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跟隨吳家二少爺吳罡來圍剿蘇白等人的吳家強者們,在看到如此可怕的場面時,當即一瞬,不知道眾人皆是多麼驚悚,彷彿見到了神王降世一般,注視蘇白。

一頓,跟隨吳家二少爺吳罡來圍剿蘇白等人的吳家強者們,在看到如此可怕的場面時,當即一瞬,不知道眾人皆是多麼驚悚,彷彿見到了神王降世一般,注視蘇白。

而這時,除卻這些吳家的強者高手們驚悚之外,另外便是吳家老祖和吳家家主,也都極端的震驚和悚然。

要知道,吳家老祖和吳家家主,那也皆是南煌郡內頂級強者,可是,儘管是這樣,蘇白從急速衝到這乙字二號房間,到轉瞬將吳罡徹底的轟飛出去萬丈之外后。

這中間所用的時間,那是極度的飛快,所以,哪怕是吳家老祖和吳家家主,這等頂端強者,也是不能瞬息提前預感到這即將發生的危機,從而不得保護好吳罡,只能任由蘇白,將其轟飛出去。

「特娘的,小雜碎,殺我大兒子的是你,現在傷我二兒子的也是你,這不共戴天之仇,今日本家主非得和你算個一筆勾銷!」

惡狠狠喝道,隨後吳家家主吳岩,便是猶如一頭萬年凶獸一般,就是直奔蘇白殺去,氣機極端滔天。

「馬德,你大兒子吳青涯昔日非得搶我的陰陽大冥雷,死了,也是活該,你這二兒子現在非要跟本會長為敵,那也是想找死!」

緋聞狐妻 「弱雞,跟白爺斗,你們皆是活膩了!」

同樣是狠狠喝罷,蘇白的眼眸間,陡然殺氣,也是越發滔天。

一時間,震懾的整個佳人里,似乎都在沉陷和破敗。

隨後,便是展開驚世殺伐之氣,好似欲將這四方寰宇,都是要給毀滅一般恐怖無匹。

第二更,推薦都猛烈砸來 每個人在社會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有各自不同的圈子,關注的點也不一樣。

劉子晨的圈子和關注的點,註定沒有聽過「四方」這兩個字。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他隱隱感覺有點膩害的樣子!

反正今天這兩個名字,他算是記住了。

劉子晨聽完又轉頭看了看黃蕭然,露出一絲疑惑,好像在質疑她跟這兩人的關係。

黃蕭然看了一眼,大聲說道:「別瞅了,我也是四方的人。」

……

回道學校的宿舍之後,劉子晨把這件事前前後後仔細想了一遍,最終還是決定按照江南所說的做。

說實話,他跟李小小之間有多少感情?幾乎沒有! 廢材王妃 說好聽點是情侶,其實也就是個玩伴、炮友而已。

何況李小小本來就不是什麼檢點的姑娘,光劉子晨知道的,除自己之外,跟她發生過關係的男人,就得有三個,還不算他不知道的。

再回想起晚上的那一幕,江南那把槍可不是假的,雖然他不是很了解四方,但也看得出來那幾個人不好惹。再退一步說,也許之後還真能拿到五萬塊錢呢!

可是,他又不知道江南他們要這個視頻做什麼,難道真的只是自己欣賞?

這個晚上,連做夢的時候他都在反反覆復的糾結。

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就起床,幾乎找遍了學校里所有的混混,打聽關於四方的事。問了一圈之後,他才知道這個四方有多吊,而且就在前幾天,剛剛乾掉了更吊的童古。

在了解四方之後,劉子晨終於下定了決心,當時就給李小小打電話,約她晚上去教室…

……

夜晚的校園一片寂靜,某棟教學樓,只有零星三五間教室開著燈。但是,並不是開著燈的地方一定有人,也不是關燈地方一定沒人。

某間漆黑的教室里,一男一女幾乎半裸的相擁在一起。男的是劉子晨,女的是李小小。

這李小小還真是有本錢,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甚至是從鼻子里呼出的熱氣以及發出的一聲聲嬌哼,都能令一個男人的荷爾蒙迅速上升。

「寶寶~你今天怎麼突然想在教室做啊?」李小小坐在劉子晨身上,撒嬌似的說了一句。

劉子晨嘿嘿笑了一聲,「這多刺激啊!」說著,他拿起桌上的手機,很自然的打開了攝像頭,調到了自拍模式,打開了閃光燈,舉起來對著兩人。

李小小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抱住身體,驚訝的問道:「你幹嘛啊?」

「我就是想留個紀念,等你不在的時候我好看看。」

劉子晨本以為還要經過一番勸說才能得到李小小的同意,沒想到,她媚聲一笑,大方的張開雙臂摟住了劉子晨的脖子,還轉頭對著鏡頭拋了個媚眼,說道:「那你可不許給別人看哦,更不能發到網上去。」

「嘿嘿,不會不會…」

接著,劉子晨就這麼舉著手機,與李小小展開了激戰。而李小小也十分配合,還時不時的對著鏡頭舔下嘴唇,撩撥頭髮。

……

晚上十一點多,躺在床上的江南一直沒睡,忽然,手機震動了一下。他馬上拿起來看了一眼,接著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劉子晨通過微信發了一段視頻過來,時間不長不短,一分半。江南點開來之後,馬上傳來一個女聲連呼帶喘的叫著。

一分半的視頻,看的江南血脈噴張,看完之後,他真的覺得自己以前跟莫一然、白骨做的的時候都弱爆了,還是人家劉子晨和李小小放得開!

看著李小小對著鏡頭做出各種魅惑的表情,江南心中暗暗嘆了一聲,他知道,這個姑娘可能將成為自己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一個人,他恐怕永遠都無法釋懷對李小小的愧疚。

可是,為了四方,他沒得選擇。只能忍受著良心的譴責,做一次徹頭徹尾的壞人,毀掉這個姑娘…只能說李小小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跟黃蕭然作對。

可實際上,這個視頻曝光之後的後果,並不一定有江南想的那麼嚴重。

優衣庫、艷照門、空姐門,這個門那個門,所有的主角不還是繼續著自己的生活么。人們對這些時間的熱度,可能就像對「渤原路命案」一樣,等到下一個熱門事件出來的時候,自然會遺忘。

同時,江南發現,這個劉子晨也沒有可以遮擋自己的臉,幾乎完全露出來了,只要是認識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既然本家都不在意,那江南也沒什麼好留情的了。第二天一早,他聯繫了幾個之前就已經談好的自媒體人,把視頻發給了他們,同時付了錢,讓他們把這件事抄的越大越好…

……

當天中午,還躺在病床上的張北羽正在玩手機,刷朋友圈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一個標題:「海藝校花被曝出教室門,女主角堪比艾薇演員,男主角整容成蛇精臉!」

看到這段文字的時候,張北羽心裡咯噔一下,再看了一下發布這條消息的人,是以前三高七班的一個同學。

他馬上點了進去,裡面果然是個視頻,點開播放之後,立刻傳來了一陣來自內心深處的吶喊,這個喊聲絕對是被困已久的野獸突然被釋放之後,才能發出來的。

「啊!!!」

坐在旁邊的萬里嚇了一跳,轉過頭看著他,皺著眉說:「北哥!你在看什麼東西!?」

張北羽趕緊解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一定是江南那邊成功了。」接著,他把手機遞給萬里,讓她看了一下。

萬里瞄了兩眼就關掉了,說太噁心了,這個女的一看就是整容B。

張北羽發現,好像純天然的美女對整過容的同性,都有排斥和鄙視的態度。

看完之後,他馬上給江南打了個電話確認,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江南說,找自媒體和水軍什麼的炒作,一共花了二十萬。他微信里的朋友要比張北羽多了幾倍,他說:「我的朋友圈和群里都轉瘋了,效果非常好。不用多,只要能持續三天,一準能轉移大家的視線。」

可張北羽還有點擔心,他問:「現在微信查這種東西不是很嚴么,萬一刪了怎麼辦?」

江南回道:「沒問題,那些做自媒體的人答應我了,刪了的話他們就把視頻重新做一下接著發。反正只要能保持三天就夠了。」 「活該? 重生種田生活 找死!」聞言,心中頓時殺氣更加滔天,模樣越發陰沉狠辣起來。

隨後,那吳家家主吳岩,是殺伐震天般的喝道「狗東西,本家主告訴你,在這強者為尊的世界,誰最有能耐,誰便是王者!哪怕是別人的性命,都可以隨意主宰!」

「青涯的確是有搶奪你的陰陽大冥雷,但那又怎樣,這世間萬物,本來皆是強者得之,他不幸死於你手,那是天妒英才,如今,我這個做父親的,勢必要為他報仇雪恨,不殺了你這小雜種,我吳家人馬誓不罷休!」

一愣,聽得那吳家家主吳岩,竟然說出這般喪心病狂,毫無絲毫良知的話,頓時蘇白,是將其視作了瘋魔一般的惡鬼看待,當即無比的憤怒和殺氣滔天。

要知道,作為一個人,他自然便是有著善良存在於自己的心靈世界中,當然,也有邪惡的意念存在。

一個人,要看他怎麼選擇,選擇善念,既可能得善果,選擇了惡念,便可能是惡果。

眼下吳家的家主吳岩,說的一番話,可以說是到了心底的所有良知,已經徹底的都消磨掉了,哪怕是一絲一毫,都是沒有。

隨即,也就如此,蘇白和眾人越發的怒氣衝天,殺伐煌煌。

也就在這時,隨後,蘇白肅殺冷喝道「哼……好一個別人的性命,都可以隨意主宰,瘋狗,本會長告訴你,你若是非得和我為敵,那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

「另外,我還要告訴你的是,一念之差,遺恨千古,你若現在悔棋,還來得及,等會兒,可就沒有後退的機會了!」

「悔棋?」一愣,吳岩狂傲大笑起來,「狗東西,本家主闖蕩天夏王朝,至今也有數百載時間,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平生每走一步棋,我都沒有錯過,你小子以為,今日我會栽在你的手中?」

「實話告訴你吧,眼下來圍剿你的,不僅僅是我吳家分族的強者,並且還有隱藏的大族強者也在!」

「大族強者,皆是天夏王朝內,頂端存在,有他們坐鎮,你小子,難道還敢掀翻天不成!」

「大族強者又怎樣,哪怕是大帝強者到來,老子也可以將他輕鬆的碾壓!」

一頓,聽得那滿是威脅和恐嚇的狂喝,蘇白是越發的不爽起來。

隨即他模樣堅毅冷冽的喝道,極端的冷酷殺伐,猶如一頭猙獰的萬古妖獸一般,時刻準備要將這一方天地,全部的吞噬毀滅。

「該死的小雜種,事到如今,還膽敢如此囂張,好,既然你小子有種,那本家主今日,就帶領大族強者們,好好將你教訓一頓,然後讓你徹底的灰飛煙滅!」

惡狠狠喝罷,那吳岩家主,當即腳心一跺地,猶如一頭兇殘無比的妖獸,便是瞬間,就劃破了虛空,朝著蘇白衝壓過去。

而後,緊跟著,他的雄渾掌心間,是陡然凝聚出了一道雷屬性靈氣匹練,當即一震,便是爆發出極為駭然的氣機威力,讓得四方空間,皆是跟著扭曲猙獰起來。

隨後,他眉頭一皺,露出殺伐怒容,伴隨著一道大喝傳開,一瞬,一道幽紫色的雷霆光柱,就是極端駭然的暴掠向了蘇白。

一愣,看著吳岩家主,已經徹底展開滔天攻勢,這時的蘇白,也是沒有絲毫的手軟。

隨即深吸口氣,而後他忽然雙掌一震,體表的青赤靈氣波動,就是極度雄渾的爆炸開來。

與此同時,他那皇品後期的恐怖體質力量,在那瞬間,也就是徹底的爆發而出。

而後,只是一息間,蘇白的體表,便是迸發出了一股超強的赤金色護體靈光,無比的偉岸聖異,惶惶然,猶如一道巨大的太陽,在蘇白的身前,綻放出無窮的精芒熱量一般,眨眼一看,讓人極度的悚然和敬畏,不敢絲毫小覷。

而也就這樣,蘇白的體質,在這一瞬,那是無比的堅韌頑強,怕是連天兵神器,都不能輕易摧毀。

由此,也就顯得蘇白的體質實力,無比的可怕起來,而這不僅僅是讓他的防禦實力增強了。

實際上,還是包括戰鬥力、攻擊速度、移動速度、釋放速度、暴擊力、飛行速度、等等一切綜合戰鬥能力。

隨即,蘇白的恐怖戰鬥能力,一時間,便是無比可怖,猶如神靈出世,蔽日遮天,抬手就能毀滅萬古大域一般。

「八荒陽象,斗轉星移!」

而後,怒喝一聲,蘇白十指結印,當即一打,忽然他的身前,就是暴湧出了驚天般的木屬性靈氣波動,隨後,在那股龐大的靈氣海洋當中,陡然間,一座巨大的赤藍色靈鏡,是瞬間就凝聚而出。

緊跟著,是那玄奧聖異的赤藍靈鏡中,湧現出了無數幽黑的波瀾光芒,彷彿無數小蛇,在其中搖動一般,無比可怕。

而這一道斗星靈鏡,實際上,便是這地品上階木屬性功法,八荒陽象圖,以反彈攻擊為主的第三道秘技,號稱斗轉星移的可怕攻擊。

而反彈攻擊,顧名思義,即是在雙方戰鬥的過程中,敵方,一旦發動駭然攻伐,無論多麼強悍,只要是在己方的實力,完全可以碾壓的情況下,那麼在釋放出了八荒陽象,斗轉星移,這一道絕技之後。

隨後,無論對方,是爆發出了何等可怖的各式滔天攻伐,一旦皆是撞擊在了斗星靈境之上,那麼就皆會被其中的雄渾反彈靈力,全是給徹底的折返回去。

這等技藝,極端可怖。

他的主要攻擊力,完全來自於,敵方攻擊的威力有多麼的強弱,而反彈出去的就有多麼的恐怖。

就好比,運動員,在跳床上奮力一跳,和輕輕的一躍,最終所產生的彈跳高度,顯然是有著極大差距的。

而這八荒陽象,斗轉星移一擊的攻擊特別之處,也就在這裡。

敵人攻擊的越強,產生的反彈攻擊就越可怖,越弱,則隨之越微小。

「砰!」

而後,隨著那巨大的斗星靈境,是徹底攔在了蘇白的身前,當即一道驚天巨響傳開,猶如萬古驚雷一般,令得周圍眾人,皆是無比驚悚,隨後,在大家,都極其意想不到的情況下,那先前,吳岩家主爆掠向蘇白的雷霆匹練。

隨即在撞擊到了斗星靈境上后,瞬間就被其反彈功效,徹底的折返回去。

而後,由原路返回,化為一道支線,斬破長空,當即極為恐怖,就是暴轟向了吳岩家主。

一愣,回過神來,吳岩家主大吃一驚,來不及及時躲避,只能強行抵禦,隨即一瞬,而後他便是被自己釋放出去的可怖雷柱,在被反彈回來之後,是將自己,徹底的轟飛出去了萬丈之外。

「該死的小雜碎!」

隨後,被轟飛出去的吳岩家主,是極端的憤怒和震驚,不由得大罵,殺氣震天。

寵婚至上:厲少你老婆又跑了 而在這時,顯而易見,他體表上的護體光層,是產生了巨大的裂痕,由此可見,這吳岩家主,是定被蘇白一道反彈技藝,給傷到了內質。

儘管從表面上看,他並非重傷吐血,但越是平靜,就越是讓人堅定的猜測,吳岩家主,一定在刻意裝作自己無妨,好讓蘇白驚愕,他的反彈攻擊無效。

而實際上,等到隨後眾人皆回過神來,一些強者,眼神深邃的,還是及時沖向高空,在最後偶然發現了,那天穹下,吳岩家主的嘴角,是流露出了一絲血跡。

當即一頓,吳家強者大吃一驚,蘇白則是輕狂大笑,心想你等作惡,眼下是得了惡報了。

由此,蘇白殺伐之氣,更為滔天,煌煌威懾,彷彿神王降臨,不朽無匹。 就在這段「海藝校花教室門」的視頻被人瘋轉的時候,女主角已經哭成了淚人。

一間出租房中。

「劉子晨!你他嗎是不是故意的!」李小小坐在床上,哭哭啼啼的大罵。

劉子晨一臉委屈,就差給她跪下來,他道:「寶寶,我怎麼可能是故意的呢?我自己也在視頻里露臉了啊!我父母都看到了,剛才還給我打電話呢!這回我算是完了。」

「你完了?!」李小小咬牙切齒,狠狠的瞪著他,「是我完了!!你知不知道,我剛剛跟一個經紀人談出點眉目,這一下全毀了!」

這個時候,劉子晨還能說什麼,只能低頭不語。他的確說不出什麼了,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就在昨晚他把視頻發給江南之後,江南竟然真的給他轉來了五萬塊錢。

這也算是劉子晨在這件事中唯一的安慰了。

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些事情從表面看上去,糟糕透了,但實際上很可能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誰能想到,正是這次「教室門」,成就了李小小,讓她走上了另一條人生道路。也正是因為她的人生走上另一條道路,也給四方帶了沉重的打擊。

當然,這是后話。眼下對於李小小和劉子晨這樣沒有任何背景、勢力的「受害者」來說,只能默默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

另外一邊,江南為了達到預期的效果,又追加二十萬給幾個自媒體,讓他們加大「火力」。這年頭,有錢能使鬼推磨,幾個粉絲好幾十萬的公眾號,不惜冒著被封禁的風險,輪流轟炸。一大群水軍不停在朋友圈轉發。

視頻被封,後台的技術人員馬上重製視頻,繼續發布。

一天之後,「教室門」已經衝上來擺渡首頁,微博最熱話題,風頭一時無兩。兩天之後,所有人都在討論這件事,而李小小和劉子晨也早就被人肉出來,各種輿論鋪天蓋地的襲來。

這是江南第一次親自操刀公關事件,他成功了。金錢、網路社交媒體再加上人們生活的乏味,造就了這次成功。

同時,人們漸漸忘卻了渤原路命案…喜新厭舊或許是所有人共同的特性。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