啊!

大惡魔的降臨竟然如此的艱難?

倒霉的是,這個世界的晶壁居然異常的堅固,突破世界屏障的過程中,消耗了太多的能量了!

必須減少消耗!

焰控制著法陣,開始像魔龍那樣,準備直接強行掙扎過來!

現在他有點明白魔龍為什麼只能幹挨打了!

這恐怖的世界屏障就幾乎要用所有的力量來抵抗,稍不留神,搞不好就被晶壁壓成碎片了!

一股恐怖的氣息開始在遠處的大陸升起,糟糕!焰不用回頭也知道,是海倫,那個新晉的神邸來了。

定錘者的死已經讓海倫察覺到了不對勁!

她正在迅速的往小島趕去。

焰估算著那強大的氣息接近的速度,根本沒有可能在那之前降臨本體!

焰腳下的法陣開始迅速的消退。

只能再想辦法了。

一枚戒指從將要關閉的空間通道內被傳送了過來。

焰接過戒指,身上瞬間出現一道血色的披風,在遺忘披風的作用之下,焰帶著伊凡迅速遠遁。

等到海倫到達的時候,整個流放源力者的小島已經徹底亂套了。

到處都是試圖殺死法師的源力者,還有剛剛起航不久,忙著逃命的法師們。

海倫看著牆壁上的七神長矛,內心頓時掀起來無邊的怒火,「很好!母親,你做的很好,我就不應該放你們一條生路!」

海倫一揮手,七神長矛猛地飛起,剛離開港口不遠的船直接被長矛轟的爆炸開來。 「膽敢忤逆我!統統去死!」

海倫已經下定了決心,她要徹底的清剿掉這些蛀蟲。

還有該死的源力者,全部都得死!

在海倫降下神罰的時候,焰已經來到了一塊大陸上。

即使隔著很近,海倫也沒有辦法察覺到焰的氣息。

遺忘披風的能力超出這個世界眾神的理解。

現在擺在焰面前的路只剩一條了,那就是殺了海倫。

但問題是,怎麼才能殺了她?

要殺了海倫,就必須降臨強大的本體。

「要降臨本體,就要突破世界屏障。」

焰一步步的總結著。

想來想去,還是沒有什麼比較好的辦法。

除非大規模的屠殺這個世界的生靈獻祭。

問題是活著的生命對焰才有價值,況且海倫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有了這一次事情的警醒,恐怕焰剛剛搞出一點動靜,迎來的就是最猛烈的打擊。

「要是像方舟世界那樣,根本沒有完整的世界法則就好了。」

焰不由的自言自語起來。

伊凡看到自家主人有煩惱,恨不得馬上為主人分憂。

「主人是想要破壞世界屏障么?」

對於接觸過虛空的伊凡來說,主人的意圖他已經比較清楚了,剛才通向某個未知世界的通道被打開的時候,他已經感應到了,那邊有著一個更加強大的氣息,和主人的靈魂完全匹配的強大肉體。

那應該就是主人的本體了。

「你有什麼建議么?」

焰隨意的問道。

雖然伊凡曾經弄進來過虛空生物的屍體,但死的和活的完全是兩回事。

就連他自己都是剛知道穿越世界屏障的難度,伊凡更不可能知曉其中的困難了。

最最關鍵的是,還必須快速的降臨,如果稍微拖延一點時間,他完全能夠想象得到,自己被卡在通道裡面,被人打成豬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