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來說,武者達到洗丹境方能凝聚出神識,神識妙用無窮,用蘇豪的話來形容就是自帶一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雷達,探索強度因神識強度而異。

一般來說,武者達到洗丹境方能凝聚出神識,神識妙用無窮,用蘇豪的話來形容就是自帶一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雷達,探索強度因神識強度而異。

武者達到煉脈巔峰的時候,丹田真元已滿,想要突破就必須把真元壓縮成為液體,提高丹田對真元的單位儲存量,但是煉脈境武者的丹田並不牢固,強行壓縮真元會破壞丹田,傷及根基,這就要求武者必須先洗丹,加固丹田後方能進行壓縮真元。

所謂洗丹便是驅使真元用水磨的方式進行沖刷丹田,把丹田的雜質沖刷掉,讓丹田變得更加堅韌與堅固,這是絕大多部分武者採用的方式。

極品辣媽好v5 還有一種方式可以達到洗丹的效果,那就是神識洗丹,效果甚至比真元洗丹更好。

如果武者在煉脈境的時候就可以神識洗丹,那麼就可以提前把真元壓縮成液狀,不斷增加真元的儲蓄量,待真正突破至洗丹境的時候,直接可以跨越洗丹一層,突破至洗丹二層、三層,甚至是四層也有可能。

修羅公主 神識洗丹非常難得,一萬個人中未必有一個在煉脈境的時候就誕生神識,並通過神識來洗丹,所以金剛子的價值巨大,蘇豪這才明白柳煙兒和申屠光等人當時為什麼對金剛子如此在意了。

獸皮書還給出了使用金剛子的方法,用真元煉化即可,蘇豪躍躍一試,放下獸皮書便到石床上打坐起來。

金剛子早就被上丹田吸入,蘇豪直接驅使丹田內的真元開始煉化第一顆金剛子。

金剛子不愧有金剛之名,硬的像石頭,蘇豪不記得自己用真元沖刷了多少遍金剛子,以他的吸納真元的速度也只是堪堪保證不間斷沖刷金剛子而已。

不知過了多久,這顆金剛子開始出現軟化現象,蘇豪心身一喜,趕緊加大煉化速度,在連綿不斷的真元沖刷下,金剛子終於化為一滴幾乎透明的液體。

蘇豪用真元裹著這滴液體送到太陽穴,太陽穴吸收透明液體后立即出現一絲涼意,蘇豪頓覺神台清明無比,彷彿新芽破土,他感覺太陽穴處有東西正在生成。

過了一會,太陽**的東西終於徹底生成,閉著眼睛的蘇豪彷彿被轉換了視角,他「看」到了身後的石牆,看到了身下的石床,看到了一隻飛在半空的蚊子,就連蚊子腿也看的一清二楚,無比美妙的感覺。

剛凝聚的神識是很弱的,觀察的範圍十分有限,不過周邊一米而已,滲透力也很差,只能觀察到物體表面,據說有神識強悍的武者,神識甚至能滲透到地面以下數十米,十分恐怖。

蘇豪繼續驅動真元煉化剩餘的四十顆金剛子,當他再煉化十顆金剛子之後,他的神識探查範圍已然拓寬至十一米之遠,對地下的探查深度達到了一米左右。

蘇豪緩緩睜開眼睛,太陽穴隱隱有些作痛,這是無法一下子消化太多金剛子的緣故,果斷停止了煉化,等到太陽穴恢復正常方能再次進行煉化金剛子。

蘇豪開始控制神識洗丹,過程竟然有些刺痛,不過這點疼痛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在神識的沖刷下,丹田壁開始出現絲絲黑色氣體,正是蘊藏在丹田裡的雜質。

雜質一出現在丹田,就立即被真元磨滅,隨著沖刷出的雜質越來越多,原本粗糙的丹田內壁變得更加光滑了,彷彿玉石所鑄。

神識是精神力的外在延伸,神識洗丹的續航能力取決與精神力的強度,蘇豪驅使神識刷了半個時辰丹田便感覺頭腦開始脹痛,他知道精神力消耗到達臨界點了,果斷停止洗丹。

武者之所以在煉脈境的時候難以進行真元壓縮,除了丹田不牢固的原因的緣故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沒有神識的作用,壓縮真元的效率低的令人髮指。

蘇豪則不同,他已經凝聚出神識,丹田也得到了初步的洗鍊,所以他開始嘗試壓縮真元。

在神識的作用下,蘇豪丹田內的氣狀真元開始圍繞一個中心旋轉,待真元氣旋的轉速達到某個臨界值的時候,一滴晶瑩剔透的青色液體凝聚在氣旋表面,氣旋的體積也隨之減少了五分之一。

這滴液體真元彷彿重若千鈞,從瘋狂旋轉的氣旋上落在丹田空落落的下方。

良久之後,蘇豪猛地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已然把丹田內的氣壯真元全部壓縮為液體真元,一共五滴。

彷彿吃的很飽,蘇豪清晰地感覺到丹田有一種飽脹感,五滴液體真元是丹田的容納極限了,如果再強行壓縮則會損傷丹田,唯有丹田得到進一步洗鍊方可繼續壓縮真元。

蘇豪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液體真元的出現讓他的修為從煉脈八層掉落至煉脈煉脈七層。

不過蘇豪臉上毫無擔憂之色,他感覺自己更加強大了,隨手用劍在石壁了刺了一發【破風三殺】,劍身全身而入。

蘇豪臉上露出喜色,沒有壓縮真元之前他根本做不到如此輕鬆,威力比原來起碼提高了三分之一。 風回峰的生活讓蘇豪想起了前世高三的日子,緊湊充實,每天清晨花兩個時辰修鍊【大風決】,完了修鍊風意如刀,下午傳送到荒蕪之地升級,晚上傳送到祖師堂凝聚符文,或者引導神識洗丹和壓縮真元。

距離蘇豪挑翻幼蛟已經過了一個月,苦練的蘇豪今天終於要迎來重大突破,他的風刀加身即將達到一千刀。

飛羽預計蘇豪要完成一千刀風刀加身需要半年左右的時間,蘇豪卻生生把這一時間壓縮為一個月,皮肉之苦不用多說,嗑藥才是蘇豪完成這一壯舉的關鍵因素。

一個月的時間,蘇豪把風刀加身堆到了九百五十刀,劍豪模版的點券幾乎被清空,都被他用來買【生命藥水】了。

三爺給的十顆靈石,一個月前獨闖毒氣沼澤時他沖了五顆,與幼蛟一戰後,25000點券所剩無幾,回到風回峰后又沖了四顆,現在他的身上只剩下一顆靈石,留作備用。

風眼風刀區域,蘇豪把【無盡之刃】、【幻影之舞】、【破敗王者之刃】、【振奮盔甲】以及【守護天使】一一擺放在地上,因為這些裝備會影響他的風刀加身效果,所以他必須先把這些裝備卸下。

風刀上下飛舞,彷彿遊動的精靈,經過這段時間的風刀加身,蘇豪發現自己已經開始喜歡上這些傢伙了,與它們之間的聯繫越來越深,他開始感覺到風之意境的浩瀚博大。

蘇豪輕出一口濁氣,緩緩走進風刀區域,眼看風刀就要劈在他的身上,蘇豪笑道,「小夥伴們,咱們都別著急好么,等我先坐好。」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這些風刀彷彿能聽懂蘇豪的話一樣,落下的速度竟然減緩了,這正是蘇豪一個月來風刀加身的成果,溝通風刀。

蘇豪坐好后才說道,「來吧,今天我要把你們征服。」

風刀一刀又一刀落在蘇豪的身上,鮮血濺射,蘇豪臉上只是露出輕微的痛楚,適應一會後便閉上眼睛開始溝通風刀。

就如飛羽曾說過,風不是死的,是活的,在蘇豪的感應世界中,他看到的不再單純的青色光點,還有許多聚集在一起,排列緊緻的青色光團,這些光團便是風刀。

不得不說風靈體讓蘇豪在溝通風刀時候提供了超乎想像的親和力,蘇豪的意念一出現在這片世界,光點和光團彷彿看到朋友一般,立即向他聚集而來。

蘇豪開始與這些光團嬉戲打鬧,他早已發現光團中蘊含著一絲意念,這絲意念不具意識,非常純粹,就像植物雖然不會說話,卻又具有最基本的生存本能。

這些光團雖然喜歡和蘇豪玩耍,但從不接觸蘇豪的意念,就像彼此雖是朋友,但還沒親切到摟摟抱抱的程度。

蘇豪在意念世界不斷溝通光團,全然忘記了肉體的風刀加身之痛,反正有【生命藥水】的持續恢復,他並不擔心身體堅持不住。

意念世界,不知過了多久,與蘇豪嬉戲的眾多光團中,忽然有一團快速接近蘇豪的意念,蘇豪心神一緊,盡量讓自己保持放鬆,這一刻總算來了。

這團光團在蘇豪的意念前停頓了一會,似乎有些猶豫,饒了一圈后還是落在蘇豪的意念上。

隨著第一團光團的投懷,其它光團也開始紛紛投向蘇豪的意念,彷彿見到了十分親切的朋友。

外界的風刀區域終於發生了變化,只見劈在蘇豪身上的風刀越來越少,經過蘇豪的身體時也彷彿撫摸情人一般,絲毫不傷害蘇豪。

閉著眼睛打坐的蘇豪忽然睜開眼睛,正好看到最後一道風刀向他劈來,蘇豪微微一笑,手指突然對風刀一彈,「調皮。」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風刀有形物質,按照道理,蘇豪的手指的力道不可能作用得到風刀身上,現在卻在蘇豪的一彈之下飛了回去。

有風刀落到蘇豪的肩膀,蘇豪用力一抖,這些風刀立即彈射到石壁上,留下一道道刀痕,深度雖然沒有飛羽當初示範的時候的那般深,但也足以震撼人心了。

蘇豪神色喜悅道,「一千刀,馭風初成。」

馭風意境有初窺門徑、登堂入室、爐火純青和登峰造極四個階段,馭風初成指的便是初窺門徑。

蘇豪查探了一番后,發現馭風初成讓他的修鍊速度翻了半倍,【破風劍法】的威力也有所提高,現在他明白飛羽當初的話了,不修意境的武者沒有成為高手的資格。

風刀加身對於已經踏入馭風境界的蘇豪來說已經沒有意義,蘇豪要找飛羽了解提高馭風境界的方法,正想行動的時候,眼前突然彈出劍豪模板。

這還是劍豪模板第一次主動彈出,蘇豪定睛一看,發現劍豪模板變成了一片灰色,一條任務提示條出現在模板中央,寫道:「親愛的召喚師,系統即將進行更新,預計花費一個時辰,系統更前完畢前,一切功能將暫時不可使用,請耐心等待。」

蘇豪神情驚訝,「更新?劍豪模板居然還能進行更新?」

蘇豪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劍豪模板發生的變化極有可能是馭風初成帶來的,除此之外蘇豪找不到其它解釋。

按照前世的經驗,LOL每次更新都是動刀子的,一會這個英雄被削弱,一會那個英雄被削弱,當然,沒有哪個英雄有刀妹慘就是了。

蘇豪內心忐忑,「該不會削弱我吧?」

懷著忐忑的心情,蘇豪渡過了煎熬的一個時辰后,劍豪模板上終於出現了新的提示,「親愛的召喚師,系統更新完畢。」

隨後又彈出一條新的提示:「1.1版本來了,請假裝不關心地揮動你的雙手,鼓掌歡迎。」

看到第一句話蘇豪額頭不由自主地出現黑線,這畫風太熟悉了,微微停頓繼續往下看。

「本次更新主要是對疾風劍豪進行小範圍改動,以下是更新內容:【浪客劍道】不再單純地提供護盾,受到攻擊時會自動彈射3道風刃反擊,飛行方向隨機,最高不超過12道,不可疊加;【斬鋼閃】向前出劍,擊中敵人後獲得10%破甲效果,維持10秒,最高不超過40%,不可疊加;【踏前斬】施放距離提高,從3米提高至6米,最遠不超過15米,魔法傷害提高10%,最高不超過40%;【風之障壁】防禦範圍增加10%,最多不超過40%,維持時間從10秒增加至20秒;【狂風絕息斬】傷害提高10%,最高不超過40%,不可疊加,被擊飛的敵人在高空中多停留1.5秒,最高不超過3秒。旋風效果(環形劍):環形劍擊飛敵人造成傷害,如果擊飛的敵人超過1個,每超過1個減少所有劍豪技能冷卻縮減時間1%,最多不超過50%。」

蘇豪忍住內心的激動看完更新內容,這次更新太給力了,竟然全部是加強。

有了新的【踏前斬】,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打肉的時候只能靠裝備和大招破甲了,再也不用吐槽【踏前斬】的施用距離不夠遠了。

【風之障壁】防禦面的提高和時間的增加可以讓蘇豪從應對更多境況。

劍豪本來就擅長群戰,有了環形劍的新效果后就更加bug了,可以向想象以後刷野的那種快感。

【狂風絕息斬】傷害的提高固然令人高興,但是蘇豪最看重的是增加的滯留時間,打個比方,如果蘇豪能夠在1秒內打出一百劍,那麼3秒就可以打出三百劍,可以想象有多強悍。

當然,蘇豪不會盲目地就認為劍豪技能無敵了,神武大世界的武者絕對不缺少可以飛天遁地、翻江倒海的恐怖存在,蘇豪的劍豪模板還遠遠不夠看,不斷觸發更新才是王道。 風回峰,飛羽洞府。

飛羽緩緩說道,「一般來說,馭風意境初窺門徑時可凝結十道風刃攻擊敵人,登堂入室時可達二十道,爐火純青時可達四十道,登峰造極時可達六十道。」

蘇豪疑惑道,「【破風殺】也能發出風刃,但似乎和馭風意境有所不同。」

飛羽點頭,「當然不同,一個是內在,一個是外在。【破風殺】通過激發你體內的青靈氣才能發出,而馭風意境發出的風刃則是溝通天地之風靈,含有天地之力,威力會大上許多。」

蘇豪又問,「那我該如何提高我的馭風意境呢?」

飛羽笑道,「依然是通過不斷溝通風意,這點需要你自己去領悟,沒人能教得了你。有天賦異稟者,三年可登堂入室,十年可爐火純青,二十年可登峰造極;也有天賦愚笨者,恐怕一輩子都無法踏入更高的意境,明白了嗎?」

蘇豪點頭,「終究還是要考究悟性,我明白了。」

飛羽又補充了一句,「有時候際遇比悟性更重要。」

這時蘇豪拿出三棵偽龍涎草說道,「師兄,你待我和晴丫頭如親人,蘇豪無以為報,僅以三棵龍涎草報答師兄知遇之恩。」

看著蘇豪手上的三棵龍涎草,飛羽眼中露出渴望,但最終還是忍住了,「蘇豪,把龍涎草收回去吧,它們是你未來翱翔的重要資本。即使沒有龍涎草,師兄我十年內也可以突破到道種境了。」

蘇豪搖頭,堅定道,「師兄,風回峰已經上百年沒有出過道種境的高手了,偌大一個風回峰沒有個道種境的高手撐場怎麼也說不過去,而且我本是上丹田武者,突破到道種境具有很大的優勢,到時未必需要龍涎草。」

飛羽拍了拍蘇豪的肩膀感嘆道,「你說得對,一日不入道種終為凡,你到風回峰的時間也不短了,師兄提供給你的修鍊資源可以用寒酸來形容,心裡實在過意不去啊。」

蘇豪輕輕把龍涎草放到石桌上,「師兄,師弟十分期待你突破的那一天。」

蘇豪又從儲物袋拿出蛟龍斷角說道,「師兄,我還有一事相求。」

「這…這是龍角?」飛羽震驚道。

蘇豪點頭,「師兄慧眼如炬,這段斷角是蛟龍龍角,我也是在發現龍涎草的時候得到的。」

飛羽拿起龍角端詳道,「火焰峰峰主火劍真人的火龍劍便是用一根火蛟龍角煉成的,憑著這把火龍劍,火劍真人的實力直接排到弈劍門前三,僅次於掌門和申屠霸。這段龍角雖然殘缺,但是其中龍威要比火劍真人當年得到的火蛟龍角強上一個層次,這條蛟龍生前的實力一定十分驚人。」

「能不強悍么,那可是瀟玉蟬祖師用了三天三夜的才斬殺的存在。」蘇豪內心想道,不過卻不敢把真相說出,生怕引起軒然大波。

飛羽問道,「我猜你是想讓我幫你把這段龍角煉成劍吧?」

「是的,師兄!」

飛羽點頭,「這東西可不好煉,唯有高級煉器師方能駕馭,正好我認識一位高級煉器師,你的這個忙我幫了。」

「謝謝師兄。」

「哦,對了!」飛羽突然說道。

已經走到門口的蘇豪回身疑惑道,「師兄,你還有事吩咐?」

「是這樣的,劍冢開啟在即,煉脈五層以上的弟子皆可參加,三日後你也到葬劍鋒走一趟吧。」飛羽說道。

「劍冢?」蘇豪疑惑道。

「劍冢埋葬有萬年來弈劍門歷代名宿佩戴的名劍,雖然大部分已經失去靈光,但是還有不少厲害的名劍尚且保存靈光,開啟劍冢便是讓弟子們碰機緣,每次劍冢開啟都有會名劍出世,將會十分熱鬧。」

「蘇豪明白!」

三日後,騎著破紙鶴的蘇豪來到神秘的葬劍峰。

蘇豪認為風回峰已經夠荒涼的了,但卻不曾想到葬劍峰更加荒涼,幾千米高的山峰竟然寸草不生,光禿禿的不像話。

蘇豪感覺葬劍峰有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鋒芒畢露,予人一種異常銳利的感覺,蘇豪猜測正是由於這股銳利氣息的存在,葬劍峰才會如此蒼涼,因為沒有哪種草可以在這環境下生存。

葬劍峰的駐地修建在峰頂,蘇豪頂著狂風花了足足半個時辰才上到,而此時峰頂上已經聚集了許多人,基本都是年輕弟子。

雖然蘇豪一直強調低調才是王道,但是騎著如此拉風的破紙鶴他又怎能低調的起來,紛紛引來眾人的側目。

蘇豪早已習慣這種目光,在人群中他看見了許久不見的柳煙兒,柳煙兒一如往日英氣勃勃,傲人的風姿到哪裡都是人群的焦點。

蘇豪也在人群中發現了申屠光,他發現申屠光彷彿變了一個人,變得內斂了,看向蘇豪眼光非常平靜,不過蘇豪還是敏銳地感覺到他對自己的敵意。

出乎意料的,蘇豪還在申屠光身邊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竟然是鷹武,這貨竟然突破到煉脈五層了,看來少不了申屠光幫忙。

蘇豪繞開人群集中地,緩緩地降落在邊角處,沒辦法,風回峰就他一個人,遠遠沒有其它峰的人多。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停,一雙充滿惡意的眼睛盯著蘇豪說道,「你就是蘇豪?」

蘇豪循聲望去,聲音的主人非常年輕,不過二十歲出頭,身上的服飾與玄冰三傑一樣,再看他周圍的人都是同樣的服飾,內心不由晦氣道,「我瞎眼了,竟然找了個靠近玄冰峰的地方。」

爆笑天王:來呀,互相傷害啊 蘇豪眯著眼睛不說話,倒不是他怕了,而是這裡不是吵架也不是打架的地方,他不想打無意義的口水架。

「還以為你是個人物,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就你這慫樣也敢挑戰我們師妹,真是可笑。」此人諷刺道。

蘇豪絲毫不理會此人,反而目光巡視著玄冰峰的大部隊,終於讓她在人群的後面找到了目標,正是當日在鐵竹林截殺他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背對著蘇豪,正與一個歲數看起來大些的豐腴女子私聊什麼。

蘇豪看著白衣女子說道,「剛才說話的那個誰,去跟你師妹說,就說債主來收債了。」

年輕男子被氣的青筋暴跳,蘇豪無視的目光徹底激怒了他,狠聲道,「你這是自取其辱。」

「傻叉!」蘇豪撇撇嘴說道。

「你說什麼?」年輕男子憤怒道。

「既然你這麼想聽,那我就再說一次,傻…叉,滿足了沒?」這貨一看就是想在白衣小妞面前顯示自己的羽毛,對於這種死公雞,蘇豪從來不予好顏色。

「放肆!」年輕男子拔劍指著蘇豪怒道,其身邊的玄冰峰弟子也紛紛對蘇豪怒目而視。

蘇豪用【無盡之刃】隨意地蹭了蹭地板,「說吧,是你們群挑我,還是我單挑你們?」

蘇豪與玄冰峰弟子對峙的一幕引起了其它峰弟子的注意力,紛紛饒有興緻地看著蘇豪,這個新人很狂啊。

「影空,怎麼回事?」這時和白衣小妞密聊的豐腴女子上前問道。

年輕男子趕緊說道,「大師姐,這個人侮辱了小師妹。」

蘇豪掏了掏耳朵說道,「你哪知眼睛聽到我侮辱你們的小師妹,耳朵都長到眼睛里去了吧,耳挫。」

豐腴女子說話的聲音溫柔,聽了令人舒服,問道,「看來其中有誤會,不知師弟是哪一峰的高徒。」

「風回峰!」

豐腴女子神色愣了一會才說道,「原來是風回峰的弟子,我成為弈劍門弟子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風回峰的弟子呢。」

見豐腴女子眼神飄忽,蘇豪就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了,笑道,「不用找了,風回峰就我一個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