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強大的氣息掀起,凌若妃美眸中冷色一閃,道:「薛族少爺,放尊重點,我凌若妃可不客氣。」

一陣強大的氣息掀起,凌若妃美眸中冷色一閃,道:「薛族少爺,放尊重點,我凌若妃可不客氣。」

凌若妃可不是普通角色,在三族中也有著不小的名氣,主要原因還是他的哥哥。

果然知道是凌若妃后,薛族紈絝安定許多,但眼睛卻不安分,貪婪的掃著凌若妃的嬌軀。

「我想你們都忘了一點,我說過莫東抵的過我三掌我就放了他,但我的這位兄弟可沒有在此列。」

薛強陰笑著,他陰狠的看了眼莫東,道:「動手!」

「你們……」凌若妃怒極,她平生第一次有這樣大的火氣,而身邊的方晴咬著嘴唇,要不是一點理智克制她早罵了出來。

「凌小姐還是退後一邊好。」一道靈力勁風捲來,轟鳴聲中凌若妃拉著方晴退後幾丈,嘴角流出一絲血液。

薛族另一高手冷笑著,然後目中森冷之光閃過,道:「我和他條件一樣,你只要能抵擋我三掌,我也就放過你。」

「無恥。」

「三族真的要趕盡殺絕啊。」

「這人就算比薛強弱一點,但修為也是靈動八重境界,而挺過薛強三掌的莫東就是孱弱之軀,不要說三掌,一掌就能讓莫東的命。」

「唉,可是誰又能說薛強說錯了呢,他們確實沒有說這個人也放過莫東啊。」

圍觀的人都嚷嚷起來,本以為莫東挺過薛強三掌震驚眾人就到此結束了,沒想到莫東的命再次瀕臨死亡。

「你們薛族人無法無天了嗎,迫害我方師兄,現在又要對我師弟下殺手,你們都不得好死。」

張遠吼罵,最後宛若瘋癲,「宗門的人呢,都是膽小鬼嗎,堂堂宗門長老眼睛都瞎了嗎,為什麼不把他們抓走,門規呢?平時一口一口的門規律令的,哈哈都是笑話。」

「可笑的宗門,在自己的地盤還要被欺負,好可笑、真是太可笑。」

張遠怨恨的吼道,眼中揮灑著淚水。

在場的人雖對張遠的話皺眉,但他們也很疑惑宗門為什麼還沒有出現,心底第一次對宗門有了不滿。

我的聖體前女友 「三族的雜種,有種你殺了你大爺,否則你別想對我師弟動手。」

張遠踏步,站在莫東三步外。

「雜種?」

薛強、薛霍甲等人臉色都是一變,他們三族自詡府天門的貴族,也是北望境的貴族,還是第一次被人罵成雜種。

「對你們就是雜種,背祖求榮的雜種。」張遠狂笑,目中的輕蔑能印到人骨頭裡。

這一刻,落日峰四周都回蕩他的狂笑,而圍觀的人都震驚到麻木。

這一刻,薛強等薛族人對張遠的殺意甚至超過莫東,話說起來,他們三族和宗主爭鋒,想要奪位,就是背祖求榮。

這也是他們每個三族人的禁忌污點。

「找死。」薛族高手目露凶厲,瞬間一掌印在張遠胸口,一剎那張遠胸口塌陷,雙眼渙散彷彿就要死去。

但令所有人震驚的是,以薛族高手的實力這一擊能要張遠的命,而張遠也不該能站著不動。

「我明白了。」

「你們看到了他嗎,張遠修為也在靈動境界,按理說他應該能稍微抵擋一下的,可他並沒有做什麼防禦,而是任由薛族高手打在他身上,他是自己不想活了嗎,不見得,你們看他腳下。」

隨後便是一陣倒吸聲響起,只見張遠雙腳竟深深的鑲嵌在地下,這是之前誰都沒有發現的。

「他沒有防禦的原因就是把力量都運到雙腳上,而這麼做的原因……是……難道是……」

人們對視一眼都從各自臉上和眼中看到了震撼還有一抹刺在心臟里的人性悸動。

「師兄。」莫東目眥欲裂,他移動步伐,但就如他人所說他受傷嚴重,而且比別人想象的還要嚴重。

要不是他體內的龍鳳聖紋還有自己特有的體魄和聖荒功的話,他在薛強第一掌的時候就死了。

「師弟,師兄不能保護你了,但他想要殺我,就只能從我屍體上踏過,我張遠說到……做到……」

張遠咧嘴一笑,止不住的血水流下來,其中還有五髒的碎片,而他的身軀慢慢倒下來,但他的下身依然沒有移動半寸。

「不,不師兄你不能死。」

莫東撲著般過去,牽傷勢血液直流,但他哪裡還理自己的身體,他顫顫的接住了張遠的身體,他的臉都在顫抖,他的心在顫抖。

「不,你不要死,不要死。」

莫東摸著張遠的臉,眼淚和血液一起流下來,他的臉變得很恐怖。

「對,丹藥,丹藥。」莫東翻找自己的納戒,將療傷丹藥全塞入張遠嘴中,可張遠吐血更厲害,氣息流逝越快。

「怎麼辦,怎麼辦。」莫東像無頭的蒼蠅,完全沒有了自己面臨死亡的時候都可以鎮定的心境。

「你的這些丹藥只能加速他的死亡。」一隻玉手伸來,潔白無瑕的掌中靜躺著一顆金色丹藥。

「先把它吃下,固守住生命吧。」

莫東想也沒想把金丹喂入張遠口中,終於那能感受到生機流逝變慢了,這說明此丹有用。

事後他才知道此但叫做救命金丹,極其昂貴,就是凌若妃也只有一枚而已。

但是張遠情況還是不樂觀,而此刻他們的危險還沒有解除。

「小東西滾開。」突然心中微微一定的莫東聽到這聲獰喝,他心裡一陣刺痛,瘋狂般向前看去。

「回來,快回來。」

不知什麼時候,小點點擋在前方,小小的身軀伸開雙臂,阻攔著比她三倍的人。

凌若妃臉色大變,嬌軀一扭便飛過來,可是看到她想要救小點點,那薛族高手頓時獰笑,抬手就對小點點擊去。

薛萬澈、葛天象察覺到小點點的不簡單,但薛族這些人可沒有資格看出來。

「不。」

鼠年說鼠人 眼看小點點也要死在他眼前,一聲悔恨的怒吼,莫東仰天噴血,無窮怨恨響徹萬里。

「我莫東發誓,有生之年不讓你三族付出代價,我生為畜、死為鬼!」 咆哥嗓門可不是一般的大,他要是真喊出來,一會她就上不了台去PK一個眼神瞪過去,他立即閉上嘴巴不敢嚷嚷。

收到她警告的眼神,咆哥沒有用他的大嗓門喊出她是女人的話,而是饒有興趣的望著她問到「我說優爺,人家來當上門女婿你來幹啥子?」

別小看這個女人,個子小膽子可比男人還大,咆哥對她還是有幾分顧忌的。

蘇心優沒有回他的話,而是高深莫測的望著他問道「那你又來幹嘛?」

「來幹什麼?」光是想到只見過一次面的駱小姐,咆哥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說話時眼神色眯眯的「駱小姐擁有性感的身姿,凹凸有致,該有肉的地方有肉,該瘦的地方就瘦到恰到好處。」

汗……他那是什麼回答?

她沒見過駱小姐本人,但是有聽說話過她確實長得可以,被咆哥這麼一說她還真想見見那位駱小姐長得怎麼樣。

見她不說話,咆哥又補了句「你不相信的話一會見到了你可別妒嫉,她的皮膚可是雪白雪白的。」

突然想起蘇心優長得也是不錯,皮膚也挺白的,現在看她怎麼黑得跟個天天暴晒的樣子?

好奇的問道「妞,我說你這皮膚是咋回事?」

蘇心優躲開伸過來要摸她臉的大手,秀眉微皺直瞪著警告他不準備他碰自己。「要你管。」

被她一瞪,咆哥慫了沒敢再碰她半分,臉上仍笑意的說「別這樣嘛,一會等老子奪得美嬌娘請你喝杯喜酒。」

「我說咆哥,你家裡有空地放駱小姐嗎?」咆哥要來奪駱小姐,那十個成山都不夠他打,蘇心優只好關心關心他了。

這咆哥先不說他那些沒名沒份的老婆有多少,光是那些明媒正娶的老婆和姨太太沒有百個最少也有兩位數字的。

別說一天輪一個了,一個小時輪一個那也要好幾天才輪得完,這也想來做駱家上門女婿?

咆哥假裝聽不懂蘇心優在暗示什麼,一臉痞子氣說道「怎麼會沒有呢,這不來上門的嗎?這駱家這麼小姐還沒有駱小姐容身之地?我說優爺你也太會開玩笑了吧?」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這傢伙不肯撒手?她要再確認一下「那,咆哥的意思是這上門女婿是當定了咯?」

「那是當然。」咆哥篤定的回到。

「那沈夢嬌同意了嗎?」

咆哥女人雖多,可也有害怕的,沈夢嬌不同意他自然不敢上門去。

他滿不在乎的笑了「她算老幾….」到了嘴邊的話驟然停滯,他看見自家媳婦了。「是嗎?」咆哥還想說什麼呢,一個健壯的女人,陰陽怪氣的反問他。

女人生得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鬼見了都要閃開,就是這麼一個女人掌管著咆哥的後宮。

「媳,媳婦,你怎麼來了?」看見她,咆哥立馬慫了,高大的身體變了下來,討好式的諂媚陪笑。

「我不來,你是不是又住準備瞞著我幹什麼好事出來?」

「媳婦,走走走我們回家再說,我確實有事情沒跟你商量。」咆哥怕她在這裡鬧趕緊的摟著她就回家去。

「咦,這怎麼可以這樣,都有媳婦了還跑來湊什麼熱鬧。」

「就是,就是,幸虧他媳婦來早了不然被駱小姐看上那可虧死了。」

…..

這裡本來就人多,大家也是沒人認識咆哥,只是聽說他媳婦都找來了,又一陣的議論聲響起。

他老婆來得可還真及時哈,當她看到蕭陋時瞬間明白了什麼,對他比小心心。

走了個強的對手,她在擂台處轉了一圈,沒發現除了她的人以外的莽夫她就放心了。

「咣~」敲銅羅的聲音響起,駱家老爺和夫和都上台來,然後下人拿著銅羅在不停的敲,一來讓大家都看他那,二來是想讓那些人先不要說話。

「安靜了都安靜了,現在請大家都分開站,打擂的往前面來,看擂都後退面退去,我們家小姐說,什麼時候站好了,什麼時候開始。」

大家都心急想要一睹駱家小姐芳容於是挺配合的上前的上前退後的退後,進到選手們都站到了前面,駱家的下人才去請駱小姐出來。

駱小姐在眾人的呼喚下終於是出來了,走在前面的是拿著油紙傘的女僕為她擋住才早上就艷陽高照的烈日。

她穿著一身鮮紅喜色的旗袍,踩著高根鞋優雅的走上擂台,穿旗袍的女人總是多情的,柔情似水,她從容淡定,嘴角微微向上揚,那雪白的肌膚,豐腴的身材,果然如咆哥說的該有肉的都有肉,胸部高起傲示眾人,柳腰纖細如無骨,圓潤臀高蹺,最撩人的是那開叉,總是那麼不高不低,欲隱還露,欲露卻隱。

「嘩~」台下噓聲響起,極少出門見人的駱家小姐果真如傳說中的那樣是個男人夢中情人。

這女人怎麼看著沒有大小姐的氣質反而有風塵女子的味道?成山他能hold得住嗎?

她來了之後沒有說話,而是坐到了她父母的身邊,讓她的貼身丫環去讓主持這次擂台比賽的主持人說可以開始了。

「各位鄉親父老,安靜,請安靜,比武招親馬上開始,現在有請我們的當家老爺上來講兩句話。」

駱老爺在女僕的輕扶下手拿紫檀木手杖走到擂台中央,站穩之後又手搭在手杖上,以手杖做他的第三個支撐點。

在下人把話筒調到合適他嘴巴高度時才清了清嗓音說話「各位鄉親父老,各位大官貴人,有幸請到你們來小女的擂台招親比試,因我們駱家代代單傳,到了我這一代有愧於祖先只出一女,眼前吾家有女年芳二十有三還沒有意中人,無奈只有出此下策,效仿古人的擂台招親….」

駱老爺子在台上說了一堆,講到底就是只要讓駱小姐看上了就能成為駱家女婿掌管駱家事業,等老爺子百年之後就能繼承駱家財產了。

當大家都在聽駱老爺說話時,蘇心優看見了駱小姐那種望穿秋水的眼神正在望著某個地方,而那個地方站著一個蓬頭垢臉,連鞋子都爛了個洞露出腳指頭,不是流浪漢就是非常貧窮的年輕男人,而那男人不敢迎上那駱小姐的眼神,一味的遮臉躲避。

看來他們是有故事的人,成山應該是沒有機會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神秘老人

生為畜、死為鬼。

這是極為狠的毒誓,傳聞生靈死後都可進地獄,有輪迴轉世的可能,而成鬼后,記憶消失、變成無惡不作的厲鬼,結果將要受夠千年地獄折磨才能消散於天地。

這是傳說,但絕不是虛構。

轟隆。

本來明澈、清朗的天空突然間陰雲大作,雷電狂作,黑風肆虐著天地。

一道道雷霆降落,一座座山峰化作齏粉,山上的生靈萬物皆灰飛煙滅,無數人陷入恐慌中,不知道天地怎麼會變成這樣,忽然的就想起了剛剛那道怨恨至極的毒誓。

府天門內,忽然一道霹靂落在了府天台上,雖有防禦陣法存在,但威嚴堂皇的府天山上因為這道雷霆霹靂變得亂糟糟的。

那棵參天大樹燃起了火焰,府天門的高層驚慌失措的想辦法將參天大樹的火撲滅。

雷霆不僅落在府天山上,府天門十幾座山都被光臨了,其中有八座灰飛煙滅,據最後統計,有內府多位天才死在其中。

府天門旁的葬靈河,這條平靜了幾千年的河流忽然波浪滔滔,洶湧至極,大發洪水,淹沒了周邊山林。

這一刻,府天門高層、宗主、三族族長都被驚醒,都齊齊望天,對突然遭到天譴般的打擊有些不明所以。

而他們也想到那句毒誓,但沒有人認為這一切天地變化是那句毒誓造成的,他們再想肯定是哪位前輩高人在渡天劫。

不過那句毒誓也很古怪,出乎意料的響徹萬里之地,他們的目光轉向的落日峰。

這一看不得了,一個個數百年來古井無波的臉上驟然大變,宗門高層長老帶著驚恐趕向落日峰。

而府天門宗主和三族族長等人卻在猶豫了一下沒有動作,但他們每個人臉上都顯露著凝重之色。

……

仰天噴血的莫東在發下毒誓以後直接暈了過去,受了薛強三掌的他已是身心俱損,再遇張遠為了他幾乎死亡,他的心陷入了自責、悔恨之中,而小點點之死徹底摧毀了他心靈最深處的堤壩。

他再成熟、心智再堅定,也是不到二十歲的少年,而張遠生命垂危、小點點將死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若他識時務,腰杆子彎一點,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他恨自己無能,恨自己逞強,他悔恨自己所做的一切,他的心亂了,心境徹底的崩了。

活人還是修鍊都靠一個支撐下去的信念,莫東以拒絕三族而信念更堅定,但張遠和小點點瀕臨絕死直接摧毀了他的信念。

他開始懷疑自己所做的一切,他陷入了自己的怪圈之中。

此時的莫東處境很危險,若是出現一點差錯,將永遠醒不過來。

天地變化就保持了三個呼吸,這三個呼吸時間裡落日峰震動不停,山石滑坡,圍觀在這裡的人皆面露驚恐。

三個呼吸后,天地放晴,人們驚疑不定,若不是滾落下砸在府邸上的石頭,都還以為是做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