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喵一天被關在卧室,生無可戀。

七喵一天被關在卧室,生無可戀。

在男主人沒來之前,它可是這個房間里最靚的仔!

選擇女主人有了男主人,就把最靚的仔,每天關在卧室,暗無天日。

七喵還在那裡自怨自艾的時候,便聽到開門聲。

它聞到了貓糧的味道,便撒腿跑去了廚房。

向禕辰看到七喵為了吃奮不顧身的樣子,心生一計。

他拿出電話,撥打了助理秦哲的電話。

「少爺,有什麼吩咐。」秦哲是向禕辰的生活助理,平時的工作就是為他服務。

不過自從向禕辰搬到了田七葵家裡之後,秦哲便只能二十四小時在工作室待命。

「給我找一些好的貓糧,最好是那種貓吃了之後,就不會再吃其他品牌的貓糧。」

向禕辰上揚著嘴角,有一個古怪的念頭,油然而生。

「啊?少爺,找貓糧?」秦哲雖然對向禕辰發布的命令從未質疑,但是這一次卻覺得有些奇怪。

「對,找貓糧,可以多幾個品牌試試…先選個五種過來吧!」向禕辰越想越興奮,眼眸里不時地迸發著耀眼的光。

「好的,少爺。」 再見野鼬鼠 秦哲沒有再多問,而是應聲。

「嗯,明天上午,送到上次的地址…」 田七葵一直在辦公室改稿子。

她知道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因為許小雅下班時候已經打過招呼給她。

她本想在看幾個稿子就回家的,卻不想這一看就到了7點多鐘。

雙生帝少虐妻成癮 田七葵看了看時間,平時這個時間,她早就應該到家開始做飯了…

也不知道向禕辰有沒有按時吃飯…

田七葵想到這裡,便不受控制的拿出了手機,撥打了向禕辰的電話。

而此刻的向禕辰,正在家裡懊惱,不明白為什麼小妮子還不回來給自己做飯…

他做了很長時間的心裡建設,準備打電話去質問的時候,電話正好響了。

「不好意思,魚神,今天加班晚了一些…」田七葵聽到電話接聽的聲音,便馬上開口解釋道。

「你還在公司?」向禕辰有些意外,現在已經7點多了。

他還以為她躲在樓下不想回家,卻不想真的加班到現在。

「是啊,最近要審核的稿子,有點多…啊..嗚..」田七葵一邊解釋,一邊不自己的打了個哈欠。

「我在你雜誌社附近,你在那裡等我吧。」

「喂…喂…」

田七葵還想說些什麼,便聽到向禕辰掛斷了電話。

「他在雜誌社附近?」田七葵心裡雖然有些疑問,但是卻還是沒有多做懷疑,繼續打開電腦,審核著稿子。

向禕辰掛斷電話,便急忙拿著手機和車鑰匙,去往了樓下。

這個小妮子還真不省心。

已經七點多了,竟然還在雜誌社…

向禕辰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田七葵這麼晚沒有下班,心裡第一個念頭,便是去接她。

他是這麼想的,也這樣做了。

向禕辰的車速很快,但是趕到雜誌社也差不多用了半個多小時。

他雖然不知道田七葵的辦公室在哪裡,但是到了二樓之後,便只有一個房間,依然開著燈。

向禕辰放慢了腳步,走到了辦公室的門口。

田七葵正一個人對著電腦,仔細的校對著屏幕上的文字。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她時不時的打著哈欠,而一雙水朦朦的眼睛卻始終頑強的看著屏幕。

「你來了?」田七葵感受了一個身影籠罩了過來,便抬起頭來。

不知道為什麼,田七葵在看到向禕辰的一剎那,整個人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許多,困意也減去了不少。

向禕辰亦如是。

「你來找總編嗎?他在頂樓,不知道有沒有走。」

快樂的時間總是很短暫,田七葵的一句話,總能讓向禕辰的好心情,跌到谷底。

「嗯…」向禕辰沒有否認,畢竟他自己可能都解釋不清楚,為什麼要開車半小時開到雜誌社。

「所以…你要上去?還是剛下來?」田七葵看著眼前男人情緒上的變化,小聲的試探著。

「已經見過了。他找我來,說建網站的事情。」向禕辰覺得自己沒有說謊,倪秋軒今天的確是和他討論過建網站的事情…

「哦…是有這麼個事情。」田七葵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便是贊同。

「你可以下班了嗎?我們一起去吃飯。」向禕辰沒有繼續她的話題,而是建議道。 現在已經差不多晚上八點了,如果再回家煮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吃到,所以還是在外面吃點比較好。

向禕辰這麼想著,便開口建議道。

「好。」田七葵點點頭,肚子也配合著叫了兩聲,她現在是真的餓了。

「走吧!」向禕辰順手拿起了田七葵的背包,挎在肩上,走去了門口。

田七葵愣了一下,緊跟在身後。

N.X雜誌社的地理位置還算不錯,附近有著幾個大型的商場,想吃什麼類型的食物,也都應有盡有。

「你想吃什麼?」走進商場后,田七葵率先開口問道。

傾世紅顏 「這裡是你工作的地方,你應該比較熟悉。」向禕辰看著田七葵的側顏,散落下來的捲髮調皮的在她的臉頰晃來晃去。

鬼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遏制住了自己無數次想要撩動她秀髮的手。

「嗯…這裡有日料,還有火鍋,韓國料理都不錯,尤其是這家火鍋,辣的味道超級正宗。」田七葵指著一張紅彤彤的火鍋圖片,咽了咽口水。

「那就吃這家火鍋吧。」向禕辰說完看了下坐標,便拉著田七葵的手,朝著火鍋店走去。

許是上次在玫瑰醫院被他拉的習慣了,田七葵竟然沒有發覺哪裡不對,而是順從的被他牽著,朝著火鍋店走去。

「小哥哥,小姐姐,歡迎光臨~」服務生站在門口,看著高顏值的兩人走進,笑臉相迎。

這是一家重慶風味的火鍋店,但是裡面建築卻是走著後現代的風格,比較適合年輕人的口味。

剛剛一進入店門口,迎面而來的便是濃郁的辣椒香味。

「咳咳咳…」雖然喜歡吃辣,但是向禕辰對於突如其來的味道,還是忍不住咳了兩聲。

田七葵一心撲在火鍋上,沒有注意到向禕辰的小動作,直接興沖沖的跟著服務生去到了位置上。

服務生幫他們找了一個兩人靠窗的位置坐下。

手機掃碼點餐,向禕辰本來的飯量就不大,便將點餐的任務交給了田七葵。

田七葵記得眼前的傢伙,好多東西都不吃,所以點起菜來,便格外的小心。

不吃藕,不吃芹菜…

田七葵點好,便提交了訂單,正襟危坐的等待著上菜。

「你很喜歡吃火鍋?」向禕辰看著田七葵雙眼冒星星,期待的模樣,忍不住的問道。

「當然了,怎麼會有人不喜歡吃火鍋?」田七葵雙手交叉放在桌上,有些迫不及待。

「你不喜歡嗎?」她開口反問道。

「還好。」向禕辰其實除了魚之外,對其他的食物沒有什麼追求…

還有就是他對於火鍋這種神奇的操作,也是上了大學才知道的,第一次吃火鍋還是和室友一起…

現在回憶起來,已經四五年了。

「你要喝酒嗎?」田七葵想起來家裡的冰箱被向禕辰裝了很多啤酒,便貼心的問道。

「火鍋配啤酒,不錯的選擇。」向禕辰笑笑,繼續說道,「不過我開車了,你想喝的話…隨意…」

「哦…我不喝酒~」田七葵尷尬的笑笑,將一些食材陸陸續續的放到了火鍋里。 「我是易醉體質,沾酒就醉…」田七葵一邊說,一邊伸了伸舌頭,有些俏皮可愛。

「易醉體質?」向禕辰恍然,好像明白了什麼。

「是啊…所以我從來都不喝酒,有的時候聞到酒味,都會犯困。不過這個體質也不錯,晚上睡不著覺的時候,喝上一口酒,立馬就睡著了。」

向禕辰聽著田七葵的話,故作認同的點了點頭,心裡卻打上了小算盤。

「小哥哥,小姐姐,你們的鍋底到了。」

服務生端著飄滿了辣椒的鴛鴦鍋,走了過來,卻正好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

「哇~好棒!」田七葵看到火鍋,興奮的像個孩子,她激動的拍了拍手,眼眸一直看著鍋里的辣椒,不捨得離開。

她聞著火鍋的香味,便覺得今天上班時候的那些糟心的事情,都不算什麼。

向禕辰看著眼前女孩如花的笑靨,心裡柔軟的半分。

田七葵先涮了一些青菜,然後又涮了魚和肉,分別夾到了向禕辰面前的碟子里。

她雖然也有些餓,但是卻還是會考慮到向禕辰的口味,優先為他擇菜,誰讓人家是金主呢…

田七葵對於他的喜好,已經摸得很清楚,所有的食物都是投其所好,他吃著碟子里鮮嫩可口對胃的食材,心裡又得意了幾分。

這個時間,火鍋店的人已經不錯,兩個人在窗邊,你來我往,顯得格外的和諧。

吃了差不多半小時,田七葵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七葵?」文斯童晚上睡不著覺,便出來走走,卻不想走到這家店附近,便看到靠窗的兩個人在這裡吃火鍋。

文斯童心裡莫名的不爽,他撥打了一個電話后,又過了十幾分鐘之後,才裝作偶遇的走進了店裡。

「石頭!」田七葵吃飽了,心情也好了許多,看到文斯童便熱情的招呼起來。

「你好,向先生。」文斯童沒有伸手,因為他知道即使他伸出手來,向禕辰也不會去握著,所以便只是禮貌的點了點頭。

「你好…」向禕辰也禮貌的回應了一下,但是心裡卻高興不起來。

「怎麼這麼巧?」田七葵本想給文斯童一個位置,讓他坐下,但是只適合兩個人的桌子,並沒有多餘的位置,所以她便站起身來。

「是啊,我晚上吃過飯便來樓下散散步。」文斯童摸了摸鼻子,繼續解釋道,「沒想到正好看到你們,就過來打個招呼,沒打擾你們吧!」

「怎麼會…」田七葵聽不出文斯童話里的意思,但是向禕辰卻聽出了危機感。

「石頭先生住著附近?」向禕辰也站起身來,兩個人都吃的差不多了,這麼站著坐著聊天好像也不像那麼一回事,便起身準備走出店外。

「是啊,在這附近租了房子。」文斯童當時在這附近買了一套公寓,起初是覺得田七葵上班太遠,想讓她過來一起住,明示暗示了很久,田七葵卻似乎一直沒懂…

「那還真是巧。」向禕辰笑笑,沒有繼續寒暄。

「七葵,你怎麼這麼晚才出來吃飯?要加班嗎?」文斯童也不想和向禕辰說話,便再次將話題轉到了田七葵的身上。 「是啊…被同事欺負了,生氣!」田七葵和文斯童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所以那些個同學同事之間的明爭暗鬥,她從來對他都可以毫不避諱的談起。

「啊?什麼人敢欺負我們家的小葵花,讓我幫你報仇!」文斯童故作驚訝的開口,一隻手很自然的摸著她的發頂,安慰著她。

「就是上次我們一起見到的於夢夢…」田七葵生氣的將整件事和文斯童說了一遍。

文斯童皺眉,想不到一個小小的雜誌社竟然搞這麼多事情,看來有必要考慮讓蘇氏收購了。

而一旁的向禕辰,心裡更是不爽。

小妮子和自己吃飯的時候,是裝作開心嗎?

為什麼雜誌社發生不愉快的事情不和自己說,而要和這個男人說?

還有,他那個手放在小妮子身上的動作,怎麼那麼的刺眼。

「七葵,很晚了,我們先回去吧。」

向禕辰做了好一會心裡建設,才將一腔怒火壓了下去,故作無所謂的開口。

田七葵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一直只顧著和文斯童說話,忽略了向禕辰…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魚神的時間是多沒的寶貴呀!

怎麼可以和她這種平頭百姓在這裡調侃八卦呢?

田七葵反應過來之後,便是馬上和向禕辰道歉。

「不好意思,魚神,我一時忘記了,馬上回家,馬上回家。」

田七葵原本義憤填膺糾結的小臉,在向禕辰的面前馬上就變成了狗腿的模樣。

這讓他莫名的不爽。

「那個石頭,我先回去了,我們微信聯繫。」田七葵一邊說著,一便拿起手機搖了搖。

「七葵,你還是先去補個妝吧,吃的到處都是。」文斯童似乎沒有聽到田七葵要回家的話,而是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是嗎?」田七葵拿出急忙從包包里拿出了化妝鏡,看了看…

「沒有啊…」田七葵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吃飽之後就是元氣滿滿的少女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