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普通大老虎也敢用來對付靈寵。

一隻普通大老虎也敢用來對付靈寵。

「我們都是女孩子,請幫手可不好,既然要動手,那就讓我們倆來好好第一場好了。」

「你贏了,我從洞里拿的東西就是你的了,你要是輸了怎麼辦??」

鳳鸞看也沒看大王和那綠色巨蟒,挑眉說道,也算是承認了自己從山洞裡拿了東西出來,在場的人都眼熱的很。

雷家人也不例外。

雷倩一聽這話,二話不說,點頭:「好,我要是輸了,讓你走!」

她雷倩怎麼可能輸給一個連修為都沒有的女人。

「好說!」

鳳鸞低喝一聲,手上的長鞭猛地用地,注入了一道陰氣於長鞭上,頓時見雷倩的長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腐蝕,鳳鸞狠狠一拉。

雷倩的長鞭陡然斷裂,還沒等雷倩反應過來,鳳鸞的長鞭隨即而至,帶著道道殘影,以肉眼難以企及的速度,往雷倩的身上抽去。

「啊……」

鳳鸞的鞭子以下去,就聽到雷倩的慘叫。

「賤人,你竟然敢打我!!」 雷倩不可置信的喊道,說催動著渾身的靈氣化成長鞭,就要去迎戰,卻不想,長鞭一甩,卻壓根不是鳳鸞的對手,不管她怎麼躲,怎麼格擋,鳳鸞的長鞭都會如影隨形。

一鞭一鞭的抽在她身上,痛入骨髓。

「我怎麼不敢打你了,你當你是誰??」鳳鸞冷笑一聲。

她本就伸手好,再加上雷倩也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草包,一會兒功夫,就給打的只能在原地打滾了。

鳳鸞輕哼一聲:「雷小姐,還要在比下去嗎??」

鳳鸞的聲音,彷彿一把羞辱的刻刀,將雷倩的衣服一層一層的扒光,擺在這麼多修者的面前。

雷倩蜷縮在地上,白嫩的雙手緊緊的握了起來,賤人,這個賤人,她一定要殺了她。

「一群廢物,還不快給我殺了她。」

雷倩怒喝一聲,顯然,是對她帶來的人說的。

原本站在一旁的雷家人,聽到這話,紛紛祭出兵器,直接往鳳鸞身上招呼了去。

鳳鸞冷笑,她就知道雷倩這個小婊砸的話不能信,想著,正要招出那兩個女鬼,就聽見一個爽朗的聲音響起。

「雷家真是好本事啊,言而無信現在還要以多欺少不成?」

聲音一落,就看見一個穿著水藍色錦緞,頭戴玉冠的男子,信步走來,身後跟著兩個面色冷凝的男子,彷彿這不是魔獸森林,而是他家的後花園一般。

原本還想大幹一場的鳳鸞,看到來人,整個人都不好了,彷彿跟吞了一隻蒼蠅一般。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前不久才解除了婚約的三殿下,南宮玉。

分明是一早就躲在暗處,在雷家群起發難的時候才出來,是要刷好感嗎?想到這裡,鳳鸞就覺得噁心的不信。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管我雷家的事。」

雷倩由之前說話的男子扶了起來,聽到南宮玉這話。

這是要給這個賤人,出頭了??

這樣想著,雷倩轉頭,憤怒的開口,然而這話才堪堪說完就愣住了。

劍眉星目,長身玉立,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雷家,可當真是膽大包天,這是要做土皇帝嗎??」

南宮玉冷著臉走了過來。

那天圍觀吃瓜的人,聽到這話,心中默語,不是要做土皇帝,是本來就是土皇帝。

然而雷倩跟沒聽到似得,痴痴的看著南宮玉,滿眼都是痴迷。

「姑娘,你別怕,我不會讓他們欺負你的。」

南宮玉走到鳳鸞的身邊,沉聲說道。

鳳鸞聞言,不屑的翻了個白眼:「既然這樣,那我就走了,這些人,就麻煩你了。」

她看起來是很中二很好騙的樣子嗎?呸,不要臉。

鳳鸞看了眼一旁和綠色大蟒蛇打的難分難解的大王:「大王走了,打打打,一條長蟲都打不過,你怎麼當老虎的。」

鳳鸞一臉嫌棄的看著大王,不是森林之王嗎??

大王委屈啊,它死了,現在已經不是靈獸了,是一隻鬼了,還是個紙老虎,能和這二級靈寵打的難分難捨已經是很厲害了好嗎?? 一旁的巨蟒好似聽明白了鳳鸞的話一樣,猩紅的雙眼看著鳳鸞,不滿的嘶吼一聲,大王聞聲,往旁邊一撲就要再打,還是被鳳鸞叫住了,才沒去。

「走吧,一隻畜生,你也好意思和人家計較。」

大王僵了僵,藐視的看了眼巨蟒,畜生,對,它怎麼能和畜生計較。

於是它完全忘了,它也是只畜生,當然它就是沒忘也不會承認的。

南宮玉哪裡想到鳳鸞會走,臉上的笑就僵了僵:「姑娘。」

「怎麼?公子不讓我走?」

鳳鸞轉身,似笑非笑的看著南宮玉,將南宮玉要說的話給堵了回去。

「沒有,姑娘一路小心。」

南宮玉僵了僵,說道。

雷家的人有心想攔,可奈何雷倩這會兒犯花痴去了,壓根就忘了鳳鸞這檔子事了,一臉痴迷的看著南宮玉,真是怎麼看怎麼覺得好看啊。

「公子,不知公子似乎哪裡人,可願意到我們雷家一敘。」

雷倩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來,羞羞答答的看著南宮玉開口,一副小女兒家的樣子,若是之前,她做出這幅樣子可能還有些美感,可現在,渾身的衣服被鳳鸞抽爛了,臉上也在地上打滾的時候,噌上了不少泥,分明跟乞丐一樣,做出這樣的表情就有些一言難盡了。

南宮玉看了雷倩一眼,客套話都沒說,直接追著鳳鸞去了。

雷倩一臉期待的看著南宮玉,等著他跟自己回去,就看見南宮玉追著鳳鸞去了,頓時臉色就變了。

賤人,竟然和她搶男人。

作為躺槍的鳳鸞,這會兒正坐著大白虎身上,一臉悠閑的往森林外奔去。

「姑娘,留步。」

眼看著,就要出森林了,南宮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鳳鸞不雅的翻了個白眼,拍了拍大王的頭。

「公子可還有事??」

鳳鸞一臉不耐煩的從大王身上跳了下來,看著南宮玉。

她就知道,這個人不會這麼好心的幫忙,幫她攔住雷倩,不過是想從她手裡拿走東西而已,畢竟,在她手裡可要比在雷家手裡好拿。

除了鳳鸞,南宮玉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對他說話,不由僵了僵。

「姑娘,在下想要你從山洞裡找到的東西,至於條件,你隨便開。」

他得到消息,顧流年也在找這東西,若是他先得到了,送給顧流年,那以後,他總要賣他幾分面子。

「噗呲……」鳳鸞忍不住冷笑一聲,挑眉:「條件隨便開??」

「那我要當女皇!」不等南宮玉回答,鳳鸞悠悠的開口。

女皇!!南宮玉的臉黑了。

跟在他身後的男人不屑的怒喝:「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是你主子說的,什麼要求都可以,怎麼,你主子說的話當放屁啊?」

鳳鸞似笑非笑的看了南宮玉一眼。

南宮玉被鳳鸞這麼一說,臉上的笑也徹底掛不住了,沉著臉看著鳳鸞:「姑娘,這個要求不行,你可以換個要求。」

女皇?在他這個皇子面前,她也真敢說。 「辦不到就別說啊,我什麼也不想要,就想當女皇,你做不到,就別攔著我。」

鳳鸞輕呲一聲,嘲諷的說道。

這話一說完,南宮玉徹底的怒了:「姑娘,我勸你最好把東西交出來,否則你以為,你能出的了這魔獸森林??」

「不然你想怎麼樣??」說著,長鞭狠狠一甩,照著南宮玉身上抽了過去。

早就想揍他了,偏偏還那麼不識趣,要往她面前湊,不要臉!

南宮玉是沒想到,鳳鸞竟然說動手就動手,但到底身手在那裡,往旁邊一躲,就躲過了鳳鸞的長鞭。

鳳鸞也沒多說,直接將兩個女鬼放了出來:「這個男人是我的。」

女鬼一聽,想也沒想,直接往南宮玉帶來的兩個男人撲了過去,大王緊隨其後。

女人沒有用身體,直接用陰氣凝成型,兩個男人,冷不丁的見突然出來兩個女人,也嚇了一跳,但見兩人壓根也沒有修文,心裡就沒當回事,反倒是比較重視大王。

鳳鸞一放出女鬼,就收斂心神對付起南宮玉起來。

南宮玉是異變風靈根,重在速度,既然這樣,以她現在的本事,正面杠肯定是打不贏的,鳳鸞直接往身上貼了一張縮地成寸符咒,抽出放在腰間的匕首,直接襲向南宮玉的面門。

一頓短一寸險,既然南宮玉速度快,那就近身攻擊好了,遠距離攻擊,根本就是她的短板。

南宮玉一見鳳鸞的匕首,心中大駭,分明鳳鸞只小小的動了一步,竟然就到了他面前。

抬手拔出軟劍,格擋鳳鸞的匕首,卻發現,不管他怎麼格擋,鳳鸞拿著匕首的手,總能躲過她的攻擊。

在這樣下去,他肯定會傷在這個女人的手上,這樣想著,南宮玉一提靈力,直接往後閃開,隨即雙手一揮,密林里頓時狂風大作,一道肉眼可見的旋風直接往鳳鸞刮來。

卧槽!!

鳳鸞見狀拔腿就往一邊跑,饒是她用上了縮地成寸符,也只能看著旋風離自己越來越近,鳳鸞整個人都不好了。

正在和兩個男人纏鬥的大王還有兩個女鬼,見狀大駭,也不管正在迎敵,轉身就要往鳳鸞身邊去。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水晶一樣的屏障陡然出現在鳳鸞的面前,那刮過來的旋風陡然間就這麼被隔離了。

「三公子,對一個女人,如此咄咄相逼有失身份啊。」

南宮玉正琢磨這,抓了鳳鸞讓她將山洞裡的東西交出來,誰知道竟然半路殺出來個陳咬金,心中大惱,正要開口,可在看到說話的人後,頓時咯噔一聲。

來人,竟然是顧流年身邊的侍衛。

「原來是墨風,本公子有點東西在這姑娘身上,奈何她執意不肯給,只好自己出手了。」

南宮玉一本正經的說著瞎話,聽的鳳鸞不由啐了一口。

「呸,不要臉,分明是老娘的東西,還你的東西,你臉可真厚。」

她就知道,南宮玉不是什麼好東西,虧的她把婚約解除了。 南宮玉從小到大身邊都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就是鳳鸞也是刁蠻了些,哪裡被人這麼指著鼻子罵過,這會兒聽到鳳鸞的話后,光潔的額頭上青筋暴起。

「姑娘,慎言。」

切……鳳鸞翻了個白眼,轉頭看了眼攔住南宮玉的人,不由覺得有些眼熟。

「墨風,這位姑娘身上,有你們家公子要的東西,我攔下她,也是為了你們公子。」

南宮玉意有所指的看向鳳鸞,言語間想賣顧流年個好。

啥??南宮玉這廝攔下她是因為眼前這人的主子??

想著,鳳鸞警惕的看了眼墨風,不動聲色的往旁挪了挪,兩個女鬼和大王這會兒也過來了,齊齊站在鳳鸞的身後,虎視眈眈的看著兩人。

墨風皺了皺眉:「三公子慎言,姑娘手上有什麼東西我們不知道不說,公子也不會從一個小姑娘手上搶奪東西。」

這個鍋,他們公子可不背。

原還想著賣顧流年一個好,誰知道墨風竟然這麼不給他臉,這話一說完,南宮玉的臉色就一陣青一陣白的,偏還不好發作。

「噗呲,我說呢,少年,這個鍋人家不背啊。」鳳鸞在一旁看著南宮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樣子,笑了。

說著,也不管南宮玉的臉色有多難看,看了眼墨風:「多謝公子仗義相救,咱們就此別過,後會無期。」

說完,翻身坐在大王的身上,往山下奔去。

經過南宮玉這件事後,鳳鸞明白,自己到底還是弱了些,身上的靈力稀薄,兩隻女鬼和大王,到底都是鬼魂,又沒有正統修鍊過,碰上高手,還是有些難以招架,今天要不是有墨風出手,南宮玉那裡肯定要花好一番功夫,最後必定元氣大傷。

既然如此,肯定是不能在魔獸森林裡多留了,天大的事兒也要先把實力提升了再說。

到了魔獸森林邊緣,鳳鸞將臉上的東西一擦,收回了紙人,大王又恢復了靈魂的狀態,除了鳳鸞,也沒人能看見他們仨,直接往客棧去了。

三天前,鳳鸞來這客棧有多熱鬧,現在就有多冷清,原本聚集在這裡的人都往魔獸森林去了,鳳鸞到了客棧,直接往客房去了。

鳳鸞離開的這三天里,葉兒除了吃飯一直都在房間里打坐修鍊,引氣入體,就昨天才堪堪引氣入體,心裡激動了好一番功夫,隨即是越發的勤快了。

她想要變強,不再拖大小姐的後腿,有了這樣的想法,葉兒越發的刻苦起來。

是以,在鳳鸞回到房間找她,愣是在她門口敲了許久的門都沒人來開,房間里的陣法並無損耗,鳳鸞估摸著她還修鍊,就回自己房間了。

「以前你們是怎麼做的,做了什麼,我都不管,但你們在跟著我之後,就不能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了,好好修鍊。」

房間里,鳳鸞將發簪里的女鬼放了出來,看著三鬼沉聲說道。

當初收下他們的時候,太過緊急,也不曾和他們說過這些,這會兒回來了,鳳鸞自然是要叮囑一番的了。

三鬼聞言,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謹聽姑娘教誨。」

鳳鸞見狀頷首:「對了還不知道你們叫什麼名字。」

以後是要留在身邊的,總不能沒有個稱呼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