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說著,沐靈夕一邊輕拭著頭上的汗珠。

一邊說著,沐靈夕一邊輕拭著頭上的汗珠。

「只是還不錯嗎!那看來還差得遠呢!你跳的舞可是要將我的神魂都勾走了。」

宮佑冥微一揚手,桌上的那張古琴頓時就被他收入了乾坤鐲中。

看到這裡,沐靈夕倒是想起了師傅早上交給自己的任務來。

見宮佑冥每天除了跟自己在這學院中帶著,好像哪裡都沒有去過呢。 風雲閣不愧是風雲閣,葉天此時看到自己面前的建築之上,那一團猶如白雲一般的建築,也是極為驚嘆。

拱狀大門,上方乃是一朵祥雲,祥雲之下的石柱之上,看起來則像是狂風呼嘯而過一般的一道道紋痕。

這風雲閣僅僅只是一個大門,便是讓得此時的葉天震驚不已了。

而此時的青年也是再度轉身,而後看了一眼葉天,當即便是說道:「各位請進!」

聞言,葉天也是不客氣,跟在那青年的身後,便是對著那拱狀大門走了進去。

進入之後,葉天卻是感覺有些疑惑,雖然這風雲閣的建築風格獨特,然而這裡邊看起來卻是極為冷清。

此時,已經是進入到風雲閣的大院之中了,葉天卻是一個人都沒有看到。

這一幕讓此時的葉天有些疑惑,當即,心中的警惕心理也是再度升起。

可就在此時,那走在葉天前邊的青年便是再度轉身,而後看著葉天說道:「怎麼?這麼快就逍遙離開了?」

聞言,葉天也是不以為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而後說道:「沒事,繼續吧!」

青年笑了笑,而後再度轉頭,在前邊帶路的同時說道:「風雲閣不像是你們那些家族,不需要很多人,所以,你不必為了這個而感到奇怪。」

聞言,葉天當即也是一怔,而後心中也是暗嘆了一聲:「不愧是風雲閣的人,竟然能猜到自己心中想些什麼。」

此時,青年緩步走到一個漆黑的房門面前,葉天看著那漆黑的房門,還以為這是一個屋子呢。

當青年推開那房門的時候,葉天方才看出來,那竟然是一面隱藏的房門!

房門被推開,裡邊卻依然是一片漆黑,那漆黑和房門徹底融為一體,此時的葉天連房門也是看不到。

不過,在那漆黑的屋子之內,卻是不斷有著一些奇怪的聲音傳出。

起初,葉天很是仔細的聽著那些奇怪的聲音,然而在片刻之後,卻是突然有著一道白色鴿子從那房間之中飛出。

見到這一幕,葉天方才是長舒了一口氣,原來只是一隻鴿子而已,而葉天這段時間一直都保持著高度集中的狀態,竟也是忽略了這一點。

青年此時再度一笑,而後轉頭對著葉天說道:「進來吧。」

葉天再度看了看青年,而後再度看了看那漆黑的屋子,旋即看著青年已經是走進去的身形,葉天也是跟在了那青年的身後。

葉天和葉濤一行人此時皆是走近了漆黑的房間之內。

可說也奇怪,就在葉天剛剛進入的一瞬間,便是感覺這房間之內瞬間便是明亮了起來。

從外邊看起來,這房間之內漆黑一片,已經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可是,當現在進入之後,葉天卻是發現,這房間之內的一切東西都是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葉天發現,這房間極深,自己此時行走在房間的正中央,兩邊則是掛滿了一個個金色籠子。

那籠子之內,自然便是之前發出「奇怪」聲音的鴿子,葉天大略一看,竟是發現,僅僅是這兩側的鴿子,便有上百隻那麼多!

再度轉頭,葉天往前邊看去,發現在這道走廊的盡頭,則是有著一個極為簡陋的案台。

那案台像是檀木所制,顏色呈深紅之色,不過,在這麼多鴿子的影響下,葉天也是絲毫聞不到那檀木香味。

青年此時再度轉頭看了看葉天一行人,而後對著房間的盡頭指了指道:「那裡,便是你們心中疑竇所在!」

說完之後,青年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轉身離去。

而葉天和葉濤見狀,心中當即也是微微一緊,然而對著那青年看去的時候,他已經是離開了房間!

然而,讓葉天和葉濤再度心驚的是,就在那青年離開之後,房門竟然是自動關閉!

「嘭!」

房門關閉所發出的沉悶響聲讓得此時的葉天一行人皆是心頭一跳!

不過,房門雖然已經關閉,當身處房間之內的葉天眾人依然是能夠清楚的看到房間之內的東西。

此時,葉天的目光再度對著那青年方才所指的方向看去,卻只是看到了一個案台,除此之外,便是再也沒有其他東西。

可就在葉天心中疑惑之時,兩側的鴿子卻是在此時突然跳動起來,猶如是受到了驚嚇一般!

隨著鴿子的跳動,那一個個金色籠子也開始四處搖晃,一陣陣金屬碰撞聲和鴿子的叫聲不斷傳來,讓此時的葉天和葉濤眾人更是心頭髮慌。

當即,葉天也是狠狠咬了咬牙,寧下心神,便是對著方才青年所指之處走了過去。

葉濤看到葉天如此堅定的步伐,當即也是不再停留,跟在葉天的身後,便是對著那案台走去。

走到案台處,葉天卻是詫異的發現,剛才看過來的時候,這案台之上原本空無一物,可此時看去,竟然是發現了一宗宗整齊拜訪的宗卷!

葉天再度疑惑的皺了皺眉,此時,僅僅是身處在這房間之內,便是有著一件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也是讓得葉天對於風雲閣這個地方,有了一些最為基本的印象。

不過,不僅僅是此時的葉天極為詫異,就連葉濤也是一臉的震驚,雖然葉濤對於風雲閣這個地方有些了解,但畢竟也沒有來過,今日身處這房間之內,也是讓得葉濤處處震驚。

此時的葉天目不轉睛的盯著案台之上的那些宗卷,想要拿起來的時候,那兩側的鴿子卻是猶如瘋了一般,開始瘋狂的撞擊那金色籠子!

雖然說著房間之內葉天也只能看到那些鴿子和金色籠子,可是隨著那些鴿子如此拚命的撞擊,葉天也依然是感覺自己渾身的汗毛都是倒立了起來!

葉天轉頭看去,發現那些鴿子此時猶如是完全不要命一般,用盡了渾身的力氣對著那金色籠子撞擊而去!

金色籠子晃動的幅度也是越來越大,甚至隱隱間已經是有一種快要掉下來的感覺!

此時的葉天也是有些手足無措,面對這神秘而又奇怪的房間,葉天也著實不想多待!

當即,葉天終於是不再有絲毫的遲疑,直接伸手將案台之上的那些宗卷拿了起來!

而就在葉天拿起來的一瞬間,之前那些拚命撞擊的鴿子卻是在此時突然安靜了下來!

這一幕幕讓得此時的葉天完全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雖然那些鴿子已經安靜了下來,可此時的葉天依然不想在這房間之內多待片刻。

所以,葉天直接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宗卷,而後也是沒有絲毫遲疑,直接打開了最上方的那個卷宗。

一根黃色的粗糙之線被葉天輕輕拉開,卷宗也隨之展開。

極有質感的黃皮紙出現在葉天的眼前,而在那黃皮紙之上,卻只寫了赫然一個大字:「進!」 見宮佑冥每天除了跟自己在這學院中帶著,好像哪裡都沒有去過呢。

也許真的像師傅說的那樣很無聊呢!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出聲問道:「你每天都呆在這裡,無聊嗎?」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由得好笑道。

「怎麼忽然想起來問這個!」

沐靈夕不知道宮佑冥會不會拒絕自己,只好試探著問道。

「聽說你好像去過很多秘境?秘境裡面好玩嗎?」

器焰囂張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一臉,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小表情就知道,這丫頭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說呢。

「秘境是去過很多,有幾個還是還是有些趣味的。你想去嗎?」

沐靈夕一聽,就知道宮佑冥已經猜出了自己的想法,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其實,我是想邀請你跟我一起去一個低級秘境的,你要是覺得沒什麼意思就算了,我自己一個人去也是可以的。」

沐靈夕知道宮佑冥去的那些秘境一定都是高級的那種,這次這種低級的秘境怎麼可能會去,怕宮佑冥不好拒絕自己,所以自己已經給宮佑冥找到了借口。

「怎麼會沒意思,能得你相邀,無論在哪裡都是福地!」

宮佑冥輕揉著沐靈夕的額發,一臉寵溺的說道。

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可愛了,她怎麼會認為自己會拒絕她的邀請。

沐靈夕見宮佑冥答應了,心中沒由來的生出一絲欣喜。

「到時候要是覺得沒意思,可不許後悔!」

「後悔是什麼!」

宮佑冥笑的一臉邪魅,看的沐靈夕一陣痴迷。

「別跟我嘴貧!我看到到時候好多人去呢!若是讓人知道你堂堂冥王還會去小秘境,還不知道怎麼笑你呢!」

這也是沐靈夕所擔心的一點,男人不都是愛面子的動物嗎!尤其是自己面前的這隻。

「你覺得他們敢嗎?大不了將他們都滅了,這樣倒省事了。」

沐靈夕一聽,頓時撇了撇嘴,還真是任性呢!

「還是別了,到時候我們易容過去,誰也不知道我們的身份不是更好玩。」

沐靈夕耐心的勸解著,畢竟只是漲漲見識,沒必要弄得人盡皆知。

「好!都聽你的。」

宮佑冥一臉寵溺的輕攬著沐靈夕的腰肢,勾唇輕笑著,在沐靈夕那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一抹嫣紅瞬間爬上了沐靈夕的臉頰。

這種時不時的親昵舉動還真是讓她接受不了呢!

只見沐靈夕滾躺著一張臉,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直接一轉身,逃離了宮佑冥的懷抱。

「我,我去整理一下,一會兒還有事情要處理呢!」

說完,沐靈夕頭也不回的跑上二樓,再也不出來了。

宮佑冥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樣相處的時間看來還是太短了,這老是害羞的毛病還真是讓他無語極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中時,宮佑冥接到了林旭的消息。

上面寫著,林欣兒想要在城主府舉辦一場宴會,主要是邀請彌城學院的新生女子前去參加,算是一種閨約。 簡單的一個字,卻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極為疑惑的緊皺眉頭。

說起來,之前的葉天也從未領教過風雲閣的厲害,今日也算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和風雲閣接觸。

然而,此時看著黃皮紙之上這一個字,葉天卻是完全想不明白,風雲閣這是想要告訴自己什麼呢?

此時,不僅僅是葉天極為疑惑,就連一旁的葉濤也是緩緩走了過來,而後一臉疑惑的看著那黃皮紙之上的字。

此時的葉天低頭沉思了良久,而後轉頭看了看葉濤,卻是發現,葉濤此時也是一臉的疑惑。

「父親,你說這風雲閣,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葉天此時指著黃皮紙上的字,對著葉濤說道。

而葉濤聞言,也是緊跟著皺了皺眉,對於風雲閣,葉濤的了解自然要比葉天多一些。

葉濤也知道,風雲閣這麼多年,之所以能夠在天池城站穩腳跟,那自然也是有些真本事的。

可是,即便葉濤已經知道了這些,此時看著那黃皮紙之上的一個字,卻也是實在想不明白。

而後,葉濤也只能是指了指葉天手中的其他卷宗,當即說道:「天兒,打開其他卷宗看看吧。」

聞言,此時的葉天也只好是點了點頭,而後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其他的卷宗之上。

的確,除了剛才打開的那份卷宗,還有好幾份,此時的葉天隨便選了一個,便是緩緩打開。

依然是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黃皮紙,然而卻是一行醒目黑色大字:「人如溪流,不進則退,不喜則憂,不取則失!」

此時的葉天看著這一行字,也總算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最起碼至今為止,葉天還沒有感覺出來是之前那個青年在騙自己。

不過,這行字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有些難解,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問道:「父親,這又是什麼意思呢?」

葉濤此時也是仔細的品讀著那行字,此時此刻,想必也是有了些許的答案,當即也是說道:「此話之意,應當是讓我們無所畏懼的前行,不過還不能確定,你再打開一個卷宗吧!」

葉濤此時雖然心中已經有了些許的想法,可畢竟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測而已,如今葉家處於這樣的階段,更是不敢有絲毫的差池,所以葉濤此時的想法也是極為謹慎的。

而葉天也算是聽明白了葉濤的意思,而後也的確是再度打開了一分卷宗。

打開之後,葉天便是再度從那黃皮紙之上看到了另外一行字:「故而,以進為退,則萬事大吉,若停滯不前,又何以圖霸業終成?」

這行字,葉天終於是看的明明白白,此時此刻,也終於是明白了風雲閣想要告訴自己的是什麼。

不過,這個問題葉天和葉濤之前又何嘗沒有想過?

進固然很容易,可是,想要一帆風順的進,那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可是,在進的過程當中,遇到的種種危險,又如何應對呢?

雖然如今葉天的實力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可是葉天也知道,在這天池城之中,實力高強的大有人在,自己如今這樣的實力,完全做不到高枕無憂。

而這一次,葉天也沒有立刻問葉濤,而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再度打開了另外一份卷宗。

此時,葉天手中一共有四份卷宗,剛才也只是打開了三份而已。

當第四份卷宗打開的時候,葉天也終於是看到了自己最為擔憂的問題。

「然,世事無常,常有變動於過程當中,此況便需葉氏少爺橫空出世,斷一切變動與萌芽之中,將一切危險扼殺於搖籃之內,方可度過此番非常之途!」

黃皮紙之上,再度如此寫道。

而葉天看完之後,也終於是長長呼了一口氣,而後再度看了看自己的父親,終於是明白了,風雲閣如今所說的話雖然看起來有些神神叨叨的,可是每一句都是大實話,而且也是葉氏家族如今最為緊急需要處理的問題。

不過,此時的葉天心中依然是有很多疑竇,當即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那案台之上。可 總裁,借我生個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