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沒有猶豫,立即走了過去,掌打軟金石,正是為了測驗。

丁峰沒有猶豫,立即走了過去,掌打軟金石,正是為了測驗。

這種軟金石非常奇特,質軟而堅韌,沒有金屬的硬,卻有別的金屬難以企及的韌性,又被稱為軟鐵。

更加特異的是,百斤力道,能打出一寸的印痕,適合測驗武者的氣力。

「給我開!」

沉腰踏步,腳趾抓地,小腿顫抖,規律如蟬翼煽動,大筋崩動,似長弓繃緊,擰腰聚勁,傳至肩膀,貫穿手臂,甩動手腕,圓滿之境的歸元掌法第三式『掌推山峰開』朝前拍了過去。

砰……!

軟金石微顫,丁峰的手掌陷了進去,等手掌離開之後,掌印依然清晰,可兩個呼吸之後就飛快的恢復如初。

「三寸五分,氣力三百五十斤,奠基圓滿,還將歸元決修練到了圓滿之境,小傢伙,很不錯。」

蒼爺爺滿意的點頭,讚賞了一句。

通過一掌,就看透了丁峰將歸元決修鍊的情況,讓丁峰心頭一震,有了幾分確定:蒼爺爺應該就是類似掃地神僧的存在,只是不知,實力幾何?

丁峰沒有探究的味道,只是傻傻一笑,「小子資質不行,就只能埋頭苦練,練得多了,自然熟能生巧。」

「小傢伙不用自謙,要是埋頭苦練就能達到功法的圓滿之境,那還要天才幹嘛!」蒼爺爺說著,也不知從哪裡摸出來一個黑色的木牌,又拿出一個刻刀,問道,「小傢伙,你的名字!」

「丁峰!」

「丁峰,頂峰?好名字,希望你真如其名!」

丁峰再次傻笑,只見蒼爺爺手腕甩動,轉眼便將名字刻在了黑色木牌上,也就成了黑木令牌,代表著一種身份。

「進去吧!記住,你只有一炷香時間,是抄是記,可隨意!」蒼爺爺將黑木令牌扔給丁峰,同時說出了規矩,擺擺手,便再次打掃著落葉。

「黑木令牌!」

握著小小的木牌,丁峰心中有著激動,前身期盼了*年,卻被他一日獲得,不能不說造化弄人,「一炷香時間,對於別人而言,最多抄寫三部功法秘典罷了,可我……!」

嘴角微微一彎,立即恢復了沉默的模樣,踏步走向了大門。

這時,卻從裡面走出來一位風度翩翩,氣息冷酷的少年,看到丁峰,此人頓了頓,不確定道:「小十八?」

「見過六哥!」

通過記憶,丁峰知道,這位是二伯之子丁辰龍,在同輩中排行第六,可卻是丁家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為人較為冷漠,兩人之間沒有多少交集。

「三叔之子,丁峰,小十八!拿到黑木令牌了?十五歲才奠基圓滿,虎父犬子,可惜三叔一世英武!」丁辰龍淡漠的點了一下頭,確定了丁峰的身份,眼神中沒有鄙視,只有忽視,搖頭嘆息一聲,不再理會丁峰,扭頭而去。

無視!

赤·裸裸的無視!

丁峰感覺牙痒痒,很想上去扁他一頓。 ?今天你在山腰無視我,明天我在山巔俯視你。

心中冷哼一聲,壓下不舒服的情緒,丁峰走進了藏經閣。

房間很空曠,只有數排書架,分成了兩大類,一為筆記心得,佔據了絕大部分,二為功法,只有聊聊三十餘本。

「筆記心得對我無用!」

丁峰直接朝功法而去,因為他來的較早,第一層藏經閣還沒人,倒也方便他瀏覽。

抽出一本,書皮上寫著:開山掌!

「好俗氣的名字。」

不管如何,這是他拿到的第一本功法,立即翻開了,一頁一頁翻的飛快,好似只瀏覽了一遍,便放回了原處,馬上就抽出了第二本。

「大力牛魔功?這是心訣啊!」

所謂心訣,就是心法和武技的結合體,除了招式,還能修鍊境界,而開山掌,則算是純粹的武技了。

當看到最後一頁時,丁峰愣住了,「怎麼只能修鍊到第三重?莫非正如傳言,藏經閣第一層的心法都只能修鍊到第三重,只有達到標準,才能進入藏經閣第二層選擇後續功法?」

「這是怕功法遺失,還是?」

丁峰不得而知,也不再糾結,立即抽出了第三本。

三十餘本功法,他飛快的進行瀏覽,當拿出最後一本功法時,所剩時間已經不多。

「金剛不壞體!」

簡單的名字,卻讓丁峰嘴角直抽搐,「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挨打神功?」

翻開之後,卻也正如他所料,乃是淬鍊肉身,達到不壞不磨的地步,也只有前三重,在最後一頁,他看到了一行小字:配合淬體丹事半功倍。

啪!

合上書本,見蒼爺爺還沒有催促,丁峰走到了筆記心得一側,眼光一掃,心中有了譜,抽出了一本薄薄的書籍。

「境界詳解!」

武道境界,對於這個世界的武者而言,基本上都清楚,可丁峰卻了解的不詳細,畢竟是繼承過來的記憶。

打開書籍,默默的看著,他看的很仔細,很認真。

武道奠基,是為基礎,旺盛氣血,調理臟腑,協調身體,為下一境界做準備。氣力三百斤,即可完成武道奠基,能修鍊人級功法。

人級之境,在於開闢精元祖竅,使精血有根,精力有源,壯大根基本源。

「精元祖竅?」丁峰深思,「要想開闢精元祖竅,就要打開凝練精元的其它九大竅穴。九竅穴開闢,凝練圓滿,才能合一打開精元祖竅,徹底釋放肉身精血氣力,使氣血有根有源。」

丁峰合上書籍,默默的放了回去。

簡單的境界詳解,讓他的眼界徹底的打開。

「武道玄奇,可見一斑,此間風景,美不勝收。」

眼光微微一凝,心底初始升騰起了武道之心。

「小傢伙,時間到了,趕快出來吧!」蒼爺爺催促了。

「好嘞!」丁峰應了一聲,連忙走了出去。

「小傢伙,你一不抄寫,二不誦記,難道要自暴自棄?奠基雖晚,可你根基牢靠,未來說不定會有成就。」

蒼爺爺嘆道。

「我已經記在了這裡。」丁峰指著腦袋笑道。

「哦,你這小傢伙的記性不錯嘛,去吧!」

蒼爺爺恍然,揮了揮手,丁峰離去。

沒有回歸住處,轉到去了食堂。

食堂在東北角處,距離演武場很近,演武場內,丁家的年輕子弟有很多都在這裡磨練武技,為一月後的大比做準備。

丁峰低頭沉思,面無表情的走著,分外低調。

「哎吆吆,這是誰啊,莫非是我們家的小廢物?」

刺耳的聲音攔住了去路,身前擋住了三道人影。

「丁虎!」

丁峰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看著熟悉而陌生的面孔,他有股子衝動上前將對方揍成豬頭,可他也明白,這是前身的執念,「這頭小老虎,沒少欺負前身啊!」

「沒禮貌,要叫十一哥,來,小十八,叫聲哥哥聽聽。」丁虎臉上掛著欠揍的笑容。

「好狗不擋路!」

都欺負到頭上了,丁峰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什麼?你說什麼?」丁虎一呆,臉色陰沉,惡狠狠說道,「小兔崽子,有種你再說一句!」

在丁虎身邊的兩個跟班已經挽起了袖子。

「你耳朵里塞驢毛了嗎?這麼近都聽不到!」丁峰哼了一聲,眼角餘光卻看向了別處。

「嘿嘿!」丁虎獰笑一聲,「小兔崽子,長能耐了啊,竟敢罵我,好,很好,非常好,你有種,**的真有種!大川、小川,給我揍他,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揍的他爹娘都不認識,嘿,當然,他已經沒有了爹娘。」

「好嘞!」

丁大川和丁小川摩拳擦掌,臉上帶著興奮,一左一右圍了上來,兩人都人高馬大,魁梧非常,頗有氣勢。

「大川、小川,你們不過丁家的支脈子弟,而我丁峰,乃是族長之孫,至親嫡系,你們敢碰我一根指頭試試?」丁峰厲喝道。

丁大川和丁小川一呆,有些躊躇不前,他們畢竟是支脈,尊卑有別。

「哎吆吆,小兔崽子,知道將爺爺搬出來了,有長進啊!」丁虎卻不懼,「給我打,這可是正常的比武!」

「慢著!」丁峰喝道,「丁虎,你叫誰小兔崽子?」

「這裡還有誰是小兔崽子?小十八,除了你還有別人嗎?哈哈,我還以為你聰明了呢,原來依然是個蠢貨!」丁虎譏笑。

「我是小兔崽子,那我爺爺呢?」

「當然是老兔崽子了!」

「丁虎,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罵族長爺爺為老兔崽子,侮辱族長,你是要叛族嗎?」

丁峰指著丁虎的鼻子喝問,這一聲格外響亮,遠遠的傳了出去。

丁虎一愣,臉色立即潮紅,扭曲不已,指著丁峰,「你、你、你……!」看到遠處投過來不善的目光,他再不敢說一句小兔崽子。

深吸一口氣,丁虎稍微平靜,低聲說道,「丁峰,嘿,馬上就要大比了!大比之上,我會好好的修理你,大比之後,也是你離開之日,到那時,嘿嘿……看我不弄十八頭惡犬,將你給分屍了。」

獰笑一聲,領著兩個跟班走了。

這時,王大牛才從遠處飛快的趕來,還沒到近前就氣憤道,「峰哥兒,那頭小老虎欺負你了沒,告訴我,我去揍他!」

丁峰心頭一暖,笑道:「放心,沒事!」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可他心裡卻冰寒無比。

「丁家、丁家!」

血脈之情,在這裡還不如路人。

今天你在山腰無視我,明天我在山巔俯視你。

心中冷哼一聲,壓下不舒服的情緒,丁峰走進了藏經閣。

房間很空曠,只有數排書架,分成了兩大類,一為筆記心得,佔據了絕大部分,二為功法,只有聊聊三十餘本。

「筆記心得對我無用!」

丁峰直接朝功法而去,因為他來的較早,第一層藏經閣還沒人,倒也方便他瀏覽。

抽出一本,書皮上寫著:開山掌!

「好俗氣的名字。」

不管如何,這是他拿到的第一本功法,立即翻開了,一頁一頁翻的飛快,好似只瀏覽了一遍,便放回了原處,馬上就抽出了第二本。

「大力牛魔功?這是心訣啊!」

所謂心訣,就是心法和武技的結合體,除了招式,還能修鍊境界,而開山掌,則算是純粹的武技了。

當看到最後一頁時,丁峰愣住了,「怎麼只能修鍊到第三重?莫非正如傳言,藏經閣第一層的心法都只能修鍊到第三重,只有達到標準,才能進入藏經閣第二層選擇後續功法?」

「這是怕功法遺失,還是?」

丁峰不得而知,也不再糾結,立即抽出了第三本。

三十餘本功法,他飛快的進行瀏覽,當拿出最後一本功法時,所剩時間已經不多。

「金剛不壞體!」

簡單的名字,卻讓丁峰嘴角直抽搐,「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挨打神功?」

翻開之後,卻也正如他所料,乃是淬鍊肉身,達到不壞不磨的地步,也只有前三重,在最後一頁,他看到了一行小字:配合淬體丹事半功倍。

啪!

合上書本,見蒼爺爺還沒有催促,丁峰走到了筆記心得一側,眼光一掃,心中有了譜,抽出了一本薄薄的書籍。

「境界詳解!」

武道境界,對於這個世界的武者而言,基本上都清楚,可丁峰卻了解的不詳細,畢竟是繼承過來的記憶。

領主之兵伐天下 打開書籍,默默的看著,他看的很仔細,很認真。

武道奠基,是為基礎,旺盛氣血,調理臟腑,協調身體,為下一境界做準備。氣力三百斤,即可完成武道奠基,能修鍊人級功法。

人級之境,在於開闢精元祖竅,使精血有根,精力有源,壯大根基本源。

「精元祖竅?」丁峰深思,「要想開闢精元祖竅,就要打開凝練精元的其它九大竅穴。九竅穴開闢,凝練圓滿,才能合一打開精元祖竅,徹底釋放肉身精血氣力,使氣血有根有源。」

丁峰合上書籍,默默的放了回去。

簡單的境界詳解,讓他的眼界徹底的打開。

「武道玄奇,可見一斑,此間風景,美不勝收。」

眼光微微一凝,心底初始升騰起了武道之心。

「小傢伙,時間到了,趕快出來吧!」蒼爺爺催促了。

「好嘞!」丁峰應了一聲,連忙走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